第一百一十章 怀疑加倍
  不过那种兴奋感消退之后,对方的怪异感就体现出来了,沈墨琛觉得面前的这个苏夕颜,不论是谈吐举止,还是做事情的方式方法,和以前的苏夕颜都有稍稍的有些改变。
  而这种改变让他有些不太适应,他其实自己说不出来对方具体的怪异,只觉得对方给自己的感觉有点不一样。
  比如说对方不再喜欢吃胡萝卜和芹菜,虽然他自己也讨厌吃;比如说对方不再喜欢穿白色的衣服,明明衣柜里白色的衣服占了一大半,但是她还是要从那众多的白色中找出黑色。
  比如说对方不再追求自由,反而每天窝在自己身边,无论自己是在工作或是休息。
  刚开始这种改变还让他保有一定的新鲜感,但是随着日子渐长,不仅是这个,他开始发现更加奇怪的。
  这日,张姨罕见的煮了芹菜鱼,明明之前是苏夕颜最爱吃的菜,现在的她却一口都没有尝。
  “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张姨煮的这道菜吗?”沈墨琛看见对方碗里的饭已经见了底,想着对方还没有开始吃这道菜,于是沈墨琛就夾了两口递给女人。
  “这样呀,但是我现在已经吃饱了。”苏夕颜抬起头来对沈墨琛笑,而后将沈墨琛递给他的鱼放进嘴里,随便嚼了两口之后就直接吞下了肚。
  “墨琛,你可以叫佣人帮我打杯水吗?”这句话说的很好听,而且称呼十分亲密,但是沈墨琛听见之后却心里一惊,但是沈墨琛并没有提出内心的疑惑,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便从厨房里拿了杯水递给苏夕颜。
  明明是苏夕颜平常最喜欢的菜,她却只吃了两口,不止如此,她以前从来都没有称呼自己为墨琛过,沈墨琛不知道应该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
  虽然他想不顾内心的忧虑,只将这些作为对方小小的改变,但是女人竟然称呼张姨为佣人,这也是苏夕颜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张姨好歹也是在沈家做了好几年的保姆,而且在苏夕颜怀孕期间一直都是张姨在照顾她。
  不可能这么生疏。
  想到这沈墨琛不禁皱紧了眉头,他静静的盯着苏夕颜喝为了那杯水,而后眉头越蹙越紧。
  这个他所看见的苏夕颜,可能并不是真正的苏夕颜。
  他早就应该想到的,何宇轩怎么可能会遵循诺言,怎么可能会这么果断的将苏夕颜还给自己。
  但是,如果真的只是苏夕颜受到何宇轩的刺激,而后变得有些地方不一样了呢?
  但是很快他就推翻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女人的穿衣风格,吃饭喜好可能会变,但是只有一件东西绝对不会变。
  那就是习惯,沈墨琛不会相信,一个人的喜好虽然有可能在这短短的4个月变化,但是这不代表苏夕颜会忘记自己身边的人。
  而且对方不可能只忘记张姨,这说不通。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人不是苏夕颜。
  沈墨琛在心里打定了这个主意之后,他就越来越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和苏夕颜的相似度越来越低。
  那么如果这个人不是苏夕颜,那她的目的是什么?或者是说,何宇轩派她来的目的是什么?
  只是让她假装苏夕颜吗?他不相信。
  那么真的苏夕颜又去了哪里?还是在何宇轩那里吗?那她过的好不好?还是说她仍然在继续受到何宇轩的虐待吗?
  这些沈墨琛都不知道,但其实他也不太敢细想,因为他会害怕,他害怕真的苏夕颜已经真的不在人世。
  “夕颜,其实我觉得我把你换回来,这件事情也是绝对正确的,因为这样一来不就有了你,又有了何家的大半江山。”
  沈墨琛将刚才内心里的想法全速退下,换上一副和蔼的笑容,看着苏夕颜,顺便再伸出手摸摸女人的脸颊。
  对方像小猫一样蹭着自己的手,眨巴着眼睛抬头看着沈墨琛:“可是我听何宇轩说你是用公司换的我,那你怎么又有了何家的公司呢?”
  听到对方果然开始发问,沈墨琛的内心寒了几分,但是脸上依旧带着笑意:“因为我抢了他的客户,而且我给他的是公司的售卖契约,但是合约还在我这里。”
  “这样呀,墨琛你好聪明啊,这样一来,你得了利,又得了人,真是个好办法!”其实沈墨琛在这一刻听不出对方话里的意思,虽然对方表面上像是夸奖自己,但他觉得却不像是这么简单。
  所以沈墨琛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应女人的话。
  沈墨琛现在知道对方为什么将这个苏夕颜安排在自己的身边的原因了,因为在一方面这可以蒙骗过自己,而且一旦何宇轩有什么把柄在自己手上,这个女人就可以作为间谍,将把柄从自己的手上夺过来。
  这一招真狠啊。
  如果眼前的这个人是真的苏夕颜,那么她只有可能对自己的工作不闻不问,因为苏夕颜曾经说过,她从来都不会干预自己的工作。
  而且苏夕颜不是一个喜欢回忆过去的人,听到自己说这件事,只有可能简单的应和自己一声,而不会多加询问。
  但对方是不是真的苏夕颜,只需看今天晚上女人会不会潜入书房,去盗取合同。
  但结果是真正的让沈墨琛心寒。
  之前在苏夕颜怀孕的时候,自己常常会在她睡觉前递给对方一杯牛奶,好让她睡个好觉,免得再次被噩梦叫醒。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习惯也就慢慢的养成了。
  但是这天晚上,对方在照常喝了自己第的那杯牛奶后竟然稀奇的去了一趟厨房,为自己也倒了杯牛奶。
  看着对方亮晶晶的眼睛,以及讨巧一般伸出来的手,沈墨琛的眼睛上下眨动了一番,即使他知道这杯牛奶里可能不止有牛奶,但是为了不引起对方的怀疑,沈墨琛还是接过了对方手中的牛奶。
  这杯牛奶也明确的告诉了他,对方可能今晚就要行动,一切的事情不可能那么恰巧,女人讨好自己,只有一个原因。
  她不是真的苏夕颜。
  想到这里,沈墨琛的眸子不禁黑了几分,看向这个女人的眼神也变得刻骨一般的寒冷。
  夜深人静时,沈墨琛顶着强烈的睡意,终于等到了对方出手,幸好在强烈的睡意席卷自己之前,身旁的人就传来了淅淅索索的声音。
  然后身边一冷,沈墨琛知道对方要出手了。
  男人听着对方下床的动静,以及拖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都格外的小,似乎是故意为了不吵醒自己,随后门被打开,一束光照了进来,而后很快的又被门掩了下去。
  等着对方的动静全部都消退了之后,沈墨琛才慢慢的起身,虽然他当着对方将女人递给自己的那杯牛奶喝了下去,但是沈墨琛竟然知道里面有药,就肯定不会真正的喝下去。
  所以他为了迷惑对方,将牛奶喝入肚中,之后又跑进厕所全部吐了出来,这个过程并不好受。
  沈墨琛没有穿鞋,为了减小声音,男人赤着脚踩在地板上,出了卧室门之后,沈墨琛抬头向上一看,就看见自己的书房亮起了一道灯光。
  结局在这一刻,已经在沈墨琛心底揭晓,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而后慢慢等向楼上进走去。
  对方盗窃的技术并不高明,他从未见过有人偷偷摸摸的做事情,还会不小心将灯打开,甚至连书房的门都是虚掩着的,所以当他将书房门打开时,书房内的情形便一清二楚。
  女人正掂着脚去够书架上比较高的文件,而她的脚边堆满了很多放在底层的文件。
  很明显对方是用最愚蠢的方法,一本一本的找。
  沈墨琛故意弄出了声响,他用手指叩了叩房门,听到声响的女人紧张的没有回头,而是站在原地,翻书的动作也停止了,在那一瞬间所有的声响都停了下来。
  一时万籁俱静,对方安静的就好像刚才的事情从未发生过,沈墨琛甚至都怀疑在这一瞬间时间是否停止了。
  但是眼睛告诉他,并没有。
  随后沈墨琛一步一步的向女人走近,然后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女人吓得全身颤抖,但是迟迟的不敢反过头看着他,沈墨琛搂住对方肩膀的手稍稍用力,紧紧握住对方肩膀上的骨头用力一扭。
  对方马上就发出了一声惊呼,而后整个人便瘫倒在地上,跪着低着头。
  沈墨琛长长的叹了口气:“你不是真的苏夕颜吧,是何宇轩派你过来的?”
  对方死死的咬住下唇,然后才抬起头来与沈墨琛对视,小鹿一般的眼睛里带着星星一样的光芒,但是现在男人已经无暇去欣赏了。
  “你在说什么,墨琛,我是真的苏夕颜呀,我现在就站在你面前,而且我也和你生活了这么多天,我到底是不是真,你自己也明白。”
  对方眨了两下眼睛,眼睛里的水珠凝聚在了一起,挂在睫毛上,看起来尤为楚楚可怜。
  “就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知道你不是真的苏夕颜!”这句话沈墨琛说的十分笃定,他伸出手想要揪住对方的头发,就像自己对别的女人一样,去实施自己的暴行。
  但是看见那张与苏夕颜十分相似的脸,特别是那滴眼泪,沈墨琛伸出去的双手又收了回来,他下不去手。
  “墨琛,那你看看这张脸,你认真看看,我到底是不是真的苏夕颜!”女人突然站起身来,将脸凑近在沈墨琛的面前,湿漉漉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他。
  男人盯着对方看了两秒,面对这张脸他真的说不出任何责备的话语,随即沈墨琛就退了两步,拉开自己与她的距离,想要让自己不要受到对方的蛊惑。
  但是对方似乎是看出沈墨琛心软了,女人仍然继续将自己的脸凑近,最后沈墨琛实在忍无可忍了,他直接一把抓起她的胳膊,就将对方扔在了地上,在这期间男人尽量不让自己将它当作是苏夕颜。
  明明只是一个冒牌品,不值得自己多加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