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似暖阳照入心底
  十二月,英国伦敦。
  天空开始零零散散的飘雪,接近0度的气温冻得人瑟瑟发抖,街上的行人极少,大多神色匆匆快步走动。
  街上的行人极少,大多神色匆匆快步走动。
  陆凌宸身穿黑色羽绒长衣,黑色毛呢西裤。1米87的他身形挺拔,举着一把黑色长柄伞,漫不经心地穿过横街小巷,来到一家便利店门前。
  收起雨伞。随意地拍拍肩上的雪花,推门走了进去。
  他径直走到饮料柜前,随手选了几瓶冰冻的啤酒拿去柜台结账。
  “一共6英镑,不买点其他吗?褐发蓝眼身型肥胖的男店主报出价格。
  对这个最近常来买各种酒的帅气小伙子印象颇深,因为他除了酒,几乎不买别的东西。
  陆凌宸递过纸币后拎起装好的啤酒便走,对其他询问仿若未闻,性子清冷的他不喜欢作无谓的沟通。
  回到不远的住处,陆凌宸放下袋子,打开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点开博士生导师dr jacques教授发来的邮件,快速地浏览一遍。
  导师的意见是,数据模型有问题,论证过程还是不对,关键的几个信息点出现偏差。
  陆凌宸其实早已预料到这个意见,在演算的过程已发现磕磕碰碰。
  他微扬起头看向天花板,紧闭了一会双眼,深呼吸几下。再度睁眼,神情黯淡。随手打开一罐啤酒,仰头灌了一大口,有一滴顺着弧度优美的嘴角滴下,他只是反手一擦。
  25岁的陆凌宸,在求学阶段一直被誉为“智商顶尖的男神”,不仅中小学一路跳级,在国内著名高校————帝都大学也仅花了5年就完成了本硕连读。如今他来到英国在知名学府剑桥大学,攻读金融学博士。
  但此刻他研究的课题却一直卡在关键的节点,足足4个多月了,毫无进展。
  一向自信自负的陆凌宸从未遇到这种挫折,而他的导师同样给不出更好的建议,只能让他自己再好好考虑。
  陆凌宸感觉自己在绝望的深渊,根本找不到出路。
  究竟是研究方向出了问题,还是他根本没自己想象中的聪明?夜以继日的反复演算推论,依然毫无结果,把他逼得几近崩溃。
  最近几周他开始酗酒,各种牌子的啤酒来者不拒。他酒量极差,通常一瓶不到,就倒下了。
  虽然如此,只有依赖酒精的时候,他痛苦阴郁的心情方能被短暂的遗忘。
  电脑突然发出“滴滴”声,是微博的自动推送。陆凌宸移动鼠标,本想直接关掉,突然目光被焦点图吸引。
  图片上是一个肤白胜雪的女生,青丝如瀑随意的披在肩上。她身穿着墨绿色校服,应该还是中学生,此刻在参加全国诗词大赛。
  让人移不开眼的是她的那份从容淡定,还有那一双大大的杏眼,清澈明亮灿若星辰,嘴角扬着浅笑,整个人显得神采飞扬。
  陆凌宸忍不住点进去,看完这篇标题《18岁才女苏珞珞轻松过关斩将,诗词大赛头号热门》的视频。
  这是诗词大赛的第三场比赛,高二女生苏珞珞的对手是首都大学大二文学系的女生,参赛者双方以“花”为主题字进行飞花令的轮流作答。
  经过20多轮的你来我往,日常常见的诗词慢慢的都说过了,接下来越来越难回答出来。
  对手渐渐略显慌张,额头密布细汗。反观苏珞珞却依然从容淡定,眼神清明,嘴角一直挂着浅浅的微笑,似乎一切皆在掌握。
  或许是许久未曾见过如此从容的人了,陆凌宸心头涌起些震动,也更加好奇。
  第28轮。“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大二女生说完这句后,苏珞珞不紧不慢的接上“行到中庭数花朵,蜻蜓飞上玉搔头。” 迎来场上一片掌声喝彩声。
  大二女生紧紧的抿着嘴,神情思索。场内响起“叮叮叮”的倒计时声音,十秒钟过后,男主持人举起手中的麦,高声宣布苏珞珞获胜。
  只见苏珞珞不骄不躁地向评审们和对手各鞠了个躬,略带微笑,落落大方的模样让人印象极深。
  短短的20多分钟的视频,陆凌宸不知不觉沉浸在其中,心情随着激烈比赛的推进也变得紧张。
  在看到苏珞珞最终获胜后,陆凌宸嘴角也跟着上扬,他心想:呵呵,看来是个有意思的小姑娘。
  “腹有诗书气自华”,这是陆凌宸对苏珞珞的第一印象。
  仿佛觉得自己也被感染了那份从容自信,他将手上的啤酒瓶放到一旁,再一次打开所有研究材料。
  他想“这次重头再来吧!换个角度,从每一个细节再看一次。”
  渐渐地,陆凌宸沉醉在其中,忘却吃饭和睡觉,经过7个小时候,真的发现了之前所忽略的漏洞。
  接下来做研究的日子里,陆凌宸除了投入紧张的研究工作,也一直关注着苏珞珞的比赛进程。
  累了乏了便打开她的比赛视频。看着镜头下神采飞扬的小姑娘,似乎无所畏惧,没有能难得倒她的题目。
  那份自信和阳光深深地打动了陆凌宸,让他一扫连日以来的阴霾心情,渐渐地,他研究的课题也有了成果。
  经过3个月后,陆凌宸成功拿到了金融博士的学位,同时苏珞珞的比赛也告一段落。
  作为一个高中生,她打败了众多大学生甚至学者,一举夺下了第一届诗词大赛的全国总冠军,名震全国。
  陆凌宸看着视频里捧着冠军奖杯笑得憨甜的小姑娘,突然萌生起回国去寻找她的决定。
  他惊讶于自己这种强烈到不可压抑的。作为金融的高材生,明明知道这种决定极其不符合经济效益,投入产出完全不成比例。
  但陆凌宸内心却只有这一个声音:一定要去见她,想见她,必须见她。生平第一次有如此强烈的愿望。
  陆凌宸不惜一切,在拿到毕业证后,飞快地婉拒了英国几家大投行的offer,辞别了导师和同学,急不可待地踏上回国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