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苏同学口味有点重
  苏珞珞看着手里的单子,有点哭笑不得。
  但这次不等陆凌宸开口,她抢着说“没关系的陆老师,您不舒服,我扶您去输液。”说完伸手轻轻的抓着陆凌宸的外套,稍一用力,算是扶住他了。
  陆凌宸明白,小姑娘是不好意思直接碰到他的手臂,所以只抓住一点外套。
  但通过手臂上的力度,依然能感受到这个小姑娘纤细的手,认真而执着的“搀扶”着他。
  陆凌宸内心划过一丝颤动,他还来不及细思那是什么,便点了点头,两人走去输液室。
  给陆凌宸找了个干净的病床,扶他躺上去,再细心的为他盖好被子。随后苏珞珞喊来护士帮忙扎针。
  看着输液管里的药水点滴流入陆凌宸的血管里,苏珞珞想自己算是可以大功告退了吧?
  偏巧这时候护士走来,叮嘱一句:“这位家属,输液过程中,病人再有胃痛或者想吐,及时通知护士过来看看啊!”
  听到这话,苏珞珞答应一声,再也不好意思走了,在床边椅子坐了下来。
  陆凌宸仿佛看穿了她的心事,“我没事,很晚了,你回去吧。”
  “不行不行,陆老师您不舒服,又是一个人。我还是陪着你吧,反正我也没啥事。”
  陆凌宸张嘴,还想再说不用了。
  苏珞珞突然像是想起什么:“老师您吃过晚饭没有?”
  看到陆凌宸摇头,苏珞珞忙不迭说:“那我去医院饭堂买点吃的啊,您稍等我下。”说完一阵风似的冲出门。
  来到医院负一层的饭堂。
  由于早已过了饭点,饭堂里只零星的剩下包点和炖品。
  苏珞珞买了几个包子,自己草草吃了2个,留下2个带回给陆凌宸。另外再给他买了个炖汤,就急忙回到输液室。
  “陆老师,我给您买来了。您先趁热喝汤!”苏珞珞扶起陆凌宸,在他的后背竖个枕头靠着腰,再把刚刚买的汤打开,小心翼翼的递过去。
  陆凌宸看着黑漆漆的炖汤,再闻到扑鼻而来的浓浓中药味,忍不住轻皱眉头。“请问这是什么汤?”
  “额,我问饭堂大叔男病人喝什么合适,他给我推荐的,我也不太清楚。”
  闻言陆凌宸没再说话,喝了一口,苦味从舌尖传到喉咙深处。他勉强喝了一半,感觉胃更难受了,看着剩下的汤水有点踌躇。
  从刚刚扎针,护士阿姨就对这位虽然脸色略白,但掩盖不住帅气眉目的男病人格外关注了。这时候也许是闻到了浓浓的药味,护士走了过来。
  她拿起放在桌面的炖汤盖子,上面贴着药方“熟地15g,生麻黄3g,白芥子3g,杜仲12g,狗脊12g,肉桂6g,牛膝9g……”
  护士看得皱起了眉头,“你怎么能给他喝壮阳汤啊!这不是要他命么?”
  顿了顿,随即加多句,“年轻人还生病呢,不要这么着急……”
  噗……苏珞珞闻言大囧,脸都红透了,一双杏眼写满了慌张。她急忙摆手想解释,张口却不知道怎么解释好。
  陆凌宸轻咳一声说:“不好意思,是我让她买的。以后会注意的。”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耳根发红。
  护士意味深长地看了两人一眼,点点头走开了。
  苏珞珞从未如此……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但觉得不说话也不好,只好硬着头皮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我懂的。”陆凌宸尽量克制自己的声音,保持冷静。随即从桌面抽过一张纸巾,稍用力的擦了擦嘴。
  你懂啥啊……苏珞珞感觉更加百口莫辩,鼓了鼓腮帮子,把另外的包子递过去,“饭堂过了饭点,只有包子了。”
  “谢谢你。”陆凌宸没有再多说话,接过温热的包子,细口吃了起来。
  这大概是苏珞珞长这么大以来,见过吃包子最优雅的人了。
  她微噘着嘴,悄悄的甩了甩头,暗自告诫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的,静静地拉开椅子,坐在旁边。
  陆凌宸边吃,边用余光瞄了下苏珞珞。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她看起来好像有点气呼呼的?但又莫名觉得这副样子非常可爱。
  从之前隔着冰冷的电脑屏幕,到如今咫尺的真人,陆凌宸最大的感受是“真实”。当初不顾一切的回国,甚至选择了进入教育系统,担任中学老师。
  旁人都以异样的目光看着他,有可惜有八卦,更多的是不解。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只是想看见苏珞珞的真人,想靠近她,想了解她,仅此就够了。
  至于为什么有这种强烈愿望,他不知道,也不想深究。唯心而已。
  这时候输液室的门突然被“砰”的一下子推开。一个衣摆上滴着雨水的高瘦男人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环视一圈后,他三步并两步地走到陆凌宸床前,一拳打在陆凌宸肩膀,“嘿巴打,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回国不早说,本来还想替你接风呢,谁知道你老哥居然跑医院来了。”
  陆凌宸没好气的看着这个发小好兄弟钟泽彬,抿了抿嘴唇说:“我就当你来问候过我了,谢谢,不送。”
  自从出国留学后数年不见,死党钟泽彬还是老样子。脸上带着痞痞的酷帅表情,身穿黑色铆钉皮外套,深色牛仔长裤。
  谁能相信这位居然是国内大名鼎鼎的钟泽彬律师。
  他擅长打各类企业并购案和解决公司的诉讼纷争,多少大财团老板千金难请,这个在写字楼里运筹帷幄的钟律师,让企业家们又爱又怕。
  “啧啧啧,这不是太久没见我们家陆帅,我激动了嘛!” 钟泽彬依然嬉皮笑脸的,多年相识他自然是知道好友性子偏冷。
  说起来钟泽彬其实还比陆凌宸大一岁,但他偏偏从小就喜欢跟在陆凌宸身后,心甘情愿地围着他转。
  没办法,谁让陆凌宸从小就是智商碾压众人的学霸。
  学霸的光环太耀眼了,虽然自己比他大一岁,但陆凌宸却一路跳级读书,硬生生的把钟泽彬甩开几级,全靠陆凌宸帮自己补习,他才能顺利考上帝都大学法律系。
  这种男神,不跪拜不行呀!
  苏珞珞在旁边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她简直有点无法想象。一晚上不仅看到陆老师生病脆弱的一面,而且他居然还有这种痞子一样的朋友?!
  陆帅?这就是陆老师在朋友眼中的印象么?苏珞珞想起这个称呼,有点想偷笑,努力地克制着。
  钟文彬这才发现床边还坐着个人,扎着丸子头看上去年龄很小。五官小巧精致,皮肤白皙,眼睛充满灵气。哟!居然是个小美女!
  “hi~小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呀,赏脸跟我去兜兜风,吃个宵夜么?”
  这话问得苏珞珞有点囧,她抿了抿嘴,轻轻摇头,“你好,我是苏珞珞。是陆老师班上的学生。”
  “哟,你小子居然这么快就跟学生打得火热了?可真麻利儿啊!”钟文彬戏谑的看着陆凌宸。
  苏珞珞不等陆凌宸回答,霍地站起身,语速飞快地说:“陆老师我不耽误您休息了,您多保重。我先回去了,再见。”像机关枪似的,噼里啪啦的说完,转向钟文彬点点头算是道别。
  苏珞珞拎起包包跑出输液室。动作之快,差点把椅子带翻。
  陆凌宸看着远去的背影,冷了脸色,抓起背后的枕头毫不留情的扔向钟文彬,“滚。”
  生病中的人能有多大力?
  钟文彬轻松的接住枕头,笑嘻嘻的说:“我好像嗅到不寻常的味道哦……快从实招来,你说的每一句都可能成为呈堂证供!”
  陆凌宸懒得理他,轻闭上眼,脑海里回想到今晚偶遇的苏珞珞。
  嗯,她扎起头发的样子,跟视频里的不一样。但,也很好看。
  当晚睡到床上,一向极易入睡的苏珞珞,却难得的失眠了。辗转反侧,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今天的新老师陆凌宸。
  想起陆凌宸的那双眼睛。
  每当他看着自己的时候,她觉得那双眼睛似乎深藏大海,深不可测。一想到这里,她的心又不禁怦怦跳了起来。
  把被子蒙过头,她强迫自己不再乱想,渐渐的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