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苏珞珞的身世之谜
  听到陌生男人喊陆凌宸“陆少爷”,妈妈苏怡眼眸里闪过一丝震惊,但很快便掩饰住了情绪。
  再听到对方谈及“捐赠教学楼”等事迹,虽然陆凌宸反应平淡,但苏怡心中已经猜了个大概。
  虽然她已经离开帝都多年,但她毕竟是土生土长的帝都人,生活了这么多年,对帝都的豪门都市传说都很熟悉。
  即使很难以置信会有这种巧合,但结合种种迹象,苏怡也只能猜测面前的陆凌宸,便是号称“帝都第一豪门”陆家的人。
  再看向身旁的乖女儿苏珞珞,她脸色淡淡似乎没有察觉什么。毕竟还是个孩子,她对这些并不在意也很正常。
  只是,堂堂的“陆家少爷”,又是海归博士,前途本就无可限量。
  为何偏偏选择去市当个人民教师?虽然市实验中学也算是个知名高中,但比起陆家的大家大业根本不是一个水平层次的。这波操作也太谜了吧?
  思及此,苏怡的眉头渐渐拧紧。
  陆凌宸三言两语打发了那位过于热情的王老师后,刚一转身,正对上苏怡猜疑的神情。
  陆凌宸心中一凛,只能强装若无其事的带着两母女继续参观。
  然而他的内心却不动声色的,开始思考如何该解释。
  没想到自己还没想好,就听到苏妈妈边走,边装作随意的问“刚刚那位王老师,好像是称呼陆老师为‘陆少爷’?您既是帝都人,是咱们所熟知的那个陆家么?”
  陆凌宸闻言一愣,手不由自主的插入裤袋,走了两步,索性坦诚相告。“帝都姓陆的人家有不少,但我,应该就是伯母您指的那个陆家。”
  那个陆家?哪个陆家??一旁的苏珞珞听得云里雾里。
  但看见陆凌宸气定神闲的模样,虽然今天只穿着普通的羽绒大衣和毛呢西裤,质量好却看不出牌子。但他浑身散发的矜贵气质,自有一番气宇轩昂。
  电光火石之际,苏珞珞突然想起妈妈跟她说过的那些帝都豪门的事。莫非,是那个豪门陆家?!
  妈妈苏怡和陆凌宸都注意到,苏珞珞一脸震惊的表情,看来这个小姑娘也到了……
  看陆凌宸平平淡淡的说出“那个陆家”,妈妈苏怡觉得,他似乎不太把自己的家族当一回事,也许他只是陆家的旁系分支?
  不过这个陆老师,确实也跟一般的富二代不一样。
  且不说他毕业于大名鼎鼎的英国学府,光是身上那股斯文儒雅的气质,已经完胜各类纨绔子弟了。
  妈妈苏怡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说了句“陆老师总是如此的让人始料不及啊~”语气听不出是赞还是贬。
  陆凌宸淡淡一笑,“于我而言,陆老师也好,陆少爷也罢,我只是我,陆凌宸本人而已。”
  如此?便是将家族的荣耀看淡吧?妈妈苏怡赞许的点点头。
  苏珞珞看到两人的谈话居然就此结束,心里颇纳闷,“陆凌宸家居然是豪门?如果让别的同学知道了,估计这个新闻会成为实验中学永远的热门话题。”
  苏珞珞心里藏着事,对接下来在另一所名校——新华大学的参观也变得兴趣缺缺了,只是走马观花的随意看看。
  过了一会,她才想到,既然陆凌宸这么有钱,为啥要来当个穷教师啊?
  真的是越想越纳闷,好想找他问清楚,却又不知从何问起。蓦然想起他之前对自己说过的话。难道陆凌宸真的是为了自己而来教书?!
  时间过得飞快,帝都的冬天夜长昼短。不知不觉已到夕阳西下,入夜后气温更低了。苏珞珞一向畏寒,冻得直哆嗦。
  陆凌宸不动声色的把苏珞珞的小动作尽收眼里,适时提出“今天大家都累了,就先参观到这里吧。余下的几所高校,过几天有空咱们再约?”
  妈妈苏怡点点头,有礼的回答“今天实在很感谢陆老师,陪了我们母女一整天,真是细心又周到。非常感谢!”
  “不客气,那伯母,我送你们先回去?”
  “好的,麻烦陆老师了。”
  一路上,三人各怀心事,车内静静地播放着音乐,再无交谈。
  回家后,苏珞珞洗了个暖暖的热水澡,退却今天的疲劳。坐在书桌前,心思却无法集中在课本,总会时不时的想起那个人。
  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
  苏珞珞是心里藏不住事的少女,翻出手机,打开跟陆凌宸的聊天对话。却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毕竟人家的身份,没必要向外人解释太多。何况他还是自己的老师,于情于理,自己都没资格去问些什么。
  手机却在这时,进来一条微信。
  霸道老师“睡了吗?珞珞,今天听到我的真实身份,可能会让你有点困惑。但其实豪门陆家,跟你想的可能不太一样。有机会我再讲给你听。”
  苏珞珞反复看了几次这条微信。略显亲昵的称呼,关心的问候,更重要的是他明显的在意自己的感受。
  虽然陆凌宸其实没有说什么,但苏珞珞觉得,这也就够了。她突然无比清晰的认识到,无论是豪门的陆少爷,还是清贫的陆老师,她所喜欢的是陆凌宸。仅此而已。
  苏珞珞认真的回了句“嗯,谢谢你!”
  突然觉得心头重担已放下,她心情愉悦的倒下床,很快的进入梦乡了。
  隔天是大年三十。
  以前一直是跟妈妈两个人过节的,简简单单的在家包顿饺子,平平淡淡倒也没觉得有什么。
  今年突然多了几个亲人,而且第一次在异乡过节。苏珞珞从大清早就被小姨苏莹拉着出门采购新衣服了。
  小姨苏莹带着苏珞珞转战了帝都几个大商场,在一声声“珞珞,快试试这个!”“珞珞,你穿得真好看!”“珞珞,明年你读大学了,要置办些好衣服!”。
  苏珞珞看着有购物狂倾向的小姨,有点哭笑不得。生平第一次她有种自己被当做“芭比娃娃”不停试衣服的感觉。
  最终两人带回了满满一后车厢的“战利品”。
  但通过这大半天的“血拼”,苏珞珞也觉得自己跟这个“新结识”不久的小姨更亲近了。外表看似雷厉风行的大律师,骨子里是个爱美爱购物的小女人。
  晚餐的时候菜色非常丰富。除了必备的饺子以外,更有红烧狮子头、酱板鸭、桂花松子鱼等大菜,更难得的是,这些都是妈妈苏怡和苏珞珞喜欢吃的。
  一家人和乐融融的享受完晚餐后,坐在沙发观看春节联欢晚会。
  小姨挨个派新年礼物,外公外婆和妈妈派新年红包,苏珞珞静静的感受着这一切。脸上始终漾着笑容,有家的感觉,有点不真实,可是太美好了。
  期间各人的手机信息声也是此起彼伏的响着。苏珞珞看了眼手机,有朋友们的新年祝福,也有许久没联络的旧同学的问候。苏珞珞专门拟了一段自己的祝福语,发了给陆凌宸和钟文彬。
  很快便收到二人的回复。
  陆凌宸的风格一如以往简约而真诚,“新年快乐,珞珞。希望你今年如愿考上心仪的学校。”
  钟文彬的前半段明显是群发内容,最后才加了一句“小美女,有任何需要随时联系我哦~”
  苏珞珞笑着轻叹,倒也是钟文彬的风格。无论如何,还是让人心里暖暖的。
  苏珞珞回了阵信息,突然觉得客厅好像安静了不少,抬起头只有外婆在不远处的贵妃椅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妈妈、外公、小姨则不知去向。
  是不是在准备应节的东西呢?苏珞珞绕去厨房想帮忙,但厨房空无一人。因为过年的关系,吴妈为大家准备好晚饭后,便放假回家了。
  苏珞珞上去二楼,妈妈也不在房间。妈妈会去哪儿呢?
  苏珞珞心里突然有点担忧,她踱步走到自己房间的小阳台,一阵寒风吹来,她冷得抖了一下。却突然看到外公跟妈妈在花园一处暗角,好像在激烈的讨论什么。
  苏珞珞穿上厚重的羽绒服,悄悄的走到花园。夜色较深,她偷偷地躲在一棵树后,没有被发现。
  她探头去,看着妈妈跟外公在争执,声音越来越大。
  “爸,我说了我不要去相亲!”
  “苏怡现在年纪也不大,出头的你不为自己将来打算吗!”
  “我不要!我这辈子就守着珞珞就够了!”
  “珞珞将来也要嫁人,不说远的,就今年她就会离开你去读大学了。家里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你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工作也很忙啊!”
  “女人还是要有个归宿!要不是你当年不听我的话,跟姓钟那小子厮混在一起,至于现在自毁前程吗?!”
  “什么叫做自毁前程,我现在明明过得很好!”
  “在市那种破医院当个医生就叫做过得好?你当年可是医学院最高的那颗星,只要你愿意,帝都多少医院随你挑。你至于书都读不成,远走他乡?姓钟那小子枉为人师!搞大你肚子,却弃之如敝履!你父亲当了多少年的教授,早跟你说了师生恋没有好结果的!”
  师生恋?!苏珞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对于素未谋面的父亲猜想过一百种可能,却偏偏没想到,原来她的父母是师生恋!
  原来有这一段孽缘。苏珞珞不知不觉,泪流满面,用手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巴,无声啜泣。
  外公的声音继续传来“当初劝你不要跟他一起,劝你打掉肚子里的孩子。你甚至不惜跟我翻脸,断绝父女关系!如今这个孩子也长大了,不能再让她阻碍你自己的生活了!”
  母亲苏怡被说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看来这件事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她不愿人提起。
  妈妈的声音弱了下去,但依然非常坚定。“我是有眼无珠,我是自甘堕落,我是爱错了那个混蛋!但我唯一不后悔的,是生下了珞珞!我从来没有把她当做我的包袱!”
  苏珞珞听到这里,哭得更凶了。她实在听不下去了,原来真相如此残酷,她,其实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孩子。
  苏珞珞转身飞快的跑了出去,拉开花园的围栏,迎着寒风一路飞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