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尘封的往事
  苏珞珞迎着寒风,一路飞奔,出了小区门口遇到一辆在路边等候接客的的士,想也不想的便坐了上去。吩咐司机开去热闹的步行街。
  下车后,迎面吹来的风极冷。但今天是年三十,街上到处张灯结彩,气氛火热。
  苏珞珞裹紧身上的羽绒服,虽然五指冻得通红,但她已经没有感觉。满脑子都是外公那一声声的“野种”,原以为自己终于能得到家庭温暖,原来竟消失得如此之快。
  苏珞珞突然很想仰天长笑,像个豪迈的古代侠士那样。这一切像个笑话,她突然这像是上天给她开的一个玩笑。
  热闹的街头人头攒动,但是欢乐是旁人的,与她无关。她麻木的随意走着,不知不觉来到帝都大学附近。
  学生们放假了,此刻的校园里人不多,很静谧。她在里面随意的走着,突然想起陆凌宸。思念如洪水般,一发不可收拾。
  树林旁,有一处湖边极美。在路灯的照射下,波光粼粼,倒映着天上皎洁的月光。
  苏珞珞在湖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不由自主地拿出手机,却发现早已没电自动关机了。冬天,手机电池掉电比较快。
  看着暗黑的屏幕,她有点惆怅,仿佛被世界遗忘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袭上她的心头。
  坐了一小会,苏珞珞起身正准备离开。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朦朦胧胧的,一声又一声,由远及近。
  初时苏珞珞不敢置信,两声过后,她却认出了那是陆凌宸的声音。忙回喊:“我在这!我在这!”
  一边喊,她一边向着声音跑过去。
  只见陆凌宸也飞快的向她跑来,跑到她跟前,毫不犹豫的伸手抱住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苏珞珞一愣,但很快的心里充盈着感动和温暖,她伸手回抱了他。
  时间仿佛静止了。
  虽然只短短拥抱了几秒钟,但两人都觉得仿佛过了很久。
  陆凌宸率先放开她,轻扶着她的肩膀,上下仔细的看了看她全身没有受伤,方才松开手。
  苏珞珞怔怔地看着对方,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的,眼眸里含着千言万语。
  正在两人都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天空突然开始洋洋洒洒的,飘落了雪花。像棉絮一样,一丝一丝地随风飘扬。
  苏珞珞惊喜的伸出手,接住几片雪花,小心翼翼地送到嘴边舔了一下。凉凉的,冰冰的,虽然没味道,但她心里总认为是带有点甜味。
  随即,她开心得如同小孩般,伸出双手,在漫天飞扬的雪花中转圈圈。
  看着终于展露笑颜的苏珞珞,陆凌宸也被感染了,嘴角不知不觉地扬起。
  转了几个圈,有点晕乎乎,苏珞珞才停了下来。这时她想起了以前看过的韩剧,里面关于“初雪”的传说。
  韩国那边好像是相信,如果在初雪的时候表白,这对恋人会一生一世一双人。
  看着站立在飘雪中的陆凌宸,两人的身上不知不觉的落下了不少雪花。
  苏珞珞突然觉得眼前的人有点不真切了。她期期艾艾的开口:“你怎么会来?”
  “我接到苏伯母的电话,说你突然离开家跑了出去。随后我们不断打你电话,发现联系不上,大家都在分头找你。”
  “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其实我开车找了很多地方,后来心念一动,就来了帝都大学。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
  “嗯。”苏珞珞不知道说什么好,干脆沉默了下来。
  陆凌宸是性格沉稳的人。他背过身去,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苏妈妈,告知她已经找到苏珞珞了,让她不要担心。安慰了几句后,才挂了电话。
  再回头,苏珞珞已经在路边的椅子上坐下,呆呆的望向天空。
  陆凌宸缓缓走过去,在她身旁坐下。也不急着催她,陪她一起看着天空。
  过了好一会儿,苏珞珞才慢慢地开口:“素白、晶莹、透亮。原来雪真的好美好美。”
  转头对陆凌宸嫣然一笑,“看过这么多古人描写雪的诗句,我竟觉得,无一人写的能比得上我此刻亲眼看到的震撼。”
  陆凌宸赞同:“所以说,读万卷书,不如走万里路。纸上得来终觉浅。”
  苏珞珞转头,微笑着看着他。
  “珞珞,你可以告诉我,今晚发生什么事了么?”
  苏珞珞闻言,嘴边的微笑渐渐隐去。
  过了许久,艰难地开口,感觉喉咙都有点干涩。“你知道吗?原来,我是个野种。”
  她缓缓地把今晚听到外公和妈妈争吵的内容告诉陆凌宸。语气中,不难听出她的坚忍和心酸,让人垂怜。
  陆凌宸静静地听完苏珞珞的倾诉,一时竟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没想到原来她单亲的背后竟隐藏着这样的故事。
  看着小姑娘悲伤落寞的神情,陆凌宸只觉得心如刀割。
  “无论事实如何,到底也是上一代人的感情纠葛。爱情本无对错,相信你的外公也是因为爱女心切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毕竟他作为知名的教授学者,对待校园内的这些事的态度可能比常人要激烈。”
  “我明白,我也能理解外公的生气。其实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想象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无论他是生或死,好人或坏人,我以为自己都能接受。但听到真相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接受能力。”
  这时,陆凌宸余光留意到,闻讯赶来的苏妈妈和外公,他们已经静静地走到二人身后不远处。
  “珞珞,无论如何,你的母亲和家人都是真心真意的爱你的。给个机会他们,给个机会自己,了解所有的真相。相信自己,你可以坚强。”
  陆凌宸说完,站起身,示意苏怡和苏景远走近。
  苏珞珞这时也察觉到身后不远处的妈妈和外公,她也慌忙站起来,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们。
  妈妈苏怡立刻三步并两步地走过来,将女儿一把抱在怀里,泣不成声。外公也走到苏珞珞身旁,轻轻搂着她的肩膀,一遍遍地向她道歉。
  三人旋即拥哭成一团,陆凌宸静静地退了出去。他明白需要留点空间给这家人。
  过了好一会儿。苏妈妈好不容易止住了哭泣,拉着苏珞珞的手坐下来,外公苏景远则陪伴在苏珞珞另一侧。
  “珞珞,是我们对不起你!今天,妈妈就把往事都告诉你。”
  妈妈苏怡开始缓缓讲述她的那段刻骨铭心的故事。
  “我从小聪颖,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班上名列前茅的尖子生,因此心气儿很高,有点持才傲物。”
  “18岁的时候,我考上了帝都医科大学临床医学院,这是全国排名第一的医学院。本科四年,我都拿到了全学院最高的奖学金,在众多老师和同学眼中,我的前途无可限量。”
  “本科读完后,我很顺利的考上医学院临床医学的硕博连读,专业方向是神经外科,师从当时的全国知名神经外科教授——钟文瀚。”
  说到这里,妈妈苏怡停了下来,深深地看着苏珞珞。“钟之瀚,他就是你的父亲。”
  苏珞珞对这个名字感到很陌生。但“父亲”这个词,让她震动了下。
  “在读本科的时候,我已经听说过钟之瀚了,作为神外的‘第一刀’,他的水平非常高,敬仰他的学生多如繁星。”
  “他比我大9岁,自从做了他的研究生后,我对他的敬仰之情慢慢的变了,我喜欢上了他。喜欢他的博学,喜欢他的儒雅,喜欢他的医生风骨,如飞蛾扑火般,不可抑制的爱上了他。”
  苏怡回忆着往事,眼神也变得别样柔情。苏珞珞默默的听着,这样的妈妈是她从未见过的另一面。
  “钟之瀚也不知不觉喜欢了我,整个研究生阶段,我们疯狂地热恋了2年。然而,我们的感情却是不能容于世人的。”苏怡说到这,却深深地叹了口气。
  “妈妈,为什么?!就因为他是你的老师?”
  苏怡摇摇头,却说不下去。
  一旁的外公苏景远冷冷地开口:“因为那个钟之瀚本来就是有妇之夫!他不仅有妻子,当时也有个几岁大的孩子。”
  苏珞珞瞪大了眼睛……
  “哼!那个混小子,不配为人师表!这才是我极力反对你母亲跟他在一起的原因!”
  苏珞珞不知道说什么好,又看了看妈妈。
  苏怡的神情痛苦,“是的,他有妻子。最开始我并不知情,我们一直爱得很隐晦。因为他是我的老师,在几十年前师生恋是非常容易招人话柄的。我们担心影响他的前程,用你们年轻人的话,就是‘地下情’。”
  苏珞珞可以想象当时的环境。别说几十年前,就像现在,师生恋在校园里也不是可以勇敢公开的。
  “我跟他在一起一年多了,后来才被你外公发现了我们的恋情。你外公是帝都大学的知名教授,在帝都的大学圈子里人面很广,于是他就打听到,原来钟之瀚是有妻室的。”
  苏景远接过话:“我不仅发现他是有妻室,而且我还发现,他最开始跟你母亲在一起的时候,正是他妻子怀孕的时候!这种人,哎!”
  “当我听到你外公告诉我这些事的时候,一开始我还不相信,以为是你外公老顽固,反对师生恋。但是我跟钟之瀚摊牌后,才发现,都是真的。他说他根本不爱他妻子,爱的人是我,他会为了我离婚,娶我。”
  “妈妈,所以你相信了他?”
  “我不知道……”苏怡突然痛苦的捂脸开始啜泣。“但是当时,我发现,我已经怀孕了。我那么爱他,宁愿选择相信他!”
  “但是当我的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他却根本没有离婚的打算。我才知道,他为了他的前途,怕师生恋影响他的名声,根本不可能跟他妻子离婚。”
  “你外公对我是恨铁不成钢,他劝过,骂过,甚至打过我。但我仍然执迷不悔。甚至不惜为了钟之瀚,跟你外公翻了脸。最终我决定选择休学,没有继续读博士,离家出走,去到s城,生下了你。”
  “当单亲妈妈的日子真的很苦。幸好我虽然没有读完博士,但毕竟还是拿着帝都医科大学研究生的学历,然后就进了s市中心医院,边工作边养你。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苏珞珞忍不住抱住了妈妈,这么多年来,妈妈养育她有多辛苦,她感恩在心。
  外公苏景远突然开口:“怡丫头,所以你执意要生下孩子,还是因为放不下钟之瀚吧?”
  苏怡却摇头:“不是,而是我作为一个医学院的学生,对生命有着至高无上的崇敬。让我放弃一个活生生的孩子,我绝对做不到!这么多年了,我没有再见过钟之瀚,我也不想再见他!”
  苏景远点点头。
  一家人把话说开了,反而没了间隙。苏景远看着天色已深,寒气更重,劝说母女俩一起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