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九剑诛心
  万丈绝壁垂直而下,苍穹一片浑浑沉沉之景,滚滚的黑云犹如恶龙蛰伏在天地间吐息,一股说不出的沉重和压抑丝丝缕缕的弥漫开来。
  大殿中,一道颇为削瘦的身影低头跪在高台之上,数十根冰冷的铁链从他的体内穿插而过,死死的锁住他的筋骨和血肉,虽看不清他细致的面容,但透过那头凌乱的发丝,想必他被囚禁此处已经有些时日了…
  “李剑舟,你本是我天峰剑派的真传弟子,百年难遇的旷世奇才,仙道妖孽,奈何盗取赤幽邪剑?”
  殿堂的大门缓缓打开,一道微弱的光芒折射进来,人影缓缓抬起了头,那是一张惨败如死人的脸,鲜血如笔,勾画出他脸上体无完肤的轮廓。
  映入他眼眶的是一个身穿金袍,高傲犹如帝王般的俊逸中年,约莫四十岁左右的年纪,背负着九把剑,整个人似乎早就触摸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就像一柄韬光养晦的利剑,散发着咄咄逼人的光芒。
  紧跟中年人步伐而来的,是天峰剑派执掌刑法的十名大剑使,每个人都带着一副诡异的面具,手持散发着幽暗光泽的噬魂铁链,身上自有一股拒人以千里之外的肃杀之气。
  “墨羽轩,你如此陷害于我,我真想用牙齿将你身体上的肉一块块的撕下后连同那血液一口吞掉!”
  青年一看见金袍中年,便如同回光返照般站了起来,疯狂的向着中年张牙舞爪的冲去,沸腾的血液中,有一股再无法蕴藏的怒气。
  可是任凭他如何奋力挣扎,四肢依旧被牢牢控在原地,动弹不得,大殿中回响着的阵阵铁链颤动声,就像来自一只洪荒怪物的嘲笑。
  “大胆孽徒,岂可以下犯上,直呼九器神皇大人的名讳,九器神皇大人乃是天峰剑派的三泰斗之一,可是你这种蝼蚁能够指指点点的。”
  噬魂的铁链从十大剑使的手中鞭笞而来,强劲的力量划破了空气,带着呼啸的风声对着李剑舟千疮百孔的躯体使劲挥下,一股股钝痛感猛然传入灵魂,仿佛要将身体活生生的撕成两半。
  李剑舟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啐了一口浓郁鲜血,白森森的牙齿在鲜血中闪现着可怕的寒芒,笑道
  “一群徒有虚表的东西恭维着真正的盗窃者,可恨,可恨啊,我李剑舟只差一步就问鼎仙人之境,却成为了这场阴谋背后的替罪羊!”
  新颖而绝望的悲哀,一股脑的涌入了李剑舟的脑中,他环顾周围那一张张铁铸的生冷面孔,心中百感交集。
  “这些人都是我曾经尊敬的强者…现在都如此冷血的么?!”李剑舟苦笑着摇了摇头,脸色渐而发青,逐渐转为嘶吼,骂道
  “呸,一群道貌岸然的东西,还称什么十阎罗,打人的时候可不可以稍微用点劲,我这心头正憋着火呢?正好给我凉快凉快!”
  “何止要让你凉快,简直就让舒服到天国中去!”
  闻言,十大剑使勃然大怒,纷纷扬起手中的铁链,几道幽暗的寒光敛入李剑舟混浊的眼中,散发着奇异的光芒。
  李剑舟丝毫不惧,将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双眼喷出仇恨的火焰。
  “慢着。”
  九器神皇摆了摆手,对着李剑舟冷冷的道“今日我就让你死得心服口服。”
  说罢,他拍了拍手,大殿外,一名体态轻盈,眉目如画的美丽女子走了进来,对着他恭敬的叫了一句父亲后,洁白的皓腕伸进衣袖中拿出了一只略显黝黑的毛笔,道“镇幽殿封印着赤幽邪剑,乃宗门禁地,被灵阵尊者刻下先天阵法,这只笔是我…”
  女子斜眼暼了一眼半死不活的李剑舟,咬了咬唇,语气坚定的道“这只笔是我在镇幽殿中所得,我曾看见剑舟师兄闯入了镇幽殿,妄图想要破开灵阵尊者的先天阵法!”
  李剑舟的瞳孔紧缩,紧接着心中一痛,那是来自内心底部的痛,一种无法割舍的痛,这种历经麻木的癫狂感让他有些想笑,他的嘴角慢慢的勾起了一抹弧度,笑道
  “墨衣蝶,你就继续像个跳梁小丑般的演罢,你以为我死了,这龙虎风云榜中的第一名就是你了么?”
  “不,你根本不是无风的对手,因为这将会是你的心魔,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阴影!”
  从咬紧齿缝中艰难的挤出这几个带有冰冷杀意的字后,李剑舟缓缓将眼眸闭上,他的思绪回到了一个月前…
  那时的他正值意气风发,豪情万丈之时,哪里会这般狼狈?!
  直到墨衣蝶这位不速之客的到来,方才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那日,墨衣蝶突然造访他的峰邸,心血来潮的想要向他学习阵法之术,李剑舟欣然同意,并且便毫不吝啬的教了她一套简单的“元元散魂阵。”
  事后,墨衣蝶又称自己的阵法笔过于劣质,刻阵时难以掌控阵法中整个线条的精妙之处,便向他讨要自己的阵法笔,称三日之后如期归还。
  三日的时间转眼即逝,到了该还笔的时候,墨衣蝶却称不小心弄掉了!
  “呵,九器神皇想要得到这把绝世魔兵可真是废尽了心思!”
  李剑舟直愣愣的看着那张惊艳世俗的俏美脸颊,迫切的想要从她的表情中捕捉些什么,墨衣蝶的双美眸与他对视在一起,不由得心头一颤。
  她曾见累累的尸山白骨,也曾听过惨绝人寰的哀嚎,在这个雷霆闪动的黄昏,面对这个始终眉眼带笑的青年,她才深深感受到那植入灵魂的恐惧。
  李剑舟很享受她的这种表情,嘴角的笑意也愈发浓郁起来,他在这里受到的所有非人的待遇,全都是拜他们父女的贪婪所赐!
  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
  他曾经也有大好仙途,可以位列仙人之境,永生不死,一辈子都逍遥快活着,如今逢此大劫,活得如同死狗一般,这叫他如何甘心?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九器神皇看到他这副模样,微微咪起了眼睛,向空中抛出了一个卷轴,卷轴悬浮在空中,仿佛有自主意识般的缓缓散开,迷离的光芒从卷轴中微微亮起,一道模糊的身影幽幽的出现在卷轴之中!
  九器神皇在内的十大剑使见此人出现,纷纷单膝跪地,异口同声的道“剑主大人!”
  此人,便是九州大陆三仙岛、五剑派之一的超级势力天峰剑派的剑主!
  人影点了点头,转头看向李剑舟,在这股排山倒海的气势下,李剑舟觉得心脏有些窒息,使劲的甩了甩脑袋,直到鲜血从他的眉梢处移开,视线微微变得有些清晰起来后,他抬头望了望着那道明洁的神影,心中流过一股莫名的情绪。
  “这就是亘古境强者的实力么?一个真身投影就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倘若我有此实力,一吸之间便可将眼前的这些人屠戮千万次!”
  面对这迎接他的最后审判,李剑舟昂头深呼了一口气。
  人影冷喝一声,仿如洪钟的声音响彻整个大殿“天峰剑派的真传弟子李剑舟,盗取仙魔大战陨落魔兵赤幽邪剑,不但违背宗门规矩,拒不认罪,还妄图逃逸天峰剑派,如今人证物证俱在,理应受到九剑诛心之刑,即可执行!”
  “九剑诛心!”
  李剑舟仿佛晴天霹雳,又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九剑诛心是天峰剑派历代以来的最残忍的刑法,不但要承受那种难以言喻的痛楚,还会被抹杀元魂,剥夺仙骨,使得一身修为付之东流!
  尽管他已经有所预料,却不曾想,自己竟会受到如此苛刻的酷刑!
  “作为执法大祭司,我已经一千多年没有动用此刑了!”
  九器神皇阴冷的笑了笑,眼神慢慢的微微凝了起来,他在胸前打出一个奇异的手印后,一股强大的气势以他为中心弥漫开来,他背后的九把利剑腾空而起,携有无可匹敌的洞穿力突然间从四面八方蓦然刺入了李剑舟的心脏中。
  剑中雷霆闪动,那千丝万缕雷电之力顺着剑尖中一道道的涌入李剑舟的体内,慢慢的轰杀他的灵魂,这种来自灵魂的巨大痛处,从眉心开始,慢慢的落到了整副躯体中,身体中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寸筋骨,仿佛都被挤压、碾碎,揉成一团,那丝丝缕缕的灵魂犹如莲花瓣似的顺着血肉慢慢的一层层的剥开,又被捏杀于指尖之中。
  高台之上,李剑舟抽着搐、发着抖,睁大骇人的双瞳,发出一阵阵痛不欲生的惨叫,鲜血从他的身体中流出,慢慢的在地上聚集成一个血泊,他的身体就像蜘蛛般被九只修长锋锐的脚尖给高高的支起。
  李剑舟整个人乱发飞舞,冷眸若电,犹如修罗般的地狱中盛开的一朵艳红至极的曼陀罗!
  “我一定要重登天峰剑派,报此血海深仇,仇恨,唯有用仇人的鲜血,方才能洗刷干净!”简陋而整洁的房间之中,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躺在床上,仿佛有着某段不堪回首的经历似的,额头青筋暴起,抓着被褥的十指也因为过度用劲而泛白。
  “孩子,你如此疯言疯语,是做噩梦了么?”身旁,一名身着朴素,脸颊秀美,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妇女和蔼的摸了摸少年的额头,温婉的眼神中有着一丝忧虑。
  —————————————————————
  新书求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