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归来
  李剑舟睡眼惺忪的睁开了眼睛,熟悉的一幕让他略微愣了愣,旋即偏过了头,在他身旁,果然坐着一道身形单薄的女子,女子轻轻的抚摸着他的额头,目光游离,似在思考着什么。
  李剑舟心头一软,挺起身体,将后背靠在床头,笑了笑,道“母亲,这么晚了还不休息么?”
  女子正是李剑舟的母亲,名叫宛苏,是这将军府中的一名小婢。
  听见来自身旁的呼喊,女子微微愣了愣,下意识的收回手,露出欣喜的表情道“傻小子,你最近这是怎么了?真叫为娘的操碎了心。”
  闻言,李剑舟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笑道“母亲,让您担心了,孩儿不过是做了一个噩梦罢了!”
  “你最近总是有些神神秘秘的,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娘。”宛苏想了想,秀眉微微蹙起,用一种带有探索意味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李剑舟,自顾自的道“你与以前有些不同…”
  “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李剑舟眉头一皱,有种自己藏在心底的秘密被别人窥探了的感觉,不过想想也觉得释然,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怎么会被一个普通妇女发现呢?
  只是他一时间不知道从何说起,难道要说自己是天峰剑派九重轮回境的旷世奇才,师承三泰斗之一的灵阵尊者,因为受到九器神皇的栽赃陷害被处以极刑,各种机缘巧合之下,夺舍了您孩子的灵魂,占据了这副本该属于他的躯体?
  李剑舟微微探头瞥了宛苏一眼,发现宛苏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嘴角有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李剑舟抹了抹额头的细汗,紧张得像一块铁铸的石雕,自从他吞噬这具身躯原主人的魂魄,彻底融合了此人的记忆后,李剑舟对现在的这个便宜母亲已经有了丝丝缕缕的情感,从内心深处来讲,他并不忍心看见宛苏伤心。
  “母亲,我…”
  宛苏叹息一声,道“你是娘一手拉扯长大的,为娘的又怎么看不出你近日眉头不展,满腹心事呢?你最近是在学院受人欺负了么?!”
  听到宛苏的这番话,李剑舟总算松了一口气,笑道“怎么会呢?母亲,你看看这是什么?
  李剑舟轻轻得敛起了袖子,在他的皮肤表面,有着一层淡淡的光泽,这种光泽很细微,几乎到了难以察觉的程度,不过只要仔细去观摩,便能瞧见这些光泽似隐非隐的藏在皮肤之中,显得异常的神奇。
  “孩子,你…你现在是一重肉身境了?”宛苏眼神一下子凝住,举起的手微微颤抖着。
  她虽然仙道被人废去,如今只能沦为一个奴隶,但是以前修炼过的底子还在,这分明是炼皮大成后显示出的形态,是肉身境最初级的阶段!
  李剑舟摇了摇头,肉身境不过是武道的起步,他以十四岁的年纪步入这道门槛,在一定程度中已经落后于同龄人太多,这并不稀奇。
  而且,肉身境是修炼的基础,并不需要什么悟性,只需要拥有坚韧不拔的武道决心和武道意志,承受住那种艰苦和枯燥的过程反复的打磨肉身,增强肉身的韧性和强度,增加对天地灵力的感悟和吸收即可。
  一个月的时间达到一重肉身境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微微有些难度,但对于李剑舟这种曾经问鼎九重轮回之境的强者来说,这不过是水到渠成的过程而已。
  可这落在宛苏眼中,却有些不同寻常起来,她点了点头,感叹道“我就知道我儿怎么会是碌碌无为之辈!”
  “母亲,这…算不得什么,孩儿迟早要入轮回、踏仙途,追求生命的无上大道,到时候孩儿就可以为母亲篡改天命,让母亲也踏入修仙者领域,从此延年益寿,不必再受到生老病死这种世俗之苦!”
  “我儿真有出息。”毫不掩饰的赞叹了一句后,宛苏有些失神,望向窗外喃喃道“真不愧是…那个人的孩子!”
  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宛苏的神色颇为紧张,急忙转移话题道
  “你这小子,你要知道你已经十四岁了,要是还不能达到一重肉身境,便会被天枫学院视为不能修炼的废根,是要被退学的。”
  宛苏的眉梢中有一股淡淡的哀伤,虽然她掩饰得很好,但李剑舟依然从她的话中捕捉到那句不同寻常的话。
  “那个人的孩子?!”
  “呵,自己的父亲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神秘人物,为什么母亲对他的种种过往总是闭口不谈呢?!”
  李剑舟想起自己有意无意的提起自己父亲的事,宛苏总是敷衍的说道“你的父亲是一名武道强者,去了边疆参加帝国战争去了,待到风云帝国战胜赤霄帝国以后,便会功成名就的归来,风风光光的来迎接我们!”
  这分明是骗小孩子的慌话,因为风云帝国与赤霄帝国在边疆战斗了数十年,谁也奈何不了谁,若他父亲真的如母亲说的那么强?他们的生活不说荣华富贵、高枕无忧,但也不至于待在这府邸中处处受人白眼吧?!
  每当想起府中的小婢和杂役公然嘲讽自己为野种,围在宛苏的身后指指点点时,李剑舟只觉得有一股怒火在胸腔中燃烧,猛然传到天灵盖中去。
  李剑舟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唯唯诺诺的胆小鬼的灵魂,他的心态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虽然他并不在意这些闲言碎语,但是他却为宛苏感到忿忿不平!
  一个世俗的女子,在这些颇为刻薄的嘴脸之中,一个人是怎样承受过来的呢?那张温婉秀美的笑容下,恐怕早就藏着一颗支离破碎的心!
  “母亲,从今天起,孩儿不会再让你受人欺辱了,孩儿在此立誓,倘若有人胆敢冒犯您,孩儿必将亲手诛之!”
  李剑舟神情肃穆的仰了仰头,隽帅的脸颊中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坚决和魄力,正是这种直击心灵的震慑感,让宛苏看到有些痴了,仿佛从中看到了他父亲雄伟的身影,他们两父子怎会如此相像?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短暂的失神后,看到李剑舟这番信誓旦旦的保证,宛苏的心中洋溢出一阵暖流,却是白了他一眼,道“孩儿,你成功突破一重肉身境,武道有了起步,母亲发自内心的为你开心,但切不可骄傲,与人争斗,天枫学院中的妖孽比比皆是,还有许多王公贵族,位尊权高,不是我们这种贫苦人家所能相比的,受了欺负,就回家来,打不过还躲不过么?”
  天枫学院是一座皇族学院,地处京城东边的辽阔土地中,只要是风云帝国拥有修炼天赋的贫民弟子,皆可入院修炼,在帝国中的地位颇高。
  帝国中屈指可数的三名轮回境界的强者,有一名在这城西的将军府内,一名在皇城之中,一名便在天枫学院!
  可惜,李剑舟既没有那些王公贵族般值得依靠的强大背景,自身实力也弱小得可怜,只能寄身在被其他学院弟子所瞧不起的北院中修炼。
  北院,是天枫学院的一座最差的分院,毫不客气的说,它是帝国学院中的一座诺大的垃圾场,专收来自五湖四海的废物弟子!
  “母亲放心,孩儿不是那种狂妄自大之人,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李剑舟拍拍胸脯,从容的道。
  可是不难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他在天枫学院的生活过得该是多么的狼狈和辛酸。
  不过,细细的数来,他重生在这副躯体中已经有一个月之久了,回想起以前的种种往往,这一切竟显得是那么不切实际!
  自己在天峰剑派受到九剑诛心之刑,肉身被毁,元魂消散,可是,让他摸不着头脑的是,本以为自己的生命就此结束时,他的灵魂却以另外一方式奇迹般的重生在这副躯体中。
  而且,令人唏嘘的是,这具身躯的主人名字也叫李剑舟?
  李剑舟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不像是一种巧合,更像是有人在幕后暗自操纵着这一切,布着一盘瞒天过海的棋局,放眼整个天峰剑派,能够有这种实力并且愿意这样去做的,恐怕只有他的师尊灵阵尊者了!
  “师尊么…”李剑舟心中也没底。
  “唉…或许是一种机缘,或许是冥冥之中的注定,或许是上天不诚欺我,给了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复仇!”
  李剑舟一想到这两个字,便恨得牙痒痒,可惜他现在只是一重肉身境,实力微末,别说诺大的天峰剑派,就算在这世俗的京城之中,那也是蝗虫过境般数不胜数的存在,若论及比他实力还要强的修仙者,那更是多如牛毛!
  一切的潜修苦炼化作了齑粉,再想达到以前的程度简直难如登天。
  不过,只要他还活着,哪怕是苟延残喘的活着,那就比什么都重要,巅峰的山崖既然已经倒塌,那么,自己就再次从尘埃里站起来!
  每个人都有想要忘记的过去,可过去的事已经不可能改变了,最重要的还是如何把握现在和将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