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四章天下无敌
  大漠之中,一道人影从远处缓缓的现身,他穿着灰色的长袍,背负着一柄剑,脸部的轮廓显得极为的深邃,剑眉之下,眼瞳中隐隐有些无数的星辰湮灭。
  哪怕他在刻意的收敛着自己的气息,可是依然让人一眼便觉得双目十分刺痛,这种挥混然天成的感觉,使得他仿佛隐隐间就是一柄剑,一柄褪去所有的凡尘之气,散发着铅华之感的锋利之剑!
  他每走一步都带着特定的韵律,带给人无法理解的玄奥,有种摇曳生姿的意境,倘若仔细去看,两旁的静止着的虚空都因为他的到来而朝着周围散开,就像剑气散发出的威能在虚空之中胡乱的挥斩…
  赤幽挥舞着衣袖,将洛天等人继续笼罩在血红色的结界之中,仿佛他的到来,这里的虚空会变成另外的世界。
  因为中年乃是九州的最强剑主,一心只求至高剑道,已经天下无敌,并且站在九州金字塔的最顶端的男人。
  通天剑主,申屠镇雄。
  中年缓缓走来时,直接忽视了天空中的金色人影,目光直视着赤幽,神色微微有了些许变幻,叹息道“赤幽,我三千面前,接下了魔主的三招,如今三千年过去,你觉得我能接下他几招?”
  “十招!”
  赤幽看了他一眼,认真的点点头,这个在任何人的面前都保持着一股桀骜之色的器灵,面对这个人物时,说话间竟然有了几分尊敬,这种尊敬,李剑舟只有在它提起魔主裂邪时,才可以从他的表情中感受到。
  这个人,非常强!
  这是李剑舟突然诞生的念头。
  “三千年过去了,没想到我只进步了七招,可能是这个世界没有我的对手,所以再难取得突破。”中年喃喃的道,语气之中有种高处不胜寒的落寞和孤寂。
  说着,中年摇摇头,显得有些失望,道“我去了天峰剑派,想要找你问问这八荒之中有什么对手可战,却没想到如今你竟然会在这里,而且还变得如此弱小。”
  洛天等人听着他的话,顿时骇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
  永生境巅峰,弱小?
  那什么才叫强大?!
  赤幽沉默了一会,道“你既然已经无敌,何不去往圣世界?”
  “我找不到圣世界的入口。”中年苦笑道,语气中顿时有着无奈突现。
  天空中金色人影一直被忽视,似乎颜面有些挂不住,便恭恭敬敬的道“申屠大人,天主已经闭关修炼,现在掌控九州的是大圣者,若是被大圣者知道与这魔灵来往…”
  “括燥!”
  中年冷喝,目光冷冷的望着苍穹中的金色人影,不悦的道“兽辛,我没有和你说话,你要是再敢多一句嘴,我将你天主会连根拔起,我做事需要你来教我?我于人间全无敌,你若真有本事,通知那大圣者来九州与我一战,我申屠镇雄要是不让他陨落在这九州,将他的尸体镇这九州山河,这通天剑派的剑主,我让你来当,如何?”
  金色人影闻言,笼罩在金色光辉中的他忽然身体微颤,竟然不敢说话。
  这种霸气,让结界之中的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疯狂的刷新着他们的世界观,似乎为他们的眼界打开了全新的篇幅。
  此刻的他们就像地面的蚂蚁,忽然遇到了翱翔于天地之间的真龙。
  看到金色人影沉默,中年这才望着赤幽,有些不甘的道“八荒可有我值得出手的对手?”
  赤幽眉头微皱“龙族、麒麟族、还有凤凰一族已经奈何不得你?”
  “刚刚回来。”
  中年失落的道,无人可战的悲伤和失望,让他的情绪有了些许波动。
  “旗魔地有个枯指老人,卧魔地有个精灵战神,还有不魔地有头冰霜古龙…这些家伙,都有着让你出手的意义,至于可不可以战胜你,我不知。”
  赤幽一连说出了七个名字以后,中年的眼神微亮,迫不及待的问道“三千年前的十大魔君可有生还者?”
  如果是那拥有大圣者实力的大魔君,恐怕他将会拥有一个合格的对手。
  赤幽的胸膛起伏,愤怒交加,拳头握得死死的,而明白整件事情始末的申屠镇雄得到了心中的答案,抬起眼眸鄙视的望着天空中的金色人影,毫不客气的道“滚回去打开通往八荒的通道!”
  “是,申屠大人!”
  闻言,天空中的金色人影应了一句,朝着下方的李剑舟望了一眼,紧接着又偏头望向兽战,微微点头,突然化为无数的金屑慢慢的淡化在虚空之中。
  “那就希望你说的这些家伙不要让我太失望吧!”
  中年轻抽一口凉起,天地之间,顿时黄沙漫漫,风滚云动,虚空连续的翻转。
  何为强者?
  这就是强者!
  吐息之间,天地遐迩!
  名为兽战的神秘少年趁着两人交谈的时候,带着其他少年顿时逃之夭夭,各种各样的身法灵术施展出来,瞬息之间,便已经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以赤幽和申屠镇雄的身份,对他们这些小家伙根本就不屑与动手,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些都只是兽人族的后起之秀,略有些天赋罢了,哪怕是已经封武,以后的成就终究都会有限!
  而且,想要达到他们的程度,没有千年万年之久,是很难做到的,因为一旦进入永生,便需要修炼心境,有可能你忽然因为某件事而顿悟,一打坐便花费了数十年的光阴和岁月。
  ……
  “你的魔环之中竟然有着一只龙皇,你还修炼了风邪戾的吞魂之术。”中年与赤幽说话时,目光望着结界之中的李剑舟,淡然的笑了笑,眼神微感诧异。
  李剑舟不知用如何语言来形容自己的震撼,他的心中如雷鼓动,没想到,就算是隔着至尊环这道屏蔽神识的魔环,这名中年竟然都能将自己看得十分透彻。
  特别是那种感觉无数柄利剑刺透眼瞳的感觉,更是让他的双眼极为生疼。
  通天剑主申屠镇雄!
  前世虽然耳闻目染,但只有这样真正面对此人的时候,他才发现此人的强大远比传闻那般还要可怕,因为他的全身上下都有着极为玄奥的意境在旋转,整个人就像一柄亘立在天地之间韬光养晦的利剑,哪怕是放在剑匣子中,都有无法隐藏的锋芒散发着斩天裂地的光华。
  欲之欲来的强大压迫感,就像整个世界狠狠的朝着你的方向砸来。
  可他…只接得住魔主十招?
  魔主多强?
  天主多强?!
  李剑舟不敢想了!
  中年望着李剑舟,神色有些复杂,道“如果是其他剑主,恐怕会将你沦为魔族而诛杀,但我申屠镇雄行事,轮不到别人评头论足,不要死,五百年以后,希望你可以拥有与我战斗的实力吧,要不然,我可真的太孤独了。”
  李剑舟机械般的吞着口沫,他想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实力?又是领悟了几重意的存在。
  赤幽的眼睛转了转,对着中年抱了抱拳,道“申屠镇雄,请你给这些小家伙一些造化吧,五百年以内,我保证你可以找到一个合格的对手!”
  “造化…”
  申屠镇雄喃喃的念了一句,那凌厉的目光扫荡在结界之中的众人,沉默了半晌,道“给你们两分钟的时间,接下来我将会开启虚空流放,找到最适合你们修炼的地方,并且将你们你们放逐其中,这个地方是九州的任何一个地方,不仅仅局限于莫澜之州,至于怎么会合,那是你们的事。”
  赤幽听到他的话,目光朝着结界之中望去,笑道“小家伙们,这些将会是你们一生之中最大的造化,好好的去把握这次的机会吧!”
  血红色的结界里,李剑舟望着已经受伤的众人,收回身体中的气势,望着他们扑朔迷离的脸庞,全身那凹凹坑坑的血肉,心中莫名的有些发酸,道“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惑,但是我只能告诉大家,把握好这次机会,百国排名战我们方丈仙岛再聚,此人是这浩荡的九州之中最强的人物,他有资格,也有实力说出那句话来,而且,我们每个人都不简单,我坚信,我一直都坚信着。”
  “有你在,我们很难发挥出自己的空间,我只希望那个时候来得快些。”
  洛天轻轻的扯着嘴角,嘴角旁边的那抹伤口看起来触目惊心,似乎是因为痛苦,所以他说话的声音也隐隐有些模糊不清。
  文圣点点头,灰尘土脸的神色中,那金色的眼眸中有些点点的光辉“洒家…会强大的,会强到保护你们所有人!”
  “我们会见的,我已经预料到了…”凌羽神色淡然的笑着安慰着大家,眼眸却是在这个时候突然黯然了下去。
  白依柔抿着嘴,并不说话。
  空气中的氛围显得有些萧条,丝丝缕缕的悲伤弥漫在空中。
  每个人都明白,这次分别,可能是永久,因为那名强者说的话的意思很明显,他们可能会前往不同的大州中!
  遥远的大州。
  无法估量的距离。
  千万里之远。
  如同异空间的地方。
  那如何会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