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五章虚空流放
  “呜呜呜。”
  突然,一阵啜泣之声响起,众人寻声望去时,艾果哭花了眼,血水和眼泪混合在一起,不停的往下流,道:“我们会不会去往不同的大州?我不想和你们分开。”
  “艾果,我们会再见的,分开只是暂时的,百国排名战,我李剑舟发誓,绝对要今天的所有家伙都付出应有的代价来。“
  李剑舟摸了摸艾果的头,望着他那有着七八道血口的小脸,不忍的偏过身体,旋即又意气放发的道“你要好好的修炼,做个独当一面的小男子汉!”
  艾果的眼神充斥着悲凉,夹杂着惊疑的光,极力避开李剑舟的身影,顺着眼,眼角悄悄的带着泪痕望着其他人时,其他人的坚定的表情已经在变相的告诉他每个人做出的抉择。
  “半身风雨半身伤半句别恨半心凉…”
  凌羽眼角浮现泪花,喃喃的苦笑着念道,紧接着又拍了拍艾果的肩膀道“艾果,不是我们想要抛弃你,你是我的手足兄弟,这份感情,比铁还坚,比金还贵,但是,恰恰如此,所以需要你长大。”
  “你刚好长大,我们刚好变强,那才是我们不会被人欺负的时候!”
  闻言,艾果冷静了下来,那弥漫稚气的双眼闪烁着光华。
  “如果到时候未曾在百国排名战发现你们的身影,哪怕我李剑舟浪迹天涯海角,亦会找到你们,龙影佣兵团,谁都不能缺少!”李剑舟坚定的道,那是死神都无法带走的执念。
  “我也是。”洛天道。
  “还有我!”
  “我。”
  …
  李剑舟顿了顿,又望向李湘湘,将九尾雪狐从至尊环中拿出来以后,放在了众人的面前,倘若是其他时候,众人必然会因为这长着五只尾巴的狐狸而惊诧,因为根据它的尾巴的数量来看,它的实力赫然已经达到了轮回境后期的程度!
  但是现在,每个人的脸庞中都充斥着浓浓的不舍,这一别,可能就永远无法相见。
  “小雪,你跟着湘湘,好好保护她,你和龙渊会相见的,正如我和湘湘一样。”
  小狐狸闻言,那精致妖娆的头颅微微点了点,轻轻的来到了李湘湘的身旁,用脑袋轻轻的蹭着她的衣服,并且吱吱的叫了两声,似乎是认得这小主人。
  李湘湘摸了摸它的脑袋,望着这周围的一张张脸庞,只觉得心中莫名的酸楚。
  众人不顾身体的伤痛抱在一起时,李剑舟闭着眼睛,不停的念叨着一句话“会再会的,会再会的”
  “记住,用一年半来安心修炼,用一个月来寻找回到方丈仙岛的途径,这才是你们的造化!”申屠镇雄望着众人,那深邃的目光似乎是看穿了他们的心思般。
  众人点点头。
  “谁先来?”
  洛天抱紧白依柔,在那樱桃小嘴中轻轻的亲了一下,旋即又将自己的额头贴着她的额头,轻声细语的道“等我娶你。”
  紧接着,他那雷丝闪动的眼眸放在众人这里,白衣飘飘,有着数之不尽的凄凉和不舍,笑道“兄弟们,我先走一步了!”
  “洛天哥。”
  白依柔贝齿轻轻的咬动着红唇,跨步朝前,握紧粉嫩的拳头,神色中满是柔情,忽然转过了身,不忍回头,幽咽着不说话,脸庞中划过两道泪痕。
  李湘湘向前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在她的耳畔低语着,安抚着她的情绪。
  “唉。”
  洛天望向天空,努力不让泪水就出眼窝,停顿数秒,这才别过头,神情火热,目光凌厉的道“前辈,请你开始吧!”
  申屠镇雄的目光放在洛天这里,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天雷之体,那你就去灵兽深渊的中部,那里有头生性孤傲的独居着的八星灵兽,雷麒麟的族长雷暴,本剑主送去的人他不敢杀,只敢教。”
  说着,洛天的身体仿佛不受掌控般突破赤幽的结界,缓缓的悬浮在天空之中,一只大手随着申屠镇雄伸出的手掌忽然凝结而成,无数玄白色灵力剑气从大手中传出,并且飘然朝着洛天涌去,顿时,狂暴的罡风将洛天的身体环绕着,在他的身体表面,流转着的气漩传来了极为恐怖的波动。
  倘若不是赤幽的这道结界,可能所有人都会被无行的气势给杀死!
  而申屠镇雄之所以要将他的身体包裹着,是因为他的肉身太弱,根本就承受不住虚空的碾压,如果不这样做,仅需一息不到的时间,他的肉身便会爆裂,化为无数的尘埃。
  忽然,大手握住洛天的身体,朝着虚空之中一掷,虚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漩涡,而洛天的身影也朝着这道漩涡之中暴射而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须臾,虚空缓缓的缝合,而申屠镇转而问道“接下来是谁?”
  “兄弟们,洒家…就先走一步了!”文圣的头颅之中有着两道被啃食的血槽,鲜血顺着他光溜溜的脑袋滑下,就像水落谭石般散开。
  他深呼吸一口气,抱着护虎,抬起脚缓缓的朝前,直望着这个实力通天的中年。
  “保重。”凌羽抱拳道。
  在其他人的注视下,文圣的身影缓缓的腾空,而申屠镇雄操控着的大手传出浑厚的剑气将其包裹着以后,望着他,自言自语的道“拥有诛圣邪眼兼大玄秘土龙虎诀,你和那号称防御力冠绝天下的秃驴应该有着某些关系,说起来,那个家伙还是挺有本事的,竟然可以接得住本剑主的一剑,那你现在,你就提前去方丈仙岛等他们吧!”
  说罢,大手握住文圣的躯体,反方向朝着另外的方向甩出,虚空打开,一道人影落入黑漆漆的虚空之中,刹那间消失。
  凌羽刚刚抬起脚,旁边的艾果伸手拦住了他,抹去眼睛中的泪花,道“每次都让你们走在我前面,每次都让着我,那这次再让我一次吧,让我先离开。”
  “再见了,哥哥姐姐们。”
  申屠镇雄照常将艾果拧起以后,笑了笑,道“啧啧,兽心通明者,这可是东瀛仙岛的那个老家伙日思夜想的徒弟啊,本剑主送他这么个小徒弟,不知他会如何感谢本剑主,去和好好的和他学习驭兽之术,争取拿到他的那九兽塔,以后靠控制灵兽同样可以在这天下闯出一番属于自己的天地!”
  说着,再次流放。
  “留下来的人好像是最伤感的呢?”凌羽摇头笑了笑,跨步上前的时候,笑容忽然在嘴边僵住,望着申屠镇雄微微点头。
  他的身影缓缓悬空以后,申屠镇雄并没有第一时间流放他,而是突然眉头微皱,望向赤幽,道“星罗推演之术,三千年前有个大圣者,好像修炼的就是这道秘术吧?”
  赤幽点点头,笑道“那时正值八荒与九州的旷世大战,那个家伙虽是圣世界中人,却要当什么烂好人,竟然想要九州与八荒和平相处,简直是贻笑大方,最后是被天主杀死还是关押,我已不得而知…”
  “我以前似乎在某个地方感受到他的一丝气息,是在哪里呢?”申屠镇雄眼眸微沉,似乎在努力的回想着什么。
  突然,他露出了笑容,神秘的道“我知道该送你去哪里了!”
  虚空忽然裂开,凌羽的身影被他丢入了里面,似乎与其他人不同,那大手中传来的力量似乎更加强大的了几分,而他好像被流放到了一个比其他人更为遥远的位置。
  白依柔放开了李湘湘,擦干净眼睛中的泪水,挤出一丝美丽的笑容,朝着两人点点头,莲步微移,像其他人一样照常飞起,而这时的申屠镇雄也摇了摇头。
  “你与他们不一样,你没有什么过人的天赋,所以,一切都需要靠你自己的努力,而你只能往炼丹一道发展,这是你唯独可以与其他人媲美的机会,我不能直接送你去某个家伙的门下修炼。”
  言至此处,申屠镇雄又沉吟道“那你就去九州炼丹最为盛行的蓬莱,从最底层开始,能取得如何的成就都需要靠你的努力!”
  话落,破开虚空,将其丢入。
  “湘湘,这是玄阴圣果…”
  李剑舟拿出一枚被灵力封存的果子以后,眉头不着边际的皱起,李湘湘现在是凡人之躯,任何一个地方对她来说,如果气候不适,恐怕都会有生命危险。
  李湘湘没有说话,申屠镇雄便笑道“这个你倒是不用担心!”
  突然,他的眼神中忽然射出两道光芒,紧接着,李湘湘的戒指之中的所有密密麻麻的药材,包括那玄阴圣果和寒骨冷花在内的所有东西不受控制的从她的戒指中现身以后,突然被无行的气势给碾压为一道寒冷的汁液落入到她的嘴中。
  “李剑舟。”
  李湘湘梗塞着说了一句,精致的脸庞中顿时覆盖了寒霜,全身寒气涌动,身体瞬间被冰封了起来,就连她旁边的小狐狸还未回过神,便被这道寒气封印。
  待她和小狐狸的身影如同精致的雕塑般悬空时,在李剑舟担忧的神色中,申屠镇雄淡淡的道“放心,等她醒来,便是寒冰之体了,我就送她去雪月之州。”
  “咻!”
  李湘湘的身影消失,空气中还残存着淡淡的芳香和同伴的气息,可是现在大家似乎都已经相隔了数千里之远。
  李剑舟不知道该什么诉说自己现在的心情,他很震撼申屠镇雄的实力,同时,心中空落落的,就像失去了某种重要的东西。
  半晌,他轻吸一口气以后,望着眼前结界外的申屠镇雄,尊敬的道“前辈,我准备好了!”
  “你的造化赤幽已经给你了,那你就去杀戮之州施展你的天赋吧!”
  “连我共同送走吧。”
  李剑舟的身体悬浮起来的时候,赤幽对着申屠镇雄笑着说了一句,突然变为一道血光进入到谛血之中,并且操控着谛血贴在了李剑舟的身后。
  “赤幽,快些夺回你的本体,我斩天一直想要与你交手,看看谁才是最强剑灵!”
  申屠镇雄的身后,那柄剑中走下了一道穿着灰袍的人影,他全身都是玄白之色,就连瞳孔也是如同白玉一般,与赤幽的那股杀意不同,他的身体中有一股浩荡的剑气缭绕着。
  “我等你,斩天!”
  赤幽说完,申屠镇雄伸出的大手抓住李剑舟的身影,忽然朝着未知的虚空中猛然掷出。
  等所有的一切都归于平静后,他这才拍了拍手,望着苍穹笑道“逆境最能激发一个人的才能,过于顺达的人生,反而是一种额外的摧残,天主和魔主我申屠镇雄自然不敌,可真想试试这些所谓的大圣者和大魔君的实力!”
  “主人,你如此想要找到合格的对手,那三千年前,天主邀请你去圣世界当大圣者,你为何拒绝呢?”旁边的白衣中年问道。
  “因为我不喜欢那个总喜欢讲大道理的高高在上的老东西,倘若裂邪邀我,我可能就去当大魔君了。”申屠镇雄缓缓摇头,道“但世事无常,谁料裂邪会败在天穹这个家伙的手中,各路大魔君率领万族退守八荒,欲以弥天大阵封印八荒,苟延残喘,殊不知,又出现兽辛这个暴露位置的叛徒,要不是九主协约,我可真想杀了这个家伙!”
  申屠镇雄一挥衣袖,漫天的风沙顿时如同骤风袭卷般铺天盖地的涌动起来,而他站在这片漫漫黄沙中,喃喃的道“这次去了八荒,回来再闭关修炼五百年,五百年以后,试看这九州,谁人能与我争锋!”
  说罢,跨步朝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