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一十六章让我看看你的剑
  申屠镇雄刚没走几步,一个穿着黑衣,戴着斗笠的少年突然从他的正面走来,并且伸出将他拦住,取下戴着的斗笠,露出那张与李剑舟极为相似的俊逸面容。
  他长发垂肩,眉若星宇,浑身透露着极为凌厉的剑气,说话的声音也充满了冷傲,冷傲之中没有丝毫的情感“前辈,你好强大的剑意,逍遥剑派李逍遥前来讨教!”
  申屠镇雄冷冷的笑了笑,并不理会,继续大步流星的朝着他走去,两人正面想对时,突然犹如无物般穿过了他的身体,紧接着身影仿佛鬼魅一般,跨越着奇异的空间,忽而消失在百米开外,又忽而出现,极为的诡异,而他的声音也是淡淡的传来。
  “听说逍遥剑主收了一个先天剑体的徒儿,想必就是你了,滚回去修炼八百年再说!”
  “我李逍遥年纪不过十五,问鼎三重轮回之境,三仙岛、五剑派的天才谁不识我?”
  “十四岁轮回境…”
  闻言,申屠镇雄缓缓摇头,鄙夷的道“我十四岁时已经问鼎轮回境后期,如今修炼了数万年有余,日新月异,沧海桑田,见证了太多,先胜过你师尊,再来战我!”
  “那先让我感受下前辈你的剑意吧!”
  少年的剑眉缓缓的拧起,他的心念一动,手中突然出现了两柄剑,一剑呈朦胧的青紫之色,表面盘踞着丝丝的雷电,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另外一柄剑却如同火焰一般,全身赤红,哪怕在这沙漠之中,仍然传来了让人感觉到心有余悸的炽热威力。
  “我修炼的乃是四季沐歌剑诀,这两柄剑,一柄名为春雷,一剑名为夏炎,是为天造低品的神兵利器,可斩世间一切!”
  “我不是来听你说书的,我只想问问你,你真想与我战?”
  申屠镇的脚步一顿,转过了身体,仿佛苍天般观摩着眼前的这个少年,充满了不屑。
  “是的,前辈,我想感受下你的剑意,拔出你的剑吧!”
  少年眉目微沉,发出一声劲喝,忽然祭奠出自己的战旗,战旗扩展的领域之中,一道道剑气赫然腾空而起,肆无忌惮的袭卷着这个世界,而他整个人的气势遒劲,灵力滚滚的爆发时,周围的黄沙纷纷荡漾而起,仿佛融入了吹拂着的微风里。
  漫天沙砾中,他的目光显得疯狂而又执着。
  “万剑领域!”
  申屠镇雄直望着他,笑着摇了摇头,淡漠的道“虽然这领域很强,但是还没有修炼到火候,并不值得我拔剑,这样吧,你直接使出你的最强攻击,若是没有达到我预期的效果,这天下没有人可以保住你,如果让我觉得满意,那我带你去寻找剩下的秋水和冬冽两把名剑,如何?!”
  “你会付出代价的!”
  闻言,少年仿佛受到了羞辱般,双手缓缓握紧手中的剑,飞身而起,带着两道恐怖的余光,朝着申屠镇雄刺去,喝道“中阶至尊术,无间华元剑!”
  “唰!”
  烟霞色和羽蓝色两道光波从他的剑中飞蹿出去,如同两道绚丽的惊鸿,带着剑吟之声,化为锋利的巨大剑身,刺乱虚空,恶狠狠的朝着申屠镇雄的身体暴射出去。
  这种程度的攻击,就连轮回境巅峰的修仙者恐怕都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而申屠镇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当那锋利的剑尖刺来的瞬间,他的身体周围,那一直流动着的浩然剑气轻松的便抵挡住了他的攻击。
  竟然分毫未进!
  申屠镇雄的衣衫飘动起来的时候,还将剑光给抵挡了出去。
  恐惧。
  震惊。
  麻木。
  …
  各种各样的表情在少年的脸庞中交幻着演动,他可以肯定,此人不曾运起灵力,也不曾发起防御,就这样淡漠的站在那儿承受着他的最强攻击。
  可是,他别说突破此人的防御,就连皮毛,都无法伤对方分毫。
  “你…太弱了!”
  申屠镇雄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划动出去,一股极为凌厉的无形剑气横扫过来,将那虚空纷纷斩碎,宛如庞大的气波一般,滚滚而来,嗤的一声,忽然就将少年的双腿忽然斩断!
  “逍遥剑主竟然教导出你这种目中无人的废物,传话于他,若是不登门致歉,我连他的双脚一并斩了!”
  说完,不在理会,继续朝着前方走去,一人仿佛就是一天地,一乾坤,落寞无敌的背影给人一种无法超越的雄伟之感。
  少年失去了双腿,双眼通红的趴在地面,忽然举起拳头不停的砸在地面,脸庞中闪过无尽的不甘和落寞,发泄了数次以后,他望着申屠镇雄离开的方向,突然抬起发红的眼眸,歇斯底里的大吼道“让我看看你的剑!”
  申屠镇雄轻轻一笑,将手伸向身后,手指朝着剑柄微微一弹,刹那间,风云剧变,剑柄缓缓的升起,剑鞘之处慢慢的变得虚幻,紧接着,一柄盖如天地的巨剑遮住了炽热的太阳,仿佛擎天柱般缓缓升起,更有一股强烈的威压和光晕从中传出,似经历了万古的岁月,仿佛能捅破苍天般,黑压压的笼罩着整个大漠。
  剑身之中,光芒袭人,一道道繁复的纹路密密密麻麻的刻在上面,传出的威压如同浩荡的天地一般,恐怖万分。
  “咻!”
  擎天之剑犹如青峰,露出半个剑身以后忽然朝着剑鞘之处滑落下去。
  刚刚的剑峰宛如幻觉。
  这看起来微不起眼的剑鞘,竟然同样是一个储物之器!
  而且,他的剑竟然如此雄阔。
  传出的气息如此恐怖。
  李逍遥的瞳孔被吓得发白,心中那一直秉承着的剑道在此刻忽然动摇。
  无法战胜!
  哪怕他是先天剑体。
  “此剑乃是天造上品名剑,名为碧墨青峰通天剑,本剑主一剑可斩天,可裂地,可镇海,可撼日月,可错苍穹,你有何德何能值得本剑主拔剑?!”
  “若是不服,一千年以后,通天剑派下,我等你,生死之战!”
  申屠镇雄懒懒的道,走着走着,未见虚空出现,他的身影便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师弟,你怎么一个照面便不见了人影,刚刚的天地异像是怎么回事,还有,你这腿是何人所为,竟如此大胆!”
  申屠镇雄离开不久,一名看起来体型结实的青年来到少年身旁,先是望着他齐崭崭的伤口,愤怒不已,旋即独对着脸色惨白的少年道“等我通知盼巧师妹过来,让他以三品丹药,恢复你这已经受创的肉躯,然后我们再通知剑主大人。”
  “师兄!”
  少年突然一把拽住青年,嘴唇发白,眼神通红的将春雷和夏炎两柄剑放在青年的面前,仿佛受到了某种打击似的,失魂落魄的喊道“师兄,不要腿,不要腿了,求你,求求你不要告诉我的师尊,求求你以这双剑铸造我的双腿,我李逍遥要问鼎着天下最强剑者,我要时时刻刻都铭记今日!”
  说完,少年的眼眸中有着两道锋利无匹的剑光闪动,整个人没有了惊恐,突然燃起了熊熊斗志,望着身旁的两柄剑喝道“春儿,夏儿,你们两个可愿为我双脚?”
  两柄剑似乎受到了召唤,忽然响彻而起,剑身之中更有稚嫩的女童和男童声异口同声的道“主人,我愿意!”
  在青年的胸前,有着四道黑色的纹路,这就说明,他赫然是一名四级铸造师。
  青年望着少年前后的变化,眼神微感诧异,诧异之中又有些复杂,少年乃是天峰剑派的旷世奇才,先天剑体,还是逍遥剑主的唯一门徒,为人极为的冷傲,谁有实力让他诞生出这种挫败之感。
  此人必然是一名强大的剑修!
  “逍遥,我不会告诉剑主大人!”
  青年犹豫一会,缓缓点头,道“那你要先和我去寻找材料,没有材料,我无法铸造,也无法将剑柄与你你的骨头成功的连接在一起,还有,剑主大人说了,我们要保护你的安全,你以后不能再跑了!”
  “金宜子师兄,我明白。”
  少年重重的点头,牙齿忽然咬得簌簌作响,先前的那一幕烙印在他的心头时,仿佛巍峨的大山般,突然间就将他的所有高傲打击得体无完肤。
  他们之所以来到灵兽深渊,便是为了寻找剩下的秋水和冬冽两把名剑!
  而春儿,夏儿便是春雷剑和夏炎剑,和其他的两柄剑有着感应存在。
  正犹如春来秋去一般,春雷剑可以感知到夏炎剑的存在,而夏炎剑和秋水剑有着联系,他们只要找到秋水剑,那剩下的冬冽剑自然会慢慢的浮现出水面。
  只是没想到,会遇到这个变故,会遇到如此强大的剑修!
  “逍遥,下次可不要随便将你这两柄绝世名剑露于人前,剑主大人说了,等你达到封皇以后,才能这样做。”
  “我看他的一眼就知道,他是一名嗜剑如命者,我也是,所以,他不会要我的剑,我也拿不起他的剑。”少年六神无主的喃喃道。
  “他是谁?”青年问道。
  少年摇摇头,忽然眉头微蹙,紧接着偏头道“对了,他说了,若是师尊不登门道歉,他要斩去师尊的双脚!”
  “他好大的胆子!”
  名为金宜子的少年勃然大怒道,紧接着,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突然变得恐惧起来,喃喃的惊呼道“莫非他是通天剑主申屠镇雄?你竟然去找他决斗?!”
  ps明天上架了,接下来会写每个人的奇遇,然后转移到杀戮之州去…
  已经七十多万免费阅读,望支持。
  这本书会完结的,会慢慢的引出三千年前的战斗,会圆满的画个句号。
  感谢每位踏足此地的兄弟!
  抱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