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七章雷麒麟
  灵兽深渊的中部地带,巨大的古树犹如盘踞着的龙角,绵延不绝的撑立在天地间,覆盖了一层晶莹剔透的色彩。
  绿光莹莹,宛如翡翠。
  天空中飞舞着神奇的九头神鸟,大地中蛰伏着浑身长满盔甲的巨大灵兽…
  这片富饶神奇的土地坐落在灵兽深渊的中部,是传说中的麒麟族的地盘,以始麒麟一脉最强,雷麒麟次之,其余的则是血麒麟、玉麒麟等等数十种不同的种族。
  雷霆终日环绕的无数座高耸入云的陡峭山峰之中,乌云密布,传来极为恐怖的压破感,那无时不刻都闪动着的雷电,仿佛像将阴暗的苍穹给撕裂似的。
  而在那中间的一座最高的山峰之中,正站着一名紫衣黑发的中年,他的身形伟岸,胸膛结实,全身有着紫色的雷霆不停的流动着,发出嗤嗤的激烈爆响,那双紫色的眼睛中,更是闪烁着琉璃般的光辉。
  中年便是雷麒麟的族长,名为雷暴,脾气火爆,生性好斗,本身又是一名八星后期的强大灵兽,放眼整个灵兽深渊中,可谓是泰斗般的火桶。
  此刻的他脸色并不好,宽大的额头忽然拧成川字,直望着眼前的少年,喝道“雷年,你这小废物,又被打败了?”
  “祖爷爷,我还是打不过尤元。”
  雷暴的面前,站着一名紫发白脸的少年,少年约莫十五岁左右的年纪,面容俊美,额头中还有两道小小的犄角,看起来憨态可掬。
  他的角呈流水般朝着身后仰去,呈现出z字形的模样,而他正缩了缩头,动了动小嘴,无奈的将小手给摊开。
  倘若有人在此,必定会目瞪口呆,因为少年竟然是一只可以化形的灵兽。
  “妈的,难道我雷麒麟一族就干不过他娘的始麒麟一族么?”闻言,雷暴望着眼前的少年,顿时磨了磨牙,眼珠子微瞪,怒道“那你还有脸回来?”
  “祖爷爷,我只是打不过尤元,但是他们族里所有的年青一辈的家伙都打不过我。”少年嘟着嘴,微微仰起了头。
  中年愠怒道“你是三星灵兽,那尤元也是三星灵兽,为何打不过?!”
  “我也不知道啊。”少年低头道。
  “你不知道?”
  中年的语气微顿,正欲跨步朝前时,刹那间,空中诡异的出现了一道虚空,紧接着,一道人影从中出现,并且落到了中年的面前。
  洛天的眼睛刚刚睁开,便是看到了两张截然不同的脸庞。
  一张脸庞怒气腾腾,脸部的轮廓如刀凿斧刻般分明,再看那身材,虎背熊腰,体格健壮,足足有十来尺之高,身体中的恐怖的气息波动突然宛如江海般碾压过来时,使得他的心脏蓦的发紧。
  另外一张脸看起来极为秀美,晶莹剔透的眼眸中满是好奇。
  而天空中的景象也十分奇特,一道道的雷电像雪白的利刃,轰隆隆的响起,冲破黑压压的氤氲雾气,传来莫名压抑的气氛,致使天空忽而黯然,忽而痛彻明亮。
  “这是哪儿?”
  洛天茫然的道,雷年摆弄着一张稚嫩的小脸,并且好奇的眨了眨眼睛,似乎从来都没见过这种生物,遂低下身体,用鼻尖朝着脚下躺着的洛天轻嗅了下,遂咂了咂嘴,道“祖爷爷,他身体中的味道好奇怪!”
  雷暴一张铁青的脸,突然涨成了暗红色,他抬头望着天空,鼻息之间呼出两道灰色气体,瞪着两只铜铃般的大眼,像个泼妇似的,怒不可遏的骂道“申屠镇雄你个狗日的,三百年前斩了老夫的一只角,今早又来愚弄老夫,你特么的太不怕老夫当回事了吧?”
  以他的修为,自然知道这是申屠镇雄让他收徒的意思,因为他一眼便看出这个小家伙是天雷之体,而在整个世界中,掌控最强雷霆力量的便是他们雷麒麟一族。
  雷暴的声音很大,如同滚滚的闷雷一般,洛天当即捂着耳朵惨叫起来,只觉得头晕目眩,肝胆俱裂。
  “雷爷爷,你又说脏话了。”
  那名为雷年的小家伙却是不在乎的望着暴跳如雷的中年,小嘴轻轻的扯了扯,眼神中夹杂着淡淡的鄙夷之色,虽然不多,但是却让雷暴短暂的冷静下来,于是,他狠狠的咬了咬牙,宽阔的胸膛不停的起伏着。
  雷暴将目光停留在洛天这儿时,洛天心脏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几乎是下意识的避开他的目光,可是,当洛天看向雷年时,便是见到雷年额头的两根小角,于是快速站起来,后退几步,指着雷年,忍着全身的痛楚,惊呼道“你…你是化形灵兽?!”
  “打,但是别打死!”
  雷暴一挥衣袖。
  雷年听了以后,当时便会意,邪邪的笑了笑,举起粉嫩小拳头,雷光顺着手臂攀岩而去以后,忽然发出璀璨的紫色光辉,而他整个人化为一道光芒,忽然间朝着洛天暴射出去,洛天甚至还未回神,便被击中小腹。
  那粉萌的小拳头不但速度极快,力量似有千万斤般,重重的轰打在洛天的体内。
  “轰!”
  洛天喷出一口血,身影忽然贴在地面倒射出去,撞在一棵大树中,随后便跪倒地面,头埋得很深,受伤的腹部黑漆漆的一团,而且还有着雷电不停的闪动着,虽然没有彻底的死去,但是只有半条命可言了!
  “你给我下手轻点。”
  雷暴朝着洛天的方向望去,有些头疼的拍着额头,骂归骂,但要是被申屠镇雄知道自己送来的家伙被他给弄死了,以那家伙的脾气,还不将他这里给闹翻?
  “祖爷爷,不是你叫我打的嘛,又没说用多大力,你只是说别打死,是你说得不清楚,这怨不得我!”雷年的两根食指在胸前对点着,嘟着小嘴道。
  “唉。”雷暴叹了叹气,道“你以后每天都给我打,使劲的打,打得全身筋骨碎裂都没关系,但是你要给他留口气,等他差不多要死了,然后丢在那雷池边,放在边缘就好,别放在太里面,不然他就完蛋了,先这样打个一年,只要他一恢复,你就打,一年以后叫我,我传他大冥王雷法和九策玄雷功!”
  似乎想到了什么,雷暴沉吟一会,冷眉微竖,又嘱咐道“还有就是,你要是不按照老子说的做,老子特么的打死你!”
  “知道了。”雷年撇撇嘴。
  “带他去九霄雷池,按照我说的来。”雷暴瞅了雷年一眼,有些无奈的道“对了,以后你爹他们问起他的事,你让他们甭管。”
  雷暴说完,就朝着一处山洞之中走去。
  “雷爷爷,他是谁啊?”雷年将洛天扛起来以后,小跑着来到中年的身后,问道。
  中年愈想起申屠镇雄的所为,这心中愈不是滋味,脚步微顿,头都没回的道“我祖宗!”
  雷年站在原地,一只手扶着肩膀中的洛天,另外的一只手开始掐着算这年份和称呼,祖爷爷的祖宗,那他不也是自己的老祖宗了么?
  想到这里,他又感到极为的不解,为何自己的老祖宗实力那么弱,于是抬了抬头,朝着中年离开的方向喊道“祖爷爷,那你这是去哪里?”
  “睡觉。”
  ……
  周围雷霆缭绕的山峰之中生活着无数的雷麒麟的族人,而在这主峰顶端,有着一个巨大的雷池,雷池如同紫色的潭水般,纵横便有数百里左右的距离,显得异常的宽大,雷潭上方终日乌云密布,轰轰响动,一道道闪电从空中腾空而起,将整个天空照得昏暗不定。
  这里便是雷麒麟的修炼圣地,九霄雷池,里面的池水中蕴含的威力足够将轮回境以下的强者杀死,而且,愈望其深处,那雷霆的力量便会愈来愈强!
  杀死永生,轻而易举。
  外界难得一见的雷麒麟再这里足有数百头之多,有的化为灵兽形态,在雷池之中嘻戏打闹,有的则是化为人形,坐在这岸边聊着今日雷年战斗之事。
  在这雷池边缘的通常都是雷麒麟家族中的小辈,而那些强者,则是在中部修炼着。
  当这些小麒麟看到雷年扛着一道人影过来过来时,纷纷围拢过来,喊道“雷年老大,他是谁?”
  “这个家伙我们好像没见过。”
  “他身体中的味道也不对。”
  “难道是其他族的人?”
  ……
  “唉…”
  雷年将洛天丢入到雷池的边缘中,便双手撑在岸边,一幅老成持重的模样,看着朝着他围拢而来的少年,找个地方坐下以后,叹息道“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会相信,他是我老祖宗!”
  ……
  三天后,洛天睁开了眼睛,从雷池之中站了起来,脑袋昏昏沉沉的,甚至都没有缓过神来,那坐在岸边的一名同样长着犄角的少年见状,便望了洛天一眼,匆匆离开了。
  洛天的瞳孔微缩,揉了揉眼睛,莫非是自己看错了不成,他怎么又看见了化形之兽?
  当他还沉浸在不解中时,雷年便在这名少年的带领下来到了此处,跟着雷年的还有数十名少年,每名少年的气息他都无法看透,而且,全部都是已经化形的灵兽!
  “老祖宗,对不起,我不打你,我祖爷爷就要打我,我也不想这样。”雷年跨步朝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道。
  看着这名眼熟的少年,听着这莫名其妙的话,洛天疑惑的皱紧眉头,忍住心中的震撼,刚要问些什么,只见这名少年忽然挥挥手,道“揍我老祖宗。”
  “啪啪啪。”
  十多名少年冲了上来,毫不客气的对着洛天拳脚交加,宛如无数紫色的闪电般迅捷,这番暴力的手段,直将洛天打得洛天鼻青脸肿,浑身无力的趴在了雷池中,再次变得不省人事。
  “雷莲,到你留下看我老祖宗了。”雷年抱着手对着其中一名小女孩道,便和其他人进入了茂密的森林中玩耍了起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