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八章苦帝
  某座亭亭如华盖的大殿中,一派森然,一名宛如弥勒佛般的中年坐在殿堂门口,他穿着破烂袈裟,带着黝黑的佛珠,身材较矮,鼻梁微塌,面容十分忠厚老实,放在人群中,那也是极为不起眼的小角色。
  过了半晌,他的手中蓦的出现了一把扫帚,而他也开始着手打扫着这宽敞的大殿,秋风落叶木萧萧,宛如山水之画,殿堂中偶有枫叶飘来,仿佛一朵朵雪花似的。
  “扫地以养心,静以养德!”
  过了一会,中年坐在一处花圃旁,微微闭着双眸说了一句,紧接着身体呈悬空状态,似乎是遁入了空门中参悟着什么,而他的手中,正篡着一塔佛珠。
  中年是方丈仙岛的铸造大师,名为苦极,主管藏经阁,是一名实力通天的封帝强者,号称苦帝,虽然面容看起来朴实无华,但是脾气同样火爆,并不能与那神态相称。
  而且,哪怕他极力表现出一幅我很邋遢,很低端的模样,但是方丈仙岛中流传着一句话,没事别去藏经阁瞎转悠,那里有个扫地僧,两句话不搭边,便会将你分筋错骨,三句话不合他的意,那你就准备好好的静养吧!
  所以,一直以来,除了每个月固定的十号,这里都显得极为冷清。
  “啵!”
  静止的虚空出现了裂纹,紧接着突然裂开,一名看起来极为狼狈的光头少年从中掉落。
  光头少年看见旁边的苦极时,略微愣了愣,旋即,他的双眼微微发光,大喜,立即磕头道“师尊!”
  “文圣,那么久了,你还只是九重真武境的实力,我传你大玄秘土龙虎诀的时候,是怎么说的?”苦极紧闭着眼眸,淡淡的出声,似乎已经预料了什么。
  “师尊让弟子拿到大漠帝国的召集令,然后从大漠自己来到方丈仙岛,一路的艰难困苦全当修炼。”文圣毕恭毕敬的道,紧接着,他摸了摸戒指,将戒指中的召集令拿了出来,双手捧着以后,递到苦极面前。
  “师尊,您请看,你赐弟子大玄秘土龙虎诀时,弟子仅是十岁,如今五年过去,弟子已经拿到了这东西。”
  “你这只是世俗之物,为师只是想让你拥有一个目标罢了,既然申屠镇雄将你送来,那你就在这里安心修炼吧!”
  说着,他又睁开眼睛,收回双手,忽然问道“蛮徒,你可曾透露过我的存在?”
  闻言,文圣匍匐在地,尊敬的道“徒儿一直铭记着师尊的教诲,虽然知道师尊实力滔天,非常强大,但是徒儿不曾对外人提过半句,哪怕是自家的亲兄弟也未曾说过。”
  苦极轻轻的点头,伸出手指,对着身前浮空的扫帚输入些许精神力,淡漠的道“小金,这是你以后的主人,好好跟随于他!”
  “遵命,苦帝大人。”
  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扫帚中突然有着虔诚的声音传出,须臾间,扫帚褪去了表面那普通的色泽,散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辉,而那金色的光屑在空中飘散时,变为了一根金色的棍子,棍长八尺,棍身之中,有着“丈八亮金丈”几个金色的字,显得极为凌厉。
  文圣握住这金棍,覆盖在棍子表面的金光袭来,照耀在他憨厚的脸庞中,他的脸庞中浮现出憨傻的笑容,咧嘴笑了笑。
  “这是神锋中品的灵器,是为师送给你的礼物,作为我苦帝的徒儿,怎么可以没有一件称手的兵器?”苦极淡淡的道。
  “谢谢师尊!”
  文圣磕头道。
  而这时,苦极似乎终于坐不住了,脸色突然一变,低头骂道“呆子,站起来好好说话,两句话不对头你就磕头,磕头,磕你妈呢?”
  文圣听见他的谩骂之声,立即从地面站起来,摸着头嘿嘿的傻笑着,道“洒家好久不见师尊,心中想念得太紧,所以没啥可以表达感情的,只得磕几个响头!”
  苦极没有说话,站起了身体,看着文圣脑袋上面的留着牙印的血槽,眼睛怪异的眯起,自言自语的“那兽辛送人来参加我方丈仙岛的百国排名战了么?”
  说着,这位大名鼎鼎的苦帝眼皮微微跳了跳,满眼的不自在,他拿出一颗金色的丹药放在指尖中轻轻的弹射出去,犹如一道光辉落入到文圣的嘴中,文圣那血槽般的肌肤顿时如焕新生般长出了全新的血肉。
  似觉得不够,他又挥挥手,文圣的全身上下忽然有了一身金色的袈裟,将他衬托得金光流露,宝相庄严,浑身的珠光宝气,宛如神人,而他对着文圣望了一眼,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你给老子穿什么丝绸衣服,老子看得特么的渗得慌。”
  “老子堂堂苦帝,铸器大师,什么等级的灵器不能炼制,穿这种垃圾玩意儿,我不要脸的?”说到这里,苦极还抹了一把脸。
  “师父,这件衣服什么等阶的?”文圣吞了吞口唾沫,问道。
  “什么叫衣服,这叫袈裟,倘若要说级别,那它只是鬼雕上品,是老子炼制的一件失败品,你就将就挂在身上,不要丢了我的面子,以后让人知道我的徒弟穿那种低品阶的玩意儿,岂不是让我被笑死!”
  “呜恩,呜恩。”
  旁边的小毛驴突然围着文圣转了起来,似乎是在夸奖他如此容光焕发的隽帅。
  苦极笑了笑,显然也是认出了小毛驴的来头,但是他并没有提起这件事,而是挥了挥手,带着他们来到了大殿之中。
  周围的书柜纷纷有序的陈列着,密密麻麻的摆满了各种各样散发着金色光芒的书籍,苦极带着文圣走在走廊之中,旁边摆着各种蜡烛,灯火通明,苦极道“这是藏经阁的经书,你每天晚上都必须来这里阅读各种经文,里面的文字深奥玄妙,可以提升你的诛邪圣眼以及你的精神力!”
  文圣左顾右盼,只觉得眼花缭乱。
  苦极又带着文圣来到了这里的尽头,将书柜旁边的一本书轻轻的拿起来,伴随着轰轰的响动之声,一道金色大门缓缓打开,光线微暗,里面摆着十八个铜铸的人。
  这些铜人摆着各种各样的姿势,模样看起来更是栩栩如生,有的踩在对方的肩膀上,单手竖于胸前,有的摆开架势,左手向前摊开,右手掌握紧,微微后仰,有的盘腿坐下,似在冥想之中。
  “你白天来到这里训练,这些铜人的实力在天武境八重,你每天必须要在这里挨上十分钟,一天增加五分钟,什么时候把这铜人给打碎,你什么时候出关。”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微顿,道“对了,不许把丈八亮金丈带到这里,也不许穿上袈裟,就这样赤手空拳的打!”
  闻言,文圣眼睛发直,吞了吞喉咙,小声的嘀咕道“那师尊,如果徒儿被打死了呢?徒儿可只是九重真武境的实力啊。”
  “死便死了,这么废物的弟子,老子不要,自己想办法活下来。”苦极撇撇嘴,语气极为不耐烦,说着,他又望着文圣手中的丈八亮金丈,淡淡的道“出来。”
  在那金丈之中,忽然出来了一名小和尚,小和尚的身影虚幻,穿着一身朴素的衣服,面容稚嫩,却有一股老成的感觉,而此时的他忽然双手合十,神色虔诚的道“苦帝大人。”
  “如果文圣被打得不省人事,奉我的命令去拿疗伤的三品丹药,还有一些药汁,然后把他放在里面养伤,还有,每天让他感悟三个小时的兵魂,由你监督,一年以后,他要是没有达到天武境巅峰,我灭了你!”
  “小金知道了,苦帝大人。”
  “对了,这金脚圣驴这儿,每天去藏药阁领取各种灵药给它,随便它吃,让它达到拉稀都能炼药的程度,但是,暂时别拿太高级的,循环渐进的慢慢来,如果是能量太强,撑死了它了我也找你算账!”
  小和尚点点头,忽而又弱弱的问道“苦帝大人,倘若小金去拿东西时,有人不理小金呢?”
  “谁敢?!”
  闻言,苦极的粗眉拧起,颇为霸气的挥挥手,道“需要什么就拿什么,你代表的是本帝颜面,倘若真有哪个家伙不长眼,你给本帝说,本帝不亲自将他打死在这方丈仙道的主峰之下,本帝随他而姓!”
  交代完以后,苦极望着文圣道“一年零六个月的时间,先把基础打结实了,最后的六个月你给本帝收服一种异火好好的练习铸器,铸造师,连火焰都没有,那你还算毛的铸造师。”
  “还有,谁把你咬成先前的那番模样,百国排名战的个人战时,自己给老子咬回来,给老子记住,一个强大的铸造师,必须要有实力,不要像那天峰剑派的灵阵子似的,虽然在等级中比我高一级,但是你看看,老子都封帝了,那个家伙还是特么的封尊,真打起来,他还不一定打得过老子!”
  文圣的眼眸中泛滥着亮丽的光彩,坚定的点点头,道“师尊,就算没有小金监督,我也会努力的修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