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连环凶杀
  胡楚光的身份是安京市重案七组组长!因为重案七组办理案件的特殊性,七组一直有自己的秘密办公地点。卓乐峰此前因为一个案子介入过七组调查,所以知道七组办公地。可这次胡楚光带卓乐峰来的显然是一处新的办公地点。
  来到此处后,卓乐峰发现这里设备齐全,环境也不错。可唯一的问题是,其他组员呢?
  不等卓乐峰开口,胡楚光便先把这个问题给解释了:“市局刚刚开过会,决定七组全员解散,之后每一个进组人员都有我亲自挑选。你是我挑选的第一个新组员!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该喊我胡队!”
  “全员解散!”卓乐峰张着嘴异常吃惊,“胡老师……啊不是胡队。七组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该跟你解释的时候自当会跟你解释,但是现在你只有一个任务!”胡楚光示意了一旁,他已经将程建仁及其另外两起案件的资料摆放在桌子上。
  前方白板上写了几个线索人物名称,旁边还摆放着几台电脑。准备妥当,意味着即时开工!胡楚光可不是喜欢磨蹭的人!
  虽然看出异样,但卓乐峰清楚胡楚光嘴巴严实。胡队不想说的事情,谁也没办法轻易试探出来!所以,直入正题吧!
  和卓乐峰猜测的一样,这确实是一起连环凶杀案!程建仁其实是第三名受害者,在此之前还有两人以同样的方式死亡!
  死者卢永祥尸体于三月十一号下午在白荡湖被发现,法医判定死亡时间是三月十一号凌晨两点到五点之间。死者熊赵安尸体于三月十四号早上在马太山被发现,法医判定死亡时间是三月十四号凌晨一点到四点之间。这三名死者都是脸部刺囚,身体多处被刺穿划破且器官并未残缺丢失。
  看了资料后,卓乐峰道:“程建仁不仅仅是要账公司的负责人,那家公司本身就有黑社会背景。资料上写着,那家要账公司的幕后老板叫余友泰,人称泰哥,安京市不少人都知道泰哥。程建仁是余友泰的马仔,准确来说,程建仁就是一个江湖混混。而卢永祥是出租车司机。熊赵安是个医生。这三者从职业上看并无关联。人脉关系络也没太多交集!所以,该是什么样的熟人才能同时认识这三个人,且一定要对这三人下此毒手?”
  胡楚光补充道:“已经确认三名受害者之间并不互相认识。还有,三名受害者的致死原因都是心口部位被刺穿。物证部门和法医在死者身上并无找到凶手的生物残留。”
  “受害者的指甲中也没有凶手的皮肤组织?”卓乐峰自言自语,“那意味着死者和凶手之间的身体接触很少,也根本没有发生搏斗。死者甚至几乎没来得及出现挣扎反抗。这个凶手到底如何做到这一点?能够同时认识这三人,且还能让三人绝对信任毫无防备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人?”
  胡楚光道:“如果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就不会在这里头疼了。”
  卓乐峰道:“熟人作案中,对受害者进行加倍折磨的行为多半是出于报复。而报复者接触受害者怎么可能不引起受害者的防备?”
  “所以你的意思是?凶手不足以引起受害者的防备?”
  卓乐峰点头道:“身体存在缺陷,女性性别,还有老幼年龄者这三类人会普遍被人认定缺乏攻击性。一般情况常人在面对这三类人员时防备意识减弱。假如凶手真的属于这三类人,那他的犯罪动机就蹊跷了。熟人连环作案?且让受害者毫无防备!还有,从作案手法和过程来看,凶手是有缜密计划的杀手。熟人意味着方向性!几乎固定的杀人时间和方式意味着计划性!方向性和计划性!所以,会不会是狂欢犯罪杀人者?”
  胡楚光凝眉一视,思忖道:“狂欢犯罪杀人者?狂欢杀手通常经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方向性,杀手会待在特定的地理区域或舒适区犯罪,直至他觉得他的犯罪目的达到,最终会在他心中认为的一个目的地完成这一阶段犯罪。接下来他会进入第二阶段犯罪,就是随机性犯罪。这阶段开始,杀手看起来毫无计划性,他会更频繁的杀人。那时他完全失去控制。现阶段来看,杀手看起来很有计划性,所以你认为这个杀手还处于狂欢犯罪的第一阶段?”
  卓乐峰点点头,起身后来到白板前,他拿起手上的笔将三个受害者的关键信息标出:“程建仁的死亡地点是枫溪谷景区,熊赵安的死亡地点是马太山,卢永祥的死亡地点是白荡湖。这三处地点都是景区。如果我们认定杀手的心理舒适区域就是一些景区,那就符合狂欢杀手在第一阶段会在特定地理区域犯罪的行为测写。”
  到了这一步,卓乐峰其实已经可以给杀手做一个归纳了。
  首先,杀手和三名受害者应该都认识,且极有可能为女性,或者为老幼,又或者身体存在某种残疾的人。
  其次,杀手可能属于狂欢犯罪杀人者,且还处于狂欢杀人犯罪的第一阶段,即是有周密计划和针对性目标杀人阶段。杀手会在自己的心理舒适区域杀人,而他的心理舒适区域则是一些景点景区。这个阶段会持续到杀手觉得自己的目的达到,于是会在自己理想中的终点完成这一阶段犯罪,接着进入第二阶段随机杀人和无计划杀人阶段。
  最后,杀手连续杀了三个人,且还在三个人的脸上都刺了一个囚字,也将受害者身体划破。这必然是一种诉求表达发泄方式。杀手在这阶段犯罪的同时一定是想表现自己和三名受害者的特殊关联。这个囚字和身体的刺破便是重要信息,需要弄清楚其中的含义。
  “杀手在第一阶段拥有缜密完整的犯罪计划。缜密完整犯罪计划一般包含精确的犯罪时间和犯罪地点。杀手把犯罪地点选择在景区,而犯罪时间……咦,胡队,你不觉得奇怪吗?卢永祥和熊赵安的死亡时间间隔是三天,而熊赵安和程建仁的死亡时间间隔却变成了四天!这反而多了一天!”
  胡楚光明白卓乐峰的意思,他甚至露出了一丝欣赏的笑意:“你是想说,在犯罪心理中,一般处于作案频繁期的杀手,连环案件的作案时间间隔可能为固定间隔,但更多情况下是间隔时间缩小。但是在这里却出现时间间隔增大!”
  卓乐峰道:“是的,犯罪心理中,连环凶手在犯罪频繁期极少出现作案时间间隔反而增大的现象。除非他作案前早已经提前选择好受害者程建仁,而被选中的程建仁在十七号甚至于十六号都没有给凶手一点机会,所以凶手被迫只能在十八号动手。但是如果是提前选择好受害者,凶手又是属于非常清晰的计划性犯罪,那他对如何诱使被害者进入圈套早有安排。在凶手如此周密的提前安排下,受害者程建仁又是如何躲过十七号或者再加上十六号这两天的呢?胡队,我觉得我们非常有必要先了解一下程建仁从十五号到十七号这三天都在干嘛。”
  卓乐峰假设杀手每隔三天会在景点杀一个熟人,那到了程建仁这里一定发生了点意外,所以才导致杀手在第四天才杀了程建仁。杀手很自信,很有想法,那么谁能阻止他在第三天杀了程建仁?
  “根据了解的信息,程建仁在十五号到十七号之间正在筹备一场公司的礼仪活动,所以,他一直在和一家模特礼仪公司接洽。”胡楚光说着,还戏虐的看了一眼!
  这个眼神肯定逃不过卓乐峰,他赶忙道:“喂喂喂,胡队。你这眼神有种调戏的意思啊!你知道什么就直接说呗!”
  深吸一口气,胡楚光抿了抿嘴:“你听好了,程建仁找的那家模特礼仪公司叫做彦欣礼仪。这是一家刚刚成立不久的公司。我看过这家公司的资料。这家公司是有一男一女两个合伙人共同建立。其中那名男性合伙人你一定不陌生。”
  “我认识?谁啊?”
  “江俊彦!你的大学同班同学。”
  刚刚还满脸笑意的卓乐峰瞬间神色凝固,他的手不自觉的抖动了两下,眯了眯眼睛,甚至嘴唇也微微颤抖。这个名字的出现仿佛一块石子扔进了湖水,不仅仅是涟漪而是波澜!之前卓乐峰还带着一丝轻松的心态,而现在,他神色严峻,一点不敢怠慢。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对手是谁了。他也清楚他对江俊彦这三个字并无多少好感!
  “他很麻烦,不好对付。如果这事和他有关,我们得费一番周折了。”
  胡楚光感叹道:“当年我给你们上课时,全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两个人就是你和江俊彦。我能看出你内心想走正道,但江俊彦不同,他有太多的旁门左道。”
  “即使他是我大学同学,如果他真的犯罪,我必然会亲手抓他。”卓乐峰重重的将资料放在桌子上后,捏着拳头道,“更何况当年我和他的关系也不算很好,我和他并没有多少交情。”
  卓乐峰和江俊彦并无多少交情?这话不假!整个大学四年,这两人单独交流的次数并不多。他们有些互相看不上眼。再者,他们之间也确实有大过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