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一生之敌
  这会已经是早上十点多,彦欣礼仪开门不久,里面只有一男一女。女人看上去青春靓丽,身材性感。再换上一条紫色丝袜后,她还伸了伸长腿,故意在男人面前晃动了两下。这两下再加上女人故作媚眼,无疑让男人荷尔蒙飙升。
  “哇哇哇,乐乐,你这高跟鞋好漂亮啊。”虽说是夸奖高跟鞋,但是江俊彦的手却放在了女人的大腿上。
  女人也并未阻拦,甚至露出欣喜之色,娇滴滴道:“哎,俊彦哥果然不关注我。这双鞋我可是穿了好几天,你今天才夸我吗?”
  “咦,穿了好几天吗?哈哈,可能是我太忙,确实没注意吧!再说,乐乐你浑身都漂亮,我哪能只顾着看你的鞋啊!”边说,江俊彦的手顺着大腿往下,又是摸过小腿后,将女人的脚捧在了手里。
  这位头上挑染着好几种颜色,戴着耳钉,右手手背上还有一个x战警纹身图案的潮男便是江俊彦。他是这家店的合伙人之一。和他的这位美女是这家公司的外聘模特。毫无疑问,这位美女模特对江俊彦颇有意思,这番主动,像是要和江俊彦发生点什么故事。
  “咳咳!”身后传来咳嗽声。
  江俊彦扭头便看见两个人已经站在店内,他的眉毛挑了挑,在看见其中一张年轻人的脸后,他的笑容也跟着不见了。
  “怎么?不认识我了吗?”胡楚光先开口打破了尴尬,他还伸手指了指,调侃道,“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
  “您是……”江俊彦右手比划了一下,左手在美女的腿上又摸了两把后,这才将女人的腿从自己的大腿上放了下来,“哈哈,胡老师,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威武帅气气度不凡。嘿嘿,最近在哪发财啊,要不关照一下你学生的生意?”
  “我的职业一旦关照你可不是什么好事。”胡楚光微微一笑,将自己的证件亮了出来,“我还在做警察。这位现在也是警察,你们应该很熟悉吧。”
  江俊彦摸着后脑,故作思考:“这位是……那个那个谁。”
  “江俊彦,少装了。我跟你做了四年同学,这才毕业几年,你就不认识了我了?”卓乐峰面无表情,也跟着拿出证件直接道,“有个案子需要你协助调查,希望你配合警方提供线索。”
  盯着证件看了十来秒,江俊彦假装顿悟,啊的惊叹道:“原来是卓乐峰卓警官,我就说怎么这么眼熟。配合警方?自当配合,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案子啊!”
  “你认识这个人吗?”卓乐峰将程建仁的照片顶在面前,“别说你又不认识他,否则,真的需要你回警局协助调查了。”
  “呵,怎么可能不认识。这不是程总吗!前些天他一直来我们店里谈业务。对了,怎么这两天不见他的人了。”
  “他死了!”
  “什么?死了!”江俊彦惊叹的吞咽唾沫,微微张嘴愣神后,赶忙道,“他怎么死的?喂喂喂,你们不会认为他的死和我有关吧!事先声明啊,我和他纯粹只有业务往来。虽说是吃了几次饭,可我和他说不上很熟。”
  胡楚光将手搭在江俊彦的肩膀上,安抚道:“你放心,警方不会随便冤枉人。你刚才说程建仁和你只是业务上的往来,那你所说的业务是否就是指程建仁需要有一个开业典礼。”
  “对啊,他说他们公司要扩大规模,于是要搬迁地址,便要我为他们准备一个热闹的开业礼。而且他还特别嘱咐,开业那天来的礼仪模特一定要漂亮,身材够性感够放得开。我可是给他找足了美女,但就是这样他还是不满意。这不前几天我还为这事头疼,到处在外面临时借人吗。你们是有所不知,程总背后的泰哥可不好惹。给程总做事就是给泰哥做事,我能不尽心尽力吗。”
  卓乐峰冷冷道:“我们当然知道程建仁和余友泰的关系。我们更加知道程建仁在十五号到十七号这三天基本上都和你在打交道。整整三天,难不成你们都在讨论礼仪模特的事情?”
  江俊彦毫不犹豫道:“当然是啊。要不还能讨论什么?难道讨论宇宙奥秘还是人类起源?呵,卓警官,看来你还真的在怀疑我啊。好歹我们也是同学,你不用这么恶意揣测针对我吧。”
  “你是什么人我最清楚。我不会恶意揣测他人,但我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人员。我们查过程建仁以往的日常安排,也分析过他的为人,这个人非常懂得享受生活,且很会掌握工作节奏,所以他不可能连续三天为了一个开业礼仪的事情和你耗在一起。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想你最清楚?”
  “我能清楚什么?”江俊彦摊手耸肩,“或许他看上我了?你也知道像我这么帅的男人,基本上都是男女通吃嘛。对方对我有意思,我能怎么办?只能顺水推舟呗!”
  “江俊彦,你最好老实点。”之前还算平静的卓乐峰忽然变得有些暴躁,他的拳头捏着咯吱作响,双眼怒视道,“我警告你,最好不要话中有话。”
  “呵,卓警官,是你自己想多了吧。我话中有话?莫非你联想到什么事情了?”
  “好了。”胡楚光觉得在不插话,这两位真的要打起来,他伸手分开两人后,一手搭在江俊彦的肩膀上便把他搂到外面交谈起来。
  和卓乐峰的谈话氛围不同,此刻外面的两人谈笑风生,异常轻松。江俊彦的争锋相对似乎只针对卓乐峰,而卓乐峰也好像很容易被江俊彦挑起火气,显然,这两人中间的过节确实不小。
  “你是警察?”被撂在一旁的齐乐乐又是抛了抛媚眼。只是这次媚眼没有得到卓乐峰的回应,让她略显失望。凑上前来后,她张望了一下门外,小声道,“你们是不是再问程建仁的事情啊。”
  这个女人瞳孔放光,眉毛扬起,嘴角也露出一丝得意之色,这种样子让卓乐峰觉得对方显然知道些什么。他便点点头,嗯了一声道:“我们需要知道程建仁在十五号到十七号这三天时间都在彦欣礼仪做了什么?”
  “当然不止是谈工作了。”齐乐乐故作失语,她捂嘴的样子显得极为刻意。
  卓乐峰看在眼里,顺势道:“你如果知道什么,大可以告诉我。你也放心,我们警方会保护你的。”
  “那你可别说是我告诉你的!”齐乐乐又是探头看了看江俊彦,确定没有引起注意后,便赶忙小声道,“钟凯欣已经好几天没来店里了。”
  卓乐峰好奇道:“钟凯欣?彦欣礼仪的另一个合伙人。她没来店里和程建仁有关?”
  “当然有关了。我亲眼看见程建仁骚扰钟凯欣,结果钟凯欣拿着水果刀差点刺在程建仁的身上。自那天以后,钟凯欣就没来过店里。还有,俊彦哥为了这事还特意请程建仁吃饭赔罪,生怕程建仁那帮混混找公司的麻烦。”
  钟凯欣用水果刀差点刺伤程建仁?联想到程建仁身上多处刺破划伤,这不得不让卓乐峰关注。且看齐乐乐的模样,她在描述事件的时候不时眼珠朝着左下方看去,也伴随着几次不经意的点头。
  人在回忆事件时,眼球会不自觉的朝向左下方,这代表大脑在回忆,所说的是真话,而谎言不需要回忆的过程。人的肢体动作会揭示内心的真实想法,而不经意的点头实际上是默认自己所说的为真。
  更为重要的是,齐乐乐在叙述完后还直视卓乐峰的双目,显然并不畏惧眼神对视。说谎者往往一开始就直视对方,想要确定对方是否相信自己所说。然说真话者并不需要一开始就直视,他们只需要在描述完之后再来和对方进行眼神交流。
  简单的微表情观察后,卓乐峰相信齐乐乐并不在撒谎。
  “你还记不记得钟凯欣和程建仁发生冲突是在多少号?”
  “应该是十六号下午。随后钟凯欣就直接从店里离开。而晚上俊彦哥就请程建仁吃饭赔罪。因为我是作陪之一,所以我自当记得清楚。”
  “也就是说,钟凯欣十七号也没出现在店内,但是程建仁十七号白天还是来到店里。他那天在店里待到什么时候才离开?”
  “这我就不知道了?”齐乐乐摇着头,“我可不是天天待在这里。不过以我来看,俊彦哥肯定是无辜的,但是钟凯欣就不一定了。要知道那会她拿着水果刀的模样,真的是要杀了程建仁一般。”
  “谢谢你。这是我的电话,如果你还想到什么,请随时联系我。”卓乐峰见江俊彦已经走了回来,便赶忙结束对话。他和江俊彦擦肩而过,完全不想继续理会曾经的同学。
  倒是江俊彦还不忘打个招呼,道了句:“走好啊卓警官。下次来麻烦提前知会一声,别总让我措手不及吗。”
  再一回头,江俊彦的笑容不见,双眼却泛出寒光,他盯着齐乐乐,走上前去,一把将其搂住。这一搂并不温柔,也让齐乐乐感觉到气场不对。
  “俊彦哥,你的胳膊好硬啊。”
  “我还有更硬的地方你要不要试试?乐乐,俊彦哥可不喜欢你背着我乱说话。”
  “没,没,我哪会背着你乱说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