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狂野不羁
  这种关节技巧对胡楚光而言相当熟悉,当年他也是警届中的格斗王。胳膊用力的顶在江俊彦的胸口,胡楚光顺势就朝着对方裆部踢上一脚。
  想要制服胡楚光可没那么容易,江俊彦低估了自己的老师,也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但是毕竟拳怕少壮,两人差了一个辈分,就算是江俊彦的王八拳也能让胡楚光喝上一壶。更别说江俊彦的本意不是缠斗,他需要的是赶紧离开。
  从旁边拿起垃圾桶就扔了过去,江俊彦掉头就朝着巷子口奔去,一边跑,他还不忘拿出手机。电话一接通,江俊彦就迫不及待道:“凯欣,赶紧离开。”
  正在拨弄吉他的钟凯欣听见这话后,连忙起身。可是她刚刚开门,便看见一人已经冲了上来。两人一个对视,都能读出对方的意图。
  没有片刻迟缓,砰的一声,钟凯欣又迅速将门关上。随手将旁边的桌子拉过来顶住房门后,她冲过去将窗户打开。
  这里是三楼,如果直接跳下去很难没事。但是钟凯欣一看就是野性十足,稍微打量了一下外面,她帅气的吹了吹自己的短发,便一个跨步跳上窗台。
  身材修长的钟凯欣以前练过舞蹈,她的肢体柔韧性相当不错。虽然现在穿着紧身牛仔裤和高跟鞋,但是她依旧没有慌乱。在几声踹门声后,她看见卓乐峰冲进了房间,便不再犹豫,瞄准机会,纵身一跃直接跳到旁边的防盗上。双手抓紧防盗后,她又一个帅气换腿调整姿态,接着又朝着下方跳去。这次她已经站在了二楼的阳台上。
  单膝跪地作为缓冲,将短发朝后捋了捋,钟凯欣那张精美中带着不羁的脸蛋上露出嘲讽之意。在对方眼皮底下逃走,这可是钟凯欣实力的表现,也是在戏虐对方的“无能”!
  但是卓乐峰显然不会让这个女人高兴太久,且他的方式比钟凯欣更加简单粗暴。就见他直接从窗户纵身跳出,在抓住防盗后更是没做停留,只是借着惯性和手臂力量再一次冲着阳台上跳去。
  这番动作让钟凯欣咂舌,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我去,这家伙这么变态。”
  便不敢怠慢,赶忙从阳台纵身一跃,钟凯欣落到一楼的院墙上,又是几个跨步跳下去,跟着便朝着前方奔去。
  她的身后是穷追不舍的卓乐峰,麻烦的是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穿着高跟鞋的钟凯欣无论如何也跑不过速度飞猛的卓乐峰。
  眼看就要被追上,钟凯欣忽然大喊几声:“救命啊,有人要非礼我。”
  这里本身就是人员聚集的老小区,而钟凯欣此刻奔走的巷道两边也都站了不少大老爷们。当他们看见身着紧身牛仔的钟凯欣迈着修长的美腿,更因为前凸后翘而显得胸前波涛起伏时,这些大老爷们顿感正义值爆表。在一人先冲过来拦住卓乐峰后,其他人也一拥而上将其围在中间,各个义愤填膺,甚至举着拳头要找卓乐峰算账。
  有嘴说不清的卓乐峰眼看钟凯欣已经转弯离去,他懒得废话,直接掏出证件道:“警方办案,都给我让开。”
  “警察?警察就能随便欺负人家小姑娘。大家说是不是。”这哥们还没弄清楚状况,转身望去,却发现刚刚聚拢过来的人都已经散开。
  毕竟没脑子的在少数,谁能光天化日出示警方证件来“调戏”女人?
  那哥们只得一脸尴尬,之前的义愤填膺不见,转而想要哭丧来句误会。可卓乐峰哪里会跟他废话,一把推开后,便又是追了过去。
  转过弯后,卓乐峰却发现钟凯欣已经不见了,咬着嘴唇,他有些恼怒的踢了踢墙角。人在自己面前溜了,这对他就是一种羞辱。
  喉咙发出低沉的不满声,卓乐峰恶狠狠的吐出三个字:“钟凯欣!”
  好不容易找到钟凯欣的据点,但是却又让她给跑了。卓乐峰无功而返,满是失望。让其稍微宽慰的是,胡楚光将江俊彦给抓了。毕竟江俊彦袭警,这可是大事。
  在卓乐峰赶回警局后,他就看见胡楚光在扭动胳膊,遂赶忙上前询问状况。
  胡楚光言道没事:“你那老同学打架的本领差了点,可是借用外力的本事不小。什么垃圾桶、竹竿、板砖、衣服架都能随手用上。他是不是成龙电影看多了?”
  “对不住胡队,我让钟凯欣给跑了,还让你受了伤。”
  “嗨,这点小事不要紧。重点是我们现在知道江俊彦和钟凯欣一定知道些什么事情。那家伙在审讯室里,等会你跟我一起问话。”
  卓乐峰嗯声回应道:“钟凯欣看见我便跑,江俊彦也在明显保护钟凯欣。莫非程建仁的死真的是钟凯欣所为?但是根据我们的分析测写,凶手应该属于连环狂欢杀人。那杀人者在第一阶段时拥有缜密的杀人计划和杀人时间安排。这意味着她一般不会主动藏匿,反而还会继续在杀人进程中。但是根据齐乐乐所言,钟凯欣可能在十六号就开始待在家中,直至后来躲在朋友的出租屋中,这和狂欢杀人者的测写不符。”
  “有没有可能我们的分析出错,又或者程建仁的死是个案?与之前两起无关?”胡楚光自说自话,“但是不管如何,江俊彦和钟凯欣都非常可疑,我们得从这方面入手深究一番。你和江俊彦是同学,比我更加了解他。这家伙一看就很滑头,所以你得想办法撬开他的嘴。”
  “江俊彦十句话有九句半可能都是假话,这家伙从来都不老实。但是这家伙是个软骨头,吃硬不吃软。待会别对他客气就行。”
  “你不是在公报私仇吧。”
  “胡队真的这么看我?”
  “呵,开玩笑了!我还是了解你的。”胡楚光拍了拍卓乐峰的肩膀,道,“这波年轻警员中,你是我最看好的一个。我知道你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加油,我们得尽快让程建仁的死亡真相水落石出。”
  说完,胡楚光转身要走,可他发现卓乐峰还站在原地,便好奇道:“怎么?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胡队!”卓乐峰双手插袋,想了一下,终究道,“关于这个案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告诉我?”
  “呵,为何你要这么说?”胡楚光的脸上泛出欣喜之色,但是很快用平静掩饰,“所以,关于这个案子,你觉得我隐瞒了什么?”
  卓乐峰一字一句道:“程建仁和其他两个死者是不是有所不同?”
  “有什么不同?”
  “你在描述案件时常常将程建仁单独提及,又是首先单独给我看了程建仁的资料,但是在分析案件时又常常主动将案件归纳到连环凶杀中。你是在单独剥离程建仁这个主语在连环案件中的指代意义。你曾经教过我们,刻意在案件描述中剥离主语,常常意味着这个主语有不同寻常的意义。那么,程建仁对这个案件来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呵呵呵!”用手指点了点卓乐峰,胡楚光并不作答。他转身后,脸上得意的笑容更甚。他没看错人,卓乐峰就是他要找的队员。这个案子确实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胡楚光需要卓乐峰的胆识和头脑!
  警方审讯时要保证至少有两人在场。如果只是江俊彦和卓乐峰单对单,肯定更有好戏。如今有胡楚光压阵,反而可以浇灭点火苗。
  但是即使是零星的火苗,也能让这两人把审讯室给炸了。
  “哇哇哇,大家都是熟人,不用这么严肃吧!嘿嘿,胡老师,你不是想跟我喝两杯吗?不如把我的手铐解开,我请你出去搓一顿。”
  胡楚光意味深长的看着曾经的学生:“之前让你请,你说很忙。现在你要请,我也很忙。”
  江俊彦大笑道:“哈哈,能有什么忙的。”
  “忙着审犯罪嫌疑人啊!”胡楚光挑了挑眉毛,也做戏虐状,“好歹我们也有师生情分,那大家也都别为难对方。为了节省时间,咱们直接点。你袭警接着拘捕,再加上你窝藏罪犯,妨碍警方调查,提供假线索,还故意让别人拖延警方办案时间。这些罪状加起来,估摸你想喝酒也得等几年后出了牢房再喝了。”
  江俊彦嬉皮笑脸道:“哈哈,误会,误会。我那不是跟胡老师闹着玩吗。我可是知道胡老师是警届格斗之星,我哪里是你的对手。这不,你送我一对手镯,我就跟你乖乖回来了嘛。”
  “如果不送手镯,你就继续殴打警察加上拘捕逃亡?”卓乐峰冷峻的声音传来,啪的一声,他重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道,“你通知钟凯欣逃跑,是不是知道钟凯欣杀了程建仁?又或者,你根本就是钟凯欣的帮凶。”
  “我勒个去,卓乐峰。你别血口喷人啊。虽然我长得比你帅,但你也不能这般嫉妒我陷害我啊。说我杀人?我连只鸡都不敢杀还杀人,你开什么国际玩笑。还有,什么通知钟凯欣?钟凯欣是我合伙人,我就算没事给她打个电话也很正常啊。”
  “所以你没事给她打电话,就是知道怎么联系她了?”卓乐峰哼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后,走上前去,“不如你现在就给她打个电话,说警方有些事情想找她聊聊!怎么?不想打?你刚才可是说合伙人之间打个电话怎么了?又或者你不知道她换了号码?”
  “对啊,她换了号码!哈哈,她真的换了号码,我也找不到她嘛。”
  “呵。我们查过你的通话记录,在胡队抓你的时候,你刚好打了一个电话。非常凑巧的是,我之前差点抓到钟凯欣。虽然她逃脱了,但是她的手机落在现场。你猜那部手机里有谁打来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