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三方演义
  虽然从公园逃脱,但此役卓乐峰可谓惨败。不仅没能抓到桥本兄妹,还将蒲安东陷于他手,更重要在于,就在卓乐峰离开后没多久,蒲安西那边便遭受攻击,这可谓是连环计。
  拖着还显发沉的身体,卓乐峰和钟凯欣总算赶回蒲安北的落脚点。从四周的破乱可以看见之前的惨烈。两人赶忙前去仓库,前脚刚进去,一颗子弹便打了过来。
  好在这颗子弹不是瞄准人身,落在了卓乐峰脚边,一抬头,他们看见蒲安西拖着疲惫的身体从上面跳了下来。
  “安西,你没事吧。”
  “我没事!”
  “那北北呢。”
  “我也没事!”就在仓库的一个小门旁,蒲安北慢慢的钻了出来。
  这两人都没事,总算让卓乐峰松了一口气,然此刻中岛拓不在,依然让卓乐峰心忧。不等他开口询问,蒲安北先道:“卓哥你别担心。我和安西哥刚打退那些人。至于中岛拓,他还在我们手上。”
  听到这话,卓乐峰才总算松了口气。可他们两人如何能守住此地,还能成功转移中岛拓?
  原来蒲安北知道以他们两人的能力绝对保证不了中岛拓还在此地,于是,她自作主张通知蒲安南回来支援。鉴于蒲安南还有伤,且这次他们以少敌多,如果硬拼,不仅可能保不住中岛拓,还会损失惨重。于是,蒲安北决定让蒲安南带着中岛拓先行转移,则有她和蒲安西拖住地方。再到蒲安南离开后,他们故意让那些人知道中岛拓已经不在此地,则那群人就没有围攻的必要,转而继续寻找中岛拓的下落。
  钟凯欣听罢竖起大拇指:“还是北北聪明,紧急关头能想到用这一招。”
  “但是这一招也有隐患,便是我们失去了对梅天光的关注。”蒲安北叹了口气,“虽然一直以来梅天光没有过多举措,但是他毕竟是八岐大蛇手下的四大天王之一。现在安南哥被我抽调回来,梅天光便没人盯梢,之后他有何种举措,我们可能会忽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我们人手不足!”卓乐峰安抚道,“不管怎么说,这次北北你做的没错。之前我们安排大家在不同地方落脚,就是想着狡兔三窟,我们能有不同的退路。现在蒲安南的退路可以保全我们继续控制中岛拓,同时让我们可以撤退到他的落脚点。走一步算一步吧。只要我们手握中岛拓,相信对方也不敢拿蒲安东如何。”
  “安东哥!”蒲安北咬着嘴唇,蒲安西也是狠狠砸了一拳。
  他们兄妹情深,任何人陷落必然都要全力营救。
  卓乐峰当然也是这么想:“然现在,我们需要从长计议。”
  蒲安北和蒲安西异口同声:“卓哥,我们相信你!”
  能有这四人的鼎力支持,卓乐峰满心感怀。除此之外,卓乐峰也在思考公园里的事。刚刚那种场面,如果没有外人帮忙,卓乐峰和钟凯欣不可能成功逃脱。然,蒲安西和蒲安北困于此处,蒲安南则在转移中岛拓。美凉子和宗一郎还被扣留,蒲安东陷于他手,思来想去,还能帮卓乐峰的人是谁。
  “除了我,还能是谁?”
  众人循声看去,见到那个金发男人掉了一根烟走了进来。
  钟凯欣大喜,蒲安西和蒲安北也是竖起大拇指,只有卓乐峰依旧愁眉不展。等到康斯坦德靠近后,他们两人先是一个击掌,随后,卓乐峰问道:“你跟我说实话把,刚刚在公园到底怎么回事。以你一个人的能力,绝对不可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
  “哈,我还准备卖个关子,结果你就直接问了。”康斯坦德看了看四周,又是凑了过来,道,“确实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至于谁在帮忙,其实那人我们都认识。”
  其他人都在质疑:“我们都认识?”
  卓乐峰不敢确认,然他心里确实有一个答案。且如果这个答案正确,那现在他们的困局实则可以看见曙光。
  “从你的表情中,我能猜的这个人的出现对我们非常有利。所以,他的名字叫宫本恒靖。”
  “聪明!”康斯坦德竖起大拇指,“我从横空美咲家乡返回的路上就接到宫本恒靖的电话,他告诉我,这次你们会有烦。但是,他不方便直接出面帮你们,于是让我安排,他则提供人手和便利协助。若不是他从中周旋,我怎么能在公园闹出那么大阵仗。你们又怎么能趁乱逃脱。”
  原来如此,那些巨大的轰鸣声和那些混乱的人群中都有宫本恒靖的安排。至于他为何这么做,卓乐峰其实也能想象的到。
  在卓乐峰和八岐大蛇正式决战之际,八岐大蛇除了感知到卓乐峰的威胁之外,一定也意识到东京圈绿稚会并非全力支持自己。虽然有卓乐峰通过港澳和韩国黑帮向日本黑帮试压谈判,但是那些权贵管理层绝对不会容易被卓乐峰沟通妥协,除非他们有别的心思。这个心思就是借卓乐峰之手铲除八岐大蛇的管理层。
  八岐大蛇能有今天的地位,且权谋聪慧绝对不容置疑,他一定能想到这一点,也一定清楚,在他和卓乐峰决战之际,还不是他和权贵管理层公开决裂之际。只有等他铲除了卓乐峰,再来全力和权贵管理层较量。
  同样的,权贵管理层那些人精也肯定明白,在卓乐峰和八岐大蛇打的你死我活之际,如果他们公开和八岐大蛇决裂,不仅不利于东京圈绿稚会的内部团结,也会让八岐大蛇转而通过各种手段先向他们下手。所以,摆在权贵管理层面前的是一道难题。如何解开这个难题?
  他们的做法是,肯定不能公开和八岐大蛇决裂,但是也不能公开支持卓乐峰。他们需要寻找一种平衡,这种平衡就是,他们可以一两次暗中帮卓乐峰脱困,但是绝对不能帮助卓乐峰直接对付八岐大蛇,也不能多次解救卓乐峰及其同伙。
  “现在他们已经救了我一次,接下来,他们救我们的可能性就很低了。”
  “所以,我们得靠我们自己了!”蒲安北抿抿嘴,“好在也不是绝对。至少意味着,权贵管理层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轻易被八岐大蛇干掉。他们会利用我们做文章,甚至和八岐大蛇谈判。”
  “所以实际上,现在是三方较量!”康斯坦德道,“你们那不是有个三国的故事吗,现在这边也是,八岐大蛇一方,你们一方,权贵管理层一方。八岐大蛇和你们一方好比魏国和蜀国,你们是水火不容,一定会打个你死我活,而权贵管理层一方则是吴国,他们周旋于你们两方之间,维系一种特别的平衡。”
  钟凯欣眨眨眼睛:“那谁是诸葛亮,谁是司马懿?”
  众人轰的一笑,卓乐峰伸出胳膊将其搂到怀中,一边心疼的抚摸着钟凯欣的伤口,一边道:“谁都不是,现在才到赤壁之战,司马懿还出不来。走吧,我们先去和蒲安南汇合。”
  康斯坦德能赶回来,证明他已经查到横空美咲的真相。而结果也果真如此,关于横空美咲的故事,确实得从那个叫远藤介大的男生说起。
  远藤介大爱慕横空美咲,横空美咲也欣赏远藤介大,这种暧昧如果一直持续下去,他们最终一定会走到一起。然,那起意外彻底改变了两人的人生。
  远藤介大因为意外丧生,而横空美咲自此变得孤傲冷漠,俨然成了冰美人。
  “我去往他们的家乡了解到,远藤介大的父母都是社会研究者,而这对夫妻研究的方向竟然就是中日从古至今的神秘民间组织。”
  听到这里,众人几乎异口同声道:“又和绿稚会联系上。”
  “不错。我走访了很多人,终于见到了两个对当年事件有所耳闻的住户,据他们所言,远藤介大的父母就是因为某个神秘组织而得罪一些人。当年的那起意外造成远藤介大及其父母同时死亡,可事后调查却很潦草,俨然是在掩盖什么。”
  卓乐峰愤怒的砸着拳头:“此举和绿稚会当年对付美凉子及其宗一郎父母如出一辙!看来,东京圈绿稚会渗透了这么多年,确实影响到了日本很多领域要人。”
  康斯坦德道:“如果当年远藤介大一家因为绿稚会而死,那么,存不存在一种可能,横空美咲故意和桥本兄妹打好关系,甚至帮助中岛拓栽赃陷害,其实都是她的策略。她想以此获取这些人的信任,好接触到幕后的关键人物。”
  蒲安北咂舌:“难道横空美咲也在找八岐大蛇!”
  “不排除这种可能!”卓乐峰双眼放光,“如果康斯坦德调查的结果正确,那从这些信息来看,当年远藤介大一家之死对横空美咲打击非常之大。在她内心,她一定有一股,便是要查清当年的真相。为了这个真相,她可以不惜任何代价,这就包括牺牲其他人,比如安吉佐太郎还有宗一郎和美凉子。然,即使这些都说得通,还存在一个重要疑问。”
  这个疑问显而易见,便是地下室的男人到底是谁。那个男人显然有巨大秘密,他和横空美咲到底是什么关系。
  钟凯欣还在质疑:“所以,你确定远藤介大真的死了?”
  康斯坦德嘴角一动,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