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死有余辜
  狄青与杨文广两人相视一眼,不由得都摇起头来。
  杨文广道:“侯爷也是为你好,以你这年岁,身量还未长成,若是冲阵杀敌极为吃亏。等你及冠之时,身量武艺俱成,便可冲锋陷阵了。如今么,你须在亲军的护卫之下,镇定指挥才是。”
  “即使武将,也没有一生皆在厮杀一线的。”狄青也笑道:“尤其是身为大将者,皆需运筹帷幄指挥若定,领兵杀敌非是常态。你如今武艺未成,便先在亲兵护卫之下拾遗补缺吧。”
  范宇在地图之前,手指在图上不断的游移,头也不抬的道:“这是军令必须遵守,若是不服,那便军法处置。我不敢杀你,但也可以除了你的军职,你日后便永无领兵之时。”
  听到范宇的话,曹傅立时便不吭声,只不过一脸的不乐意,却是引来狄青与杨文广两的笑声。
  狄青看到范宇在观看地图,便顺着他的手指移动方向看过去。
  “侯爷这是在找西夏行军的路线?”狄青问道。
  “不错,丰州之地皆为黄土丘陵,千沟万壑实非骑兵交战理想之地。因此,我才会答应你们带领新军出战。否则的话,我是不可能答应的。但是我们也不可轻敌,否则新军一触即溃,那便事与愿违了。”范宇目光还在地图上搜索着:“最好,是找一处西夏军队的必经之路,地形也不要开阔。由身着龙鳞铠的新军为主力,而火山军的弓弩手为辅助。如此配合,可保这一战不会轻易便败。若是要胜,还须依据地形临场发挥方可。”
  狄青道:“侯爷若是选了狭窄地形埋伏西夏轻骑,可以滚木断其后路,再以弓弩手在两侧的黄土丘陵上不断放箭。只要西夏轻骑无法突破正面的新军,此战便是全歼之役。”
  江佑亭听到了狄青的话,不禁倒吸凉气。这个年青人的口气可是不小,西夏人向来如同土匪一般,也不是这么容易可以全歼的。
  杨文广对于狄青的话,也有些不信,“狄青,这些西夏人敢于抄辽军后路,必然是精锐之士,不容小觑啊。”
  “西夏精锐又如何?”曹傅此时又开了口,“我们所带的新军,可也不是乌合之众。虽然这些时日每日操练的十分辛苦,我却没听到一个兵士说苦说累的,可见韧性极佳。每到休息之时,反倒是看到他们多有笑容,显是对于军中十分满意。这等兵士,我觉得比我所见过的大内禁军可强了许多。”
  听到曹傅的这句话,范宇不由得看了这小子一眼。能如此细心的观察手下兵士,说明曹傅已有不小的成长。而且这家伙从这方面,也看出来新军可用,从而建立了对于新军的信心。至少这小子认为,身着龙鳞铠的新军,并不会比西夏轻骑要差。
  “江佑亭,你将斥候传回的消息都拿给我看。”范宇对江佑亭道。
  江佑亭急忙将消息都取来,递与范宇道:“侯爷请看,这些便是发现斥候的地点。”
  范宇将这些发现西夏斥候的地点都在地图上标注,便连成了一条线。由独轮寨到清水川,过赵家沟再至十里长川,最后再沿黄河冰面,可至宁边州城下。
  这些西夏轻骑,或许会在宁边州外虚晃一枪,但一定会去与党项残余的部族汇合,而后猛扑辽军的背后。
  “侯爷,这些西夏人的胆子真是不小,如此行军甚至都不怕得罪我大宋。”江佑亭看到范宇所画的这条线,不由吸气道。
  “不只是得罪我大宋,还要给我大宋栽脏。如此从宋境行军,让辽军以为,我大宋与西夏勾结,实在是其心可诛。”范宇冷哼了一声道。
  曹傅摩拳擦掌道:“不管西夏人想做什么,我们将他们这支轻骑歼灭掉,岂不是万事大吉。既不破坏与辽国的盟约,又给了西夏当头一棒,还可提升我大宋的军心士气,也是一举数得。”
  “再调五百弓弩手,去断西夏轻骑的后路,江指挥你可能做到。”范宇看向江佑亭。
  江佑亭苦笑道:“我火山军不过三千余人,一共只有七百弓弩手,守寨子的可就有些危险了。”
  “七百就七百,他们一同配合新军便是。”范宇笑道:“这等沟壑纵横之地,轻骑可也攻不上黄土丘陵。只要占据了地利,便可立于不败。”
  “侯爷,这数十里的一条线,我们在哪里拦截西夏人才好。”杨文广盯着地图看了半晌,此时也问道。
  范宇沉吟了一下,便看向江佑亭道:“江指挥,这丰州的地形你应该比较熟。若是你的话,你选哪里拦截?”
  江佑亭皱眉道:“不瞒侯爷,象这清水川、十里长川等河川之地,早已经被水流冲刷的宽阔平缓,并不是设伏的绝佳之地。若是要达到侯爷的要求,当在赵家沟设伏才是。这赵家沟不过是条小河沟,既窄且长。最宽处,也不过十马并骑而过。若是前后一堵,西夏就是有十万轻骑,也能堵在赵家沟中。”
  狄青、杨文广、曹傅三人嘴都合不上了,吓的。
  十万轻骑?江指挥不要开玩笑,这阵仗可有些大了。
  狄青不由得道:“侯爷觉得,西夏轻骑大约会有多少兵力?若是太多的话,我们冒然拦截,岂不是有些莽撞。”
  范宇摇了摇头道:“那野利旺荣号称十万之众,若与辽军正面作战,绝不能太少。所以西夏能抽调出来的偷袭辽军后路的轻骑,也应该超不过一万。若是被我们猜中,而中了我军的埋伏,他们人数多些,也没有还手的余地。”
  杨文广点头道:“确实如此,偷袭的人马绝不会太多,否则的话便会太过拖沓,反而起不到偷袭的作用。”
  “范钦差这便下令吧。”曹傅有些着急的道:“如今西夏与辽军大战在即,兵贵神速,若是我们去的晚了,使西夏轻骑通过,那便是一大失误了。”
  范宇点点头道:“如此甚好,你们三人现在便带着新军和七百弓弩手前往赵家沟,以杨文广为主将。不要放西夏人过境,也不要客气。西夏人既敢犯境,便死有余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