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九月林
  第二章  九月林
  第二日,陈然一早便是出门,向后山的一片古林走去。
  那里是九月林,是黄门弟子的试炼之地。
  里面凶兽盘踞,极为凶险,每年都会有许多弟子死在里面,尸骨无存。
  “既然普通修行无法突破,那便需兵行险招!”
  此去九月林,陈然便是准备猎杀凶兽,以此来增进修为。
  凶兽一身是宝,血肉骨都蕴藏着灵气。修行者食之,不仅可增强肉身,还可吸收凶兽体内蕴藏的少数灵气。甚至,若是猎杀的凶兽珍贵,更能去换取丹药灵石。
  不过,猎杀凶兽自然存在极大的凶险,一不小心便会被凶兽反杀,吞入腹中。
  在九月林,一般只有肉身力量达到三牛之力,方可有一定几率猎杀最弱的凶兽。
  而陈然,肉身仅有一牛之力,碎石裂土不在话下,猎杀凶兽却是太弱了。
  不过,仅剩一个月修行时间的陈然已是没有退路。九月林是他能想到的唯一选择,他必须要去搏一搏。
  九月林古木参天,一丝光亮都无法照射进来,终年阴暗,透着一抹阴森。
  陈然一踏入九月林,便是敏锐的嗅到了一丝血腥气息,这让他不禁皱了皱眉。
  “看来,这悠久的岁月里,九月林已经埋葬了不少生灵。”陈然自语。
  他步伐轻盈且坚定,在这阴暗之地隐蔽的行走。
  此次来九月林,他绝不想埋骨在这里。
  “吼!”
  半日过后,一声尖锐的嘶叫引起了陈然的注意。陈然能听出,这吼叫声中带着一丝愤怒。
  “去看看!”
  陈然心中立马浮现了这个想法,步伐没有一丝急促,反而变得越轻盈,眼中则是带上一丝小心。
  他很容易便能想到,前方正生着一场大战。
  很快,陈然便是现了几道身影。他躲在一旁的草丛中,呼吸开始变得缓慢,身子则是一动不动。
  在前方,有两人正在解剖着一条一丈巨蟒,神色欣喜。而在其旁边则躺着一具尸体,双眸大睁,死不瞑目。
  “杀人夺宝!”
  陈然一惊,但很快便是恢复平静。他冷笑,并未轻举妄动。
  这三人,都是黄门弟子。
  “王师兄,你这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可真是妙啊,轻而易举就收获了一条黑鳞蟒。”说话的是一个少年,他声音激动,看向旁边青年的眼中满是崇拜。
  “哼哼,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你刚入碎月宗,有些事还不懂,待久了就习以为常了。”那王师兄的表现则平静很多,他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嘿嘿笑了两声。
  少年眼中露出恍然,点了点头,眼中的激动却是没有减少半分,埋头开始收拾在他眼中浑身是宝的黑鳞蟒。
  不久,两人便是收拾完黑鳞蟒,而后向着深处掠去。
  陈然起身,走到那身死的黄门弟子前面,蹲身为他捋下怒睁的不甘眼眸。而后,他眼神冰冷的追了上去。
  杀人者恒杀之,他陈然这次也要做一做那黄雀。
  一晃三日过去,陈然如一个猎人,锲而不舍的跟在那两人身后。
  也幸好在外的八年时间,老渔夫教了他许多生存的技巧,让他可以很好的隐藏自己,不被那两人现。
  这三天,那两人又是连续杀了三个黄门弟子,收获了两头凶兽。
  对此,陈然毫无办法,并没有找到很好的机会出手。他只能按兵不动,等待最好的出手时机。
  第四日,两人现了一头巨狼。这次,两人并没有像以往那般遇到强大的凶兽便是退避,而是眼神激动的围住了巨狼。
  这是一头成年的啸月狼,肉身力量大概达到了九牛,远胜一般黄门弟子。
  这几日的观察,让陈然知道,那姓王的青年肉身力量为七牛,而那少年,则与他差不多,仅仅只有一牛。
  但此刻,弱于啸月狼的两人却是没有一丝要逃走的意思,反而斗志高昂。
  陈然很清楚,促使两人如此做的原因是啸月狼很稀少,也很珍贵。
  啸月狼的血肉与其他凶兽并无太大不同,但它的獠牙却是异常珍贵,是炼制增灵丹不可或缺的一味材料。
  而增灵丹,则是可以增加体内灵气的丹药。
  一颗獠牙,便是可抵过他们前几日的总共收获,这让他们如何能轻易放弃。
  “增灵丹。”陈然自语,眼中也是浮现渴望。一枚增灵丹,绝对能让他突破至开脉二层,甚至,品质好的增灵丹,让他突破至三层也不是不可能。
  但,增灵丹极其珍贵,并不是他这样的普通弟子能得到的。
  “动手!”王师兄徒然大喝,持剑朝啸月狼猛冲而去。
  “吼!”啸月狼亦是大吼,眼神凶残的朝着王师兄张开了狰狞的大嘴。
  “轰!”
  大战一触即,没过三息,那少年便是被啸月狼击飞,倒在一旁吐血不止,失去了战斗能力。
  “不好?”看着气势凶残的啸月狼,王师兄眼神一变,接着他咬牙,右手猛甩,长剑脱手,朝啸月狼快飞去。
  不过面对这气势不凡的一剑,啸月狼的身子却是灵活一甩,一下便是躲过了这一击。接着,它一爪抓向王师兄的胸口。
  “砰!”
  王师兄一拳轰去,七牛的肉身力量终归不及啸月狼,整个身子顿时倒飞出去,狠狠摔在地上。
  “噗。”他吐血,眼神却开始变得狰狞。他低吼“畜牲,我要宰了你!”
  说着,他便是从怀中取出丹药,塞入嘴中吞咽下去。
  这是嗜灵丹,通过吞噬体内灵气,从而让力量得到加强。
  “嗜灵丹?”陈然一惊,接着眼中便是浮现惊喜。他知道,这嗜灵丹虽然强大,能让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得到强大的力量,但是副作用也是极大,不仅会让体内的灵气减少,更是在服用过后,会有一段很长的虚弱期。
  也正是因此,嗜灵丹并不珍贵,一般强大一点的弟子都能得到。
  “天助我也,待你虚弱,便是我动手之时!”陈然眼神变冷,身子开始紧绷,蓄势待。
  “给我死!”王师兄双眸充血,一股股强大的气息自他肉身散而出。
  他身子一闪,瞬间便是到了啸月狼身前,朝着它的脑袋一拳轰去。
  此刻,他的肉身已经暴涨到十牛,度都是增强了不少,在啸月狼措不及防之下,竟是一下便闪到了它的身前。
  尽管,他十分不愿服下副作用极大的嗜灵丹。但一想到啸月狼的珍贵,他心中的不愿便是化为激动。
  “这啸月狼的价值完全值得我服下一枚嗜灵丹!”
  心中想着,他手上的力量又是增强几分,一拳轰在了啸月狼的脑门上。
  “砰!”
  啸月狼应声砸飞,撞在了远处的一棵古树上。
  “吼!”啸月狼头破血流,看着此刻强大的王师兄,眼中闪过一丝畏惧,哀嚎一声竟是朝远处跑去。
  “想跑?跑得了么!”王师兄耻笑,在啸月狼逃跑之前,身子便是追了上去。
  在啸月狼转身的瞬间,王师兄就已经拿起之前甩掉的长剑,用力一甩,如箭般穿透啸月狼的右腹部,把它钉在了地上。
  “嗷!”啸月狼痛吼,眼中涌现浓浓的恐惧。
  它眼中浮现哀求,但王师兄却是视若无睹,极为凶残的扭断了啸月狼的脖子。
  “呼!”看着眼神开始涣散的啸月狼,王师兄重重呼出一口气,眼神变得激动的同时,一股股虚弱也是随之袭来。
  “魏空,过来把这啸月狼收拾了。”他看向一旁的少年,虚弱吩咐。
  “好!”叫魏空的少年楞了一下,接着便是激动的起身,朝着王师兄跑去。
  但下一刻,他眼神就是大变,只见一道身影自一旁的草丛窜出,一拳轰向王师兄。
  “找死?”王师兄也是一下便是反应过来,知道来人把他们当做了螳螂,而他则是黄雀。
  王师兄现了陈然的弱小,顿时怒从心起。他想出手,但一股股虚弱之意却是不断向他袭来,让他脑子感到一阵晕眩。
  不得已,王师兄只能向后退去。
  但陈然却似乎料到王师兄会后退,来势不减的追上去,一拳轰在了王师兄的胸口上。
  “锁灵拳!”陈然大吼,神色寒冷如冰。
  “啊!”在间不容之际,王师兄身子一闪,躲过了陈然这致命的一拳,但这一拳依旧是打在了他的肩膀上,一阵剧痛让他痛叫出声。
  “滚!”在身子将被陈然轰飞之际,王师兄也是一脚踹飞了陈然。
  两人同时落地,但王师兄却是狂喷血,倒地不起,而陈然则是喷出一口血后,立马起身,疯了般朝王师兄冲去。
  “不要杀我,我是……”王师兄眼中开始露出恐惧,他大喊,但喊到一半,便是嘎然而止。
  只见陈然一脚踩在了王师兄的喉咙上,阻止了王师兄再说下去。
  “多行不义必自毙,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陈然脸色苍白,眼神却是很冷。
  说完,他便是猛地一踩,一声清脆的骨头碎裂之声随之传来。
  王师兄双眸大睁,眼神却是已经涣散,其中残留着恐惧与不信。至死,他都不相信自己会死,而且死得如此憋屈。
  接着,陈然看向身后那愣住了的魏空,眉头微皱,犹豫着要不要连他也一起杀了。
  这几日,杀人的皆是那王师兄,这少年并没有出手杀人。
  “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或许是感到了陈然冰冷的目光,魏空身子一颤,回过神来。他眼中露出惊恐,竟是毫不犹豫的跪下,对着陈然不断哀求。
  陈然想了许久,心中终究是没有太多杀魏空的心思。他看了眼狼狈的魏空,低喝道“留下身上的宝贝,滚!”
  魏空一听,顿时如蒙大赦,一股脑的把这几日所得从怀中掏出来,然后希冀的望向陈然,并不敢擅自跑掉。
  陈然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开。
  魏空眼中浮现惊喜,竟是看也不看王师兄,就快的朝身后跑去,生怕陈然后悔,把他也宰了。
  陈然看着魏空狼狈的身影,冷笑一声。修行之道,果然是充满了无情。
  接着,他看向啸月狼,眼中浮现激动。
  这一次,他收获巨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