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弑魔夺灵经
  第三章  弑魔夺灵经
  九月林的夜晚不仅漆黑一片,更是阴风阵阵,有莫名的阴森哀嚎在回荡。
  据传,这里葬着一名强者。他是被陷害至死,导致冤魂不散,萦绕在九月林。
  一旦夜深,几乎没有生灵会在九月林游荡,都是躲了起来。不仅是因这个传闻,更因凡是夜晚出没的生灵,弱小点的都会离奇死亡。
  此事,甚至引起了碎月宗长老的注意。但一番调查后却是没有丝毫线索,久而久之只能作罢。
  此刻,陈然便是躲在一个隐蔽的山洞中,洞口用一块巨石挡住。
  洞内,一堆火正熊熊燃烧着,在上面挂着一条结实肥硕的狼腿,油脂乱溅,香气扑鼻。
  不过陈然却是看也没看这狼腿,而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摆在他前面的一件件沾着干枯血迹的物品。
  仅仅是看着,陈然眼中便是浮现激动。他很清楚,若是凭他自己的实力,这些宝贝是根本不可能获得的。
  “黑麟蟒,火熊,剑角豹,啸月狼。这几只凶兽,没一个是我能对付的。”陈然心中想着,小心翼翼的用布把它们包起来。
  “之前那三头凶兽的血肉骨已是被那两人吃掉,剩下的仅仅是一张蟒皮,一对熊掌,一根剑角。不过这些都是珍贵之物,再加上这啸月狼的獠牙,回去之后或许能换次等的增灵丹。”陈然自语,眼神希冀。
  次等增灵丹是宗内炼丹师炼制增灵丹时的残缺品,虽药效远低于增灵丹,但还是有一定作用。
  相对的,这价值自然也就低了不少。陈然不知道这些宝贝的价值,但想来这次收获最低也能换取一枚次等增灵丹。
  收拾好这些珍宝,陈然看向一旁的一本书籍。这是从那王师兄身上搜出来的,他还未曾看。
  书籍通体漆黑,封面也没写半个字。而且,这本书籍极为破旧,一看便知有些年代,透着一抹古朴。
  陈然看着书籍,眼中流露出一丝恍惚,心中更是莫名的流露出渴望,渴望打开书籍。
  随即,他便是拿起这本书籍,翻开了第一页。
  “天道奉魔,魔主天下,弑魔夺灵,九念登天!”
  陈然眼神变得惊骇,因为他很确定自己不认识黑纸上苍劲如龙的大字,可一看之下,他却是不由自主的念了出来。
  “老夫一生弑魔无数,魔魂缠身,彼岸不渡,轮回难开,皆因修行了此经。这是魔经,为天道所不容。凡是想修炼者,皆需再三思量。若无魂不往生的决心,切记不可观,不可开。否则,此生注定宿命缠身,孽障索魂。”
  “此经,为弑魔夺灵经!”
  这些话,陈然能看懂,是近古的文字。但字里行间,却是透着一抹沧桑以及悲哀。
  陈然看完这一页,便是停在了那里,并没有翻开第二页。
  他能想到,写这话的人必定也修行了此经,而且,后果很是悲惨。他也能想到,这是那名修行者在告诫后人,这是一本不详之经,修行之后会有天大的祸端。他更能想到,这弑魔夺灵经必定是一部强大的修行之法,否则不会如此奇异。
  “想来,那姓王的肯定没有修行此经。”陈然低语,眼神有些挣扎。
  他在考虑,自己是否要修行此经。
  “我的父母在忘川殿被羞辱至死,我的爷爷被仇人追杀,逃入有死无生的禁地,我也惨遭毒手,差点身死。现在更是有家不能回,有祖不敢认。面对这或许可以使我强大的魔经,我……有什么可以犹豫的。”想了许久,他轻声呢喃,问着自己。
  “若是能强大,即使魔魂缠身又如何?若是能报仇,即使魂不往生又如何?”陈然低喝。
  “我……根本不需有任何犹豫!”
  下一刻,陈然毅然决然的打开第二页。他不知道,那个王师兄也忍不住诱惑,曾想打开第二页看一看。
  但他心中并未有修行此经的强烈念头,以至于,他用尽了办法,也无法打开。
  此经,唯有知行合一,九死无悔者方可打开!
  陈然翻开第二页的瞬间,弑魔夺灵经竟是化为一阵黑烟,钻入了他的口鼻中。
  接着,一道道威严古老的吟唱便是在他脑海中响起。
  “生死轮回,不过上苍一念,冰封天地,不过圣人一言……天地所求,永恒长存,众生所念,长生不死……我道为魔道,弑魔不朽……”
  不知不觉间,陈然已然闭目盘膝而坐,脸上充斥着庄严,心魂空灵,再无一丝杂念。
  慢慢地,一道道灵气自四方涌来,不断钻入陈然的体内。
  陈然身怀最低的九品灵脉,平时吸收天地间的灵气极为困难,往往一夜时间也只能吸收到一丝一缕。但此刻,四周的灵气却是一道一道的钻入他的体内。
  这吸取灵气的度已然恐怖,足以媲美那些上三品的绝世灵脉。
  若是他平时修行时,便能吸收如此多的灵气。即使他资质再废,他也有信心在一年之内突破开脉,达到第二境筑脉。
  不过,令他惊异的是这些灵气并未增长他的修为,而是开始淬炼他的肉身。
  二牛,三牛,四牛……
  直至达到五牛,陈然的肉身力量才停止增长。而四周也不再有灵气涌来,只是偶尔有一丝丝灵气钻入陈然的肉身中。
  陈然眉头微皱,缓缓睁眼,其中有着浓浓的思索。
  就在刚刚一炷香不到的时间里,他便是学会了这弑魔夺灵经,这不是说他资质聪颖,而是有如神助般无师自通了。
  似乎……这是一本连幼童都能理解的修行之法。
  而他一运行弑魔夺灵经,磅礴的灵气便是向他汹涌而来,似乎要将他淹没。虽说,这灵气并没有增长他的修为,而是增强他的肉身。
  这虽然让他有些可惜,但肉身能增强也是好事。不过很快,他便现,吸收的灵气在不断减少,到最后,又是恢复了他平时修行时的龟爬度。
  “或许,这仅仅是第一次修行方可拥有的好处。”在之后,陈然又试着修行了几次,但结果却是一样。这让他明白,这样的好处已是没有第二次。
  “五牛之力!”继而,陈然想到了如今自己肉身的力量,顿时喜出望外。他握了握拳头,眼中浮现坚定。
  “不论这弑魔夺灵经今后会给我带来如何的大祸,我都要修行下去。”
  接着,他看向已经烤的香气扑鼻的狼腿,眼中闪过精光。
  “弑魔便可夺灵,那是否凶兽身上的灵气,这弑魔夺灵经也可夺过来?”
  心中想着,陈然狼吞虎咽的吃下整条狼腿。接着,他开始运转弑魔夺灵经。
  刹那间,那被他吞入腹中的狼肉便是消化殆尽,而一道灵气则是出现,隐入他的肉身,让他的肉身力量又是增强了不少。
  “果然!”陈然惊喜出声。
  他很清楚,若是按平常那般吃掉这狼腿,得到的灵气绝不可能如此多,或许十分之一都没有,其余的都会透过他的肉身消失在天地中。但此刻,这弑魔夺灵经却是让他吸收了这狼腿中所有的灵气,不留一丝。
  “这弑魔夺灵经,真是霸道。”陈然欣喜万分,双眸看向剩下的啸月狼尸身,迫不及待的烤了起来。
  一晚上,他便是把整头啸月狼都是吃的连骨头都不剩半根。
  翌日,陈然走出山洞,朝着一处有着兽吼出的方向急掠去。
  很快,他便是现了一头足有他个头高的黑虎,满嘴的獠牙,极其恐怖。
  这是一头肉身力量仅仅达到三牛的凶兽,而如今,吃了啸月狼的陈然肉身力量又是增加了不少,隐隐快要达到六牛,完全可以凭借纯粹的肉身力量杀了这黑虎。
  “砰砰砰……”
  陈然威力不俗的拳头不断砸在黑虎身上,让它不断后退的同时,眼中也是露出恐惧。
  它明白过来,眼前弱不禁风的少年不是它所能抵抗的。它想逃,却是被陈然牢牢压制着。
  不久,它便是不甘的倒地,再也爬不起来。
  “这黑虎弱了点,但也能为我增加不少力量。”陈然拖着黑虎,回到了那山洞中。
  接下来的几日,陈然开始过上了野人般的日子,整日想的最多的便是猎杀凶兽,然后吃掉。不过,也正是因此,陈然的肉身力量才不断的增强。
  二十日之后,陈然的肉身力量达到六牛巅峰,再无法加强一分。但令他喜出望外的是,他吃掉凶兽所产生的灵气开始增加他的修为。
  他那龟爬了一年的修行终于是开始正常行走,而他,终于也不是修行道路上的废人。
  “肉身力量有其极限,或许我已经达到我这境界能达到的极限。我的肉身若是想变得更强,可能需要突破修行了。”
  陈然想到了这个可能,不过他却是并不准备再待在九月林,因为距离一月之期只有六日。
  而这六日,仅靠吞食凶兽,并不能让他突破至开脉二层。他必须回去,把在九月林的所有收获换成能增长他修为的丹药。
  唯有如此,他才有机会达到开脉二层,不至于沦为奴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