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二章万生篇(三十)
  “好…好厉害!”
  柳真甄忍不住拍手,神色兴奋。
  人群中,秦乘风和顾念念也在。
  看到这一幕,他们嘴角忍不住泛起苦涩。
  毕竟,陈长幽是他们请回来的,但此刻的威风却不属于天都书院!“轰!”
  陈长幽手持狼牙棒,威风凛凛!棒打巨龙!这一刻陈长幽都没借大狼的力量,有些瘦弱的身躯开始变得壮硕,手持狼牙棒,就像个古老的蛮荒战士,毫无章法,却势大力沉的对洛河神女展开攻势!“砰砰砰砰……”一声声沉闷的轰鸣回荡。
  洛河神女忍不住的后退!黑暗纪元道明显强了天河纪元道一分!而且陈长幽的力量极其恐怖,肉身力量也是超过了她!“怎么可能……”洛河神女震惊。
  “九阴天河!”
  洛河神女咬牙,忍不住展开大道古宝!此战…已不禁止此事!九条古老的阴河肆虐,爆发出恐怖的伟力。
  陈长幽眉头一挑。
  “轰!”
  他又掏出一把锤子!“铛铛铛!”
  陈长幽砸的飞起,好似古老的大道巨匠,轰砸着纪元之宝!洛河神女脑袋轰鸣,直接是‘嗡嗡’响。
  陈长幽的爆发太恐怖了,让她深刻感觉到了彼此间的差距!“为何会如此?”
  洛河神女忍不住多想。
  嘶嘶嘶!四周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
  洛河神女这是被陈长幽全面压制了啊!“这货…原来不是猪,是扮猪吃虎啊!”
  众人既震惊,又憋闷!你这么强,能不能一下就表现出来?
  他们震惊陈长幽的强大,但也恼怒陈长幽的欠揍!要不然如此,他们也会追捧陈长幽啊!可惜贱人天生欠揍!“轰轰轰轰!”
  拿出大道古宝的洛河神女依旧被压制着。
  这让很多人感到无力!“洛河神女败了!大道古宝虽强,但帝境修为能爆发出来的力量还是太小了。
  若是力量差不多的情况下,自然能起决定性的作用,可惜陈长幽强过洛河神女很多!”
  众人惊叹。
  此刻陈长幽手中的锤子和棒槌都是被他砸的有些破烂!这是和大道古宝硬抗的结果,这也表现出了陈长幽是真的强!“败了……”洛河院主摇头,倒是没多少气愤了,毕竟陈长幽是真的强,只是自己看走了眼。
  “他对于大道的领悟和施展,已然丝毫不弱顶尖尊境!”
  君九桑眯着眼观察,好像要将陈长幽看穿。
  如此天骄竟是从一个小疙瘩找出,这属实让人震惊。
  在众人不断议论中。
  洛河神女落败!她都没有拼命!这是实力差距极大的表现!洛河神女有些被打的没了自信。
  “阿姨,你很不错了。”
  陈长幽神清气爽,终于打了妹妹不说,看着四周修士一副吃了屎的憋屈表情,他就很爽。
  洛河神女脸色阴晴不定,狠狠瞪了眼陈长幽,扭头就走。
  到了此刻,她再也无法保持淡然了。
  陈长幽耸耸肩,随着气息的隐匿,陈长幽又是变得吊儿郎当,丝毫看不出之前大发神威。
  这才是众人印象中的陈长幽,之前那如霸王般的少年似乎是幻觉。
  而此刻众人的目光也是落到边上。
  那是真叫一个惨烈。
  夜无绝和齐四月大打出手。
  其惨烈程度用言语形容,那就是肠子都快要打出来了。
  如此血腥的一幕,一些人都有些不适。
  “啧啧,这是要打出脑子的节奏啊。
  最好两个都打个半死,然后我躺赢。”
  陈长幽嘀咕,津津有味的看着。
  夜无绝的黑暗,齐四月的四季自然!两者的碰撞好像是生死的对立!一方死气沉沉,一方生机盎然。
  夜无绝神色阴郁。
  陈长幽胜了,而且胜的如此简单!这代表陈长幽消耗并不大,若是他和齐四月再死磕僵持不休,最后会估计便宜陈长幽。
  “齐四月,你打不过我的。
  既然如此,认输吧。
  此事我会禀告大王子!”
  夜无绝传音。
  齐四月眉头一挑。
  这显然是在示好了!他只要认输,应该能得到些好处。
  “这倒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显然要施加更多压力,也不能让陈长幽觉得我故意的,毕竟交恶就不好了……”齐四月思索着。
  而齐四月的不为所动,则是让夜无绝大怒。
  这是无视他啊!很好!你这是在逼老子发飙!“轰!”
  夜无绝又爆发了!“嘶,又一种纪元大道?”
  众人惊呼。
  只见夜无绝身上爆发出了另一种纪元道,死亡!这比之黑暗差了些,只是普通纪元道。
  若是换了生死纪元道,那才是顶尖!但死亡和黑暗相辅相成!夜无绝浑身战力空前爆发!“帝境修两种纪元道!”
  几个院主眼中都是涌现浓浓的异色!帝境修纪元道就已是万中无一!那修两种呢?
  这种只要不陨落,那十有就是永恒巅峰的强者啊!齐四月也是震惊。
  怎么说爆就爆了呢?
  老子又不是不同意……“我……”齐四月开口。
  “闭嘴!”
  夜无绝怒吼,狂暴动手。
  齐四月:“……”“轰轰轰!”
  一连串惊天轰鸣,齐四月差点被打爆,狼狈的逃了出去。
  夜无绝…获胜!“呼呼呼!”
  夜无绝不断呼气,脸上流露疲惫,气势却是达到巅峰。
  爆发两种纪元道,对他来说也是巨大的负担。
  他冷眼看陈长幽。
  原本分开的擂台也是开始融合。
  “我必须在最短时间获胜,拖下去我的胜算只会越来越小!”
  夜无绝有了决策。
  本来他不想爆发的,这是他的底牌。
  不过到了此刻,夜无绝也是不多想了。
  “最后一战,开始!”
  擂台的汇聚,君九桑的声音也是随之响起。
  陈长幽笑眯眯的看着夜无绝:“刚才我都怕你把脑子打出来。”
  他一脸聊家常的模样,丝毫没有紧迫感,看的众人眼皮直跳。
  不过夜无绝显然没这心情,也没这时间!“死!”
  他低吼。
  他承认小看了陈长幽!他也承认自己太过自信!他更承认陈长幽值得做他对手!但是。
  他还是会赢!夜无绝手持古老夜龙权杖,这是大道古宝,虽然残缺,但配合他的血脉,却能爆发更强威势。
  “你不错,但我更强!”
  他低吼,一权杖砸下!死亡与黑暗相随。
  此刻的夜无绝犹如死亡之主!滔天煞气与死意一刹那笼罩整个擂台!“好恐怖!”
  “一般尊境都会被一下弄死!”
  众人惊呼。
  陈长幽眼睛一眯。
  “这是不给我讲话的机会。
  我平生最恨你这种人了。”
  “所以我决定,你要被我打出屎了!”
  话音一落。
  “轰!”
  陈长幽爆发。
  左手锤子上爆发黑暗纪元道,而右手棒槌上则是爆发出另一种纪元道!吞噬!又一种顶尖纪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