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四章万生篇(三十二)
  几大院主:“……”众人:“……”君九桑:“……”他脸色那个精彩,忽然明白过来这孙子本来就打定找个靠山,顺带敲诈祖龙骨……你个龟孙儿哦!君九桑气得差点打人!还叫哥?
  老子当你祖宗都嫌小!众人神色也是精彩,被陈长幽搞得一愣一愣的。
  “当真如此觉得?”
  君九桑幽幽出声。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谁说话放屁,谁不得好死!”
  陈长幽义正言辞。
  “好,我收了。”
  君九桑深深看了眼陈长幽,接着道:“不过你也别去王庭书院,去祖龙卫吧。
  过几日拿着玉牌报道!”
  说着,君九桑丢给陈长幽一块暗金色铁牌,其上刻‘祖龙’二字!这正是祖龙卫的腰牌!陈长幽愣了愣。
  祖龙卫?
  这是什么操作?
  君九桑一时反应不过来。
  其他几个院主神色也是复杂,更透着意味深长。
  他们没说什么,纷纷离去。
  陈长幽捏着铁牌,神色变化。
  “你个锤子哦。
  我是想拜你为师啊,你这就把我打发了?”
  陈长幽欲哭无泪,靠山似乎大打折扣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在祖龙卫混下去,其他人会不会盯上他……陈长幽心思如麻。
  而这时。
  柳真甄跑了过来。
  “你个负心汉啊,怎么就这么丢下我了啊!”
  柳真甄哭泣,一把鼻涕一把泪。
  陈长幽:“……”“你现在高兴了,可以甩掉我了?”
  柳真甄真哭了,觉得陈长幽这是要另攀高枝,不管霸王书院了。
  毕竟陈长幽这么强,那荒山野岭的书院一点也不好啊!柳真甄只觉日了狗,之前就不应该让陈长幽来参加书院争霸啊!这是典型的赔了夫人又折兵!陈长幽看着,顿时气笑了!这女流氓估计是在装可怜!不过陈长幽也懒得逗她,道:“你傻啊,我这几天得罪了这么多人,不得找个靠山?”
  “啊咧?”
  柳真甄一愣。
  “我可是霸王书院的院主,那是我的地盘,我怎么可能不要。”
  “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还回不回书院?”
  “柳真甄啊柳真甄,你平时挺机灵的啊,现在怎么就这么蠢了?”
  陈长幽恨其不争:“我这是蛰伏,蛰伏懂不懂?
  只待一遇风云变化龙!再说了,我觉得再回书院,估计半夜都能被人剁死!”
  柳真甄神色变得精彩。
  “所以我要找个靠山啊。
  书院短时间也不回去了。
  你也别回去了,我怕你被人先那啥后那啥。”
  柳真甄脸色一白,既担心,又心疼:“那以后怎么办,还有那些树呢?”
  “还管屁的树!咱们接下来自然是猥琐发育,等老子强无敌,再风风光光回去!宁为鸡头不为凤尾,老子要当老大,才不当小弟!”
  陈长幽恶狠狠道。
  书院争霸结束了!嗯。
  还算圆满!陈长幽可是给了妖都一个大大的惊喜。
  不论是之前贱嗖嗖的样子,还是最后的爆发,又或者狗腿子般加入祖龙卫……一切都极其戏剧性,惹得妖都几乎所有人都在议论。
  陈长幽算是火了。
  甚至还有些人很崇拜陈长幽……虽说走在大街上还是没人认识,但没走几步,陈长幽就能听到有人在谈论他,尽管话不是那么好听就是了……接下来几天。
  陈长幽都是在赵稠,赵达家里。
  陈长幽夺得书院争霸第一名,这对苟父子高兴的同时,那也真是后悔的要吐血。
  他们后悔没有对陈长幽掏心掏肺。
  对此陈长幽自然没在意。
  这几日他在炼化祖龙骨,也在看道子道书!在他人那里根本无法炼化的祖龙骨在融入陈长幽身体的刹那,就是开始如冰雪消融。
  陈长幽差点幸福的呻吟出来!这种感觉太美妙了!祖龙骨的力量和大道开始弥漫他的四肢百骸,力量没有提升,但却是好像破开了什么枷锁,让陈长幽感觉身体棒棒的。
  而且。
  炼着炼着,陈长幽就莫名悟道了,又莫名破境了!尊境!陈长幽眨眼就是突破了!其实其他人不知道,陈长幽看着平平无奇,不是他压着境界,而是压根就破不动!他的破境…需要祖龙骨!“这是体质的展开,也是境界的提升,好像我之前就已经达到巅峰,如今只是因体质的封闭而被压制……”陈长幽嘀咕。
  祖龙骨的好处毋庸置疑,可惜就是太少。
  没几天陈长幽就炼化完了,心里顿时空落落。
  “狗日的君九桑,说好的祖龙骨呢?”
  陈长幽忍不住低骂。
  他并没有得到君九桑的祖龙骨,甚至见都见不到面,这让陈长幽觉得自己被坑了。
  心思躁动,久久不停。
  陈长幽打开道子道书。
  开篇:“道祖生而为魔,修道逆命,为之不屈……纪元无道,大道在祖!规则无序,道祖为则……”道子道书恍若有魔力,让陈长幽沉迷其中。
  虽说陈长幽并没有从中感悟出什么道,却是让他彻底放空了意识,恍若回到了那苍茫年代,见证了道祖磅礴又沧桑的一生。
  “道祖真乃我爹也……”许久陈长幽回神,暗暗赞叹,毫不知廉耻。
  这时。
  门外赵稠走来。
  陈长幽也正是因此醒过来。
  “哥……”赵稠叫了声,尽管陈长幽依旧嬉皮笑脸的,但他对陈长幽内心的尊重和敬畏却是节节攀升,说话都小心翼翼。
  “啥事?”
  “我姑姑想见您,不知您有没有空?”
  赵稠询问。
  “哦,你那小妾姑姑?”
  赵稠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是的。”
  “她找我干啥?”
  陈长幽有些郁闷。
  “听说您需要祖龙骨……”赵稠回答。
  “去,是该见见姑姑,毕竟一家人嘛。
  走,现在就带路。”
  陈长幽眼睛一亮。
  赵稠:“……”……幽暗的宫殿。
  丝丝黑雾弥漫,透着诡异。
  那一根根石柱雕刻狰狞异兽,栩栩如生,张牙舞爪,其凶威足以吓破人胆。
  此刻夜无绝跪伏在一王座前,瑟瑟发抖,原本就因受伤而惨白的脸色已然如雪。
  王座上,一个伟岸的男子坐着。
  一身王袍的他恍若天地之王,威严神圣不可侵犯。
  “夜无绝,你之前可是信誓旦旦会为我夺来道子道书。”
  男子幽幽道。
  “属下该死!”
  夜无绝没有辩驳,头越发低下。
  “哼!”
  男子冷哼,恍若大道炸响。
  夜无绝只觉脑袋轰鸣,差点晕死过去。
  “废物,你最好能将道子道书摆到我面前,否则有你好看!”
  男子冷冷出声。
  “是!”
  夜无绝噤若寒蝉,哪还有一点绝代天骄的样子。
  “退下!”
  夜无绝倒退而走。
  男子转着拇指扳指,眼眸闪烁不定。
  “也不知道他们要道子道书何用……”他幽幽自语,是祖龙王朝大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