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克拉莉斯的决定
  雷克萨继续利用自己的身份,这次倒是很轻易的就打听到了幽暗城旅馆所在的位置,萨金跟着他径直来到了这边。
  “你好,老板,我想跟你打听个人,可以吗?”
  萨金有些急切,不过他不失礼貌的向旅馆老板打听起来,后者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巨魔,倒是没有拒绝。
  “我想请问一下,这里有位叫克拉莉斯·弗斯特的被遗忘者吗?”
  萨金见对方没有拒绝,于是大胆的向旅馆老板提出了询问。
  “克拉莉斯·弗斯特?是女王大人叫你来的吗?”
  让萨金惊讶的是,旅馆老板听到他提到的名字,居然直接问他是否是女王叫他来的。
  “你怎么知道是希尔瓦娜斯女王叫我来的?”
  萨金好奇的问到,心中开始紧张起来,难道女王的任务真的有很多人尝试过,不然为什么旅馆老板会有这样的问话。
  “是我向皇家药剂师协会提交的请求,他们一定告诉了女王大人,这才有人来过问。”
  原来这一切都是旅馆老板的请求,他为了帮助克拉莉斯·弗斯特,向皇家药剂师协会递交了申请。
  皇家药剂师协会不单单是表面上培养相关人才的地方,更是为希尔瓦娜斯女王处理幽暗城日常事务的机构。
  幽暗城的居民有什么诉求都可以向皇家药剂师协会提出申请过,经过他们筛选之后定时向女王汇报。
  希尔瓦娜斯女王对于自己的臣民非常有耐心,常常对他们的诉求做出回应,这次派萨金前来就是为了处理旅馆老板的请求。
  “我们的确是女王指派前来的,不过她并没有说明具体要做什么,只让我们来这里找名叫克拉莉斯·弗斯特的被遗忘者,帮她送样东西去瑟伯切尔。”
  萨金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旅馆老板似乎也没有觉得意外,反而一个劲的在感谢自己的女王。
  “你们跟我来,克拉莉斯·弗斯特就在这边。”
  旅馆老板指引着萨金和雷克萨来到了旁边的一个隔厅里,这里有一位衣衫粗陋的女性被遗忘者。
  “她本来是皇家药剂师协会派往雷霆崖驻扎的被遗忘者,不过由于怨念太深,根本无法好好的执行任务,于是在最近被调了回来。”
  旅馆老板讲述着这位被遗忘者的经历,看来幽暗城的居民不知道她是有原因的,毕竟她最近才返回幽暗城。
  “她身前和我妹妹的是好友,所以我想帮帮她,于是向皇家药剂师协会提出了申请,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回应。”
  旅馆老板所说的话合情合理,萨金起初有些许怀疑的心也放松了不少。
  “你好,我是萨金,沃金之子,这位是雷克萨,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萨金向克拉莉斯·弗斯特一字一句的说着,可是这位被遗忘者却根本没任何反应,只是拿着手中的一条项链呆呆的看着。
  “太过分了!他因为那该死的十字军离开了我,说什么‘圣光是我们用来与亡灵抗争的最重要的东西。’”
  克拉莉斯·弗斯特自顾自的说着,眼睛始终盯着手中的项链。
  “那么,他的孩子呢?我呢?我日复一日地等他……一直在默默地支持着他那该死的职责!”
  萨金皱着眉头,雷克萨也摸着下巴,这位女性被遗忘者似乎是在怪罪她的丈夫,但是她的丈夫在哪儿呢?
  难道女王给的任务是帮助这位被遗忘者将东西交给她的丈夫吗?
  茫茫人海,这是要去哪里才能找到她的丈夫啊,果然女王布置的任务绝对不会简单啊!
  “看看‘公正’带给你的一切!他已经死了,而我却成了他曾经想要消灭的东西!”
  突然,克拉莉斯·弗斯特嗓门变得尖利无比,似乎是在歇斯底里的控诉自己丈夫所做的一切。
  “把这个垃圾放到他那修在瑟伯切尔的坟墓上吧。我不想再跟他有任何联系了!”
  克拉莉斯·弗斯特突然将手中一直不肯离手的项链直接丢给了萨金,然后转身走到了墙壁旁,面对着墙面坐了下去,再也不出声了。
  “萨金大人,雷克萨大人,请原谅她的无礼,她也是个可怜人儿!”
  旅馆老板忙向萨金和雷克萨赔礼道歉,一来幽暗城的居民确实对部落领袖和他的伙伴做了过火的举动,二来他也不想萨金和雷克萨因为这个而拒绝帮忙。
  原来,这位克拉莉斯·弗斯特的丈夫叫尤瑞夫,身前是一位年轻的战士。
  为了追求圣光与正义,撇下年轻的妻子与襁褓中的孩子,跟随着血色十字军离去对抗亡灵天灾。
  没想到的是,妻子感染了奇怪的瘟疫,他为了救妻子违抗军令,妄图借助圣光的力量净化妻子,最后却失败了。
  悲痛欲绝的他四处调查,终于找到了线索,瘟疫的来源就在影牙城堡。
  他带着亲兵前去调查,遭遇了强敌的伏击,然而十字军高层觉得他已被腐蚀,直接下令放弃了救援。
  可怜的尤瑞夫最后并未等来援军,战死在影牙城堡之外,连收尸的人都没有。
  圣洁的圣骑士最后却被自己一直屠杀的被遗忘者收敛埋葬在了瑟伯切尔。
  幽暗城高层感叹他与妻子的爱,决定将其唤醒成为被遗忘者,但是出于对圣光的虔诚,他拒绝了这一切,从此与妻子永远的分离。
  然而克拉莉斯·弗斯特并不知道这一切,她被感染后,得到了被遗忘者的救治。
  虽然最后没有挽回她的生命,但是却使其成为了被遗忘者。
  她本以为可以以新的形态与丈夫团聚,结果并没有等来丈夫的回归。
  萨金的到来让悲痛欲绝的她下定了决心,决定将尤瑞尔送给自己的项链让萨金带走,埋在他的墓中,了解这一切。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在萨金看来,纵然尤瑞尔拒绝了成为被遗忘者,他也深爱着克拉莉斯,只是信仰使他选择了长眠。
  克拉莉斯一声不吭,顶着墙面自顾自的嘀咕着,似乎都没听见萨金在说什么。
  “我明白了!”
  萨金收好项链,给雷克萨使了个眼色,后者和小米莎一起陪着萨金直接离开了幽暗城,向着瑟伯切尔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