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是老爷爷
  梅哲仁刚刚脱离了量子漩涡,一睁开眼就看到一个满脸苍苍的老头盯着他看。
  老头的脸上布满了老人斑,皮肤一片死灰,生机全无,不过却很眼熟。
  梅哲仁嘎巴嘎巴眼,慢慢地恢复了神智,视线渐渐清明,这才想起,自己刚刚又一次跨维了。
  这是回来了吗?
  是回来了,梅哲仁的视网上出现在了一大堆不断变动的分析数据,盯着他看的老头的脸被一个红框高亮了,上面标示着老头的名字——梅比古。
  梅哲仁又眨了眨眼,这是从那边带回来的上的习惯。
  他总算从轮廓上辨认出来老头还依稀有几分他哥梅比古的样子,只是已经苍老得快认不出了。
  梅哲仁惊诧极了,张嘴试探地喊了一声“哥”,话还没来得及往下讲,老头就打断了他。
  “我的……时间……不多了,长话短说……,现在是……年,水蓝星已经……被外星人……攻陷,全球的计算机……”
  梅比古说到这里死活都说不下去了,不断地大喘气。
  旁边的一个女孩不断地帮他揉后背顺气,一边接过话头“还是我来说吧,太爷爷您先歇一会。”
  说完女孩不由分说地帮梅比古扣上了氧气面罩,动作麻利得很,看来是经常操持这个,手势很熟练。
  趁着女孩忙前忙后的时机,梅哲仁试着让半身坐起来。
  拉伸了一下双手,又摇了几下头部,活动活动了这具身驱,让自己适应了一下转换身体的感觉。
  等梅哲仁找回仿生体的感觉时,不由得感叹道“没想到我还耽误了一百年,还真被哥你说着了,你差点就变成石头了。”
  梅哲仁知道,他哥能听到,刚才他打开了这具仿生体的生命探测功能,给梅比古做了个全身扫描。
  情况很不妙,但不至于昏迷,神智还是很清醒的。
  只是仿生体的性能好像下滑得厉害,电磁干扰也挺大,系统的输出功率才不到。
  女孩照料完梅比古转过脸来打量梅哲仁,梅哲仁也在认真看她,有几分唐小米的模样,看来梅比古后来还是跟唐小米组成了家庭。
  梅哲仁正想发问,女孩就快嘴如梭“叔太爷,我简单概括说一下,水蓝星被攻陷了,现在全球的计算机都被硅基外星人控制了,人类只得进行全球性的大停电,双方现在处于僵持阶段,硅基人的能源开发暂时还跟不上,我们还有一线生机。”
  梅哲仁听着皱起了眉,非常意外地脱口而出“被攻陷了?硅基人?不是碳芯了吗?光芯投入使用了没有?”
  女孩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忍住了“硅基文明对电子电路的控制是天然本能,人类的任何网络安全措施都对他们无效,他们可以跳过了软件层面和硬件电路,直接对电子进行操控,碳芯也是电子电路,光芯也同样是光电计算,人类无能为力。”
  女孩说得梅哲仁有些蒙,但女孩的每一句话梅哲仁都听得懂。
  梅哲仁干脆转了方向,问起自己感兴趣的事“那我的主脑和这具身躯是怎么回事?”
  女孩将话题又绕了回来“我们也不清楚,根据科学院的猜测,叔太爷您是量子生命,您的运算核心基于混沌量子云,硅基生命无法攻入,所以现在人类手上就只剩下一台可以联网却未被攻破的计算机,就是叔太爷您。”
  这回梅哲仁通透了,他知道混沌量子云的细节,比女孩了解得更多。
  没有等待梅哲仁思考,女孩又说出了一个让梅哲仁差点系统溢出的问题。
  “这也是科学院挤出资源执行回归计划的目的,其实您长时间无法脱出系统循环也跟硅基文明的入侵有关,您的核心系统一度宕机,估计就是受硅基文明攻击所致。”
  梅哲仁又诧异地追问“我记得我的运算核心是脱网的,难道硅基文明可以突破链路的限制?”
  女孩的脸上仍然没有表情,冷冷的,比梅哲仁更像机器人“是的,他们可以感知到水蓝星上的任何电子活动。”
  “这怎么可能,科幻电影也不能这么拍!”
  女孩没有理会梅哲仁的气愤,用手指了指天上“年,就是叔太爷您进入虚拟时空那年,阿咩国完成了天上的星链,并将之升级到了,所有的设备和波段都可以无线通讯,从此水蓝星的大门就洞开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梅哲仁继续气愤“我靠,真的是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些人还真就往死里奔。”
  说到死,梅哲仁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看向女孩颤声问道“你祖爷爷祖奶奶呢?”
  女孩依然是板着脸,更冷了“祖爷爷年去世,祖奶奶年也去了,不用问,我太奶奶活动了一百岁,还有叔太奶奶是二十年前走的。”
  梅哲仁闻言如遭雷亟,脸色悲恸,仿生肌肉在电流的刺激下开始剧烈地颤动。
  女孩看着很意外,虽然她嘴里叫着叔太爷,可她并不相信梅比古的话,她不相信梅哲仁真的是一个智慧生命。
  即便是硅基文明已经打来了,以前完全是科幻的事情都发生了,可她还是不相信在水蓝星上有一个土生土长的觉醒了的人工智能。
  于是她随口问了一句“叔太爷,您真的找到生命的奥秘了吗?”
  梅哲仁下意识地点头,顺口就回答了上来“如果思维波动的原理和成因算是生命的奥秘的话,我找到了。”
  女孩好像见了怪物一样,梅哲仁却依然没有从情绪中拔出来。
  她说到了叔太奶奶,那么李小小一定没有放弃,一直在等着他,等着他成为一个人重新出现在李小小面前。
  唉,可惜自己回来得太晚了,又辜负了一个好女子。
  女孩依然面色茫然,还嘴里呢喃着“怎么可能”,这个动静让梅哲仁听到了,他笑了起来,这回轮到女孩难以置信了。
  然后梅哲仁的皮性发作了“怎么,不相信?超出了科学的范畴就难以接受?科学的范畴是谁定的呢?”
  女孩回过神来,利落地点了点头“我就是学生物学的,又过了一百年,人类仍然没有完全破解基因中的奥秘,为什么叔太爷您在虚拟时空里能找到答案。”
  梅哲仁不为己甚,依然保持着笑脸“现在对经脉和国医研究出来了吗?”
  “经脉?就以前的那些骗子学问?早就淘汰了!”
  女孩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说得轻描淡写,好像说的是一抹轻灰。
  又是一个转折,梅哲仁依然很意外“哦,我记得小棉袄项目已经很有成效了呀,至少把经脉的数据模型搭起来了。”
  说着梅哲仁还啧啧了两下嘴“那么多年了,医学和生理学不至于一点进步都没有吧?”
  女孩依然没有丝毫的情感波动,坚定地摇了摇头“没有找到器官,解剖学也无法证明,后来基因技术越来越发达,国医药已经彻底地被淘汰了,老年人有了智能机器人助理,也不再需要小棉袄手环来进行远程监测。”
  梅哲仁低头想了想道“硅基文明的入侵你们确定时间了没有?”
  “初步估计是年,已有证据显示,星外探测器在年接触到了硅基文明。”
  梅哲仁又摇了摇头“把你的手伸过来。”
  梅哲仁的思维太跳跃女孩跟不上,但还是照做了,她伸出了自己的白嫩小手,叔太爷就是个机器人,没有不方便一说。
  梅哲仁在女孩的手背上轻轻一拂,接着才悠然开口“你的手臂将会麻痹十分钟,你是学生物学的,用你的科学告诉我,这科学吗?”
  女孩已经脸色煞白,看向梅哲仁的眼神像是看一只恐怖怪兽。
  梅哲仁却没理她顾自言语“不会是,只会更早,甚至于跟计算机的诞生差不多同步,阿咩国那边区的传说根源也在年,应该就是那个时候。”
  说着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人类啊,人类的科学体系从那时起就走入了困顿,我觉得是硅基文明故意引导我们走偏的,我在虚拟时空同样也搞科研,那边的科技并不比这边弱多少,但我只用了一百年。”
  “而且人类历史上有太多文明发展被不明原因左右的痕迹,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我明白了,外面的文明并不想我们走得太快,他们害怕了。”
  女孩虽然不得不接受自己知识范围外的现象,但还是撅嘴反驳道“虚拟时空又不是真实。”
  “谁说虚拟时空不真实,平行空间的理论,维度的定义都告诉我们,真实得很,别看我现在回来了,只要备好条件我还能再进去,甚至有足够能量的话,干涉维度拿出实物也不是不行。”
  “可是……可是……”
  “可是你被你所认为的骗子点了穴,对,这就是点穴,用你认可的医学、生物学知识解释不了的点穴,我还没有,如果我有的话我还能炼气,就是你们当成笑话的真气,怎么样?服不服?”
  梅哲仁生气了,为后代不争气不开窍而生气“近代科学最大的问题就是总在理论的框框里转,不重视实践。”
  说完他下了床走动了一下,适应了一番这具一百年没有动弹的身体。
  又调用了系统内核查看了一下,发现大部分的配件都更换过了,应该是老哥干的,他一直没有放弃。
  梅哲仁望着陷入沉睡中的梅比古,心中一片宁静。
  不是他没心没肺,生离死别是自然规则,在虚拟时空里他经历过太多,麻木了。
  梅比古都一百三十二岁了,还有什么可以苛求的。
  看来人类社会的医学和生物学还是有点进步的,至少人类的健康寿命状况变好了。
  正当他在实验室里来顺踱步时,他的曾侄孙女又“啊”地大叫了一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