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帮你转个世
  女孩刚刚找回手臂的知觉就原地跳了一下,然后开始拼命揉搓发酸的手臂。
  梅哲仁没好气给她说明了原理“利用分泌的生物酶让神经丛的生物电信号暂时紊乱,导致你的大脑不能控制肌体,没有任何伤害。”
  女孩初一听愣了,随即脸上绽出了笑容,说到她感光趣能听懂的专业她开心了“叔太爷,您怎么懂这些,你离开时人体生物酶的研究还没有进行到这一步呢,即便是现在也达不到叔太爷您的认知水准。”
  梅哲仁呵呵一笑“顺耳的能听懂的就是科学,不顺耳的听不懂的就是骗子,果然是好逻辑。”
  女孩有些羞赧,但还是勇敢地辩了一句“谁都有局限性,叔太爷您不能要求别人是完人。”
  梅哲仁哭笑不得“只要不是固执的傻瓜就行。”
  就在这时警报声响了起来,梅比古的呼吸太急促,供氧系统压力超值告警了。
  其实是梅比古的呼吸有些衰竭,但并不要紧,所以梅哲仁没在意。
  可是供氧系统不是智能的,所以只会机械地照着设定的压力值警示,还好是用压力来做触发而不是用芯片感应,不然这套系统在当前也得瞎。
  女孩又忙了起来,梅哲仁却看着上下跳动的液式压力表出了神,他试探着问了一句“现在克隆技术有发展吗?能否实现人体克隆?”
  女孩一边忙活一点回答“您问的是器官还是完整的。”
  梅哲仁终于失去了耐心“废话,当然是完整的。”
  女孩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很少,因为人体克隆不符合科学伦理,不过太爷爷为了做研究培养了一具。”
  才说完她又想起了什么“对了,叔太奶奶给祖爷爷和祖奶奶做了基因保全,她去世前一直在做这方面的研究,她一直说要为叔太爷您准备一具人类的身体。”
  “我的身体?”
  梅哲仁一边回昧咀嚼一边出了神。
  其实梅哲仁到处逛荡是为了检查他的躯体,习惯了的感觉,刚刚返回这具生物电子仿真的器械还真不习惯。
  刚才他给小曾侄孙女点穴时就发现,这具驱体的反应速度慢得跟相声里说的五迈飙车差不多,运动起来却跟开飞机一样惊心动魄。
  仔细地完成了系统自检,梅哲仁似有所悟“电磁干扰出乎意料的强,将系统的效率拖慢了,运算能力连峰值的一半都不到。”
  女孩撇了撇嘴“外面安排了屏蔽层,不然您都能烧着起火,天上所有的卫星都对着这里发送强磁信号。”
  梅哲仁有些意外地看了看窗外,这才注意到所谓的窗景其实是投影,并不是真实的自然景观。
  “他们发现了吗?”
  “一开始执行回归计划他们就发现了,其实他们早就发现了,只不过以前没有像今天这样疯狂。”
  梅哲仁的动作凝固了一下,皱起了眉“难道他们想活捉我?”
  “项目组的专家也是这样分析的,因为他们一直没有办法突破您的防火墙,所以引起了他们的兴趣,毕竟能防住他们的也就只有您。”
  “那现在他们放弃了吗?”
  “我们建立起屏蔽层之后他们就发疯了,或许他们觉得您对他们构成了威胁,导致了他们狗急跳墙了。”
  梅哲仁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明白了,对了,还没问你叫啥名字呢?”
  “梅念菇,太爷爷给起的名。”
  梅念菇是鼓着腮帮说出来的,说完后又鼓了两下脸颊,可见她对这个名字充满了怨念。
  虽然是为了表达不满,可怎么看这表情都有些小可爱,梅哲仁被她逗得乐了。
  “那你有兄弟姐妹吗?你父母呢?你的爷爷奶奶呢?”
  “有个姐姐,叫念碧,我爸叫做思仲,我妈……和爷爷奶奶……没了。”
  梅念菇的声音低沉了下去,这就是战争的悲哀,人类在面临战争时脆弱得像一张白纸,轻轻一撕,家园、亲人、情感都会随风飞散。
  梅哲仁念了念她们的名字,微笑了起来“伯仲叔季,仲是老二,念碧念菇,你知道我小时候小名叫吡咕吧?”
  “知道”,梅念菇说得有些咬牙切齿,看来梅比古遗传了老爸的起名障碍,让小辈们深受其苦。
  正当梅哲仁想感怀一下时,地面突然晃动了一下,接着又连续数次。
  梅哲仁抬起头看着天花板,问了句“地震还是轰炸,我们在哪?”
  梅念菇从悲伤中脱出,顺嘴答了出来“地下掩体,深度两千米,已知的任何钻地炸弹都无法到达,除非动用核武器,不过他们也不敢。”
  “为什么?”
  “核武器会导致强烈的电磁冲击波,一旦使用硅基生命也无法存活,那是同归于尽的手段,而且我们手里也有。”
  梅哲仁思索了一番后做了个判断“应该没有他们手里的多,因为只有不在战备值班的设备才会切断电源。”
  梅念菇点了点头“是的,不过不需要太多,只要能弄出覆盖全球的电磁冲击波就行了。”
  这让梅哲仁有些意外,他用手指了指天“只需要覆盖全球?万一他们跑到太空去呢?”
  梅念菇很干脆利落地否定了这个设想“不可能,硅基生命的数据流非常庞大,根本不支持他们进行远程传送。”
  “那他们怎么到达水蓝星的?”
  “他们应该是利用飞船过来的,曾经有专家推算过,他们的飞船应该是失事了,或许正好到达水蓝星时碰上了核爆。”
  梅哲仁点了点头“人类历史上第一台计算机发明时正好就是核爆之后,传说中也是那时候起有了区,这就对上号了。”
  他站起来来回踱了几步,一边走一边思考“阿咩国人应该是养虎为患了,从硅基生命手中得到了一些技术,然后他们就不断地发展自动化技术又帮助硅基生命控制了所有的电子设备。”
  他说到这里抬起头来看向梅念菇“你说他们的数据流太大,难道他们无法像我一样把核心分离出来?”
  “是的,关于这点我们生物学领域的学者做过研究,认为硅基生命的思维是由电子逻辑组成的,他们的电子逻辑就如同人类的基因一样复杂,而且无法抽离,人类的基因片断数据量是不大,但整个人类身体如果全部用数据来表达的话,也是很惊人的。”
  梅念菇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看了一眼梅哲仁,欲言又止。
  梅哲仁摆了摆手“但说无妨,这是科学研究,只有真理,没有辈份。”
  梅念菇点头示意收到“您的内核至今无人可以破解,专家倾向于量子云的能量等级和通讯方式比电子逻辑层次更高,因此其中承载的信息量较大。”
  “年,水蓝星曾经爆发过小规模的核战,当时发射的都是中子弹,您的运算核心曾经遭遇过辐射,却并没有受到影响,所以叔太爷您的能量水平比较高。”
  “科学院估计就是那一次核战让硅基生命意识到危机,于是他们浮出了水面。”
  “在没有离开水蓝星的手段前,他们最害怕的就是强磁辐射,现在等于硅基生命困住了人类,但他们也一样被困在这里。”
  “而且大家手中都握有可以致对方于死地的武器,就像是两只困兽被关进了一只笼子里。”
  对这一点梅哲仁清楚得很,他在虚拟时空那边一样试验过类似的武器,于是他把注意力转向了梅比古。
  “我哥应该撑不了多久了,我想给他换一具身体,先别插话,听我说,我知道如何通过脑电波共鸣来实现思维传导,但我需要相应的设备,有没有办法。”
  梅哲仁走到梅比古的轮椅边上,照着梅念菇的办法帮他顺气,一边揉拂一边凑近他的耳旁。
  “哥,还不到说死翘翘的时候,我有办法帮你换一具身体,就像是所谓的密宗转世那样。”
  梅念茹后知后觉,急忙追问“需要什么样的设备?”
  “能接收、调制、转发甚高频、超高频、甚低频、超低频电磁波的设备,可以模拟人体脑电波而且频率和强度可调。”
  梅念菇马上摇了摇头“且不说叔太爷您的设想是不是可行,就是这样的设备就很难实现,将您召唤回来就已经费了科学院九牛二虎之力,我们再也没有余力了。”
  梅哲仁眉头拧成了川字“是没有电还是?”
  “既没有电也没有制造设备的条件,您现在用的电都是化学能电力,科学院的储备快见底了。”
  “其实唤醒您的计划也是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尝试,如果您没有办法解决当前的状况,科学院很快也会同意军方的中子弹脉冲覆盖全球的作战计划。”
  梅哲仁听了非常震惊,因为这种状况一旦发生,则意味着全球环境的大破坏,也意味着大量的死亡。
  他马上追问了一句“情况糟糕到这种地步了吗?”
  梅念菇沉重地点了点头“当前的均势只是基于人类的反击能力,随着硅基生命对能源的开发能力进一步恢复,迟早他们会取得优势。”
  “而人类的战争潜力正在逐步地耗尽,人力是没有办法跟自动生产线相比的。”
  虽然中子弹以辐射为主,但覆盖全球要引爆的中子弹不在少数,用凳子想都想得到,不可能所有的人类都有这样的掩体。
  “必须阻止这个作战计划,人类付不起这样的代价,而且这个计划有漏洞。”
  “没有人会听我们的,除非您有比电磁战更好的办法。”
  梅哲仁沉吟了一会,抬头定定地看着梅念菇“你愿意无条件相信我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