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道友请开眼
  梅念菇想了许久,脸上的表情时而犹豫,时而不屑,时而痛苦,不断地转换着。
  “念菇,你一定要听你叔太爷的,不然太爷爷死也不瞑目。”
  这时梅比古可能缓解了,他用力地拉开了氧气面罩,竭尽全力喊了出来,可声音仍然很微弱。
  梅比古轻轻地摆了摆手又招了招手,梅哲仁能弄懂他的意思,凑近了一些,开始在梅比古的身上推拿起来。
  经过了梅哲仁的疏导,梅比古好像又获得了生气,呼吸开始转为平顺,脸上又现出了少许血气。
  梅念菇看着梅哲仁的操作还有梅比古的变化,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
  可梅哲仁的心却在下沉,不过他没有说出来,而是一边帮梅比古按摩,一边安慰他“哥,有什么话可以说了,舒服点了没有?”
  “好多了,克隆体我不需要了,那具克隆体说是做实验,其实一直是为你留着的。”
  顿了一下吞咽唾液,梅比古都不愿意再等待,就续上了话语“我的基因就是爸妈的基因,小小一直认为你一定可以破解人类的思维传导的难题,所以她一直都有保持一具我的克隆体。”
  “我已经活够了,小米走了,后来小小也走了,我还硬撑着就是为了等你回来,现在我终于可以对爸妈有个交待了。”
  说完梅比古开始转头,可以做动作实在太费力气,他没有成功,找不到梅念茹他又朝空中伸出手“念菇…念菇!”
  “哎”,梅念菇停下了思索,靠近到梅比古身边。
  “我知道你不相信太爷爷的话,但太爷爷请求你放弃科学思维,仅仅基于亲情帮太爷爷完成心愿,全力帮助你叔太爷,请你一定要答应我。”
  梅念菇还是犹豫了一下,最后在梅比古殷切的注视下咬着牙点了点头。
  梅比古等的就是这一刻,他猛地伸出另一只皮包骨的枯手,抓住梅念菇的小手,用尽了全身力气握住“叔太爷用了太爷爷的克隆体,从此你要将他当成太爷爷来看。”
  梅念菇眼里有了泪花,又不敢松手擦,只得蹭在手臂上,哽着嗓着答了句“放心吧太爷爷。”
  梅比古又看向梅哲仁“吡咕,从今往后咱哥俩就算是一个人了,你小时候总是羡慕哥有身体,现在你也有了,要好好活着,活出人样来。”
  说完这一句话梅比古就定定地看着梅哲仁,眼里充满了无限的希冀。
  虽然梅哲仁很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可他还是不得不点了点头,轻轻地答了个“嗯,哥你放心!”
  梅比古枯槁的脸在听到回答的一瞬间猛烈地皱褶起来,这是他在笑。
  然后,这个笑容就凝聚在了他的脸上,可他的用力握住梅念茹的手却失去了力气,就此一松,他去祖师爷那里报到了。
  梅哲仁心里很难受,但他没有眼泪,眼眶里显示出了系统运行突然间卡顿了,大量的逻辑进程出现了冗余,反应再一次降低了一个数量级。
  梅念菇依然流着泪,可这小姑娘好像见惯了生离死别,竟然没有哭出来,而是麻利地帮梅比古收拾着输液泵、呼吸器这些东西。
  梅哲仁定定地看着安详沉睡的梅比古,轻声地问了一句“他有留下遗嘱吗?”
  梅念菇动作稍停,又恢复了原状“有的,太爷爷早就留好遗嘱了,只是关于那具克隆体是刚刚确认的。”
  梅哲仁点点了头示意收到,犹豫了一会又问了一句“那他……我说的是那具克隆体有神志吗?”
  “没有,原来叔太奶奶制定的方案,是每年克隆一具,一直保持,不过二十年前人类跟硅基生命开战后,就失去了更新克隆体的条件,现在就只剩下一具了。”
  又顿了一下梅念菇才道“所有的克隆体都保持在催眠状态,会一直提供营养让它们生长,超过二十年才会安乐处理,叔太奶奶说让克隆体具备神智是不人道的。”
  收拾停当,梅念菇将梅比古推了出去,小女孩看着弱不禁风,可是当她面临风浪时,脚步却稳得让人心酸。
  梅哲仁自己一个人,定定地站着,不断地在盘算着,实验室静谧了下来,好像这时没有生物,都是器具。
  大约过了半小时,梅念菇又回来了,眼眶更红肿了,身后跟着一个跟她长相近似的年青女子,以及一位中年人。
  不想猜梅哲仁就知道另一位女子就是她的姐姐梅念碧,中年人多半就是她的爸爸梅思仲。
  梅念菇跟梅哲仁介绍了那位中年人,跟梅哲仁想的一样,就是他的侄孙。
  梅念碧有点出乎梅哲仁的意料,她是一位物理学家。
  她在打了招呼后就直接请示梅哲仁“关于克隆体的事情念菇跟我说了,可是现在无法做出那样的设备,怎么办?”
  梅哲仁摇摇头“我接入克隆体不需要设备,这具身躯就可以完成脑电波的同步。”
  “那好吧,请您确定一个时间,给克隆体供养要耗费宝贵的资源,越快越好。”
  梅哲仁听得出来,梅念碧也不相信他可以复刻思维,不过是尊重梅比古的遗愿配合而已。
  梅哲仁不假思索地做了决定“就现在吧,带我去看看克隆体。”
  梅念碧和梅念菇并没有拒绝,而是跟梅思仲约定了分工,由梅思仲去操持梅比古的后事,她们两姐妹配合梅哲仁。
  也是通过她们的对话梅哲仁才知道梅思仲并没有从事科研,而是进入了电影行业。
  当时他依靠梅家掌握的先进技术制作了几部大卖的科幻大片,不过那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后来战争来了,他就能成了个可有可无的闲人,现在没有制作电影的条件,也没有人有这个需求。
  由梅念菇带路,梅哲仁在掩体基地里穿行了十来分钟,其间并没有见到太多的人影。
  整个地下基地里暮气沉沉的,并没有太多科技的成份,只是甬道里每隔二十米有一盏昏黄的照明路灯。
  所有的自动控制系统都停工了,每一个舱位都换成了以前那种手动推拉的门。
  在进入到一间大约一百多个平方的生物实验室后,梅哲仁看到了躺在医疗床上的年青的梅比古。
  外形上跟一百多年前的梅比古一点区别都没有,只是肤色差了点,应该是长期不运动新陈代谢不好造成的,人工还是没有办法与自然相比。
  克隆体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道,却没有像科幻电影里那样泡在营养液里,连呼吸都是自主的。
  梅哲仁在打量这具克隆体,梅念菇在他身后介绍了起来“状况不是很好,因为条件限制营养跟不上,而且这具克隆体已经超期,再不使用的话过些时候只能安乐处理。”
  仔细地查看了克隆体浑身上下,发现克隆体的眼睛和耳朵是与外界隔离的。
  梅哲仁想拿开耳塞,梅念菇急忙阻止“不能拿开,克隆体虽然常年处于催眠状态,但还是有感知的,我们必须切断它对外界的感知,不然就会产生神智。”
  梅哲仁并没有停手,拿开了耳塞还取下了眼罩,嘴也没闲着“帮我断开营养液和药品,然后找一些生物电极来,就是那种做全身电子按摩用的生物电极,大约要百来根。”
  梅念菇欲言又止,梅哲仁既然吩咐了她也不便置喙,梅念碧则更爽快,直接出了实验室去找寻。
  当梅念碧找来生物电极时,梅念菇和梅哲仁已经将克隆体身上的导管都清除干净了,还顺手帮克隆体清洁了全身。
  接下来梅哲仁便一根一根地将生物电极贴满了克隆体的全身,一边贴一边讲解“不管你们接不接受,原理就是利用经脉来传导生物电,使克隆体的脑电波与我的量子云同步,跟奇闻异录里记载的灌顶和转世是一码子事。”
  梅念碧听得嘴都歪了,鼻孔里出气都不正常。
  梅念菇稍好些,还思索了一下问了一句“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脑电波实验并没有办法传达信息?”
  梅哲仁头也没回,仍然专注地操作“你确定实验的脑电波在频率上真的可以做到与人体的脑电波无差别吗?人体是很精细的生物体,一点点偏差就大得难以想象。”
  “可是…可是这在科学上讲不通。”
  “你把人体当成一台电脑,大脑也是可擦写的存储器和中央处理器,眼、口、手这些就是传感器,而且比人造的计算机高级得多也精密得多,这个道理不难理解吧?”
  梅念碧这时插了一句“道理是这个道理,但那些古人凭什么能感知到如此精微的细节呢?”
  还是不服气啊,梅哲仁尽量地放平了心态“等离子体可以接受,南明离火就接受不了,有什么不同?换个名词而已。”
  “至于古人为什么能做到?简单,环境条件不一样,等我完成了所谓转世你们就明白了,现在你们需要帮我排除干扰,我需要两个小时左右。”
  此时梅哲仁已经连接好所有的导线,他就这样站在医疗床旁边,缓缓地闭上了眼。
  没一会,那些生物电极就振动起来,像是在给克隆体电击按摩一般,克隆体全身都随着抖动,幅度很大,甚至有些痉挛,脸上也开始出现表情。
  梅念菇和梅念碧对视一眼,既无奈也有些慌乱,这一幕有些冲击她们的观念。
  她们大抵是认为梅哲仁不会成功的,但她们心里又有些害怕梅哲仁成功,那太毁三观了。
  时间的流逝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两个小时后,当两姐妹由开始的惶然到后来的无聊再发展到麻木时,克隆体停止了抖动。
  梅哲仁睁开了眼,梅念碧脸上一喜“失败了?”
  梅哲仁摇摇头,向躺在医疗床上的克隆体喊了句“道友请开眼。”
  梅念菇笑嗔道“不是应该说宝贝请转身的吗?”
  就在这时,克隆体猛地坐了起来,张着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好像憋了二十年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