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分身须有术
  两姐妹脸色煞白,嘴张得老大,满脸的惊恐,不由得靠在了一起。
  梅念碧还揽住了妹妹,她学的是物理,没有见惯生物研究上的骇人场面。
  克隆体,不,应该叫梅哲仁了,他慢慢地喘匀了气,缓缓地睁开一丝眼缝,慢慢地适应着光线,嘴里却吐出了一句“皆该神替忒差金。”
  机器体梅哲仁又开口了“不是吧,把西原腔给带回来了。”
  两姐妹异口同声“啥?”
  机器体只得再解释“条件有限,传导还是不够精准,有些思维翻译得不完整,把西原腔带回来了,我在虚拟时空说话的腔调。”
  梅念菇惶然地指着克隆体“那他……”
  “他说的是这个身体太差劲,的生理状况确实很糟糕。”
  梅念碧作为了大姐还是挺了解梅念菇的,插了一句“念菇问的应该不是克隆体说的什么,他问的是现在克隆体是怎么回事?”
  机器体沉吟着,应该是在了解克隆体的身体状况,听清了梅念碧的疑问,等了一会才回答。
  “他就是我,我就是他,我们的思维是同步的,不是复制,而是完全同步,就是量子纠缠效应。”
  在机器体讲解时,克隆体已经下了床,活动了一下身躯,中间还抽搐了几下,脸上的肌肉也现出难受的表情。
  机器体也跟着皱眉头,目光四下梭巡了一遍才失望地问道“有没有办法找一个空气过滤器来,能过滤掉空气中的二氧化碳的?”
  梅念菇马上应声“可以,这个很容易。”
  机器体有些焦急“那就快些,这具身体的状况太糟糕了,得尽快想办法,不然前功尽弃,后面的一切都免谈。”
  梅念菇应声跑了出去,梅念碧好像生怕呆在这边会发生不祥,也跟着跑了,不一会,两姐妹又回来了,梅念菇就拿了个呼吸面罩回来。
  机器机看到这个面罩挺失望,调侃了一句“还是一百年前的老古董?没有用,要完全隔离二氧化碳。”
  梅念菇终于在梅哲仁面前找到了存在感“这是最新的生物滤膜,可不是百年前的那种,连化学武器和辐射都可以过滤。”
  机器体露出了兴趣,脸上也有了欣慰的笑容,总算是没有白花一百年时间,后人还是干了点正经事的。
  梅念碧也趁机帮着妹妹邀功“这种生物滤膜就是小妹主持研发的,不需要任何其它设备的辅助,只需要添加不同的生物酶就可以达到理想的过滤效果。”
  梅念菇和梅念碧都没有察觉到,她们对梅哲仁的态度转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弯,从不屑一顾到希望获得梅哲仁的认可,仅仅只是花了几个小时。
  或许这也有克隆体现在看着就像她们的太爷爷的缘故。
  梅念菇一脸骄傲地问了梅哲仁需要达到什么样的过滤浓度和效果,活像一枚等着老师发小红花的乖囡。
  梅哲仁想了想,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没有完全将二氧化碳排除,而是给出了他在虚拟时空里测量得到的空气配比。
  梅念菇听了数据后打开了面罩的侧口,往里面加了些化学制剂,又封装好检查了一遍才递给了克隆体。
  克隆体接过来在戴在脸上试了试,呼吸了几下发现没有问题,便顾自趟回了床上。
  机器体又接过了话语权“现在你们可以确认克隆体产生了神志,就像正常人一样对吧?”
  梅念碧完全冷静了下来,开始展露科研人员的好奇心“叔太爷,这是为什么?”
  梅哲仁沉思了一下才作出回答“怎么说呢?应该是环境,环境的改变导致了人类为了适应它而不断进化,但这种进化是前进还是倒退我也不确定。”
  梅念菇也理智了起来“人类的内储存着大量没有激活的片段,这些潜能本来就在人体身上,只不过是沉睡了。”
  梅念碧一惊一乍的“这就是基因锁吗?”
  都不用等梅哲仁鄙视她,梅念菇就帮补了刀“姐,基因从都没有封锁,只是我们无法激活调用罢了。”
  不过她念在姐姐终归还是姐姐,又补了上抚慰“就如同我们大脑里的潜意识,我们看过听过的内容都在大脑里,但我们无法调用。”
  梅念碧眼前一亮“如果我们能激活这些基因,或者我们大脑里的知识都可以无碍运转,那人类不就变成神了吗?那些神话传说……”
  梅念菇还是摇头“需要有正好能激活基因又为人体所耐受的环境,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
  “那是因为利用科学实验的办法很难找到这个边界,其实没有想的那么麻烦,环境合适变异的速度也挺快的。”
  梅哲仁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她们,还举了个例子“我在虚似时空就试过了,大约一天我就能打开皮肤呼吸的通道,这意味着我能像鱼一样活在水里。”
  又是一句“不可能”,又是异口同声,梅念碧还进一步加深了质疑“叔太爷,您为什么老是将虚拟时间当成现实,那只是一个像游戏一样的模拟环境。”
  “虚拟时空可不是游戏,游戏是人为设定的环境参数,虚拟时空是根据混沌理论来获得的随机样本,再用最终结果迭代出来的过程,你是学物理的,这一点应该很清晰。”
  梅念碧有些着急了“没有上帝,就不存在上帝因子,叔太爷如何确保虚拟时空的混沌因子是脱离系统影响的纯随机因子?”
  梅哲仁当仁不让地比出了个大拇指,顶着自家的胸脯“我就是混沌因子,现在你意识到那个虚拟时空为什么要用我的内核来加载了吧!”
  被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了,梅念碧窘得满脸通红,还是梅念菇给她解了围。
  “叔太爷可不能强词夺理,您确实是一个能进行模糊运算的混沌量子云,可是当前并没有证据证明您就是可以决定一个维度存在的混沌因子。”
  梅哲仁鼻子没出好气“这是一个二而一一而二的问题,我是自然偶发的,跟生命诞生的过程一样,从无机物到有机质再到细胞,生命诞生的过程就是如此。”
  “可您并没有细胞,也不是有机生命,您仅仅是一团混沌量子云,不一定适用于有机生命的理论范畴。”
  “最讨厌你们什么事都要说理论,任何一点细节都讲依据!难道没理论没证据眼睁睁看着的、手里踏踏实实攥着的东西就不存在?缸中之脑的悖论到现在有办法解释了没有?难道因为自我存在的问题无法核实我们每天还不吃饭了?”
  梅哲仁发火了,梅念菇有点怵,嚅声回应“好,好吧,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虚拟时空跟真实无异好了,但在古代如何能实现先进科技也无法做到的事情?”
  梅哲仁终于有点恨铁不成钢了“以前的环境可以让恐龙这样的生物横行,凭什么人类就干不得些厉害的事,人类的潜能有多大我们都看不到边界。”
  吐槽完看到两姐妹被他说得有点噤若寒蝉,总算是想起来自己是太爷爷一辈的,得有当长辈的觉悟,梅哲仁又放缓放柔和了声腔。
  “人脑是一个比任何计算机都发达的计算装置,它可以进行大量的模糊运算,注意,模糊运算不需要精确,正因为它不需要精确,所以它可以大规模试错,这是你们通过科学器械实验无法进行的,科学实验是线性的,而混沌因子进行的模糊运算是非线性的。”
  说着他捏起了两根手指“举个栗子,机器人要决定自己跳多高,需要通过运算,而人类决定自己能跳多高,只凭感觉。”
  梅念碧又来找茬了“虽然我不学生物但我也知道,即便有这样的力量,超过了人体极限也会肌肉拉伤。”
  “不会,人体有足够的补偿机制,你们设想的人体极限才是问题,在思想里设了限,身体就被束缚住了,你不相信你能跳这么高,你的身体也会跟着做出相适应的反应。”
  停了一下,观察了两姐妹的表情,发现她们不再如前时般排斥,梅哲仁才接着住下讲。
  “意念或者说信念的力量很大,超过所谓的人体极限后,身体自然就会有相应的措施来解决,这就是所谓的潜能,或者说基因解锁。”
  梅念菇的好奇心也不少“那武功盖世飞天遁地真的存在?”
  摇了摇头,梅哲仁有些出神,指了指着克隆体“飞天遁地我不知道,武功盖世你们等一会就可以看到。”
  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他又恢复了欣然“不说别的,就说我现在有两个身体,像不像一汽化三清?”
  梅念碧像是捡到了宝,脸上满是雀跃,梅念菇则给泼了冷水“以古代的条件,克隆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要克隆体?灌顶、夺舍、转生这些不可以吗?我在虚似时空时还想去找孙药王来着,可惜没找着,我怀疑他就是掌握了灌顶的法门,然后他的每一个后代都顶着同一个名号出来混世道。”
  “有一句老话形容碰到无法攻克的难关是这么说的‘不可能做到,除非会法术。’”
  “我们的老祖宗学会了耕种,那时他们可没弄明白光合作用这些东西,难道他们就不种粮食?”
  梅哲仁看向梅念菇“光合作用神奇吗?我们人类真正弄明白光合作用了没有?”
  梅念菇果断地点头又摇头,梅哲仁要的就是这个答案“对于光合作用的伟力,是不是就像是法术一样神奇?如果人体也可以调整到能进行光合作用,那辟谷还难吗?”
  两姐妹给这个老祖宗给说得迷茫了,齐齐地摇了摇头。
  梅哲仁满意地颔首“术就是应用,道就是原理,人类从不停止求道,可人类不会因为没弄清楚原理就不使用事物的功效。”
  机器体在耍嘴皮了,克隆体可没闲着,获得了重新炼气很快,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正当他们三人正在热烈地辩论时,躺着的梅哲仁又站了起来。
  他也没有提醒旁人,而是活动活动了筋骨,原地轻轻一个跳跃就摸到了天花板。
  这个舱室净高是六米,机器体还帮着配了音“喔嚯,再开运动会那就热闹了。”
  两姐妹的下巴快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