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还得用键盘
  梅哲仁被科学院的老学究们来了个全身上下的大检查,连体毛皮屑都不放过。
  还有个老太婆盯着他眼里直冒绿光,这是想把他切片吗?
  其实不用切片,他们早就拿着梅哲仁的毛发皮屑做了观察,很遗憾,什么也没有发现,跟梅比古是一模一样的。
  当然,现在也没有相应的条件,核磁共振、冷冻电镜、质谱仪这些仪器现在压根就无法开动,只能凭一些基础的设备来粗浅一窥。
  但至少证明了一点,片段没有任何变异,光成像也没有发现身体结构出现什么问题。
  只是克隆体的新陈代谢十分旺盛,是常人的两倍水平,体内的精氨酸含量也高得吓人。
  都不用科学院的专家盘问,全程旁观的梅哲仁机器体直接就摊出了底牌“就是一氧化氮通道,空气配比改善后,一氧化氮通道的生物酶不再被二氧化碳中和,它们可以通过间质和神经元传导。”
  老太婆听了之后笑成了小女孩,只是脸上的皱纹出卖了她“李老师以前也是这么估计的,但一直无从证实,因为我们不可能逐一地去实验检验所有的空气配比成分。”
  梅哲仁摇头道“并不需要精确,只要在一个幅度就可以,直接人体试验是最好的办法,但科学伦理不允许,这是最大的问题,而且有效的参考办法也缺少了。”
  说完他迟疑了一下,用了一个不确定的语气“李老师是小小?”
  老太婆点了点头“李小小是我姑婆,我爷爷是李大大。”
  没想到又碰到了熟人之后,梅哲仁惯性地刚想伸出手给小辈来了撸头礼,忽然想到身份上的区别,又停住了手。
  老太婆眯着笑眼,小圆脸还真有李大大的几分模样,还罕见带上了少女般的雀跃欣喜“我应该叫您姑爷的。”
  “哎,乖,叫什么名字?改天再给你见面礼。”
  旁边的工作人员想笑又不敢笑,只能憋着,动作明显地变形了,尤其是肩膀,抖得都快赶上偏心连杆了。
  老太婆却没在乎这些“我的名字叫李成彩,不用见面礼,只要姑爷告诉我们改变体质的办法就行。”
  机器体没丝毫的停顿“需要配合呼吸面罩,就是念菇研发的那种,配比她那有了,至于修炼的方法,我迟些会给你们一个说明。”
  李成彩的脸色有些窃喜又有些担心,语气也有些发虚“限制大吗?有没有那种根骨的说法?”
  摇了摇头,机器体给出了希望“不难,就是读古诗,一些脉经汤头歌一类的东西,不过发音要重新较准,而且很快可以看到结果。”
  听至了这个好消息李成彩更兴奋了,满脸通红地指着克隆体追问了一句“都能像这样?”
  机器体摇头否定,让众人脸色都垮了,可他来了个大转折“这才哪到哪,要是像这样那才真失败,至少能比我现在厉害个两三倍,外放、飞檐走壁、剑气、狮子吼、劈空掌这些都是可以实现的。”
  完成的体检的克隆体见众人一脸的不以为然,当场便试了身手,朝着墙壁一拳挥出打出了个空爆,在半尺外金属墙上留下了个五毫米深的拳印。
  “嘣”的声响还有舱室里激起了回声,响彻不停,不一会就冲进来一队士兵,大喊着追问“什么回事,是事故吗?”
  克隆体摊了摊手耸了耸肩,李成彩忙应声“是实验,力量实验,没有人…受伤,也没有设备损坏。”
  她回应时还看了看克隆体的手,确认无误无虞才补全了句子。
  说是这么说,但士兵们都看到了墙上的那个印子,都不太敢确信李成彩的话,碍于身份也都退了出去。
  经过这么个小插曲,在场的人看梅哲仁的眼神已经带上了光彩,李成彩更是嘴里不断地喃喃着“超级战士”这个词。
  梅哲仁及时地给她泼了冷水“还是凡胎,碰上枪炮不比纸片好多少,不过行动敏捷些可以提前规避。”
  “如果战士们有了这样的体质,那在战场上的生存概率就大大提高了,我们的战士也不是拿着烧火棍的。”
  李成彩话音未落,一个青年肌肉男就冲了进来,穿戴着整齐的作战服,可还是给他撑得一块一块的。
  来人一进入舱室就大嚷起来“妈,是不是超级战士计划成功了?”
  梅哲仁瞄了一眼来人的肩章,还是个军官,可性情就不太像,完全是一个愣头青的样子,不过长得反而比李成彩更像李大大。
  当来人看到李成彩摇头否认时,果然就变了脸,活像是瘪了气的球,起了褶子。
  梅哲仁恶趣味发作,微笑着朝青年军人招了招手“超级战士计划没成功,我这里倒是有比超级战士更强的办法,叫声太姥爷来听听,听顺耳了我就帮你。”
  说完机器体还装模作样地掏了掏耳朵,机器体是仿生的,虽然没有真正的耳朵,可耳朵还是照原样设计。
  青年军官看到梅哲仁一脸的警惕,还挺起了胸膛“你是谁?职务在身,不方便提私人关系。”
  哎呦,刚才不是还喊老妈喊得顺口嘛,这会就职务在身了,还真有李大大当年的风范。
  梅哲仁一脸看热闹的玩味表情,李成彩倒底是心系儿子没让他出糗“学祖,快叫太姥爷,真的是货真价实的太姥爷。”
  然后她又转向梅哲仁解释:“王学祖,他太爷爷就是王鹏。”
  王学祖还有些扭扭捏捏,梅哲仁却是眼前一亮,他指了指克隆体“以军体拳和破锋刀为限,找个地方你跟他过过招,赢了我叫你太姥爷都行。”
  梅哲仁早就手痒痒想跟王鹏过招了,当年没条件,没有跟王鹏过招不公平,现在终于赶上了。
  李成彩有些犹豫,想阻止又不方便,她在梅哲仁面前就是个孙辈,而王学祖又跃跃欲试,她便索性闭了嘴,想来梅哲仁也不至于欺负一个曾孙辈。
  梅哲仁却笑着朝李成彩道“放心,绝对伤不了他。”
  王学祖咬着牙筋吐出了三个字“跟我来”,克隆体也难得脸上现出偷了鸡的笑容,随着他走了。
  过了没多久,两人又回来了,王学祖半脸郁闷半脸欣喜,还不时地扯动嘴角,那是在嘶地抽冷气。
  克隆体倒是难得地开了口“嗨卜错,货候妹表姐夫强,跳嚼一哈能称事。”
  王学祖倒是不敢跟梅哲仁炸刺,而是很着急地凑到李成彩耳边“妈,只要太姥爷肯教我,我的特种大队一定能凑得硅基孙子牙都找不着,嘶…”
  李成彩一脸担心“伤着了?”
  王学祖摇摇头,以蚊子叫的声量“没,不痛,麻,被点穴了,酸得很。”
  梅哲仁看着王学祖母子满眼喜气,冷不丁注意到旁边一脸担忧的梅念碧,他也抽了口冷气,好像有情况,不过一想一算,都隔了六代了,便又息了心念,只是觉得亏得慌。
  ……
  在完成这个套路后,梅哲仁终于可以跟科学院的人平等对话了,现在的梅哲仁就是一个奇迹,作为奇迹总是有一点点特殊优待的。
  在科学院的院务会上,机器体梅哲仁一开口就震惊四座“我反对电磁脉冲作战计划,我们可以有更好的方案。”
  一个头发全白的老教授摘下了眼镜,拧着眉看着两个梅哲仁“老朽是电磁脉冲作战计划的顾问,请问梅先生有何指教?”
  机器体站了起来,对着会议室里的一百多号专家学者,一点都不露怯“我们有大量的电磁脉冲不用,却要引爆弱得多的中子弹,大肆破坏环境,这是犯罪!”
  老教授也站了起来,涨红了脸,胡子眉毛都抖动了“无稽之谈,现在根本就无法发射,不用中子弹没有导航根本奈何不了硅族,我觉得科学院开会不应该让无关人等随便参与,这是浪费大家的时间。”
  梅哲仁不为所动,伸手指了指天“这上面不是有天然的吗?现在是火红风暴周期。”
  老教授蔑然嗤笑“你的物理谁教的?肯定不及格,火红风暴经过大气层之后还有多少强度?”
  “我的物理是跟我哥学的,我哥是梅比古,有没有资格教我?”
  想做点事还是得用资历来谈,唉,什么时候可以改变这种陋习?
  老家伙不作声了,憋红了脸,一甩手走了。
  梅哲仁则继续讲述他的方案“可以利用天上的星链将火红风暴导进来,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将这些电磁信号均匀地反射到全球的每个角落。”
  一位中年人提出了疑问“电磁脉冲的强度够吗?而且星链的控制权不在我们手里。”
  “强度不重要,重要的是频率,硅族怕的是这种频率的电脉冲,会导致他们的思维崩溃,至于星链我可以想办法,但我必须到地面去。”
  中年人想了想不确定地问了一句“您是要物理连接网络?但您出去了没有办法跟我们同步啊?”
  机器体伸手一指闷头坐旁边的克隆体“我们是一体的,纯量子通讯,离得再远都同步,我上地面连接网络,他留在基地进行操作指挥。”
  克隆体站了起来,会议室里响起了几声抽冷气的声音,还有直接脱口而出“梅老”的。
  稍后他们才反应过来梅比古不可能那么年青,难道克隆和转移记忆竟真的成功了?
  在场的人互相以眼神传递猜测,又由中年人提出条件“需要经过验证,如果真的可以证明,我们可以同意。”
  梅哲仁点了点头,又反问了一句“现在人类靠什么手段通讯?必须所有的节点都能统一行动。”
  另一位老学者作了回答“还是靠光纤。”
  梅哲仁有点意外“硅族不是干扰了所有的光电信号吗?”
  这位老学者的性情倒开朗得很,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干涩地答道“是用光纤传输,没有数字信号,就像旗语一样。”
  “手动吗?那效率太低下了吧?摩尔斯电码?”
  “不,还是用了编译方式,不过不是弱电而是强电,强电能抗干扰,所以制作了特殊的光电转换设备,用感光鼓来接收,用键盘来输入,机械键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