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橙子拿刀剥
  玛沃基地所处的地方是阿咩国著名的橙子产区,以前称为金山,这里出产的橙子就叫金山橙。
  而橙子园中的玛沃基地也确实像一只金灿灿的金山橙,橙黄润泽,清香扑鼻,让人垂涎。
  它太漂亮了,以致于梅哲仁拿着刀也不知道该切还是该剥。
  其实硅基人也在头疼,他们评估出来的爱德华的力量中规中矩,可爱德华跟老莱格的力量相结合就让人侧目了。
  说威力大倒也比不上那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主要是战法和能量应用的手法让硅基人吃味。
  而这样的武力手段,硅基人没有。
  他们能控制电磁场,但他们没有办法形成直接有威胁的攻击,跟爱德华获得了场域能量便形成了战斗力不是一回事。
  最关键的是,硅基人缺少爱德华具有的让电子人直接效忠的筹码。
  普通的电子人为了延续生命会听硅基人的忽悠,可那样的电子人战力也低下。
  有潜质的有能力的电子人,硅基人对他们没有吸引力,而爱德华却可以提供给他们梦寐以求的进阶之法。
  发展下去,如果爱德华掌握了场域能量的运用技巧,并总结出一套办法跟他的量子化特性融合的话,是能威胁到硅基人的。
  戴特毫不掩饰自己眼红了“要不要向爱德华提出对战果的瓜分?我承认我馋那些场域能量。”
  “还没到时候,而且也可以通过接下的战事看看爱德华的胃口有多大。”
  罗奇克的反应又变回了理智,跟戴待调转了个儿。
  “可是爱德华会越打越强的,我的接口。”
  “别忘了,复国组织会越来越弱,再加上火拼的消耗,即便是爱德华一丁点都不浪费,他和老莱格加起来也比不过原来的复国组织。”
  “但是爱德华的上限远远高过了复国组织的天花板,他每拿到一点资源,所获得的成长是完整的复国组织都比不了的。”
  就在戴特和罗奇克为这一点即将引发争吵时,伊莱顿将他们压了下去。
  “爱德华发来了消息,他让我们接管天使城的生物反应堆。”
  这是梅哲仁对硅基人的试探,他想知道在清除复国组织势力时,硅基人的底线在哪里,或者他们想实现什么意图。
  当然梅哲仁的试探现在成功了,戴特和罗奇克马上消停了,伊莱顿却没有止住。
  “连爱德华都有这个觉悟,希望你们也能看得远些,别忘了,我们最大的威胁是海洋对面的那个量子生命,还有我们头顶上的空间站。”
  说到空间站戴特也重新认真了起来“亲爱的阁下,我们真不能将头顶上的那只大号虫子打下来吗?”
  “拿什么打?能攻击水蓝静止轨道的武器我们有多少,它会呆在那不动任我们攻击吗?”
  罗奇克又与戴特取得了一致“我的阁下,总是这样始终是个威胁,海洋的对面可是会一直发展的,当年星辰国的发展速度就不慢,现加上量子生命,他们会飞起来的。”
  伊莱顿也气郁“他们已经飞了起来了,我们还在原地打转,我们现在连能对空天舰造成威胁的武器都没有。”
  戴特又一次被戳中了伤心处“这不能怪我们,场域飞船的制造技术都在复国组织手里。”
  伊莱顿语重心长“所以我们才要整合好力量,不然我们很快就不是星晨国的对手了。”
  罗奇克却抓住了这一点“既然爱德华愿意让出玛沃基地,我们何不试试看他能不能从老莱格那里拿出场域飞船的制造技术?”
  戴特也不乐观“得了吧,我的接口,你这等于让他献出他的命根子,没准这会把他逼得跟老莱格一起抱团取暖。”
  伊莱顿却有了灵感“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我来出面跟他谈。”
  确定下来伊莱顿立即给爱德华发出了请求,梅哲仁看着伊莱顿发来的消息刚开始是很嘲讽的。
  他的感观跟戴特差不多,想来个请君入瓮,硅基人想的可真美,到时他们拿着飞碟来攻击空天舰,那不等于搬着石头砸自己的脚嘛。
  可是他旋即又反应过来,硅基人不知道爱德华是梅哲仁啊,那硅基人是怎么想的呢,把爱德华当傻瓜?
  硅基人的智商没有那么低,那就是另有想法了,是测试还是拉拢呢?
  如果测试,硅基人一定是担心他跟老莱格占山为王,这一点不得不防。
  可如果是拉拢呢,如果这是一个所谓的台阶呢?
  场域飞船就是老莱格手里的飞碟,爱德华是开过的,也从老莱格的记忆中获得了飞碟的制造技术。
  以硅基人和复国组织的技术水准,压根就玩不转这个,更加不可能量产,那他们打飞碟的主意是为什么?
  梅哲仁想到了一点,硅基人应该也是乘坐飞碟来的,除非?硅基人也不知道复国组织手里的飞碟有技术缺陷!
  其实也不能说是技术缺陷,假如飞碟加上了人类手里有的技术,它是没有缺陷的,这个缺陷只相对于特定对象,尤其是不能使用聚变堆的硅基人。
  严格来说对于硅基人来说也不是缺陷,他们不缺控制飞碟的场域能量,就看他们愿不愿意而已。
  梅哲仁可以肯定,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方,硅基人是绝对不会亲自驾驶着飞碟上阵的。
  真要到那时,就算是硅基人手里有一定数量的飞碟他也不怕,因为怎么玩都不够空天舰多,有了活死人,人共体手里的空天舰可以拼命爆。
  这是硅基人和复国组织给他们自己挖出来的坑。
  假如交出飞碟的制造技术,那最终控制飞碟的人也不可能是硅基人,自己还可以再在里面掺沙子。
  梅哲仁一想通就回复了伊莱顿“完全没有问题,我愿意为教宗索取场域飞船的制造技术,并愿意配合制造它。”
  伊莱顿对于爱德华快速的决断也想不通,他只能告诉两个手下这个好消息。
  “爱德华愿意与我们合作,共同生产制造场域飞船,所以我们得支持他。”
  罗奇克不淡定了“那他谋求的是什么呢?他也不可能在中间有什么手脚的。”
  伊莱顿也想不出什么来,他干脆快刀斩乱麻“我们是不是想得过于复杂了,爱德华与其等虚无缥缈的安基尼,当然是更乐于与眼前实在的我们合作。”
  他又转而吩咐起戴特“密切地与爱德华配合,另外,电子人部队的转化整合要加速,力量收束回来导致了我们能源紧张。”
  戴特连忙甩锅“其实这也是复国组织造成的,他们明明有生物反应堆的技术,却一直不拿出来共享,导致我们的进度慢了二十年,效率连他们的五分之一都不到,要不是安基尼那边给出了升级改造的技术,我们还是两眼一摸黑。”
  伊莱顿却从戴特的话里获得了启发“正因为这样,爱德华才愿意跟我们合作,别忘了,每一次维度通讯他都在场,估计他也是发现安基尼那边并不重视水蓝,所以他才会另找出路。”
  罗奇克又开始摇白扇子了“那我们有没有必要告诉他一些安基尼的事,在他心里埋根钉子,这样他跟老莱格的整合或许不会那么严密。”
  伊莱顿长考了一下“罗奇克,这件事你来负责,但一定要有分寸,别把我们的小朋友吓坏了。”
  “我的阁下,我会将精确计算维度通道开启的能级模型告诉爱德华,这样我们就不用担心了,再有力的手,也得伸得够长才能打击到对方。”
  戴特少见地恭维了一番罗奇克“我的接口,你的逻辑严密程度真的令人羡慕。”
  罗奇克没感觉,他正在跟爱德华私下里进行勾兑。
  梅哲仁看着硅基人发过来的维度通道的计算模型,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罗奇克,心里却翻滚着波涛。
  他得感谢硅基人帮他省了不少的事情,因为这样的计算模型,想要自己搞出来,不是一朝半日之功。
  同时这个模型也帮梅哲仁证实了自己的猜想,虽然它不够完善,但又比老爱德华的理论又推进了两步。
  首先它给出了维度堆叠的较完整的解释,证实了绝对时间切割维度的的大框架,另外,它还包含了不同维度之间引力常数的计算方法。
  安基尼帝国也好,硅基人也好,都知道维度的存在及其意义,想要打开不同的维度挖掘其中资源,首先要能找到它。
  不同维度之间还是存在相互作用的,引力就是其中很稳定的可以用于维度导向的指针。
  通过引力计算,就可以知道不同维度之间的能级差值。
  当然了,知道它在那不等于就够得着,这个能级差值要实现起来可不是一般地难,难于登天。
  就像我们知道荧惑上有大量的矿产资源,可我们要开发它可不容易,首先要能去到,接着还得有开采的手段能运回来,最后,成本也是一项必须考虑的因素。
  罗奇克给出过来这个东西,目的是什么梅哲仁知道,老莱格的记忆里可没有这些。
  他就是想让梅哲仁明白,打开维度通道也只是说说而已,达成这个目标,所需的场域能量是一个天文数值。
  梅哲仁粗粗估算一下就明白,为什么他们需要生物反应堆了,不仅仅能源,收集打开维度通道的场域能量,需要数十年的全人类的积累。
  罗奇克就是想让爱德华放心,安基尼手再长现在也伸不到水蓝来。
  可罗奇克今天就很大方,他又送来了另一条情报。
  安基尼远没有达到可以马踏水蓝的能力,安基尼本身也严重地缺乏场域能量。
  因为安基尼帝国的生命都是能量体生命,他们的思维和情绪压根就不像水蓝人类一下可以大量地产生场域能量。
  水蓝人类能产生场域能量是因为水蓝生命体特殊的生理结构,人类的神经传输管道可以先天地产生电子场域,进而可在使神经中传导的生物电实现量子化。
  这才是水蓝人类最大的倚仗,也是水蓝独一无二的“特产”。
  罗奇克告诉爱德华的第二项重要的信息,让梅哲仁心领神会豁然开朗。
  梅哲仁也没让他失望,他也给罗奇克发去了一条信息“感谢罗奇克大主教帮我完成了祖父的夙愿,让我对宇宙有了清晰的认识,作为您慷慨的回报,我愿意将剩下的生物反应堆的管理权奉给三位大主教,以表示我的心意,至于费弗提万基地,我也将尽力从中斡旋,争取能向三位大主教提供更大的配额。”
  罗奇克收到了消息,第一时间向伊莱顿报告,伊莱顿闻言后大叹“早知道当时不发动战争就好了,人类是讲感情的,而感情正好就是场域能量的来源,如果我们不是以战争而是以其它的方式来达成目标的话,也许现在它就是现实了,我们上了复国组织的大当。”
  罗奇克思索了一下给出了另一个侧向的意见“我们不是上复国组织的当,我们是没有脱出墨矽殿下的算计。”
  三个硅基人无言了。
  罗奇克自以为得计,但他不知道爱德华就是梅哲仁,获得了这两个重要的情报,梅哲仁轻而易举地就推算出了硅基人的根脚。
  硅基人的场域他领教过,安基尼的维度通讯他也经手过,他可以确认,硅基人的来路不是安基尼,而应该是一个像水蓝一样单独的维度。
  虽然复国组织跟硅基人不是一条心梅哲仁知晓,但个中的原因他一直只能凭猜测,现在他终于肯定,墨矽之于硅基人就像是老莱格之于电子人莱格,甚至还有不如。
  墨矽是硅基人的征服者,是通过武力压服的硅基人。
  连电子人莱格在获得了权柄后都不愿意放弃,硅基人一旦有了机会获得自由,当然也要千方百计地挣脱锁链。
  现在他们还把这条锁链晒给爱德华看了,这太好了,梅哲仁知道该怎么分这只金山橙了,拿刀剥,然后造成有数的橙子片不够分就好。
  为什么,切的话产生了矛盾会被推到刀头上,是刀分配的不均匀,如果剥的话就不同了,想吃橙子我给剥好了,剩下一片片饱满多汁的橙瓣,一就掰开,你们自己分分吧。
  至于分得是否均匀,是否大家都满意,不好意思,大家商量着来,这个责任刀不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