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别了维格瓦
  被硅基人试探了一下,梅哲仁也发现伊莱顿他们担心自己变强,那就得好好利用分身的办法,退出一部分明面上的实力。
  同时他也想到了如何将复国组织的力量瞒下来了。
  直接死掉就行,有些是真死,有些是要假死,但不管怎么说?只要死了就可以往上报花帐。
  对于电子人莱格要真打,对于观望没有投过去的复国组织支脉也可以假打。
  还可以自己制造几场战斗,然后梅哲仁就可以冒名顶替了。
  反正硅基人也无法知道哪些是真的复国组织成员,证据只需要自己罗织就好。
  然后这些名义上死了的电子人,可以变成普通的仿生机器人藏在茫茫多的机器人大军里,重新进入硅基人的序列中,等待被激活的那一天。
  思路通了的手脚就顺了,这时又有好消息传来,梁明诚师徒二人有了新突破,张维南的罗圈肚又缩了一截,磁控脑机和场域控制器、存储器几乎同时压着三天的时限完工,可以验收了。
  这可是天大的喜讯,键盘侠能量产了。
  更关键的是,有了它们梅哲仁终于可以调集一些有生力量来支援自己,一天到晚控制着这么多分身,又是不断地分时跳转,心累。
  累还不要紧,要命的是像费弗提万基地中的分身,想要实现远程传输,需要占用大部分的算力。
  没有办法通过金睛来穿透场域,都倚靠在量子纠缠上,导至梅哲仁的计算资源一直是顶着上限在运转。
  连轴转,头昏眼花都是正常的,他都觉得搞不好不知啥时候自个会冒烟。
  现在好了,那帮键盘侠队员终于可以顶上来接活了,梅哲仁可以做一做八十万教头的美梦。
  有的是比梅哲仁更憋屈的人,活死人们还真的等了两三天,幸好是约等于而不是乘法次方,不然他们会造反,把梅哲仁直接送走。
  可不是说说而已,活死人们是真有这个能力,只要他们不断地激发场域能量,当能量密度超过费弗提万基地的承载能力时,就真的有可能让梅哲仁再一次跨维,将他远远地弹出去。
  现在不用担心了,这些能量有了去处,而且还可以解放梅哲仁,因为其他键盘侠队员升级打开头脑风暴后可以顶上来,至少可以充当量子传输的管道。
  这就解决了捆绑住梅哲仁的问题,解放他的算力,过河卒子得冲杀起来才有威力,整天困在一亩三分地能有啥出息。
  当积累得盈满的场域能量和真气从量子传输通道里被汩汩地抽离时,梅哲仁觉得自己进入了贤者时刻。
  人闲容易多想,他的思绪又飘飞了。
  从硅基人手上得到了计算维度能级的办法,让梅哲仁对跨维有了更清晰的认知。也让他找到了自己失陷虚拟时空百年的原因。
  2040年,维格瓦的超级对撞机开机时,是有约略坐标的,第一次开机验证希格斯玻色子是复国组织的项目。
  希格斯粒子的验证是为了解决质量获得的问题,在希格斯粒子被找到前,光子、夸克等很多基本粒子是无质量的,这是十分之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组成宇宙的粒子无质量的话,那么宇宙从何而来?
  科学家们建立了希格斯场的概念,指出当带电粒子通过希格斯场时能与之发生作用而获得质量。
  现在梅哲仁知道,希格斯场只是场域能量在一定能级的表现模型,它是跟安基尼帝国的维度能级最近似的,寻找希格斯粒子,就是在寻找安基尼帝国。
  但场域能量适应的范围远要比希格斯场的范畴更广。
  从人类思维中激发的场域能量,是一种非常活跃的能量,只要掌握控制它的办法和具备能承载它的场域,它可谓是变化多端。
  改变一个电磁场需要能量,因为电磁场本身也是由物质组成的,这些物质粒子在获得能量后才会获得动量变得活跃。
  电子跃迁就是电子从玻色子获得能量后实现的,而自由电子就更依赖于能量场才能保持活性。
  思维中诞生的场域能量于此就有天然的优势,它的能级是不固定的,势差全部取决于受体,这就是梅哲仁跨维的原理。
  当时硅基人为了进行维度通讯来了一次全水蓝范围的场域分布,相当于为维度通讯供能以及支起天线,于是巧合之下场域能量通过星链的电磁场导通到了梅哲仁的服务器。
  而他回归时,也恰好是科学院的专家们认为他的服务器受到了电磁干扰,于是人们做了一个屏蔽罩将硅基人的场域干扰阻挡了。
  一直在虚拟时空无法找回自己的梅哲仁,因为去除了硅基人的场域排斥,重新获得了场域势差,所以找到了原来的通路。
  揭开了这个真相也提醒了梅哲仁,两个维度之间存在通讯,且就是场域通讯。
  且不管为什么原来自己的仿生体上存在场域,但场域作用可以穿透维度这一点是确定的。
  再结合硅基人给过来的引力计算模型,梅哲仁想到,安基尼帝国除了利用超级对撞机来给水蓝传递消息,一定还有另一个渠道来获知水蓝的情况。
  也许是秘而不宣,也许获取信息的手段就像梅哲仁寻找本体的坐标定位一样,是被动式的传讯,亦即彼端只能侦听。
  然后超级对撞机就像一个远程跨维的拉收天线,也是只能收而不能发。
  进而可以推导出安基尼为什么总能通过维度通讯及时地给硅基人和复国组织提供指导,因为他们有水蓝的消息来源。
  这可不是好事情,得把安基尼帝国的喉舌耳目找出来,让它变成哑吧聋子才行。
  不然人类跟硅基人和复国组织对弈本来就弱势,他们背后再站着一位高段位不断地支招,那就太不公平了。
  找耳目现在还没有头绪,至少在老莱格和史蒂夫以及爱德华的记忆里都没有相关的信息。
  可喉舌就太明显了,不就是维格瓦的超级对撞机嘛。
  虽然硅基人是同意暂时地停止运行它,但保不住哪天他们打不过了又找家长来撑腰呢。
  得让这张嘴变哑巴才行,用什么办法呢?
  炸了破坏掉?不行,太明显了,况且炸了破坏掉别人还是可以再建的。
  最好的办法是让它的舌头麻木了,哪怕它一直在说,可是旁听的人听不明白,让它有等于无,白忙活一场。
  马上要清理维格瓦的生物反应堆基地了,很明显这个基地就是为超级对撞机而设的,这是原来为数不多的复国组织和硅基人明面上的联系。
  能不能从这上面想点办法呢?
  得让生物反应堆和超级对撞机看似都正常工作,却又不能正作发挥作用。
  就在梅哲仁陷入迷思时,通讯频道里传来了王学祖咿咿呀呀十分酸爽的叫声,后来实在是憋不住了,这小子才大喊起来“教官……哎哟……太姥爷……救命,太难受了。”
  这是撑着了,梅哲仁断掉了输出,那边的分身正在给王学祖检查,发现是这小子贪多骛得,吸收得太猛所致。
  而且王学祖也是自己作死,他同时对真气和场域能量进行吸收,这是想双开啊,累不死他!
  然后梅哲仁检查了一下传输数据,发现活死人这边因为太兴奋了,输出也有些超标了。
  梅哲仁猛然间想到了一些线索。
  而这时通讯频道里作死的王学祖不但没有得到众人的安慰,反而被七嘴八舌地调侃起来。
  阿丹最出位,直接就上负能量“赶快不到圩,心急喝不了热粥,早走早投胎啊,加油,我看好你。”
  梅念碧看着呲牙咧嘴的王学祖是又担心又生气,干脆小拳拳直接就擂了过去,放平时就相当于按摩了,这会可要了王学祖老命,他全身都抽搐着呢,别提多疼了。
  “哎哟,别打,撑着了,一碰就全身疼。”
  可王学祖因为疼痛的原因,话音都含糊了,除了梅念碧,旁人几乎都听不清他说的什么。
  这把含糊的口音将梅哲仁激了个机灵,他跟阿丹拉了个独立的通讯频道。
  “上次说的让活死人生成神经毒素的事有眉目了吗?我要准确的,能控制剂量和时间跨度的。”
  阿丹都没废话,直接就发了个详细的反应过程分析表过来,梅哲仁粗略地浏览了一下,以拳击掌,这一波稳了。
  梅哲仁将远程传输的总量调低之后,就没有理会这帮等着吸收“功力”的队员们,他又将注意力转移走了。
  该组队出发了,目标就是维格瓦。
  这一次为了多掺些沙子,需要带上更多的“电子人”,然后让这些“电子人”阵亡掉,变成那面的普通机器人,这样键盘侠的“种子”就埋下了。
  当然,凯瑟琳和约翰还得继续征战,梅哲仁发现这一个血族加骑士的cp组合还挺好用的。
  至于那帮咋咋呼呼的电子人,这一次变成了三百勇士了。
  又有一批各式各样的复国组织成员主动投诚或被征召了过来。
  许多七十二圣从分支的主人虽然没露面,但玛沃基地的下场他们倒是打听到了。
  风向开始倒向老莱格这边,他们得表表态意思意思了。
  于是他们也派出了族中的战力,总得下注出把力才算输诚吧。
  还是老规矩,先看忠诚度,由爱德华主教来检查身体,然后查着查着人就没了,记忆留下,那是夕阳下奔跑的青春。
  硅基人对此很满意,爱德华主教对于每一个收编的复国组织成员都先行在硅基人的序列里登记注册,随便看,事无不可对人言。
  才怪,全都挑挑拣拣地把大量记忆用场域藏了起来,可即便如此,戴特也大呼过瘾,复国组织竟如斯逼乎,叹为观止。
  只有凯瑟琳和约翰被爱德华的场域紧紧地护着,他跟硅基人是这么说的“这是人类的底蕴,关系到水蓝的将来,恕不便告之。”
  爱德华难得性情了一把,伊莱顿反而压制住了两个跃跃欲试的手下。
  “真小人就这点好,他会把他的利益诉求放在明处,大家可以讨价还价,总好过复国组织将人算计到尽,与其进那样看似选择多样的卖场,还不如这个无可挑剔的地摊,卖买成不成一目了然。”
  罗奇克大感可惜“他们的能量应用模式很有特色,既有安基尼的影子,又结合了水蓝的生物特性,没准能帮到我们。”
  伊莱顿展现了一番自己的风度和远见“帮爱德华实现目标,然后属于他的一切均可交易,等他来开价不更好?”
  罗奇克和戴特想想,主动收声了。
  于是三百勇士与血族美女加雷神骑士又一次登上了爱德华号,远征!
  冰原小队也来了,博尔根还与约翰交流起了自然之道。
  因为这个秘法是脱胎于冰原之道,他们重新获得能力后自然发现了约翰和凯瑟琳身上若有若无的熟悉的气息。
  还好约翰口风严,只说是一位长者所赐,而博尔根也粗条不计较,两人反而就此攀谈起来。
  在对场域有了足够了解后,梅哲仁当然知道,自然之道其实就是入静入定的法门。
  通过排除杂念降低思维的活跃度,从而降低场域的能级反应。
  它倒没有像梅哲仁一样利用量子态的控制能力穿过场域这张网。
  而是将自身变成水底的沉石淤泥,避过与场域发生作用。
  可他们这个讨论却引起了梅哲仁的注意,因为他突然想起的约翰的能力。
  约翰本身并没有特殊的能力,他是苦修士一脉的办法,高强度地磨炼自己的肉身,然后依靠“圣临”获得力量。
  这很像星华的“神打”,磨炼肉身是为了承载能力,而圣临则说明这是一种远端传输,就像是梅哲仁远程传输场域或真气一般。
  可这股圣临的力量,很明显不是从水蓝的自然界获得的力量,它来自于何方?
  梅哲仁决定要好好观察约翰的战斗,最好能用场域把圣临分析透彻。
  教会,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庞大组织,它的根脚到底在哪,也要慢慢摸清,无害人之心却也须防患于未然。
  从天使城到维格瓦并不远,博尔根刚刚跟约翰吹起点热度,维格瓦就到了。
  准备空降,跑这一趟过来,就是为了跟维格瓦告别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