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失落的王土
  对于约翰来说,维格瓦还真的是失落的王土——枫国曾经是因葛伦王国的封地。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枫国实行的就是因葛伦的法律。
  只不过后来因葛伦衰落了,枫国就成了阿咩人屁股后面的跟班小弟,这位小弟跟着跟着就迷失了,把自己也弄丢了。
  所以当约翰踏上这片土地时,心情是很复杂的。
  他是骑士,是一名正式获得教会以及因葛伦王双重赐封的骑士。
  王的骑士重临故土,必须以王赐之剑捍卫荣耀!
  对于骑士来说,荣耀即吾命不仅仅是宣言,而是力量之源,约翰在这一刻超神了。
  此刻,整个战场上已经响起了密集的咻咻射击声,这是热武器在战斗。
  电子人莱格吸取了玛沃基地的教训,不再龟缩,而是直接用场域来对抗爱德华号。
  有硅基人看着,梅哲仁也不方便将自己的场域强度完全显露出来,再加上电子人莱格调集到此处的场域存储器不少,而维格瓦基地本身存储的场域能量也足,堪堪抵挡住了爱德华的场域压制。
  他们也意识到硅基人不会插手,那么还能保持均势的就只剩下维格瓦了,这里有超级对撞机,如果能打赢,还可以当着硅基人的面证明自己,
  一旦失去这里,少壮派们就会失去了抵抗的士气,局势将急转直下。
  所以他们放弃了使用场域来对战,那样他们没有优势,现在直接以热武器迎敌,反而在数量上占优。
  当冰原小队空降时,梅哲仁就发现了这一点,他也不得不调整战术,发起硬冲锋。
  还好冰原小队的队员们都掌握了自然之道,他们相当于在战场上获得了环境隐身术,不容易引起对方的注意。
  维格瓦的生物反应堆依然还在地下,入口不再是荒郊野岭,而是位于那座著名的电视塔下。
  变成了城市巷战,一方是有准备到处埋伏射击火力点,另一方懂藏身隐形,双方一交战就呈白热化。
  冰原小队从外往里压缩,这一次就可以看到他们优良的团队配合能力以及战术素养,射击精准度很高,差不多个个都是突击手与狙击手的合体,仅仅二十来个人,就将对方数千名分散开来的射手压得抬不起来。
  梅哲仁则化身三百勇士趁机冲进了各处街道,也分散开来,开始了拆迁大行动。
  一时间烟尘四起,光影交织,弹丸纷飞,火光迸发。
  恰于此时,从塔顶上射下一匹雷电,狂暴地扫过电子人的阻击阵地,一阵闪电舔舐过后,数十具电子人和机器人就爆炸开来。
  这仅仅是开胃菜,接下来雷电就像不要钱的一样,一簇一簇地不断光顾电子人聚集的地方,所到之处,人仰马翻,焦烟滚滚。
  梅哲仁找了个掩体回身一看,约翰正站在维格瓦塔的塔顶,临空屹立,襟裾飞场。
  那柄阔剑不断地指向空中,又劈向正在发射火力的据点。
  每一次挥剑,都有一丛闪电被接引汇聚,然后顺着剑势被导向对手。
  此刻,站在塔顶上的约翰真的就是一尊雷神,雷电听话地被他指挥,凝聚,奔敌。
  而凯瑟琳则在塔下不断地运动闪现,如一个黑色的幽灵一般出现在电子人的背后侧向,将冲过去的电子人一一地切颈剖心。
  她在为约翰清理防护地带,让约翰可以心无旁骛地发动凌厉的攻击。
  梅哲仁松了一口气,今天不用当主角了,约翰的超神让今天的战事直接就进入了收尾阶段,电子人莱格怕是要郁闷得吐电弧了。
  而远端的硅基人,也将这一幕一丝不拉地尽收眼里,罗奇克还兴奋地大呼起来“这就是安基尼的能量收集转换方法。”
  戴特则幽幽一叹“可它竟然出现在一具水蓝的生物体身上。”
  伊莱顿最后来了一声祈祷“电子大神在上,请您保佑矽统。”
  他们也怕这一招的。
  梅哲仁却通过场域弄清楚了约翰这一招的底细。
  还是遵守能量守恒的,这些雷电来源于空间的静电荷,只不过被约翰吸引过来罢了。
  每一次挥剑指天时,约翰并不是希曼,也不是臆想中的引雷针,而是形成了一个电势场。
  空气中的电荷因为势差的缘故,被导引吸聚,然后当约翰挥剑时,就相当于电弧放电,他的动作正好在对方与电荷团之间架起了一道电势差的无形之桥。
  这里最关键的是约翰并没有这个算力来计算好这些,他不是逻辑体,他的动作,完全来源于远程通讯。
  梅哲仁感受到的这一股微弱的场域通迅,其能级跟安基尼的能级并不一致。
  也就是说,约翰现在的作为,有点像一套武术套路,只不过是符合雷电原理的套路。
  通过他的手中剑,身上衣,脚底靴,正好发挥出了这套动作的功用,达到引电击敌的效果。
  而这些,约翰在发动前都不知晓,也没有练习过,完全就是受了这股远程通讯的临场指导而完成。
  就如同梅哲仁可以远程调用仿生体一样,这股远程通讯背后的主人,可以临时地调用约翰这一具生物体,把他当然施展的工具人。
  梅哲仁可以确认,这股远程通讯并不能长期维持,也不能完全地主导降临的躯体,而且对于降临的要求也很高,所以骑士和苦修士们必须经过非常刻苦的磨炼方能承载。
  这就是教会的底蕴吗?它的威力也果然不小。
  不过现在不是发感慨的时候,梅哲仁正好需要利用这个关键时刻,将自己这边的力量混进电子人莱格的阵营去。
  于是三百勇士也趁着约翰大发神威时凌乱的场面开始大面积地阵亡。
  他们就没真的死,而是梅哲仁利用场域摁住了对方的电子人或者机器人,夺取了仿生体的控制权,进行了觉醒操作。
  他们将作为俘虏或者被重新拼凑的仿生体被硅基人接管,成为种子,并留在维格瓦。
  于是,通过战斗,爱德华的势力被削弱了,电子人莱格那边也损失惨重,复国组织将一蹶不振,硅基人该放心了。
  虽然约翰发挥了意想不到的作用,但这场仗因为梅哲仁掺沙子的缘故也打得很焦灼很艰难,终于,半小时后,硝烟停歇,尘埃落定。
  爱德华出乎意料地大方地收起来了场域,约翰和凯瑟琳在完成战斗后也疲累不堪了,他们直接就躲进了爱德华号去休整。
  冰原小队的队员也几乎人人负伤,万幸没有阵亡,在史蒂夫的抢救下,更换了一大批备件后,他们又重新活蹦乱跳了。
  博尔根和胡都这一回都打过瘾了,他们也终于在爱德华主教面前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更让硅基人看到了爱德华的识人和栽培的能力。
  想不到原来平平无奇的一个小队,落在爱德华手里竟然也焕发了光彩。
  爱德华让出了场域通道,硅基人也没有客气,他们大大方方地来摘胜利果实了。
  挺香甜,主要是维格瓦的生物反应堆完好无损,可以拿过来就直接投入使用,还获得了额外的场域能量配额。
  而且,爱德华在这一战损失了超过一半的战力,他的三百勇士已经凑不够一百五了。
  电子人莱格一方则更是损失惨重,两千多电子人,另外再加上两千多具仿生机器人,最后能凑完整的仿生体,三百具都不到。
  这是大捷啊,发财外加死同行,要是有实体大脑袋的话,硅基人可以弹冠相庆了。
  爱德华收拢了手下人员,连打扫战场的心情都没有了,直接就拉着电子战机起飞回天使城去了。
  还得备战提克赛斯一役,他还得再跟老莱格协商如何凑一支能战之师。
  爱德华走了,硅基人就得自己赤膊上阵了。
  戴特组织起一队机器人开始清理维格瓦街道,接管生物反应堆,然后派出部队逐一清理躲进维格瓦城里的少数漏网之鱼。
  他们还希望从那些残兵败将口中多捞点复国组织的秘密呢。
  谁也没有意识到,在生物反应堆的维护机器人里,有一台仿生机器人的眼神忽然变得灵动了。
  硅基人对这些机器人已经进行了再三的检查,确保不会漏过任意一点细节,所以他们放心地投入使用。
  他们又不能像爱德华一样到处跑,本体只能躲在哈延山地下基地里面,也只能通过网络和场域来确认手下的忠诚。
  像今天这样的大白天他们还将触手伸出来大肆活动,已经是很难得了,天上的火红风暴还在不断地侵袭着水蓝的大气层呢。
  要不是维格瓦基地很重要,硅基人吃胞了撑的才会这么上心。
  现在好处都吞了入腹,他们自然就缩回了地下的超算里。
  外面的事就让电子人和机器人去操心吧,炮灰,就得有炮灰的觉悟。
  梅哲仁看着维格瓦生物反应堆里的人,心里有少许的悲戚,但更多的则是怒其不争。
  他们也是炮灰,还是心甘情愿当的炮灰。
  这个生物反应堆比费弗提万基地小了十倍,一共才三千万个发电单元,里面的活死人跟费弗提万基地不同,这里的人们是主动向硅基人投怀送抱的。
  只不过投怀送抱也有不同的待遇,大部分是转化为电子人之后遗留下来的植物人躯体。
  他们以为他们获得了永生,其实是成了炮灰,随时都有可能灰飞烟灭。
  而他们的躯体,还得在这里忍受三十年酷刑的煎熬。
  每一天磁控脑机都会向发电单元释放噩梦,只有让这些活死人处于惶恐惊惧中,才能源源不断地为硅基人或者复国组织提供最大量最优质的场域能量。
  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这三千万活死人里面的五百万星华人。
  哪怕他们口口声声信奉电子逻辑大神,但不好意思,嘴巴会说谎,身体才老实。
  硅基人也好,复国组织也好,都不会相信他们说的,只会看他们的身体表现。
  星华人是出了名的务实,有庙就拜,有神上香。
  并不是真地出于信仰,而仅仅是为了心安理得,大部分是做给别人看,以期所谓的融入社会融入文化。
  可星华人在血脉里基因片段里带来的特性可不是那么一回事,以为选了阵营获得好处就完了?自己的老祖宗是否允许问过吗?
  这里面能通过虔诚度测试的一万个都不到一个。
  通不过怎么办?凉拌,他们最后的命运和归宿,就是生物反应堆,主子的要求满足不了?那就为主子粉身碎骨吧,反正他们也宣誓过不惜一切效忠的。
  他们连成为电子人的资格都没有,就被活生生地制成了发电单元,说句不好听的,当得上死有余辜。
  梅哲仁绝对不是圣母,没有办法救所有的人,那些他不想救的人更甚之,凭什么还留下来浪费资源?
  不过他也多少有些恻隐之心,救是没法救了,给个解脱还是可以的,正好可以利用这些活死人打乱硅基人的维度通讯。
  出发前他问阿丹的办法,就是为了在维格瓦基地的生物反应堆里制造神经毒素,让生物反应堆的输出功率不正常。
  只需要暗地里调整一下反应溶液的过滤周期,他就能达到目标。
  然后,超级对撞机就会像一台电压不稳定的收音机一样,发出谁也听不明白的声音。
  这就怪不了爱德华了,他已经将自己从这件事上摘了个一干二净,所有的一切都是硅基人自己经手的,一定不是超级对撞机不正常,没准是安基尼那边的话筒坏了呢。
  这就是梅哲仁的盘算,就是他让安基尼的喉舌哑火的办法。
  他连接了磁控脑机系统,向所有的活死人发送了一个询问“你们想要解脱吗?”
  这里的活死人的意志可不坚定,亦不钢强,他们压根就无法形成统一的共同意志,所有的反馈都是杂七杂八的抱怨。
  不过也有一点好,他们不会不敢也不可能自杀,自作自受,且受着吧。
  梅哲仁在磁控脑机里向这些活死人播放了他回归以后硅基人、机器人大军、电子人被揍得抱头鼠蹿的画面。
  犹其是今天电子人变成齑粉的场面,让这些活死人发出了如潮的哀嚎。
  别骂梅哲仁没人性,他竟然觉得这些哀嚎听起来是如此舒适,因为这些哀嚎每重一分,他就觉得费弗提万基地里的同胞们会轻松一点。
  他轻轻地改动了一下反应液的过滤周期,让它变得不那么线性,然后又看了一眼因为绝望而抬高的场域能量反应,满意地进入了休眠。
  就是一点小手段,埋下干扰器和定时炸弹,自己满意了,硅基人应该也满意了,大家都满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