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 死马当成活马医
  按照曾经那个好心医师的说法,一旦夫人再次旧伤复发,那是会一直吐血不止直到她流血干流尽之后失去生命的。
  如果后面出现这样的情况,夫人一定会必死无疑没有任何办法再救回来。
  所以当公兽看到,刚才那顷刻之间发生的一幕,当他看到自己的夫人就这样被老将军一掌打伤倒下的时候才会如此绝望崩溃。
  发生这样的事情,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去怪谁恨谁
  这白虎国的老将军对夫人并没有下狠手,反而是夫人在盛怒之下出手狠厉。
  可谁能想到,就在他还来不及阻止的时候,夫人就出事了
  因此真的要怪要恨的话,他就只能怪他自己
  是他明知道夫人的情况却未能出手阻拦
  是他这个丈夫没用没能保护好他的妻子孩子!
  尤其是当他看到夫人开始疯狂吐血的时候,他的心都死了。
  在那一瞬间,他脑子里蹦出来一个疯狂而且极度不负责任的想法。
  他想带夫人离开,如果真的要死,他想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就这样和夫人一起离开。
  尽管他知道这样对它们的孩子而言太不公平太不负责,可是现在它有自己喜欢的想要追随的人,看得出来她的日子过得很开心幸福。
  孩子不愿认它们,如果夫人走了,那他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
  如果是那样的话,他是不是也可以自私一次追随夫人一起离开这个带给他无尽痛苦的世界呢?
  可现在
  难不成,她说的是真的?
  倘若这个小丫头不是真的略懂医术,她又怎么能拿出对症的可以止住夫人吐血的丹药呢?
  看出男人的挣扎,楚千璃趁热打铁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你应该也知道你夫人的情况不容乐观对不对?倘若不是这样的话,你也不会这般绝望悲痛,虽然我不知道她究竟怎么了,但是我可以确定她之前就受了很严重的内伤一直不曾治好,她的身体本就已经如同强弩之末,一直以来她拖着旧伤活到现在不过是在硬撑,我猜今日来到这里之前你就知道,她的身体情况已经糟糕透了,恰好今日阴差阳错的,她和我爷爷打了起来,爷爷那一掌打在了她曾经旧伤的地方再次让她旧伤复发,现在她要是不赶快得到医治的话,她真的会没命的!你也不想你夫人就这样离开你对吧?就当是为了小吉祥,你相信我一次,你让我救她,要是再拖延下去就真的来不及了!”
  听楚千璃准确的说出自己夫人的情况,那男人眼中闪过一丝迟疑后死死的盯住楚千璃,看他那样子,仿佛想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哪怕一丝破绽。
  然而看着楚千璃坚定的眼神,公兽的内心忍不住动摇了。
  与此同时,他竟然还感觉到了一丝希望
  如果这小丫头说的是真的
  那
  反正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如此,试一试又能怎么样呢?
  说不准,这就是它们孩子带给它们夫妻两个的好运呢?
  想到这里,公兽生怕希望会落空却又忍不住的生出了期待,好像看到了希望却强压着不敢表现出来一样。
  紧接着就听到他用颤抖的语气问道:“你能救她?你能替她医治?我承认你说的都没有错,她的身体的确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程度,如果可以,我宁愿用我的生命去和她交换!可她现在这样,你一个小丫头又如何救得了她?”
  没有正面回答公兽的问题,自己如何救得了她那是她的事。
  真要解释起来,恐怕这公兽也未必能听懂。
  眼下时间紧迫,楚千璃只能快速问道:“没有时间了,你能否信我一次让我来救她?”
  说完之后楚千璃又补充道:“你应该明白,如果不试试的话,那你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与其这样,为何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呢?”
  是啊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
  就算死马当成活马医那又能怎样呢?
  如果夫人真的在这里出事,那它们的孩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继续留在这里了吧?
  大不了就赌一把,反正如果夫人真的出事,那他也没什么可输的了!
  但是
  他怎么忍心用夫人作为赌注呢?
  然而想到楚千璃那笃定的充满了自信的样子,公兽还是忍不住抱有一丝希望的问道:“你懂医术?你真的有办法救我夫人性命?”
  在公兽期待的眼神注视下,楚千璃坚定的点头道:“对!我懂医术!而且我敢说你夫人的情况眼下只有我能医治!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让小吉祥为我会医术一事作证,你自己想想,我完全没有必要骗你!倘若我想害你们的话,只需要让你直接离开即可又何必前来阻止你带她离开呢?”
  深情的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夫人明显好转了一些的脸色,那男人抬起头对上楚千璃真诚的双眼微怔了一瞬然后狠了狠心点头道:“好!倘若你真能救我夫人,我夫妻夫人绝不再干预你和我们孩子之间的契约关系,可如果你救不了她甚至让她就此丧命,那后果你应该也可以想象”
  公兽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楚千璃却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
  很明显那公兽是知道自己夫人的身体情况有多么恶劣糟糕的。
  若非如此,他绝不会表现的如此绝望就好像他的夫人已经断气了一样。
  既然他知道自己夫人的情况,那他就应该明白,倘若自己真的有能耐把他的夫人救回来,那么它们夫妻两个也算欠自己一个人情。
  而且如果自己有这样的本事,那小吉祥即便和自己永远签订生命平等契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可是假如自己今日不能救回这母兽的性命,那么可以说这母兽的死和自己和爷爷便脱不开关系。
  再加上自己夸下海口说要救她却没有做到,到时候自己都很难说清楚母兽的死到底是否因为自己医术不精。
  到那个时候,小吉祥就算和它们再是没有感情怕是也不能跟着自己这个“害死了”她母亲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