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6章 管家回来了?
  不得不说,这公兽的样子看上去分明是个干净纯洁温文尔雅的绅士。
  看着他这张可谓“人畜无害”的脸,楚千璃只觉得他应该是个很简单直接完全不会阴谋算计的人。
  可不得不说,他此时的所作所为还真是动了不少心眼算计。
  不过换位思考,倘若自己是他,面对眼前突然发生的这一切,恐怕自己也会这么无比小心谨慎的提防着自己。
  对于他而言,自己只不过是个“骗”走了它们夫妻两个孩子还和它们孩子签订了生命平等契约的陌生人。
  他现在这样也只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孩子嘛,楚千璃完全可以理解。
  反正她对自己的医术很有信心,母兽现在这情况要是放在除了自己的任何一个人手上只怕都只能说一句“无力回天”。
  可她不同!
  这片大陆的医师医术就算再是高超,但由于他们从未涉猎过华夏大陆的“手术”这个东西,那些现代化的医疗手段他们通通一无所知,因此很多丹药无法医治的伤病他们便束手无策。
  但对她而言,“手术”这种东西她再熟悉不过
  就在她刚来到这片大陆没多久之后,她就已经成功的替欧阳伯伯进行了一场开颅手术。
  第一次就在那样惊险刺激的情况下,一场开颅手术都顺利的成功了,更何况是其他呢。
  因此作为同时拥有古医传承和万单录的她对于救回母兽有着十成十的信心!
  总而言之,她是绝对不会让公兽有机会抓到把柄带走小吉祥的!
  哪怕是为了小吉祥,她都必须用尽浑身解数救回这母兽性命。
  如果这公兽能够言而有信在自己救了他夫人之后,它们夫妻两个再不干涉和小吉祥的契约关系,大家都可以心平气和,和平相处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既然现在公兽答应让自己尝试一下,那她必须立刻替母兽进行医治。
  自己刚才给她服用的丹药只能暂时稳住她体内的伤势,具体情况还要等她仔细的给母兽做一次详细的检查。
  只是
  看着一片乌黑的天色楚千璃却又不由得有些犯愁
  这天眼下黑的深不见底,可是很快天就要亮了!
  眼下二婶和两个妹妹的下落都还没有一点消息。
  甚至于他们就连到底是谁掳走了二婶和两个妹妹都没有查到。
  敢在白虎国,在爷爷眼皮底下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人还真是有些胆量。
  虽说敢这么做的人放眼整个白虎国也数不出来几个,但是对方既然下手了,那就一定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留给他们的时间这么少,总不可能挨个把每个有嫌疑的人名下的所有可能藏人的地方都找一遍吧。
  要知道,不管是皇帝太子亦或是左相的人又或者是四大书院的长老
  所有这些有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他们自己拥有的房产就已经不计其数。
  更别提他们手下的人能够提供的扣留二婶和两个妹妹的地方。
  真要挨个找过来的话,只怕十天半个月都找不过来
  按照现在这个情况来看,真到了明日午时,也不知该如何应对这件事!
  倘若自己现在就这样离开,留下爷爷和二叔两个人该如何是好?
  然而这母兽的情况压根等不得了,自己给她喂下的那颗丹药最多能让她延缓个小半个时辰,在那之前自己必须找到她身体的症结所在并且开始医治。
  就在楚千璃有些犯难的转过头看向爷爷刚要开口的功夫,她就听到有人在轻轻的敲打着二叔院门口紧闭的大门。
  听到这敲门声,公兽第一时间警惕的看向大门满脸都是戒备。
  也是这敲门声瞬间拉回了楚千璃的思绪让她微微皱眉的看向院门的位置。
  都这个时候了,爷爷刚才还特地吩咐了任何人都不要轻易跑来这里,现在竟然有人来敲门?
  莫不是又出了什么事?!
  他们将军府都已经乱成这样,大半夜的还能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很明显,老将军此时有着和楚千璃一样的疑惑。
  爷孙两个此时已经犹如惊弓之鸟一般生怕再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即便这爷孙两个遇到事都不会怕事,可也架不住这一桩桩一件件的破事让他们不得安宁啊!
  听到这动静之后,老将军侧头看了看院子里的情况微微的沉思了一下,然后老将军直接走到了门口打开大门走了出去然后又顺手将大门关上。
  管他发生了什么事呢
  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别让外面的人看到自己这院子里突然出现的一对夫妻
  而老将军关上了院子的门之后,那门口的人看不到里面发生的情况,而他们里面也听不到外面的人和老将军到底说了些什么。
  不一会儿的功夫,只见老将军再次踏入院子里。
  对上楚千璃探究的眼神,老将军走到她身边压低了声音道:“璃儿丫头啊,你就放心的去替那白虎医治伤势吧,她现在这个样子和爷爷多少也有关系,倘若她真的出事,爷爷心里也不会好受,寻找你二婶她们下落的任务就交给我吧,刚才下人来报说管家回来了,而且管家说,他有你二婶他们下落的线索我且去会会他,你我兵分两路,爷爷相信,只要咱们爷孙两个一起努力,一切困难都会迎刃而解的!”
  管家?
  管家回来了?
  也不知他是否得知了自己儿子已经出事的消息
  因为今天一下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所以楚千璃险些都忘了询问管家的情况。
  却没想到,现在这个时间他竟突然回来了?
  他
  “你到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我夫人的气息越来越微弱,我担心她等不了多久了!”
  老将军话音刚落,楚千璃就听到那公兽焦急的催促声。
  无奈之下,楚千璃只好冲着爷爷点了点头道:“爷爷,防人之心不可无您千万要小心那管家使诈,寻找二婶下落就交给您了,还有这母兽会重伤和您没有什么关系,就算不是您,她的身体很快也会出现问题,所以您不必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