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7章 夫人就拜托给你了
  说完之后,楚千璃看了一眼满脸焦急的公兽把心一狠。
  她当然能感觉到公兽此时恨不得替夫人承受一切的心情。
  可是她不得不狠心道:“把你的夫人交给我,在这里并不方便,想要救回她过程很是复杂,我需要很多工具,所以我要带她吉祥所在的地方替她医治,在此之前你就在这里安心等着吧,相信我,等我回来的时候一定会还你一个健康的,身体再无隐患的夫人!”
  故意提起小吉祥,楚千璃也是为了让公兽可谓稍微安心一些。
  他就算不能完全信任自己,但是他总该完全相信小吉祥吧?
  虽然他不能一起进去空间,但是有小吉祥在,相信他也会安心一些。
  然而楚千璃话音刚落,楚千璃就听到公兽原本还算控制着自己一直保持平静的声音陡然提高:“不可以!为何我不可以同去!不行,我要守在她的身边,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几乎想都没想,那公兽便脱口而出的拒绝了楚千璃的要求。
  夫人现在这样的情况,让他离开夫人身边,那怎么可以!
  越是这种时候,他越是应该陪伴在夫人身边
  万一一会儿夫人醒过来发现他不在身边,那夫人该是怎样难过的心情!
  别看夫人平日里看上去脾气火爆总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是公兽很清楚她的脆弱和偶尔的胆怯。
  作为夫人的丈夫,这种时候他怎么可以不在夫人身边给她力量?
  不行!
  绝对不行!
  然而,早就猜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楚千璃丝毫不意外的摇了摇头不置可否道:“没有为什么,你跟着,不方便!我说了,我能救你夫人的性命,我可以和你保证我一定会救她性命!可是要让我救你夫人,我就只有这一个条件,我治病救人需要绝对的安静,因此别说寸步不离了,你只能在外面等着!倘若你不能答应我的条件,那么抱歉请恕我无能为力了,但是我觉得你完全可以放心,小吉祥会一直在我身边盯着我医治你的夫人,她就算对你们没有感情,也不会眼睁睁看着我害你夫人的不是吗?你也不必担心你夫人身边没有亲人给她力量,我想对你夫人而言,她的孩子在身边也许会比你更有用一些”
  说完楚千璃又淡淡的补了一句:“你又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别墨迹了,你夫人等不得了”
  刚刚公兽催促她的话,楚千璃又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
  她给不了这公兽太多的时间去思考,因此必须快速的逼他一把让他做决定!
  楚千璃很清楚,事已至此,只要离开他的夫人必死无疑,所以那公兽已经没有第二种选择了!
  “我”
  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怀里夫人愈发苍白的脸色,公兽心如刀割满心不舍。
  夫人经历生死存亡的关头,可他却不能陪在夫人身边。
  这是个什么道理!
  可他也知道,自己别无选择了
  既然选择信任这个小丫头让她替夫人医治,那她提出来的要求自己除了照做之外又还能如何呢?
  关键是,再拖下去夫人只怕
  只是公兽实在不明白,为何这小丫头不肯让自己看着她为夫人医治而是要让他留在这里。
  难不成,这个小丫头是担心自己看着她为夫人医治的过程会偷师于她?
  自己就算现在因为某些原因以人形出现,可说到底自己就是一只白虎而已啊!
  难道这小丫头还担心自己会去学医术抢他的饭碗吗?
  倘若他真有这本事,夫人最初受伤的时候他早就已经这么做了,又何必等到现在呢!
  其实公兽这么想倒真是冤枉了楚千璃
  他并不知道,楚千璃不肯让他一同进入空间是担心在他看到自己给母兽检查并且医治得过程之后一时之间会无法承受那有些血腥的场面。
  既然已经知道母兽身体的伤势出在她的体内,那么自己势必要给母兽进行开刀手术。
  这公兽和母兽感情深笃,倘若让他看到自己把他夫人肚子用手术刀划开这一幕,只怕在空间里他就会直接对自己出手了。
  毕竟在这大陆生活的人都不曾接触过“手术”这种东西,更何况是一只白虎神兽!
  即便他能保持冷静,但是正所谓关心则乱,公兽在一旁看着一定不可能全程把淡定,这样终归会让楚千璃觉得很不自在。
  这母兽情况如此危急,整个过程都容不得半点失误。
  可以说,让公兽一起进入空间会出现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既然如此,自己实在没必要把公兽这个“变数”一起带进空间。
  为了大局考虑,这公兽还是守在外面最为稳妥!
  可公兽却不知道楚千璃已经在心里打好了进去空间就给他的夫人切腹手术的准备。
  他只当楚千璃是太过自信生怕自己偷学他的医术。
  因为除此之外,他再也想不出其他可能。
  倘若这样的话,那是不是也有可能侧面说明这小丫头对自己的医术很有信心。
  说不准她真的有本事有办法救回夫人呢!
  关键他怕再耽误下去,夫人她真的会
  既然有一线希望,那他就绝不能放过。
  看这小丫头的样子应该不会欺骗自己,更何况她毕竟是小吉祥的主人。
  就像她说的那样,无论如何小吉祥都不会眼睁睁看着她的娘亲死在自己面前吧!
  虽说自己今天才第一次正儿八经和自己的孩子接触,可是他愿意相信自己的孩子
  最主要的是,冷静一想如果这小丫头没有救下夫人的把握,那她刚才根本没必要拦住自己。
  她只要让自己离开,那她根本不需要担负任何麻烦和责任。
  只要自己踏出这个院子,夫人就算真的出事也不会怪到她头上。
  可她既然自愿的把救治夫人的事情揽了下来,那她至少不会有半点儿恶意。
  如此想着,公兽对楚千璃越来越寄予了浓厚的希望。
  终于,在短暂的思考和僵持下,公兽妥协道:“好!我答应你我守在这里,但是在你回来之前我绝不会离开,我就在这里等着,一直等你!你不要妄想做些什么或是逃走,我我夫人就拜托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