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十六
  丁奶奶的年纪大了,当年顾彦辰尽管给她做过药浴,恢复了身体健康,但就算那样也只能延长几年的时间,一直好好的活到现在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撑到现在才出现问题,可以说是奇迹。
  丁语星虽然清楚,但当真的面对的时候,还是难以控制的难受,浑身上下都难受,心里头的滋味难以言说。
  烦躁、焦虑、心慌,这些情绪在平时她都压在心底,并不想被人发现,只是在小儿子因为太忙让身体免疫力下降,生病感冒之后,就爆发了出来,忍不住唠唠叨叨,跟更年期似的。
  顾彦辰却一直都清楚她的心情,不管她有没有表现出来,现在见她如释重负的模样心疼不已,将人抱进自己怀里“奶奶很想爷爷,他们早点见面也没什么不好。”
  丁语星顺势靠在他身上的动作一僵。
  顾彦辰像是没察觉一样“奶奶为我们操心这么久,也该好好的放松,见自己想见的人。”
  “就这么一两年的时间,你别让她担心,连离开都不能放心。”
  丁语星的眼睛酸涩,但积郁在心口的那股难受却散了不少,奶奶也很想念爷爷。
  最近奶奶念叨爷爷的时间越来越多。
  “那老头子不知道还有没有在下面等我,要是敢不等我,看我找到他怎么收拾他。”一下子瘦了很多的丁奶奶念叨着。
  虽然是玩笑,但也是真的担心。
  现代人不信鬼神,但丁奶奶却盼着世界上有鬼,有地府,这样的话,老头子就一直都在,将来老了她还能去见他,这是她的一个念想。
  “肯定的,我爷爷那么不放心你,怎么可能会不等你。”丁语星笑着给奶奶掖了掖被子。
  丁奶奶顿时乐了,嘴上却偏偏道“那谁知道,就算在下面也不一定是等我,可能和哪个老太太勾搭到一起去了。”
  丁爸哭笑不得“妈,我爸不是那样的人。”
  顾泽涛从来没有见过太爷爷,但这不影响他跟着附和“没错没错,有我太奶奶这么漂亮的老太太在,太爷爷怎么可能看的上别人。”
  嘴甜哄的丁奶奶笑呵呵的,脸上的笑一直没停。
  但到底年纪大了,又生了病,虽然控制住,但还是容易累,没多会就困了,丁语星他们就出去让她睡了。
  “你们该忙就去忙,这儿有我和你妈。”丁爸催着丁语星去忙,不用留在这陪着。
  丁语星舍不得,她从小跟着爷爷奶奶一直生活了那么多年,感情深厚,特别不想走,想陪着她。
  但身上的重担让她不得不离开“好,晚上我和彦辰再过来。”
  她能抽出这么多时间,还是因为有大儿子从旁协助,减轻了她的工作量,还是得赶紧回去。
  这十几年来,星辰派的人口急剧增加,今天又准备扩建,很多问题都需要她来把控,着实很忙。
  “太奶奶还好吧?”顾泽群一看到他妈就问,他小时候没少被太奶奶照顾。
  爸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忙的时候,很长时间都是太奶奶照顾他的。
  “今天精神了点。”丁语星进入工作状态之前,问了一句“你和秀安的进展怎么样,和解了吗?”
  不等他回答,她有说“这都已经几个月了,别告诉我你进展还那么慢。”
  嫌弃的眼神,嫌弃的表情,把顾泽群弄的心塞不已“你儿子是那么没用的人吗?”
  他现在说的轻松,但其中的艰辛只有自己知道,好在秀安还是爱他的,只是略微给了他一点好果子吃,就大方的原谅了他。
  只是想要抱得美人归,还得再接再厉,不过这就不用告诉他妈了,反正也不会帮他,还可能会笑话他。
  丁语星点点头“那就好,争取早点定下来,你太奶奶也好放心。”
  别走的时候也不放心。
  “……”顾泽群显然明白这一点,深沉的点头“知道,你也太看不起你儿子了,我用得着那么长时间?”
  本来就殷勤的他这天开始更加殷勤,毕秀安感受到他着急的情绪,从爸妈那知道太奶奶时间不多了,也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但她要因为这个就答应吗?
  她还犹豫不决,不想因为别人而松口。
  “你别逼我!”毕秀安忍无可忍。
  顾泽群讶异了一瞬间,很快理解她在想什么,他这段时间确实急躁了一点“对不起,我太着急了,以后不会了。”
  “你早点休息,不要熬夜,工作忙不完,没必要累坏自己。”顾泽群潇洒道“好了,我也回家了。”
  毕秀安的唇嗫嚅两下,终究还是叫住了他“你等等。”
  顾泽群回眸,毕秀安没有说话,但他却睁大了眼睛,他从秀安的眼睛里看出了一个他不敢相信的话。
  真的假的?
  不管真假,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两个人眼神传递消息,顾泽群深呼吸一口气;“今天我什么也没准备,但我还是想说,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成为你的男朋友,成为你未来的另一半,未来孩子的爹?”
  “秀安,给我一个机会。”
  毕秀安没有说话,也没有挣开他的手,只看着他,在他紧张忐忑当中,缓缓点下头“答应你可以,但接下来我要看你表现,能不能彻底转正就看你自己了。”
  “太好了,秀安,我爱你。”顾泽群激动的抱着毕秀安转圈。
  在家里的毕振宇气的要找鸡毛掸子“这个臭小子,占我姑娘便宜。”
  “行了,你别闹了,孩子的事,你管那么多。”郭君秀扯住他不让他添乱,反正她的心是定下来了。
  闺女有多喜欢小宝,她都清楚,这几年看他们折腾没少担心,这下终于好了。
  丁语星和郭君秀笑的呀,本来就亲如姐妹的两个人关系更好。
  “小宝以后要是敢欺负秀安,我一定扒了他的皮,你们想怎么收拾怎么收拾。”
  “秀安大大咧咧的,不少东西都不懂,你该说就说,该打就打。”
  两个母亲相视一笑。
  丁奶奶听到两个孩子在一起之后,也是放下一大心事,身体都跟着好了不少“在一块要互相体谅,包容,别动不动就闹,小宝你让着点秀安,别欺负秀安。”
  “我怎么可能会欺负她。”顾泽群郁闷“她欺负我还差不多。”
  毕秀安瞪眼,顾泽群老老实实认怂。
  丁奶奶看着更开心,她开心了,其他人也都跟着开心。
  “就是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看见你们的孩子出生。”丁奶奶遗憾道,她也知道自己大限将至。
  “妈。”
  “奶。”
  “太奶奶。”
  一下子所有人都笑不出来了,虽然丁奶奶没催,但小两口还是抓紧时间举办了婚礼,丁奶奶见证了玄孙辈的幸福。
  本来还想争取生下一个孩子,但时间不等人,丁奶奶已经到了弥留之际。
  “奶。”丁语星哽咽。
  <scrpt>();</scr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