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十七
  老人家是含笑离开的,没有任何遗憾,带着对后辈们无限的祝福。
  理智上大家都明白,但心里却无法接受,一时间他们这些亲人都陷入低迷当中。
  “奶都已经九十多了,也算高寿,是自然老去,你别这样,让她走了也不安心。”丁江雁这么说着丁语星,但她自己也没好到哪儿去,也还没有恢复过来。
  丁语星同样打不起精神,嘴里却还是说“我知道,就是一时没有习惯。”
  可以说当初他们能够撑下来,就是因为有家人的支撑,才不管多苦多累,才能咬牙走到现在。
  因为有家人在,心头格外有希望,而她奶奶可以说就是他们一家人的定海神针。
  现在这颗定海神针倒了,他们的心也跟着乱了。
  还是不能接受,他们需要时间。
  “你们还好,我长年不能待在奶奶身边,更加遗憾,连回忆都那么少。”说着说着,丁江雁眼睛就红了“我总说要多回来陪陪奶奶,结果到现在也没有陪她多久,以后就算想看看都没有机会了。”
  “你也是有太多事情,不用自责,奶奶都知道,不会怪你的。”丁语星反过来安慰她姐。
  丁江雁哭了一会儿,擦了擦眼睛“好了,我去看看罗蜜那小子,肯定又在骚扰他哥。”
  “看你说的,那是罗蜜和他哥关系好,什么叫骚扰。”
  顾彦辰进来,对丁江雁打过招呼,送她出去。
  房间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丁语星抱着顾彦辰的腰不撒手,闷在他怀里说“你一定不能走在我前面。”
  她无法想象顾彦辰如果比她先走,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光是一想心就疼的厉害。
  “好,我一定不走在你前面。”顾彦辰轻拍老婆,语气尽量轻松“别哭了,现在想这些是不是太早了,我们还有几十年的时间,没想到你还是个哭包。”
  “要是让你的徒弟们看到,不知道要怎么笑话你。”
  “他们敢笑话我。”丁语星瓮声瓮气,靠在他怀里不动,过了一会儿缓过来才抬起头,但还是靠在他身上。
  “我知道生老病死很正常,但奶奶走了,我真的很难受,每次我们身边的人离开,我就是控制不住,总觉得有很多事没有做,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为什么他们在的时候我没有对他们好一点。”
  “忙忙忙,最后能给他们的时间还是太少。”丁语星有感而发“等以后把星辰派交到小宝手里,我们一定要多陪陪父母,不能再有遗憾。”
  “好,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顾彦辰没有不答应的,只是说“不过奶奶肯定也没有怪你,你能孝顺的都孝顺了,只是不得已没有分给她更多的时间,奶奶一直很理解。”
  “你要是天天陪着她,奶奶才要生气。”
  两个人没有再说话,静静的感受对方的存在,不知过去多久,丁语星的心情好了很多。
  时间过去的很快,因为丁奶奶离世带来的悲伤渐渐消失,星辰派也渐渐交到顾泽群手里,丁语星和顾彦辰卸下身上的重担也没有如一开始打算的那样离开,环游世界。
  他们最终选择留在山里,陪着父母,不想让自己以后后悔。
  “去去去,你们赶紧该干嘛干嘛去,天天围着我们干什么,做点什么都不得劲儿。”丁妈嫌弃的表情不要太明显,烦的都开始赶人了。
  “以前也没见你这么黏人,都多大的人了,孩子都结婚了,还离不开爹妈。”
  想要多陪陪父母的丁语星噎的说不出话里,那些个这些年难得的感性瞬间烟消云散“行吧行吧,不碍你们的眼了,从小你们就嫌弃我这个灯泡,哼,现在我也有人了,不管你们了。”
  抱着顾彦辰的胳膊就走,因为丁奶奶离开的后遗症终于消散。
  丁妈看着回过头的女婿,笑着摆摆手,然后对丁爸道“终于走了。”
  闺女孝顺,知道念着他们是好事,但天天跟在身边就很麻烦,和老公单独相处的时间都没有。
  而且这种状态也不好,之前想着她难受,也没说她,也许过两天就没好,没想到这过两天就变成两个月。
  大概是远香近臭吧,反正她是看不得闺女就天天围着他们转,一点自己的时间都没有,大家都跟着担心,顾忌着她的感情。
  丁爸不得不为闺女说句话“你这话说的多没良心,这一阵闺女多孝顺,难得有机会多陪陪我们老两口,至于赶人走吗。”
  “哼,再让她待下去,她还不得忧郁了,才多大的年纪,四十五就开始更年期了,就不能让他们闲下来,给她找点事做,也就彦辰惯的。”
  “那不是应该的吗。”丁爸嘀咕,对他闺女不好,他可不答应“还有什么更年期,别胡说八道,你都没更,闺女就更不可能更。”
  丁妈瞪眼“丁振琰,你什么意思,嫌我烦?”
  “没有,哪有的事,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怎么会有那种大逆不道的想法。”
  在家待了两天,也就帮儿子处理点门派事务,其他时间,两个人无所事事,她爸妈和他爸妈都不需要他们两个总过去,还让他们别总闲着,就算退下来也找点事情做。
  “我和你爸还有你公婆都没有退下来,你们才这么年轻,就当甩手掌柜,以后难道还真的什么也不干,这么早就开始养老,能不能有点出息,怎么就这么懒。”丁妈嫌弃的不要不要的。
  “都忙了那么长时间,人都快疯了,你还说我懒。”丁语星不可思议“要是我懒的,全世界就没有勤快的人了。”
  但她妈的话还是对她有影响的,本来还想再看看大儿子一个人能不能做好,现在经过深思熟虑她决定放手。
  懒懒的伸个腰,丁语星躺回躺椅,慵懒的对顾彦辰说“我们还是出去吧,在家什么也不干,天天这么躺着,懒筋都出来了。”
  “好,就我们两个人,好好玩个痛快。”
  以前他们都是为了公事顺便放松放松,经常还带着不少人一起,这次要颠倒过来。
  “就当是度蜜月。”丁语星笑成一朵花,万分期待即将开始的旅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