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总裁先生的独宠
  皖桃在脑子里迅速将剧情给过了一遍,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成了司馨宁,还穿到了主线剧情开始前的一年。
  直到湛谦把水给她端来,男人接过来喂她喝后才反应过来。
  “咕噜咕噜……”
  几口水喝下去,干燥的嗓子得到滋润好受了不少,皖桃这才凝神看向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
  司季安察觉到了她的视线,只以为是女儿害怕,垂下眼睑看向她的小脸,将她抱的愈紧了些。
  他差点以为要失去她了。
  平时总是奶声奶气叫他‘爹地’,和他撒娇讨抱抱的小女孩。
  即使年龄尚小,却温顺乖巧的让他心疼。
  他也总会抽出时间来陪她。
  “馨宁,不怕了,今天我们就能回家了。”
  司季安很有耐心的哄着,他不太会说安慰小孩子的话,却总是愿意把时间和耐心花在她的身上。
  皖桃一愣,当即开口接道:“爹地,我不害怕。”
  自然到让皖桃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难道她是天生的小金人?
  这边护士走过来给她打屁屁针,她这具幼小的身体受不住。
  尖锐的针扎破了幼童稚嫩的皮肤,换哪个父母看了都揪心的担忧。
  身体在颤抖是恐惧的本能在作祟,这也不是她能控制的。
  皖桃在尽量控制着压抑下身体的恐惧了,然而于事无补。
  司季安看在眼里,眼神深沉了几分又有隐晦的心疼,他的女儿在他面前可以再多任性一点,都比露出这坚毅倔强的眼神不依赖他要好。
  他不需要自己的女儿在他面前有多坚强,司馨宁现在才四岁就懂事的让他愧疚。
  以前是他的疏忽,他也没有发现司馨宁从不依赖他。
  司馨宁一直都是交给保姆和下人来照顾的,他始终埋头于工作或者是从不间断的派人去搜寻那个女人的消息。
  可惜这几年来都杳无音讯。
  是她对他的惩罚吗?在医院的那天她险些丢了命生下孩子,从那之后彻底从他的生活中消失。
  而他则像是疯了魔般满世界的找她,从而疏忽了对他们之间的孩子的照顾。
  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或许今后也不会是。
  司季安心绪复杂,抬起手一下又一下顺着司馨宁的后背,动作笨拙却温柔地拍哄着。
  他看着怀中这个眉眼与她有八分相似的孩子,心却又在隐隐作痛。
  情之一字,害人不浅。
  等他开始后悔的时候已经晚了,她消失在他的世界里了。
  除了湛谦,其他人在司季安身后面面相觑。
  他们平时也没少见过总裁雷厉风行的手段,但是这么耐心的哄着一个孩子还真的很少见。
  甚至都能用稀奇来形容了!
  彼此互相对视了几眼交换眼神,他们也想到了之前媒体爆料的总裁女儿的报道。
  但是除了个背影之外什么都看不见了。
  现在亲眼看到后……
  这粉嫩的带着婴儿肥的脸蛋,灵动的像小鹿一样的双眼,此时氲着淡淡的水雾,更是惹人怜爱。
  柔软的黑发和白皙的肌肤,还有浑然天成的纯净气质。
  初见端倪的美人胚子。
  能生出这样的女儿,妈妈一定也很漂亮。
  几人这么想着,却没人敢说出自己的想法。
  没有别的,因为他们压根没见过总裁身边有什么女人。
  别说是他们了,连湛谦都没见过。只知道那次凶险的经历过后,总裁回来时带着尚在襁褓之中的司馨宁。
  从此,总裁就多了位千金。
  明面上瞧不出来,但司季安表现的却像是个隐藏的奶爸。
  皖桃现在就跟被强力胶粘住了似的,司季安一抱上她居然不撒手了。
  原以为忍耐那么个十分钟就行,等到他把自己放下来。
  没想到等啊等,等到湛谦来回跑一趟公司把他的文件送过来,他也没有一点要松手的意思。
  司季安就这样抱着她在病房里工作起来,把她放在了他的腿上。
  医生和护士都出去了,病房里也只剩下司季安和他带来的人。
  湛谦站在司季安的身边,给他递上季度报告。
  皖桃被这双手臂环抱在司季安的怀里,她想走都走不了。
  看了看还有半瓶没挂完的点滴,只觉得时间慢的不得了。
  生平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想要逃离的冲动。
  男人身上的古龙水香很好闻,扭头能看见他的整齐的衣领,往上瞄还能瞅见他的喉结和分明的下颔线。
  拿着文件翻看的男人低头看了她一眼,只见她眨巴着双眸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他不禁失笑,心里深埋的那份痛苦似乎也被冲淡些许。
  司季安腾出一只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低头又继续处理他的工作。
  皖桃:???
  她放弃挣扎了,就这样吧。
  当谁不好,偏偏成了个身体这么差的大小姐。
  这个时代的人太缺乏锻炼了,新能源还没有被发现开发出来,也难怪和她生活的时代不一样。
  她所处的时代和这里的生活方式差不多,不过又多了不少东西。
  这里的世界相对皖桃来说,只能算是新能源未被开发的旧社会吧。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看来想要知道前因后果只能找到那个游戏机才有答案。
  再考虑一下目前的这个身份。
  原著里面男主回国的这段剧情,还是男主女儿司馨宁给触发的。
  如果不是司馨宁说想回国见爷爷奶奶,司季安也不会有回国的想法。
  她目前是在l国,和司季安一起出差。
  恐怕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也是在这里,她没有原来的记忆,有的只是自己看完的理解。
  要扮演好司季安的女儿没什么难度,她发愁的是自己没多少行动自由。
  才四岁,能让她干什么。
  又不是像她们那边开始接受学前训练的孩子,个个人手一台练习机甲驾驶着就到处跑。
  旧社会的孩子体质实在是太差了。
  她也确实感受到了,手心空空的握紧了也用不上什么力。
  然而难的是她不知道该怎么把剧情进行下去,毕竟现在这里是距离主剧情触发的一年前。
  这才是最让皖桃头疼的地方。
  可在其他人的眼里看到的场景就不是这样了。
  ‘司馨宁’几次不安的看向了自己的爸爸,而她的爸爸,总裁先生,则是很宠溺地揉了揉她的脑袋。
  得到了爸爸亲亲的‘司馨宁’则是乖顺的呆在总裁先生的怀里,安静的陪着他工作。
  司季安的几个下属看着这一幕心都要化了。
  上哪去找这么乖巧又懂事的孩子?
  他们那个平时不苟言笑的总裁大人,原来当了父亲之后居然还有这么魅力的一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