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总裁先生要亲自喂饭
  有内味了。
  芹姨毫不犹疑竟然就这样一把将她给抱了起来快步走向司季安,皖桃看着越来越近的那男人,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僵住了。
  “馨宁,想不想爹地?”
  男人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说话间呼出的温热气息扑打在她细嫩的后颈。
  她这身体还小,触感也是真的,哪里遭得住这样的刺激啊。
  皖桃尴尬的往旁边挪了挪,她对男人有点ptsd,不太行。
  司季安却以为她还在生自己的气,大手毫不犹豫的搂过她的身子,更是往怀里带了带,又道:“以后天天都陪你好不好,工作也带着馨宁。”
  话语间,是浓浓的愧疚和心疼。
  如果不是他忙于工作,她就不会因为没有人保护而被其他人趁虚而入了。
  他树敌太多,不管是刚上任还是现在,以后恐怕也会只多不少。
  看来是这几年过得太安逸了,安逸到他连自己的女儿被那些人绑架了才知道。
  他还记得对方发过来的威胁录像,她小脸苍白却咬紧了唇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极力的否认和他的关系。
  只是为了不让自己拖累了他。
  司馨宁知道爸爸的工作很忙,又隐隐约约的察觉到那些坏人想用她来威胁他。
  所以不论对方怎么问怎么引诱,她一个字都没说,同时也为他争取到了找到她的时间。
  但那之后,司馨宁就大病了一场。
  有了这么一次经历,多少都会有创伤后应激障碍。
  更何况她才四岁啊,等到司季安找到她的时候,一向坚强的人儿见到他的那一刻却是哭的撕心裂肺,直接痛到他心里去了。
  她不是不害怕。
  从那一刻起,司季安就已经决定要将司馨宁寸步不离的带在身边了。
  或许这样会很危险,但总比放着她一个人要安全的多。
  “……没事的,我在这里就挺好的,反正都过去了。”
  看司季安这模样是铁了心要把她带在身边了,可皖桃不想啊。
  硬着头皮开口扯皮了几句,她也没指望这人能听进去。
  宁愿自己呆着也不想一直和这个男人待在一起。
  平白无故多个爹,实在是有点难以开口。
  “馨宁不愿意跟着爹地吗?”
  司季安的胸口像是被人用刀划了一样难受,就连呼吸都为之一窒,语气不可置否的染上了些许苦涩。
  他双眸中的痛苦几乎要溢出,沙哑的嗓音低沉。
  皖桃察觉出气氛不对。
  司季安看着她的目光愧疚之色更浓了,这更是让皖桃觉得头大,她觉得他俩说的压根就不是一个事儿。
  她在这头,司季安在那头。
  仔细想想,司馨宁会经历两次绑架,一次是男女主重逢和好后的甜蜜时间里,一次是……
  没有交代的太详细,只提过第一次被绑架之后大病了一场。
  难不成是现在的时间线???
  这也太玄乎了。
  皖桃只觉得冷汗涔涔,身上穿着的小睡裙都能被冷汗浸湿背后了。
  死马当活马医得了。
  她赶紧改口连连点头,“愿意!”
  司季安见状,像是松了一口气。露出微笑抬起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发顶,怜惜而宠溺。
  “那就好,吃饭。”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既然决定对女儿好了那么当即就会付诸行动。
  “吃虾吗?爹地给你剥好了。”
  他将剥好壳的虾送到她面前,问是这么问,可是看样子连拒绝的机会都没给。
  “啊这……我吃。”
  皖桃尴尬的把刚想推辞的话语收了回来,硬着头皮吃下他送到自己嘴边的虾。
  “多吃点蔬菜,不然长身体营养不够。”
  嘴里的虾还没咀嚼完,他修长的指拿起筷子又给她夹了一颗比较小的西蓝花。
  看着他怜爱的目光和眼中的期待,皖桃只能默默的又把他夹来的西蓝花吃掉了。
  整个晚饭的时间里,基本上都是司季安在喂她。
  原本这件事平时都是交给芹姨来做的。
  现在反倒是芹姨落得清闲,笑呵呵的给他们盛汤盛饭。
  司季安自己都没吃几口,时间都花在哄她吃这上面了。
  在这个过程中,她又看见司季安接了几个电话。
  一个是让湛谦去办了她幼儿园的退学手续,从今以后请家教一对一辅导。
  还有一个是公开回应前段时间报纸上报道的事情,k国公司总裁司季安的独生女遭人绑架,背后隐藏的真相是?!
  果然不管哪个时代媒体的标题都是有噱头的。
  而司季安也是打算干脆在媒体面前光明正大的公开她的身份。
  那些人既然已经能绑架到她,恐怕在背后就已经调查清楚了。
  所以也没有了再隐藏下去的必要。
  还不如直接公开了光明正大带在身边。
  吃饭吃的太饱了也很满足,满足到皖桃都没时间去在意自己坐在司季安腿上被他抱着这件事了。
  不过一天这么一两次下来,她也开始有点习惯司季安这样对她了。
  就是有时候有点难以招架。
  皖桃吃饱了从司季安怀里爬下来,司季安倒也没有阻止她,反而用目光示意芹姨领着她上楼。
  以往吃完晚饭之后司馨宁都要跟芹姨出去散散步,一来是为了方便消化,二来也是给她放松心情。
  就算是一个年幼的孩子,整天埋头学习也是会烦闷的。
  适当的去调节心情也很重要。
  不过因为今晚司馨宁刚刚出院,心里的惊吓估计也还没有平静下来,这段时间也确实不宜出去。
  就算要出去,也要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目送司馨宁幼小的身影被芹姨牵着上了楼,司季安沉吟了片刻这才拨通湛谦的电话。
  他的态度比起的柔和之前又再次恢复了以往一贯的沉稳和理性。
  “先生。”
  湛谦的声音冷静的透过手机从另一边传来,办理幼儿园退学这件事花的时间并不多。
  “明天馨宁睡醒了带她来公司找我,这里的人全部辞了。”
  司季安的声音一如既往,但是湛谦却能想象到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是。”
  司馨宁的保护工作一向做得很好,如果不是有人故意泄露出去,几乎很难查到馨宁的行踪。
  只能说,这里有人手脚不干净,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了。
  辞退,已经是他看在这些人陪伴司馨宁成长的面子上最大的仁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