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解释
  “池景舟是我的大哥,言熙也是他妹妹。”
  池少恩眼皮子也没抬一下,他慵懒地瞥了一眼闪过去的各种阴谋论弹幕又继续说道。
  “我们都姓池,是一家人。”
  他没有理会直播间弹幕的风暴式增长,只是淡淡的丢下这句话之后,就直接把话筒还给了工作人员。
  皖桃也有些意外池少恩的举动。
  她连等等想要说的话都想好了,就被池少恩轻飘飘的两句话直接带了过去。
  再抬头看一眼弹幕。
  粉丝已经一边倒的支持起池少恩了,纷纷痛斥起最先发布照片故意挑事的那个人。
  直播间的管理员也很知趣的在第一时间把他封号了。
  这段小插曲就已经算是过去。
  不过皖桃总觉得她依旧被人紧盯着,那视线似乎比之前还要热切,莫名让她有些毛骨悚然。
  “熙妹妹的话,跟你哥哥一组有问题吗?”
  直到主持人的声音传来,她回过神颔首点头之后,看见向她走来的池少恩时这才明了。
  “二哥。”
  皖桃迎着他冰冷的视线扬起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池少恩生气了,而且是很生气的状态。
  “嗯。”
  他低低的应了一声伸手揽过她的腰,在镜头前看来倒像是哥哥在谦让着妹妹,保持了礼貌的距离。
  可也只有皖桃知道,环在她腰间的这只手究竟有多用力。
  互动的环节是为了男女一组跳舞。
  也没有过分为难嘉宾,只是跳舞会上很常见的乐曲。
  “二哥,你弄疼我了。”
  她被池少恩牵着手转了一圈,两人的手掌再次重叠时。
  他们的位置也挪到了后面,皖桃这才找到和他说话的机会。
  “小熙和大哥独处的时候也会这么说吗。”
  池少恩没有理会她的话,只是他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是说不出的讥讽。
  皖桃蹙眉,这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这也不该是池少恩会说出来的话。
  之前那个还在和她撒娇的人,眨眼间就和忽然变了个性子一样。
  而且戾气很重。
  阴阳怪气的。
  “不知道二哥在说什么。”
  她偏过视线,然而这冷淡和疏远态度似乎激怒了池少恩。
  他手臂上的力量倏然收紧。
  皖桃脚下一个踉跄没站稳直接向前摔下,不过池少恩也在这时恰到好处的把她拥入了怀中。
  “熙妹妹没事吧?”
  主持人和周围的人也注意到了她差点摔跤的这一幕。
  “没关系。”
  皖桃从池少恩怀里挣脱出来后重新站稳,不过池少恩却始终扶着她的腰。
  “言熙不太会跳舞,她刚才崴到脚了。”
  站在她身边的池少恩帮她说了句,不过她却能明显的感觉到搂在她腰间的手依旧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啊,崴到脚那就不能勉强了,快去休息吧!”
  主持人赶紧催促起来。
  她要是知道背后金主爸爸不太会跳舞,说什么也要先让剧组的人改改这个流程啊。
  “我带她下去,先失陪了。”
  池少恩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扶着她,可皖桃几乎是被他强硬拖着下台的。
  有几位工作人员围过来寒暄问暖,不过都被池少恩客套的应付走了。
  他在公司里有自己专属的休息室。
  四下没人的时候,池少恩是干脆直接把她打横抱起来,阔步走进了他的休息室里把门锁上。
  “二哥,你疯了?”
  池少恩没有放开她,反而将她抱的愈发紧了。
  起伏的胸膛和粗重的呼吸,无一不在彰显着他此时此刻的挣扎。
  “没有,我没疯。小熙,你只能是我的,不要和大哥走这么近。”
  池少恩像是个无助的孩子,抱紧了她却又开始不知所措。
  他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脸,又摸向她的脖子。
  将那些掩盖的痕迹擦拭,露出了他刻下的印记。
  “小熙,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他的嗓音沙哑,又像一只被人抛弃的可怜小狗。
  “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次皖桃不为所动。
  她等池少恩的情绪平复下来之后将他推开。
  池少恩看上去有些失落,不过却没有表现出像刚刚那样的偏激。
  他低着脑袋垂头丧气,“我只是怕你会被抢走,那样比杀了我还要让我难受。”
  “一想到你和其他人可能会……这样的念头停不下来,我也变得不再像我自己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总觉得自己好像变得不受控制起来,有时候他做出来的事连他自己都会感到惊愕。
  正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
  池少恩抬头发现池言熙正低着头写些什么。
  这是根本没听他说话?
  他忽然觉得更委屈了,不过带着一肚子疑惑不过还是凑过去看了一眼。
  “给你,戴身上别拿下来。”
  皖桃画了张辟邪符丢给他。
  她现在也不管会不会崩人设了,反正池少恩要和人腻歪的话跟原本的池言熙腻歪去。
  反正她离开这里之后,这些npc的记忆都会被清空。
  对她来说也没有什么影响。
  反正关系不大,她也只是玩个游戏体会快乐而已。
  太费心费力还要她费身子的,那还是算了吧。
  “平安符?小熙画的?放心吧,我会好好戴着的。”
  翻看几下那个被皖桃折成三角符的小纸,他怎么看就觉得怎么可爱,池少恩刚刚的委屈一扫而空。
  原来他的小熙也在担心他啊。
  “小熙,我真的太喜欢你了!”
  池少恩仔细妥帖的收好三角符,马上又过来黏着她。
  这次倒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
  她也只是摸摸池少恩的脑袋。
  如果池少恩有尾巴和耳朵,皖桃觉得他现在恐怕已经在疯狂摇尾巴了。
  “你能不能早点和我在一起啊。”
  池少恩伸手搂着她的腰,含糊不清地嘟囔着。
  “你怎么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你?又不会一定跟你在一起。”
  “因为你小时候说过非我不嫁,这句话我一直都记得啊。”
  池少恩听到她这话又坐直了身。
  在那段他最黑暗的时候,还是小小只的她给了他莫大的鼓舞。
  那时他得知了一个真相,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池景恩的替身,因此不论在哪方面都格外刻苦。
  为的就是不辜负池家二少爷的名号。
  哪怕他没有大哥那样耀眼,也没有小熙这样乐天活泼。
  不过,那时的池言熙像一道光照进了他的生活里。
  在得知了真相之后不仅没有讨厌他,反而一直把他当成真正的家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