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张麻子送礼
  “高兴个屁!”
  任凤萍粗喝道“除非任东国病死,张春琴又回去坐台,你任雨柔被千人骑、万人上,全家都滚出任家,我们才能高兴!”
  “大姐……”
  任东国话到嘴边,最后还是吞了回去。他只是个靠家里吃喝的窝囊废,没有资格发火。
  而被人这样侮辱,张春琴顿时恼羞成怒“任凤萍,你太过分了……”
  “啪!”
  话未脱口。
  任凤萍一耳光,狠狠打在了张春琴的脸上“过分?我还有更过分的!贱人,再敢跟我顶嘴,我立马把你们全家扫地出门,你信不信?”
  在任家,除了杨老太,她谁都不放在眼里。
  任雨柔见状,赶紧上前赔罪“大姨,您消消气,我妈不是故意顶撞您的,看在我的面子上,您……”
  “滚!”
  任凤萍直接将任雨柔推倒在地,冷笑道
  “给你面子?”
  “你算什么东西?”
  任凤萍整理了下着装,下达最后通牒“给你们两分钟时间,再不出来,后果自负!”
  ……
  来到大厅。
  “雨柔,过来。”
  杨老太随口一喊,不怒自威的气势,令任雨柔不敢耽搁,快步上前。
  “这些男的,你看下,一会儿绣球抛下去,谁接到,你就和谁结婚。”
  任雨柔心如死灰,机械般往台下看了一眼,正好和一直紧盯着她的叶天纵四目对视。
  时隔二十年,她早已不记得大哥哥的样子。
  可是,那亮若星辰的眼眸,却令叶天纵毕生难忘!
  再次相见,哪怕只是匆匆一瞥,他也紧张万分!
  此时,若是有熟悉他的人在场,恐怕都会震惊。这个曾以一人之力,屠尽敌军八十万的天纵战神,竟是如孩童般惶恐无措。
  片刻。
  任凤萍看了一眼时间,在杨老太的授意下,她上前推了任雨柔一把,催促道“看完没有?看完了就赶紧抛绣球!抓紧时间,等下王少要派人来验收的,别搞砸了。”
  任雨柔没说话,抱着绣球,走到中间,望着天空,心中悲悯。
  自己这一生的幸福,即将随着绣球的抛下,彻底断送!
  “雨柔,我看那瞎子细皮嫩肉的,还不错,往那边扔。”
  “瞎子有什么好的,还是瘫子好,哪里都去不了,以后给人带绿帽子也没法捉奸在床啊。”
  “哈哈哈!”
  “……”
  一众亲朋,肆无忌惮的冷嘲热讽。
  而任东国作为继父,却无能为力,只能将头埋得低低的。
  张春琴好几次都想冲出去理论,可每次……都被任凤萍凶狠的眼神给瞪了回来。
  脸上的火辣,时刻提醒着她,再有出格举动,恐怕就不是扇耳光,而是被扫地出门了!
  “哗……”
  面对众人的讥讽,任雨柔置若寡闻。
  任家二十年,她早已习以为常。
  深吸了口气,她双手一抬,绣球抛入高空,随后径自往台下落去。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不知道这绣球,最终花落谁家。
  毕竟,亲朋们可都押了外围赌注的,事关自己的切身利益。
  本以为瞬间就能知道结果,可谁知,这绣球仿佛是烫手山芋一般,刚到瞎子手里,又被夺到了瘫子手中,转身再仍走……
  重复好几次。
  最终,绣球居然落在了一直纹丝不动,站在原地的叶天纵手中。
  这是火凤凰的安排。
  这些人,都得到了很大好处。
  所以,绣球谁也不敢抢,拱手让人,又看起来太假,只能通过这种乌龙,将绣球让给他。
  “绣球落手!”
  见状,任凤萍迅速翻看花名册,对比信息之后,高声道“我宣布,任雨柔的老公,就是这个有间歇性精神病的流浪汉,叶天纵!”
  “啪啪啪。”
  掌声四起。
  满堂喝彩。
  亲朋们还握着任东国夫妇俩的手,恭喜、道贺,热情万分。
  而他们夫妇俩,脸色已经阴霾到了极点。
  任雨柔毫不关心。
  她连看都没看叶天纵一眼,转身来到杨老太面前,平静道“奶奶,人选完了,我可以走了吗?”
  留在这里,只是羞辱。
  她现在只想逃离这里,找个地方,痛哭一场。
  “走?”
  “着什么急,王少的人还没来呢。”
  杨老太拉着任雨柔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
  “更何况,你既然结婚了,要走也得是夫妻俩一起走啊。”
  “雨柔啊,奶奶知道你心里有怨言。可这能怪谁呢?当初王少追你,你不乐意,现在把人惹恼了,放出话来,就是要毁了你!要不是我极力揽下这差事,指不定你下场有多惨呢。”
  “好了,别板着死人脸了,不就是结个婚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到这,杨老太回头喊道“凤萍。”
  “妈。”
  “凤萍,明天你就和雨柔签劳务合同,以后,她就是我们任氏集团的正式员工了!”
  杨老太说得云淡风轻。
  听在任雨柔耳中,却如遭雷击,抬起头来,呆愣的看着杨老太。
  她以为,自己嫁给一个神经病,就是图的他们公司一个正式员工名额?
  一生的幸福,就这么廉价?
  “雨柔结婚,集团也顺利拿到五千万融资,两全其美。作为奖励,以后,雨柔在公司,就别再按劳计算报酬,月薪制吧,不过不包括五险一金,想要争取的话,自己以后得好好努力哈。”
  任雨柔气得浑身发抖。
  让自己成为正式员工,享受薪资待遇,却还不肯给五险一金。
  这哪儿是奖励?
  是施舍!
  是羞辱!
  任东国脸被羞得臊红。
  张春琴早已哭成泪人,却不敢吭声,只能强忍着。
  “奶奶……”
  任雨柔自嘲一笑。
  来到任家二十年,吃住虽然都在任家,可从十岁起,她就一直在兼职打工。
  学费、生活费,大多数都是靠着自己挣来的。
  大学毕业后,她找工作,四处碰壁。
  背后,就是任家作梗,看重她的能力,却不肯给予匹配的待遇,将她当成奴隶一般在公司使唤。
  员工可以随意差遣她,领导更是对她动手动脚。
  任家人……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不过问。
  而工作四年,她到现在,就只是个临时工,一小时八十块,多一分钟都不算钱。
  如今,杨老太要跟自己签合同了,成为正式员工了……
  真是……天大的恩赐。
  杨老太就要开口,突然,一声高嗓子传来。
  “麻子哥来了!”
  此话一出,全场轰动!
  以杨老太为首,任家众人,一窝蜂的跑去门口迎接。
  而在确定人选后,其他人,全都被赶到了后堂,只剩下叶天纵。
  任雨柔失魂落魄的走下台,叶天纵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默默的跟随其后。
  “以后,别再到处流浪了。”
  走到门口,任雨柔扭头过来,看着叶天纵呆呆的样子,叹息道
  “有病,就上医院看病。”
  “没病,就在任家呆着,不管怎么说,吃穿还是能保证的。”
  叶天纵一怔。
  她都已经这样了,居然还想着关心自己。
  她还是当年的那个小妹妹,一如既往的善良。
  叶天纵就要开口,杨老太的声音忽然响起“麻子哥,快请进,您看,来就来嘛,还带礼物……”
  其他人也都跟着恭维讨好。
  “这是王少交代的,任家大喜,礼数可不能少。”
  这麻子哥,名叫张楚,因为满脸麻子,外号张麻子,是王少的狗腿子之一。
  谈笑间,他拨开人群,径自来到任雨柔面前。
  看着站在她身旁痴傻傻的叶天纵,脸上立刻浮现出戏谑的表情来。
  “恭喜任小姐!贺喜任小姐!”
  “没想到,号称临城之花的任大美人,居然嫁给了一个有神经病的流浪汉,真是可喜可贺啊!”
  张麻子毫不掩饰对任雨柔的嘲讽。
  这贱女人,王少给他送钻石、送跑车,她看都不看一眼。
  强行给她灌醉,打算生米煮成熟饭,她居然提前报警,把王少抓到派出所里。
  要不是利用关系,把这个事情压下去,一旦曝光,公司股价必然大跌!
  软硬都不吃。
  王少何时吃过这种闭门羹?
  既然你给脸不要脸,那就彻底毁了你!
  “说完了?”
  任雨柔懒得和他废话,转身便走。
  张麻子怎么会轻易放过她,立刻绕身挡住,一脸奸笑道“我话带到了,礼物还没送到呢。”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礼盒,拆开之后,是一个新型摄像头,直接塞到了任雨柔的手中。
  他脸上的奸笑越发浓厚,说道
  “王少和杨老太早就约定好了,结婚只是其一。其二,你还得生孩子。”
  “这摄像头,你拿回去装上,王少要亲眼看着,你这临城之花,是怎么被一个神经病糟蹋的。”
  “要让他发现你不是处了,或者是假结婚做样子的话,这五千万,你们一个子儿都别想拿走。”
  “这,就是拒绝王少的后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