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可真是个傻子
  嗡!
  任雨柔大脑一片空白。
  结婚还不算完,要生孩子?
  还要安装摄像头,让他亲自观看?
  “奶奶,这是真的吗?”任雨柔看着杨老太。
  杨老太一脸尴尬。
  这事儿,王少还真没跟她商量过,就说结完婚就完事儿。
  现在突然要求生孩子,还要给安装摄像头,让王少观看,这的确有点不合适。
  她张嘴,就要开口。
  张麻子却是冷笑道“真不真的无所谓,重点是,你,必须得按照王少的要求做。”
  “否则,五千万,没有。而且,以王家的实力,打压你们任家,轻而易举。”
  “所以,这事,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
  听闻。
  杨老太保持沉默。
  任凤萍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这贱丫头,因为有几分姿色,被不知多少豪门阔少追逐。
  相比下来,自己的女儿任青青,黯淡无光。
  甚至,青青以前喜欢的一个男人,也去追求任雨柔。
  而这,正是她无比痛恨任雨柔的原因。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把她卖进窑子里,一辈子都不得翻身!
  “我不接受!”
  结婚,已经是她的底线。
  这么做,只是为了维护妈妈。
  至少,让她生活在豪门家里,还能衣食无忧。
  可是现在,他们欺人太甚,居然要求自己和这个流浪汉做那种事情,而且还要视频连接……
  “不接受?”
  “那可由不得你。”
  “否则,承诺作废,五千万没有,任家也要跟着完蛋!”
  “顺便说一句,王少已经联系了各大新闻平台,视频连上,全网直播。”
  “到时候,全国人民,都能欣赏到临城之花,和一个傻子滚床单。滋滋,光是想想就觉得……”
  “砰!”
  一拳。
  击中鼻梁。
  只听见‘咔擦’一声,鼻梁骨断裂。
  鲜血喷了出来!
  双手捂着鼻子,踉跄倒地。
  张麻子抬起头来,震惊的看着叶天纵。
  他做梦都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傻不拉几的流浪汉,居然敢对自己动手?!
  “你……”
  任雨柔呆呆的看着叶天纵,秀眉紧蹙,没反应过来。
  而杨老太包括任家众人,则是惊慌失措!
  张麻子,可是王少的心腹。
  而家族命运,现在就握在王少手中。
  要得罪了他,不仅任家无法度过这次危机,甚至有可能被株连。
  如果王少集中资源,打压任家,的确,分分钟就能让这个勉强跻身二流的小家族,分崩离析!
  “妈的,你个傻子敢打我?”
  瞬间。
  反应过来了的张麻子,一把推开将他搀扶起来的两个任家人,瞪着叶天纵,怒不可遏“老子今天要不弄死你,我就不姓张!”
  话落。
  他抽手拿起旁边的一根铁棍,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砰!”
  叶天纵不闪不避。
  在对方即将到来之际,抽脚一抬,直接将对方手中的铁棍踢掉,最后‘吧嗒’一声,横挡的拦在张麻子的胯部!
  “啊!”
  “我的,我的蛋……”
  张麻子一声痛呼,双手捂着剧痛的裆部,直接跪倒在地。
  与此同时,叶天纵径自走去,将捡起来的微型摄像捏个稀碎,粉末全都落在张麻子的头上。
  “混账!老子饶不了你,我特么非得把你……咳咳……咳咳……”
  张麻子被呛得说不出话来。
  “疯了疯了!”
  杨老太暴跳如雷,他深知得罪王少的后果,杵着拐杖,骂骂咧咧“你个大傻子,居然敢打麻子哥,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我不关心他是谁。”
  叶天纵起身站起来,走到任雨柔身旁,看了她一眼,淡然道“我只知道,他欺负了我老婆,我就要弄他。”
  任雨柔娇躯一震。
  他刚刚动手打张麻子,现在又说出这种话,哪像什么流浪汉?
  还间歇性精神病患者。
  分明,思路清晰,举止正常。
  他……
  是要保护自己?
  “反了天了你!”
  杨老太气急,直戳拐杖。
  她心里很清楚,得罪张麻子,就是和王少翻脸。
  而后果,除了五千万拿不到之外,更有可能,会牵连到整个任家!
  她可不想看到,自己辛辛苦苦积攒下的基业,就这样被毁掉!
  “麻子哥,麻子哥。”
  杨老太赶忙跑过来,点头哈腰,赔礼道歉“您怎么样,没事吧?实在抱歉,我真没想到,这个傻子会突然……”
  “滚!”
  张麻子爬起来,身子的剧痛,让得他颤颤巍巍。
  他大喝一声,直接喝退杨老太,自始至终,都双手捂着裤裆,恶狠狠道
  “你个死老太婆,够阴的啊!”
  “明里说找了个神经病来结婚,其实都是假的,主要是想要骗五千万!”
  “你们这是在羞辱王少!王少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们任家,完了!”
  张麻子怒吼一声,之后便狼狈的转身跑开了。
  杨老太怨毒的瞪了任雨柔一眼,之后,便领着任家人边喊边追。
  “叶天纵,你真是个傻子……”
  任雨柔轻叹了口气,一脸无奈之色。
  今天的事,任家运作了很久,结果因为叶天纵的出手,一切都泡汤了。
  “我和我妈,应该都会被赶出任家。”
  “倒是你,跟着我们,恐怕并不会比你以前好多少。”
  叶天纵却面色不改,淡淡道“放心吧,一切都会好的。”
  随后,他居然伸出手,拉着任雨柔,下了台阶,往前方走去。
  而挨了打的张麻子,则是甩掉任家人后,回到车上。
  现在裆部还火辣辣的疼。
  二话不说,他立刻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恶狠狠的说道“妈的,任家给脸不要脸,故意跟王少作对!任雨柔那贱女人,居然找个傻子来打我。”
  “快,按照之前王少的吩咐,任家不懂规矩,就教他们做人!项目毁约的事情,按照原计划进行!我要让整个任家,灰飞烟灭!”
  挂断电话,张麻子还狠狠锤了几下方向盘,气急败坏“任家这帮狗东西,我要让你们亲自到我面前下跪求我!还有那傻子,老子非得踢爆你的蛋不可!”
  ……
  离开酒店,走了没几步,任雨柔挣脱开叶天纵的手。
  在她眼里,对方,只是个傻子。
  虽然他打了张麻子,自己挺高兴的,可是……随之而来的后果,她不敢想象。
  因为王少那边的要求太过分,其实俩人的婚约,可以作废了。
  任雨柔张嘴,就想跟他说明下情况,但电话铃声忽然响起。
  “任雨柔,你真是个害人精!”
  是任凤萍打来的,张嘴就骂,毫不留情“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们家那傻子,打了麻子哥,王少震怒,五千万一毛钱都没有了!”
  “合作方得到这个消息,立马通知我们,终止合同!”
  “现在项目烂在那里,没资金续上,我们任家,现在面临天价赔偿!”
  “都怪你!你和你妈,都是扫把星!”
  任凤萍像疯了一样,对任雨柔口诛笔伐,骂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任雨柔却不敢反驳。
  因为,任凤萍威胁自己说,要是不把这事情处理好,不仅仅要把他们母女赶出家门,还要把妈妈再送回夜总会坐台!
  她都五十多岁了。
  长达一分钟的谩骂,任凤萍才挂断电话。
  任雨柔失魂落魄。
  处理干净?
  怎么处理。
  难道真要让自己和这傻子上床,还要让全网的人看?
  不可能!
  “老婆,怎么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