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王少的威慑
  见任雨柔脸色不好看,叶天纵关切的询问道。
  “跟你说了也没用。”
  任雨柔轻叹了口气,握着手机,无可奈何。
  在仁家,忍辱负重二十年,无非是想换来母亲生活安稳。
  眼下,却要被扫地出门。
  让自己去跟王少道歉?
  不知道他会怎么刁难。
  “嗤!”
  就在这时,一道急促的刹车声响起。
  一个漂移,正好停靠在二人面前。
  车门打开。
  下来两个人。
  张麻子还捂着裤裆,刚刚叶天纵的一脚,让他至今还没有恢复元气。
  而另外一人,西装革履,梳着油亮的背背头,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色边框眼镜,看起来很斯文,文质彬彬。
  “任小姐好啊。”
  二人走来,张麻子还满脸怨恨的瞪着叶天纵。
  而西装男则是春风拂面,一脸笑容,戏谑道“没了五千万续命,仁家元气大伤。而遭索赔天价违约金,你也要被仁家扫地出门,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这就是得罪王少的下场!”
  西装男盛气凌人。
  “不过,这只是第一步。滚出仁家后,你,你妈,还有这傻子,只要一天待在临城市,一天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张麻子补充道。
  虽然恨得咬牙切齿,但是他对叶天纵这傻子,还是有些忌惮。
  所以,撂狠话,也是躲在这西装男的身后,不敢冒头。
  “你是谁?”
  任雨柔本就难受,如今又遭二人嘲讽,她有些恼怒,瞪着对方。
  “仁家的确需要五千万,而天价违约金,这事情,只有内部人才清楚,你们……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说话间,她咬牙切齿,但是难掩眼角的落寞,隐约有些泪花打转。
  “哈哈哈。”
  西装男大笑,从手提包里拿出协议,晃悠道“这份协议,就是仁家和天弘地产签订的协议。”
  “截止到明天,如果仁家无法拿出后续资金,那么,仁家前期的所有投入,将由天弘地产接管。”
  “而且……仁家还需要额外支付本金的五倍作为违约金,也就是十个亿。”
  “而天弘地产,其实背后有个股东,就是我们王少。”
  “什么?!”
  听到这,任雨柔大吃一惊。
  叶天纵也是眉宇一跳,神色跟着暗淡了下来。
  “项目是在去年进行的。而王少,则是今年追求的你,他从来没有追求一个女人,超过一个月,可你这不开眼的贱人,居然追你两个月都不愿意献身。所以,我们王少中途入股天弘地产,没别的目的,就是要搞你!钱,对于王少来说,就是数字,但是,钱可以花,面子不能丢!”
  “你们……无耻!”
  任雨柔咆哮。
  而西装男却是推了推眼镜,笑嘻嘻的道“不过,你已经没有机会成为王少的女友了。顶多,就是当个床上的玩物。我现在来,就是正式通知你,你打了王少的人,必须要赔礼道歉。而且,今晚,这是最后通牒,去帝豪酒店,洗干净了等着王少宠幸,如果伺候得好……”
  “砰!”
  西装男话未说完。
  一声巨响!
  清脆!响亮!
  “啊!”
  西装男狼嚎一声,整个人都跟着的倒飞在半空,划出一道弧度之后,便是重重的摔倒在地!
  “噗!”
  口吐鲜血,喷溅四处。
  叶天纵走过去,一脚踩碎眼镜,双手插兜,眼神冰冷的看着对方。
  常年冲杀战场蕴含的杀气,腾腾燃起,哪怕只是站在那里,就仿佛一座盖世魔尊一般,不可一世!
  “你,你居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背后……”
  “啪!”
  一脚踩过去,对准对方的脸,用力一拧!
  直接皮开肉绽!
  “噗噗噗!”
  西装男再次喷血,这一次,他身子已经颤颤巍巍,看起来受伤非常严重。
  而看到这一幕的张麻子,已经是吓得双腿发软,屁都不敢放一个,只是呆呆的看着。
  “你背后是天王老子也没用。”
  “惹了我老婆,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说完。
  叶天纵单膝下跪,直接碾压在对方的脖子之处,只听见咔嚓一声,当场便昏迷了过去。
  他掌握得很好。
  毕竟,回归到都市,这是法治社会,杀人……虽然习以为常,但是没有必要那么张杨。
  “妈的,真是个疯子!”
  张麻子破骂一声,压根就不管已经昏死过去的西装男,转身便上车灰溜溜跑掉。
  任雨柔看得瞠目结舌。
  先打张麻子,再打西装男,而且口口声声,谁敢欺辱自己,就会让谁好看。
  她张了张嘴,就要说点什么,可叶天纵忽然抽出公文包里的文件,二话不说,直接撕成两半!
  “那只是备份,原件还有很多,法律效益,依然存在的。”
  任雨柔下意识的说道。
  而叶天纵却是面色不改,平静道“态度很重要。”
  “走吧,我们回家。”
  “一切,都会过去的。”
  然后。
  他再度牵起任雨柔的手,往前走去。
  ……
  直到回了家,任雨柔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都被对方牵着。
  手掌很宽,很温暖,给人强烈的安全感。
  如果,不是知道他的身份,配上他这颇为帅气的面孔,的确是个比较吸引人的男人。
  “你打了王少的人,他不会放过你的……”
  任雨柔叹了口气,道“为了以防万一,你先在我这儿住下。记住,不要乱跑,我会想办法把你送出临城市,至少,你是为了我帮我才惹上这麻烦的。”
  自己都自身难保了。
  却还在想着别人,叶天纵心中动容。
  但他只是微微点头,随后跟随在身后。
  在别墅旁边,搭建了个小平房,这就是他们的住所。
  刚进屋,任雨柔还特地扭头叮嘱“刚发生的事情,别告诉我妈,我不想她难过。在搬出任家之前,我必须得提前做好打算。”
  “待在仁家,对你,就这么重要么?”叶天纵问道。
  “不是我,是我妈。”任雨柔摇头道“她这些年,吃了很多苦。但我知道啊,她一直想要稳定的生活。虽然仁家对我们不怎么样,但至少能遮风避雨,好歹也是仁家儿媳妇,如果离开这里,她从情感和现实上,接受不了……”
  “你这丫头,把这傻子带回来干嘛?”
  任雨柔尚未说完,张春琴走来,看着站在旁边的叶天纵,立刻就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他打了那个张麻子,咱们还有回旋的余地,现在,得罪王少,要迁怒仁家,要找咱们母女俩的麻烦啊。”
  “妈,这事不怪他。”
  任雨柔很平静,道“打不打张麻子,王少都会迁怒于仁家,因为,他提出的条件,我不可能接受。”
  “您所谓的回旋余地,难道真要让他全网直播我和他……”
  “别说了!”
  张春琴听不下去。
  一口打断,瞪着叶天纵“反正,就怪这傻子,没打张麻子,还能想别的办法替代,现在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既然没有讨好王少,拿不到五千万,你奶奶和你大姨,不会放过我们,离开仁家,那也是迟早的事情。所以,你和他的婚姻,自动解除。让他滚,我不想再看到这丧门星……”
  叶天纵沉默,只是看着任雨柔。
  “我已经和他结婚了,领了证,具有法律效益,没用的。”
  任雨柔不忍,郑重道“您别再一口一个傻子了,毕竟,他现在是我老公,是您女婿。而且,他打了张麻子,王少不会放过他的,就先让他在家里呆着吧,回头再想办法。”
  “可你!”
  “妈,您别再说了。”任雨柔心很累,没有力气争吵,说道“叶天纵,你跟我回屋吧。”
  “好。”
  回到屋。
  面积不大,却被装扮的干净、整洁,有活力。
  “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下。”
  任雨柔依旧红着脸,从衣柜里拿出一个垫子,悉心的铺在地上,道“你和我的婚姻,你应该清楚,只是名义上的。所以,共处一室,已经很艰难了。王少要找你麻烦,我妈她……也对你不太友好。在我想出办法前,你别乱走。”
  “委屈你一下,就睡这垫子上吧?”
  任雨柔已经心力交瘁。
  叶天纵能理解,只是默默点头,径自躺下,闭眼。
  ……
  豪华的总统套房内。
  张麻子和西装男二人跪倒在地。
  “你们俩,都挨打了?”
  “被一个傻子?”
  “确定是任雨柔指使的么?”
  刚将两个火辣美女打发走,穿着浴袍,抽着雪茄,舒适的躺在大床上的王少,冷冷的问道。
  二人对视一眼,早就沟通过了,默契的点了点头。
  “有种。”
  王少吧唧一口雪茄,吐出烟圈,恶狠狠的道“看来,她是真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连我的人都敢打,不想活了。”
  不由分说。
  他拿起手机,直接拨通了任雨柔的电话。
  “任雨柔,你彻底惹怒我了。”
  “听好了,明天之前,不仅任家要完蛋,你要被扫地出门之外。”
  “我知道,你最在乎的,就是你妈。所以,我会让她在离开任家的时候,重操旧业,回到她以前待过的夜总会,继续给我当坐台小姐。”
  “而且,是陪吃、陪喝、陪睡!”
  “一天二十四小时,轮轴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