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任青青
  没给任雨柔说话的机会,王少直接挂断电话。
  再打回去,还想商量,可对方已经关机。
  相比起之前任凤萍的咒骂,王少这个电话,给任雨柔带来的震撼更足。
  她神情落寞,紧咬着嘴唇,似乎要咬出血来。
  “谁打来的电话?”
  叶天纵有些紧张,当年的她,被妈妈带走的时候,那种伤心欲绝的表情,就是这样。
  “王少……”
  任雨柔很崩溃“他威胁我,等我们被任家赶走之后,要把我妈她……送去夜总会坐台。”
  畜生!
  叶天纵心中怒骂。
  表情虽然凝重,但没有过多表露“放心吧老婆,咱们不会被赶走的,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呵呵。”
  任雨柔摇头一笑“我真是疯了,居然跟你一傻子说话。”
  “公道自在人心?”
  “如果真有公道,我和我妈,就不会受气二十年了……”
  刚说到这。
  楼下忽然传来张春琴冷冷的声音“你来干什么?”
  “我为什么不能来?虽然这只是个破平房,但是建在任家别墅的地皮上,这就是任家的房子,我来我自己家,难道还需要什么外人同意么?”
  是个女的。
  听起来,年纪并不大。
  不过,话里话外,却充满了任家人一贯的高傲与嘲弄。
  “她怎么来了?”
  任雨柔心中一沉。
  不敢耽搁,立刻起身,便是匆忙往楼下赶去。
  任雨柔这种表现,让叶天纵很担心。
  刚经历任凤萍和王少的双重打击,现在又来任家其他人找茬,不知道她是否还能支撑得住。
  所以,他也紧随其后,匆匆下楼。
  便看见,张春琴和一个年轻女人,站在门口对峙着。
  女的,面容还好,不是庸脂俗粉,但是也没到倾国倾城的地步。
  和任雨柔相比,天壤之别,天然的粉施气质,不是用穿着打扮能比拟得了的。
  “青青……”
  “你怎么来了?”
  任雨柔快步跑去,站在张春琴身旁,虽然心里难受,但还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有什么事情找我们吗?”
  “你们一家是耳朵聋了,还是故意跟我装蒜呢?”
  任青青双手环抱在胸,趾高气扬道“这我自己家,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管得着么?惹急了,我马上把这里夷为平地都乐意!”
  “不过,你们这帮扫把星,马上就要被扫地出门了,这房子就留着,我刚买了一只小泰迪,这里就作为它以后的狗窝吧。”
  任青青说话恶毒,肆无忌惮,和她妈妈一个样。
  而张春琴怕任凤萍,这小妖精她还不惧,立刻反击道“嘚瑟什么?到底离不离开,还没做决定,老太太那边……”
  “呵,还做梦呢?”
  任青青冷笑道“我妈都跟我说了,你们滚出任家,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谁说也不行。而且,因为这傻子打了张麻子,王少震怒。五千万拿不到不说,人天弘地产也不跟咱们合作了。关键时刻,还得靠本小姐知道吗?”
  “靠你?”
  张春琴一愣。
  任雨柔也是阴沉着脸,问道“青青,叶天纵打了张麻子,那是因为他的要求很过分,我没有觉得不对,如果奶奶她们不乐意,我愿意作出一些弥补……”
  “你还好意思说?现在天弘地产要和咱们撕毁协议。幸好,我男朋友张博文是里面的高管,我已经委托他来帮忙斡旋,不过还没有最终有结论,应该能勉强解决。至于五千万,你们在离开家里之前,也得作出最后的贡献,免得我们家白吃白喝的供了你们二十年。”
  说到这,任青青忽然面色阴冷道“我来,是奶奶让我通知你们的。今晚七点,王家别墅,你们一家子带着这个傻子,去给王少赔礼道歉,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要是得不到原谅,哪怕滚出任家,也没办法在临城生存!”
  “记住了吗?”
  说到之后,这任青青居然还用手指头戳任雨柔。
  只是,还没来得及得逞,‘啪’的一耳光,直接甩在了任青青脸上!
  “再敢威胁我老婆,就不是一耳光。”
  叶天纵等着对方,抬着手,随后要再度挥下。
  “你这傻子,敢打我?!”
  从小到大。
  她就是皇宫公主。
  别说挨打,就是挨骂都没有过。
  而这傻子,居然敢对自己动手。
  震怒之下,她就要还击。
  但是,看着叶天纵此刻阴冷的眼神,浑身凝聚的那种杀气,仿佛自己敢再多一句,就要弄死自己一般!
  这只是个傻子啊!
  一时之间,她不敢再开口,想着张麻子也挨打了,这傻子打人,也不犯法,如果和他计较,自己恐怕还会吃更多亏。毕竟,真要动起手来,她可不认为张春琴母女会帮自己。
  “你个傻子,给本小姐等着!”
  说着,任青青后退一步,站在门口,放出狠话“你们一家子,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好过!一天不弄死你们,我一天都不得安生!你们,给我等着!”
  说完,转身跑掉!
  事实上,也真担心这傻子发起疯来,会干出什么可怕的事!
  “你这傻子,整天就知道给我们惹祸!”
  任青青吃瘪,本来现在一家都已经举步维艰了,这傻子还要来捣乱,真是要命!
  “妈,您别说他了。”
  任雨柔叹了口气,道“那任青青,刚刚的确很过分,不说她了。准备准备吧,我还想再做最后的努力,如果道歉能解决问题的话,我不介意再卑微一些。”
  说着。
  任雨柔转过头来,看着叶天纵,有些不忍道“委屈你了,你今晚,愿意去么?”
  “你说去我就去,我听你的。”
  “我看你们俩都是傻子!我不管了!”
  张春琴带着哭腔,跑回了房间。
  而在任雨柔上楼的时候,叶天纵借口去了厕所,关上门,他立刻掏出手机,拨通了火凤凰的电话。
  “统帅。”
  火凤凰恭敬道。
  “天弘地产,给我搞定它。”
  “统帅,您希望得到什么结果?”
  天纵战神的名号,除了在战场上厮杀,令人闻风丧胆,落荒而逃之外。
  在国内,更是立下赫赫战功的国之重器。
  而火凤凰作为统帅助理,责任,便是由首长下令,全方位的听从调遣。
  在他卸任之后,所做的任何事情,都需要百分之百的完成。
  所以,首长给予了火凤凰一切特权!
  别说是搞定一个小小的房地产公司,哪怕是整个华夏国的巨无霸,说灭就灭,一句话的事情!
  “第一,他们公司和任家的合作,继续行之有效。”
  “第二,他们得无偿赠送五千万给任家,渡过难关。”
  “最后,天弘地产有王氏集团的股份,付出一切代价,和对方脱离关系。”
  叶天纵言简意赅的说完。
  火凤凰没有丝毫迟疑,立刻应允道“是,统帅,您稍等,马上为您搞定……”
  “不用回我,今晚七点,我会在王家别墅,让天弘地产的老总,准时到场就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