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2章 一定要赔偿
  木灵丹帝,木荒丹帝,三木丹帝三人,原本混乱的脑袋,在帝座这一声怒吼之下,反而清醒了几分。
  他们想起了木森丹帝的话。
  木森丹帝说,给他们传过讯息,告诉过他们,将珍藏全给了古玄?
  这,根本是没有的事情呀!
  他们何曾收到过木森丹帝的传讯?
  木灵丹帝瞳孔猛地一缩。
  木森丹帝在说谎?
  他为何要说谎,难道说,这木森丹帝,是假的?
  “帝座大人,木森师弟从未给我们传过信息,眼前这木森丹帝,一定是假的,要不然,就是被古玄给控制住了。
  否则的话,他不可能撒谎,还请帝座大人明察!”
  木灵丹帝惊呼道。
  木荒丹帝和三木丹帝两人,听闻此言,也是不断点头,大声求帝座明察。
  显然,他们也这么认为。
  或者说,他们现在,只能这么认为。
  帝座皱紧了眉头,灵魂能量铺天盖地般便朝着木森丹帝探查而去。
  他曾经与木森丹帝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接触,木森丹帝的灵魂气息,他很熟悉,若眼前这木森丹帝是假的,他立刻就能辨别出来。
  围观的一众武者们,此刻议论纷纷。
  这场大戏,还真是越来越精彩了呀。
  最终的结果,会如何?
  究竟是三名圣岛丹帝说谎,还是那血手屠夫说谎,恐怕马上就要揭晓了。
  若是证明,那三名圣岛丹帝说谎,事情可就好玩了。
  古玄看着帝座,嘴角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探查吧,想怎么探查就怎么探查。
  就算你让圣岛岛主,甚至玄圣级别的武者来探查,最终得到的结果,都只有一个。
  那就是——木森丹帝是真的,是清醒的,更不像是被人控制的。
  木森丹帝显然也感觉到了帝座的探查。
  他摇头苦笑了一声。
  “帝座大人,连您也怀疑我是假的吗?
  你还记得,两千年前,我们一起炼丹,却炸了炉这件事吗?”
  帝座一惊,灵魂能量如潮水般又退了回去。
  他也苦笑起来。
  “不用探查了,你的确是木森丹帝,那件事情,被你我当成平生耻辱。
  我没对人讲过,你也不可能对人讲。
  不过,你传音给我即可,何必说出来?”
  木森丹帝眼中闪过一丝怒色,直勾勾盯着木灵丹帝三人。
  “自然是为了让我这三个同门死心!
  尤其是你,三木!
  你这么做,置师父我于何处?
  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贪婪无度,不分是非的弟子?”
  木森丹帝恨得咬牙切齿。
  木灵丹帝三人,都有些方。
  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眼前这个木森丹帝,居然是真的?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不该是如此的呀!
  “厮父,偶素真的么有接到你的信息呀!
  厮父,你要相信偶呀!”
  三木丹帝碎了满嘴牙,口齿不清道。
  他挣扎着想要给木森丹帝跪下,却只能直挺挺蠕动几下,根本爬不起来。
  木森丹帝闻言皱了皱眉头。
  古玄也是皱紧了眉头。
  “怎么可能没收到?难道说,是木森兄的传音云雀,被人拦截了?”
  木灵丹帝急忙点头。
  “木森师弟,一定是这样的。
  否则的话,我们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违背你的意愿,来抢你的珍藏呀。
  我们实在是见你失踪,关心心切,以为古玄杀了你,所以才会想为你报仇呀!”
  木灵丹帝虽然是木森丹帝师兄,但是,他们的师门,达者为先,木森丹帝的丹道,一直便强于他。
  无论是曾经在圣岛和在师门的地位,木森丹帝也是远强于木灵丹帝。
  因此,木灵丹帝对木森丹帝,实际上很是畏惧。
  木森丹帝没有说话,似乎正在思考,木灵丹帝三人的话,究竟可信不可信?
  帝座冷冷一笑。
  “木森丹帝,不用顾及我,这是你师门内部之事,你现在想怎么处置这三人,都悉听尊便。
  他们三人,贪心不足,做出这等事情,实在是大大丢了我们丹帝的脸面,也大大丢了圣岛的脸面,哪怕你要我将他们逐出圣岛,我都不会皱一皱眉头。”
  木灵丹帝三人连连喊冤。
  当然,这副景象,在帝座以及所有外人看起来,都是他们在做戏而已。
  只有古玄知道,他们三个,是真冤!
  自己压根就不知道,木森丹帝还有这么一个师门存在,搬空了他的珍藏之后,又怎么可能让木森丹帝传信给这几人?
  不过,这三人显然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们对木森丹帝的生死,其实并不关心,关心的,只是木森丹帝的珍藏而已。
  所以,古玄才会暗中命令木森丹帝配合他,搞这么一出,将这三人彻底打入深渊,为之后的勒索——哦不,索赔行为,打下坚实的基础。
  古玄一副好戏的样子,走到了木森丹帝身旁,劝道
  “木森兄,看他们三人这样子,不似作假。
  你那传音云雀,可能他们是真的没有收到。
  你们都是同门中人,那三木更是你徒弟,你应该相信他们。
  此事,便到此为止吧。”
  穷怕圣者站在远处,嘴角直抽搐。
  这古玄小子,够阴,够狠,够损!
  这一切,都是他的圈套,他现在反而出来装好人?
  要知道,他越是这么打圆场,别人越是会认为,那木灵丹帝三人,真的有问题。
  而且,不仅如此,木灵丹帝三人越是不堪,越是能把古玄这以德报怨的品德彰显了出来。
  他那血手屠夫的绰号,更是与他此刻的光辉形象不符了。
  帝座有些诧异地看了古玄一眼,捋了捋胡须,心中对古玄的评价,又是高了一筹。
  这古玄,实力强也就罢了,还如此识大体,知道木森丹帝正在为难,所以主动说出这么一番解围的话。
  光是这份胸襟,此子将来,必成大器呀!
  木灵丹帝三人也是感激地看了一眼古玄。
  他们刚才冤枉了此人,还率人想要斩杀此人,但它现在居然还帮他们说话,这是大好人呀!
  木森丹帝眼中露出一丝感激之色,终于勉强点了点头。
  “也罢,既然连古兄弟都认为,那传音云雀可能是被人拦截了,那我再有所怀疑,就太矫情了。
  只不过,他们就算是好心,但也是做了错事。
  死罪可饶,活罪难免,他们,必须为他们所做的错事,付出代价!
  这降龙城,被他们搞得乱七八糟的,毁了不少建筑,这都是古兄的心血呀!
  他们,一定要赔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