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夜雨逃杀
  北夏王朝建元三年,深秋。
  身为北夏王朝三公之一的镇国公段正国,被朝中多位大臣联名弹劾,指其暗中与妖魔勾结,欲引狼入室,且有玉简来往为证。
  北夏国君暴怒,下令赐死段正国,株连九族,岂料段正国事前早已收到消息,暗中命人带走其幼子段辰。
  于是乎,一场大逃杀在这个深秋的夜晚,疯狂展开。
  漆黑的夜空,飘着蒙蒙细雨,低沉的雷鸣声,似上苍在呜咽悲鸣,仿佛在为什么人送行。
  啪嗒啪嗒!
  恰在此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黑暗中传来,一辆插满箭矢的马车在官道上疾驰而过,马车后方,五匹长程骏马,踏着飞溅的泥浆,紧跟在马车之后,一路护送至此。
  其中马上四人虽穿着黑色劲装,却依旧掩盖不住他们身上的铁血气息,那是只有久经沙场,受过战火洗礼之人方能拥有的冷厉气息。
  而马背上的这四人,不但气息绵长,额头两侧的太阳穴更是高高鼓起,显示出四人体内深厚的内力。
  然而就是这样四个内力深厚的军伍高手,此刻却是隐隐以另外一人为首。
  那是一个须发灰白,年近七旬的老人,老人手上握着一柄铜钱古剑,上面隐隐有灵光流转,看起来颇为不凡,不似俗物。
  不过令人感到惋惜的是,此刻这柄铜钱古剑的剑身上,赫然有着一道细小的裂缝,每当老人目光掠过那铜钱古剑上的裂缝时,口中便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叹。
  “此去一路生死未卜,还请诸位壮士做好准备。”老人收回目光,口中淡淡道,身子却似已和身下骏马连为一体,无论马儿如何奔跑颠簸,老人都始终稳如泰山,不曾倾斜分毫。
  “仙师请放心,我等兄弟五人既然选择走上这条路,就没想着能够全身而退,只求能完成国公大人临终嘱托,不负期望。”说话的是坐在马车上赶车的一名中年男子,劲装佩刀,胸前包着一圈白纱,血花点点,显是最近才伤。
  然中年男子恍若未觉,只在提到国公二字时,虎目中隐隐有泪光闪过,竟是红了眼眶。
  想起那个站在夜色下,面对北夏十万禁军和十大筑基高手,也依旧面不改色的身影,老人忍不住长叹一声,跟着策马疾追上前面那辆马车,与其并肩而行道:“我等休息片刻再赶路吧,你伤势不轻,这样舟车劳顿,怕是撑不久。”
  那中年男子收起心中悲痛,咧嘴一笑道:“这点伤不打紧,我还撑得住,倒是仙师你,何必选择这条路。”
  老人闻言不由摇头道:“我如不来,只凭你们几个恐难取信于人。”
  砰!
  老人话音未落,众人身后,伴着一声惊天巨响传开,只瞧那夜色之中,一支巨大的烟火突然从后方的官道上冲天而起,在漆黑的夜空之中猛烈炸开,甚是醒目。
  老人脸色一变,低声喝道:“快走!”
  一瞬间,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当即策马狂奔,迅速沿着官道朝西北方向奔驰而去。
  “刷!”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一行六人策马狂奔之际,异变突生,只听一阵破空声传来,那飘着蒙蒙细雨的黑暗之中,忽有一道巴掌大小的符纸飞来,闪烁火焰光芒,在众人面前由小变大,掀起炽热高温。
  “不好,是火爆灵符!”坐在马背上的老人识得厉害,左手掐诀,右手铜钱古剑一引,飞快扫出一道剑风,在那张符纸临身之前,抢先将其引爆。
  一时间,这片区域火光冲天,伴着滚滚浓烟,方圆数丈范围全都被烧焦了。
  “是北夏王室供奉的筑基强者,你们带小公子先走,老夫来拦住他们。”老人单手执铜钱古剑,停下马来,虽只有一人,却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轰隆隆!
  仅是片刻时间,大地轰鸣,阵阵马蹄声沉重无比,犹如狂风骤雨一般撞击着地面,迅速从后方的官道上追击而来。
  “大王有令,不要放过他们!”
  “能擒则擒,不能擒则杀,绝不能放跑其中任何一个,否则提头来见。”
  “赵大人说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绝不能让那段家幼子走脱。”
  ……
  黑夜中,伴着马嘶蹄鸣声响起,一阵阵大喝声从后方传来,声音越来越近。
  听到那整齐划一的马蹄声,众人心中不由一沉,能够在追击途中还保持着如此统一的步调,非军中精锐莫属。
  “还不快走!”听着马蹄声势渐逼近,那老人坐在马背上,头也不回的厉声道。
  “仙师保重!”坐在马车上赶车的中年男子倒也果断,手中缰绳一甩,当即驾着马车,带着另外四人沿着官道继续往前疾驰而去。
  “这就对了。”老人没有回头,但听着马车远去之声,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欣慰笑容。
  “我左宗白认识的镇国公,一生光明磊落,忠肝义胆,绝不会做出勾结妖魔这等苟且之事,这其间必是有人阴谋陷害,可惜我恐怕没机会调查清楚了,只求苍天有眼,望来日有人能替镇国公洗刷冤屈,还他一家老小清白……”话至此处,左宗白声音一顿,目光骤然冷厉,迅速抬头看向前方虚空。
  两道黑影,一高一矮,缓缓踏着夜空飞来。
  高个子黑影脸色惨白,颧骨深陷,看上去像是个瘦竹竿,旁边的矮个子黑影身形矮小滚圆,像个皮实的黑皮西瓜。
  两人沐雨而至,一见左宗白,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冷冽笑意。
  “我来对付这个老家伙,你去追那五个凡人。”高个子沉声道。
  “高兄慎行,这左宗白……。”矮个子心知左宗白已心存死意,有意提醒对方,但其声尚未完全出口,高个子便已然冲了出去,和那左宗白斗作一团。
  矮个子忍不住摇了摇头,望了一眼后方逐渐跟上来的大军,终是放下心来,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茫茫夜空中。
  一刻钟后。
  高个子喃喃自语:“一个炼气大圆满的小角色,也妄想和筑基强者抗衡,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丢下这句话,他迅速转身离开,看也未看地上倒在血泊中的尸体。
  这一刻,蒙蒙细雨从天空飘落,雨势渐大,雷声渐响。
  与此同时,同一片夜雨绵绵的晚空下,一辆马车和四匹骏马宛如疯了一般,在官道上飞快疾驰而过。
  马车与马背上的五名军伍高手此刻正拼命逃窜,一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脸庞上,竟是罕见的流露出一抹惊慌和恐惧之色。
  转头向上看,分明可以瞧见五人身后的夜空中,一道身影如影随形,无论五人如何呼喝甩动缰绳,加快速度,都无法摆脱天空中那道身影。
  “二弟、三弟、四弟、五弟,准备殊死一搏吧。”坐在马车上的中年男子断喝道。
  骑在马背上的四人尽管眼中流露恐惧,但心中还勉强能保持镇定,其中一人飞快从背上取下弓箭,满脸决绝道:“大哥,咱们兄弟五人不能有负国公所托,你带着小公子先走,这贼人交给我们来对付。”
  话音刚落,他蓦地怒吼一声,带着另外三人停下马来,随即搭箭弯弓,作满月之状,对准天上那道黑影就是一箭射出。
  只见黑夜之中,一道箭影冲天而起,好似射中了天上那道黑影,让骑在马背上的四人皆是面色一喜。
  然而就在此时,只听一个冷漠声音从天上传来:“竟然妄想凭借凡俗兵器杀死一名筑基强者,简直可笑至极。”
  下一刻,伴着破空声响起,一根箭矢似流星从天上激射而下,箭矢末端贴着一张火红符纸,径直射中那名手持弓箭的男子,紧接着火光一闪,一团巨大的火球倏然爆裂而开,将附近马背上的三人全部吞噬进去。
  那坐在马车上的中年男子本已驾车疾行到数百丈开外,回首看到这一幕,双目怒睁,眼眦破裂,两行热泪滚下脸颊,口中喃喃自语道:“弟弟们,你们先走一步,为兄马上就来,黄泉路上我们兄弟五人……”
  突然间,寒芒一闪,飞了过来,击中中年男子右后肩。
  中年男子只觉右后肩上一凉,但他头也未回,悲痛欲绝之下,他的筋脉早已麻木,任何伤痛和死亡于他而言,早已没了知觉,他唯一念着的一件事,便是在临死之际逃得越远越好。
  “区区一只蝼蚁,也妄想在本道爷面前逃得性命,真要让你逃出去,本道爷的脸往哪搁!”
  眼看中年男子驾着马车越跑越远,那从后方追至的矮胖子眼中凶光一闪,陡然祭出一柄血腥味极重的飞刀,并张口喷出一团血雾,血雾没入飞刀,只见飞刀红光大放,跟着便化为一道血芒激射而出,竟是直接刺入那中年男子的后背。
  中年男子身体一僵,瞳孔倏的张大,跟着便从疾驰的马车上倒了下去,一命呜呼。
  却说那马车在官道上疾行了好一阵子之后,才慢慢放缓速度停了下来,此时再看那拖着马车的两匹骏马,却是早已气喘吁吁,疲惫不堪。
  “镇国公啊镇国公,别怪本道爷心狠,本道爷不过奉命行事,你要怪,就怪那位北夏国君好了。”矮胖子身形缓缓从天空中飘落而下,脸色略微有些苍白。
  连番御空飞行,再加上动用灵符法器,他体内的法力几乎快要消耗一空。
  不过此时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只见矮胖子身形一闪,整个人便无比灵活的蹿进了马车内。
  下一刻,一声怒吼震动荒野,把刚刚赶过来的高个子吓了一跳。
  “道兄,何事如此惊怒,莫不是那镇国公家的幼子被你失手给杀死了?”高个子站在马车外张望道。
  “如此倒也算好了。”矮胖子一脸阴沉的从马车内钻了出来,跟着手掌猛地拍在车厢外,灵力外放,竟是直接将那马车车厢震散,露出其内真容。直到此时,高个子才发现整个马车空空如也,竟是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怎么回事,那镇国公家的幼子呢?”高个子一脸惊怒的看向矮胖子。
  两人这一路追击千里,本以为能把镇国公幼子领回去请功,不想马车内居然空空如也,所谓的镇国公幼子,早已不翼而飞。
  矮胖子此刻正气头上,闻言不由怒道:“我怎么知道?”
  他话音方落,忽觉颈上一凉,一柄铜钱古剑从身后伸了过来,架在项上,跟着一个冷厉的声音说道:“你是不是想独吞此次功劳,所以暗中把镇国公家的幼子给藏了起来?”
  矮胖子没想到高个子竟会如此对他,心中虽忿,但自知命在他手,故此只能强忍心中怒火,开口辩解道:“你我前后分开不过一刻钟,这么短的功夫,我能把人藏到哪里去?”
  许是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些利令智昏,高个子立时收起那柄得自左宗白的铜钱古剑,一脸歉意道:“兄弟莽撞,对不住道兄之处,还望道兄多多包涵。”
  矮胖子冷哼一声,默然不语。
  若非他体内法力匮乏,实力大减,加之后方大军马上就到,只怕此刻早就跟高个子翻脸了。
  高个子自知理亏,但想到两人追丢镇国公幼子一事的后果,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那镇国公幼子既不在这马车上,莫不是说,咱们从一开始就跟丢了?”
  矮个子闻言,想起正事要紧,虽不愿搭理高个子,但还是道:“十有是这样。”
  “那该如何是好?”高个子一脸犯愁:“此番我们追丢镇国公幼子,若是这么两手空空回去,少不了一顿责罚,更别说那国君背后还有一位金丹老祖,咱们根本惹他不起。”
  “事到如今,只能尽人事,知天命了。”矮胖子毫不犹豫道:“趁目下还有些时间,我等回去再仔细搜索,如能找到一些关于镇国公幼子的线索,也好将功补过,少去一些责罚。”
  “此言有理!”高个子点头,两人言罢,不等身后大军赶到,便朝来时方向飞掠而去。
  -----------------
  新书连载,前路未卜,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