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荒野惊魂
  荒野山林,韩胜衣衫褴褛,烟尘满面的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此片山林甚大,占地方圆数百里,树中树木高皆大浓密,几欲将天空遮蔽,星月之辉亦难穿透,唯独那绵绵夜雨飘落在树冠上,沿着枝叶滴落在地面上的枯叶上,发出雨打芭蕉般的声响。
  “小公子,眼下就只剩我们两个人了。”韩胜瞧着依旧在襁褓中睡得香甜的男婴,再想到诺大的镇国公府就此烟消云散,不由悲从中来,忍不住低声啜泣起来。
  此时的韩胜,看上去就像一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孩童,涕泪齐下,情难自抑。
  有些凄凉的是,即便心中悲痛欲绝,韩胜亦丝毫不敢纵声大哭,生怕引来追兵。
  半晌后,雨势减弱,哭声渐止,韩胜发泄完心中悲痛,这才想起查看四周情形。
  眼前景色陌生,是他平生未曾踏足之地。
  此为何地?
  映入韩胜眼帘的,是片他此生从未见过的异域林木,大者足有数十丈高,小者亦有数丈,两者密密麻麻生长在一起,随处可见,数目繁多惊人。
  此地已不是北夏。
  当意识到北夏王朝疆域内绝无可能出现这样一片山林时,韩胜忍不住长吁一口气,不管现下他们身在何处,但只要不在北夏王朝境内,便已然算是安全了。
  想到此处,韩胜心中大定,抱着怀中男婴朝前走去,打算徒步穿过这片山林,再在附近找一处人家落脚,顺便探听此地情况。
  “也不知这小公子何时才能醒来。”韩胜一面徒步前行,一面仔细查看怀中男婴情况,眉头微蹙:“按照师傅的说法,这梦灵丹的药效仅可以维持一天,算算时辰,这小公子也该醒了才是。”
  当初众人四散逃离时,为免男婴哭闹引来追兵,左宗白特意喂他服下一枚梦灵丹,故此韩胜这一路逃来,任他是风吹雨打还是雷鸣,襁褓中的男婴都不曾被惊醒。
  可眼下既定的药效时辰已过,男婴却不曾醒来,着实让韩胜心中有些忧虑,放心不下。
  “许是小公子年纪太小,所以梦灵丹的药效延长了。”韩胜心中隐隐有所猜测,随即抱着襁褓中的男婴,快步向前行去。
  如此这般行了将近半个时辰,前方景色依旧一成不变,韩胜心中顿时生出不详预感。、
  沉吟片刻,他抽出绑在右腿上的匕首,就近在一旁的树干上留下一道印记,跟着继续前行。
  接下来每行出数百丈距离,他便会在附近的大树树干上留下一道印记。
  如此约莫半个时辰过去,当韩胜看到前方树干上自己留下的印记时,脸上不由露出苦涩笑容:“想我北夏之风,在战场上来去自如,于千军万马中取敌酋首级,如探囊取物,不想而今居然在一片荒野山林中迷了路,可笑,可笑。”
  他自嘲一笑,当下便开始思索该如何走出这片山林。
  但是很快,他便惊觉自己已然不必思索这个难题了。
  只见后方山林中,高大的林木像是被狂风压弯,一股庞大无可抵御的气势陡然笼罩整个荒野山林,跟着
  一个苍老身影从天空缓缓落下。
  此人头戴紫金冠,看上去年近六旬,皮肤却光滑细腻有如婴儿肌肤,一身明黄长衫随意系在身上,略显仙风道骨。
  他淡淡扫了一眼韩胜,嘴角露出一丝自得笑意。
  “北夏王朝金丹老祖姬青玄!”韩胜脸色发白,心中绝望。
  完了。
  姬青玄居高临下俯瞰,目光冰冷,寒意逼人。
  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地面上的韩胜,衣衫褴褛,嘴唇发白,面上写满绝望和不甘,但很快,这抹绝望和不甘,便化作狠辣与决绝。
  姬青玄双手背负身后,对韩胜面上的狠辣与决绝视若无睹,口中淡淡道:“小娃儿,还不快些交出镇国公幼子,束手就擒,等待什么?”
  韩胜强行压下心中恐惧,冷冷道:“我镇国公府一脉,头可断,血可流,却从来不会束手就擒。”
  这几句话说得慷慨激昂,豪气冲天,却反倒让姬青玄眼中寒光更盛了。
  “不知死活的小娃娃,连镇国公都不是本老祖的对手,你自信能比得过镇国公?”姬青玄冷笑,跟着目光落在襁褓中的男婴身上,一双老眼陡然亮起一抹光芒。
  男婴长得很是白嫩与清秀,虽是在熟睡,可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无比空灵的气息。
  果然不凡!
  姬青玄没有废话,手指隔空朝韩胜轻轻一点。
  一抹灰光,倏然出现在韩胜面前。
  韩胜不过一个炼气七层的修士,哪怕全胜之时,亦远不是姬青玄对手,更何况此时山穷水尽?但他丝毫没有放弃之念,喉咙发出嘶哑低沉的怒吼,如同濒临绝望的野兽在做最后的挣扎。
  眼看灰光就要击中韩胜眉心,却突然凭空自动消散。
  紧跟着方圆数百里范围内,一股微弱的魔气波动陡然荡漾而开。
  这股魔气波动初始还不明显,然而转瞬间,它便暴涨无数倍,只见整个虚空都微微泛起波澜,像是掀起了阵阵惊涛骇浪。
  更骇人的是,周围的林木和地面的青草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整个天地像是在一刹那失去了所有颜色,恍如末世降临!
  从一开始就目睹此幕的姬青玄,脸上露出骇然之色。
  此时他的脑海中只有两个字元婴!
  如此威势,唯有那些达到元婴期的老怪才可拥有。
  至于韩胜,心中的震惊之情比之姬青玄,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虽说他此生还从未见过元婴期修士,但见周围草木枯黄,又瞧见姬青玄眼中流露出的骇然之色,他心中便笃定,来这一定是元婴期的大修士!
  这一刻,韩胜原本绝望的心情,因这名神秘元婴修士的到来,而重拾希望,而此前还一脸高高在上的金丹老祖姬青玄,此刻却是噤若寒蝉,雅雀无声。
  须知,一名元婴修士在北夏王朝,绝对可以横着走。
  如果说,当日镇国公府内有一名元婴修士坐镇,给他北夏王室一千个,一万个胆子,他们也是断然不敢污蔑镇国公府勾结妖魔的。
  在元婴修士面前,所谓的王朝军队不过一笑话尔。
  就是一群金丹修士,在元婴修士面前,亦毫无反抗之力。
  回想适才姬青玄一脸高高在上的冷漠姿态,再看他此时满脸骇然神情,韩胜此刻心情竟是无比畅快。
  不过说也奇怪,那神秘元婴修士释放威压后,却迟迟不曾现身,让韩胜和姬青玄皆大感古怪。
  姬青玄此时已然冷静下来,见四周毫无动静,不由朝虚空拱手一揖,恭声道:“北夏王朝金丹修士姬青玄,见过老前辈。”
  说完之后,他竟还朝虚空拜了一拜,极尽谦卑之态。
  韩胜有样学样,也跟着姬青玄一起朝虚空一拜,自报家门。
  然而两人等了好一阵,既不见那元婴修士现身,也不见其开口说话,正欲二度开口求见时,忽听一个冷漠声音响起:“你可以走了!”
  这声音听起来很是年轻,不似想象中那般低沉苍老,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口气。
  姬青玄闻言一怔,看了一眼韩胜,当即大着胆子问道:“前辈让谁走?”
  “除了你还有谁?”那个冷漠声音再度响起,略带怒意,连带整片虚空都好似震颤起来。
  姬青玄只觉呼吸一滞,险些跌落下虚空,头皮一阵发麻,只好乖乖应道:“前辈息怒,晚辈这就走,这就走。”
  言罢,他满脸不甘的看了一眼韩胜,跟着迅速转身朝山林外飞去,不敢有片刻犹豫。
  姬青玄走后不久,韩胜才反应过来,抱着怀中男婴冲虚空拜谢道:“前辈救命之恩,晚辈没齿难忘,还请前辈现身一见,容晚辈当面拜谢。”
  然而那个冷漠声音却道:“往南走三十里,便可出此片山林,再往东走八百六十七里,那有一座小镇,你们可在此镇上安家。”
  说完,那冷漠声音戛然而止,就连原本充斥虚空的魔威,亦如潮水般迅速消退,转眼间便不可感知。
  韩胜怔了怔,心知那神秘元婴修士多半已经去了,便抱紧怀中男婴,快步朝山林南面行去。
  此时的韩胜,完全沉浸在劫后余生的狂喜之中,并未察觉怀中男婴带在项上的黑色古朴小鼎,正微微震颤着。
  话说那北夏王朝金丹老祖姬青玄逃也似的飞离山林数千里后,忽的回过神,思来想去,越发觉得不对劲了。
  整个东华大陆虽强者无数,但在他们北夏王朝所在此片区域,元婴期修士不说没有,但也极为罕见,一个巴掌便可数过来,且个个有名有姓,而今突然冒出一个他不认识的元婴期老怪,想想便觉得颇为可疑。
  他暗暗想道:“整个东华大陆北部区域,元婴期老怪一共就五位,当中我人族一位,妖魔两族各两位,这突然间又冒出一位,难不成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或是说……”
  姬青玄越想越觉得这其中疑点重重,当即大着胆子又飞了回去,结果自然是扑了个空。
  所谓的元婴老怪早已不在,至于韩胜,也早已带着那名男婴离开山林,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