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情窦初开昙花现
  大荒王朝,东华大陆北域第一强国,拥有五位金丹修士坐镇。
  据传大荒王朝王室祖先,千年以前曾出自仙道十大门派之一的北源仙宫,此后在北源仙宫的授意下,与一群有识之士在这北域蛮荒开疆扩土,建立起了大荒王朝。
  许是先祖出自北源仙宫的关系,大荒王朝崇尚武力,更崇尚修真,境内城镇,无论偏远繁华,皆设有大荒道馆,有布道师教授最浅显的炼气法门,以筛选出那些杰出而有天赋的人才,输送至王城,为大荒王室所用。
  天都镇,位于大荒王朝东境,四周层峦叠嶂,万壑绵延,当中多是洪荒猛兽毒虫,危机四伏。
  正因如此,天都镇武风更浓,镇上男女老少皆会一点拳脚功夫,毕竟要想在这北域蛮荒中生存下去,唯有强大己身才是根本。
  故此每当朝阳升起之时,镇中无论成年男子、亦或是老人小孩,都会沐浴在阳光之下演练武道。
  此际,天都镇大荒道馆内,一群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在进行晨练。
  砰砰砰!
  拳风呼啸,空气震荡。
  这些少年虽只有十五六岁,但个个长得人高马大,动作矫健,凌厉敏捷,或作饿虎扑食状,或作鹰击长空状,或作白鹤亮翅状,千变万化皆藏于一念之间。
  尤其是他们的气息,在这激烈的动静开阖之间,亦绵延悠长,没有丝毫杂乱,显现出扎实的武道根基。
  “嗯,不错,百兽拳演练到这般程度,也算登堂入室了。”一个身材高大,肌体强健犹如虎豹的中年男子穿着兽皮甲,正在一群少年中来回走动,脸上带着欣慰笑意。
  “天色不早,该教授早课了。”恰在此时,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出现在道馆中,大袖飘飘,脚不沾地,似乘风而来,让一群十五六岁的少年两眼放光,满脸憧憬。
  “鲁夫子!”中年男子看到老者出现,当即一抱拳的退到一旁,如同护卫一般站在老者身后。
  “拜见鲁夫子。”一群少年也跟着见礼,大声喊道。
  鲁夫子面带微笑,微微点头,跟着道:“武道重在强身健体,但若想长生不死,却还需先踏上修行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
  鲁夫子一开口,道馆内的少年们立刻安静下来,身形笔挺站立,听他传道。
  “假如你们之中有谁幸能修至金丹境界,不但可活五百岁,还能成为我大荒王朝的护道国师,受万人敬仰。当年我天都镇一位先祖,正是因为修炼到了金丹境界,才使得我天都镇在整个大荒王朝声名大震,风头一时无量,奈何后人无能,令天都镇声名渐落,而今偏居一隅,怕是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我们了。”
  鲁夫子轻轻一叹,似有无限感慨。
  “原来我天都镇也曾经出过金丹强者。”人群中,一个身材修长,眉眼清秀的少年暗暗心惊。
  其名段辰,十五年前才搬来天都镇,虽不在天都镇出生,但也算是个土生土长的天都镇人了,可段辰却从来不知道,天都镇居然出过金丹强者。
  这很不可思议,要知道,这样一个偏远小镇,虽有千余口人,但当中最强者也不过才炼气大圆满,谁能料想到这里曾出过一位金丹强者,这实在叫人难以想象。
  关于这位金丹强者的事迹,鲁夫子也不细说,一阵出神与怅然后,他接着道:“不过你们别以为金丹就是极限,我大荒王朝初代国君,幸得北源仙宫真传,因此知道在这金丹之上
  还有元婴。唯有打破金丹,成就元婴,才能真正称得上傲视群雄,成就北域最强。”
  “金丹,元婴!”
  听着这番话,段辰顿觉一扇从未出现过的大门,在自己面前徐徐敞开,他每日晨间都会来道馆修炼,听鲁夫子讲课传道,却从来不知道,金丹之上还有元婴境界一说,一时间不由心驰神往。
  “鲁夫子,这修行之路,元婴最强吗?”就在这时,一个少年问道。
  “当然不是,修行路漫漫,所谓的元婴期,不过是修行路上的一个大境界,但却不是最终点,至于元婴之上还有多少境界,鲁夫子也不知,你们也不必问,你们当中此生若有人能达成筑基,那么老夫大限之日亦可含笑而终了。”
  鲁夫子言罢,忽的话锋一转道:“好了,我今日与你们说这般多,不是要打击你们,而是想让你们明白,修行路漫漫,任重道远,切莫因为一点小成就便沾沾自喜,那样只能做井底之蛙,难成大事,明白吗?”
  “明白!”一群少年中气十足,大声回应。
  “既然明白,那便继续按照我过去教授你们的吐纳呼吸之法修炼,争取早日跨入炼气一层,至于那些已经跨入炼气一层的,便争取早日跨入炼气二层。”鲁夫子说完,特地看了一眼段辰,随后才转身离去。
  “鲁夫子这最后一句话,分明是对我和李元徽说的。”段辰心中暗道。
  天都镇年轻一辈,如今跨入炼气一层的就两个人,一个是段辰,另一个叫作李元徽,为天都镇亭长之子,两人今年才刚满十五岁,皆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
  “炼气二层么。”段辰看了一眼盘坐在不远处吐纳呼吸的李元徽,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笑容,跟着双目微微一闭,亦开始进行吐纳呼吸。
  炼气,是修行之起步阶段,此阶段修行者,可以通过食用各种蕴含精气的五谷杂粮等,炼化其中精气,收归己用,这便是炼气。
  炼气期修炼,按照进度可分为十层,一层入门,十层圆满,而后便可尝试筑基,只有完成筑基,才真正算是踏上修仙路。
  至于如何筑基,鲁夫子并没有开始教授,段辰也不急,毕竟他还未修炼到炼气十层大圆满之境,知道也无用,反而容易乱了心绪。
  “算算时日,韩叔此次进山已有半月,也不知他如今是否安好。”修炼之余,段辰不由想起从小与他相依为命的一位长辈。
  韩叔本名韩胜,今年四十有五,十五年前,正是韩叔抱着他行至天都镇,在这个偏僻的蛮荒小镇安家落户,一住就是十五个年头。
  这十五年间,韩叔对他视若子侄,每日间的吃穿用度,都不用他操心,只要他日以继夜的专心修炼,并且每隔三五个月,韩叔便会进山一次,寻来各种灵物给段辰服下。
  所以许久以前,段辰便知韩叔修为高绝,兴许比鲁夫子还要高,否则绝难在洪荒猛兽横行的大荒中来去自如。
  唯一让段辰感到不解的是,韩叔对自己的修为一直讳莫如深,从不在人前显露,也不许段辰四处张扬,故此时至今日,整个天都镇,都无人知晓韩叔本是一名修士,只当他是个略懂拳脚功夫的药师。
  当!当!当!
  就在段辰陷入沉思之际,伴随早课结束的钟声响彻整个大荒道馆,顿时所有正在吐纳呼吸的少年纷纷收功,三五成群的离了道馆,而后一哄而散,各自返回家中食用早饭。
  段辰当即也停了脑海中纷乱
  思绪,跟着发小周玄一起朝道馆大门行去。
  两人方行至道馆大门处,周玄便一脸难以启齿的说道:“阿辰,我有些修炼上的问题想和你请教。”
  段辰连笑道:“你可是想问我该如何做才能跨入炼气一层?”
  周玄忙不迭的点头道:“对,我自觉已深得吐纳呼吸法精髓,可就是迟迟无法跨入炼气一层,也不知哪里出了问题。”
  段辰闻言摇头道:“你的问题不在吐纳呼吸法上,而在于心,鲁夫子曾言道,跨入炼气一层之关键,在于“致虚极,守静笃”这六个字,你如能做到一心一意,沉心静气,自然而然便可达成。”
  “说起容易,做来却难啊。”周玄忍不住叹了口气,跟着话锋一转:“对了,我听你明日便要跟狩猎队进山历练,你准备得如何了?”
  按照天都镇的规矩,凡是修行达到炼气一层的修士,都需跟着狩猎队进山历练,培养实战经验和技巧,如此才能在将来加入狩猎队,独当一面。
  早在半月前,段辰就接到了要跟随狩猎队进山历练的通知,闻言不由笑道:“我这边一切准备妥当,你且放宽心,兴许等你日后进山历练,我就是你前辈了。”
  “啧啧,口气这般大,可别到时候哭着鼻子回来,我的段辰前辈。”周玄故作阴阳怪气道。
  段辰一笑,倒也不和他争辩。
  “嗯?”周玄本还想叮嘱段辰几句,忽的盯着前方看道:“阿辰,你看,是你芳心暗许的那位!”
  “什么芳心暗许,你这用词若是被你那教书的爹听见,少不得又要挨板子了。”萧夜忍不住笑骂道,跟着抬眼朝前方看去,脸色倏的一沉。
  只见道馆大门前的人群中,一男一女并肩而行,女的约莫十五六岁年纪,大眼柳眉,容色端丽,在这偏远的天都镇,如此相貌,甚是少见。
  而与其并肩而行的少年,身高和段辰相仿,不过体格却要壮硕许多,穿金边白色流云长衫,腰缠镶玉软带,上面还挂着一个香囊,赫然是那位天都镇亭长之子李元徽。
  “段辰。”李元徽眼角余光瞥见后方行来的段辰和周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整个天都镇年轻一辈,他最厌恶的就是这个段辰。
  毕竟能以十五岁之龄修炼到炼气一层的,偌大一个天都镇,也就他和段辰两人,他心中自然暗暗将段辰当作竞争对手,甚至前不久他还挑战过段辰,结果却是大败亏输,在病床上躺了三天伤势才养好。
  这便让李元徽心中对段辰的怨气更深了。
  “莲儿,我们走。”当着段辰的面,李元徽故意牵起韩莲儿的手,在一群少年簇拥下,朝亭长府行去。
  那韩莲儿虽满面凝羞,却也不拒绝,任由李元徽牵着离开,从始至终,她都没有看一眼身后的段辰和周玄,像是不认识两人一般。
  “这女人好生势力,还有那李元徽,我敢说他方才绝对是有意的。”周玄见状气不打一处来。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本是人间常态,不足为奇。”段辰故作平淡道,心中却是一片苦涩。
  他这厢情窦初开,如一夜昙花现,未始便已终。
  “阿辰,你就一点不介怀?”周玄目视李元徽几人远去,面若含霜。
  “你怎知我不介怀?只是再怎么介怀也无济于事,平白给人看笑话。”段辰摇头,拉着周玄一道离去,这份果决,倒也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