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从此世上再无仙
  段辰与周玄的家,便藏在天都镇西面一片民宅之中,其间需要穿过好几条古街与小镇广场。
  两人行至小镇广场,段辰与往常一样,忍不住抬头望向广场中央的一座雕像,雕像目测有十丈来高,是整个天都镇最高大的建筑。
  据传建镇初始,这座雕像便一直存留至今,虽年代久远,但多年来,小镇居民时常打理,使其不染尘埃,光洁如新。
  段辰默默注视这座雕像,一旁的周玄也面露崇敬。
  在整个东华大陆,这座雕像无人不知,段辰知晓其来历,则是因为它与史上最后一位仙人有关。
  她便是被后世人称作冰璃剑的木青仙。
  在灵气萧条,天地环境大变的末法时代,灵脉的逐渐消失,使得人族修行之路变得越发艰难,原本傲视上古,与妖魔两族平起平坐的人族,势力日渐微弱。
  而妖魔两族虽修行同样困难,可两族无论体魄还是血脉天赋,皆远在人族之上,故此相对来说,灵气消退对妖魔两族实力影响,要远比人族小许多。
  这便为日后的“灭族之战”埋下了祸根。
  所谓灭族之战,便是妖魔两族联手,欲将东华大陆所有人族赶尽杀绝。
  那是人族历史上最黑暗的岁月,据闻仅仅陨落在这一场战役中的人族修士,便有亿万之多。
  面对妖魔两族大军的攻伐,人族节节败退,溃不成军,灭族之祸就在眼前。
  危急时刻,当时还困在大乘期瓶颈的冰璃剑木青仙终于突破,渡劫成仙,并以一己之力,对抗妖魔两族联军,击杀敌酋,迫得当时妖魔两族所有大乘期修士签下三族盟约,承诺有生之年不再进犯人族疆土。
  至此,三族大战终是落下帷幕,而冰璃剑木青仙也因成仙后无法在东华界久留,不久后便飞升去了传闻中的仙界。
  后世人为了纪念冰璃剑木青仙的功绩,便在东华大陆各处城镇为其塑立神像,同时不忘教导后辈牢记使命,牢记人族能有今日这般局面,源自何人。
  段辰对灭族之战的了解,亦全部源自眼前这座雕像。
  几乎所有提到那一战的典籍,都对冰璃剑木青仙的功绩极尽赞誉。譬如人族生死存亡之际的最后一线曙光,譬如末法时代的最后一位仙人等等。
  此后更有人传出,冰璃剑木青仙之后,从此世上再无仙的说法。
  段辰对成仙自然不敢奢望,他短期目标是筑基,再远一些是结丹。
  于他而言,此生能成就金丹,便已是万幸之事,何敢再奢求许多。
  瞻仰完冰璃剑木青仙的雕像后,段辰与周玄便各自返回家中。
  段辰在天都镇的家,位于天都镇西面的一片民宅中,乃是一间药堂,药堂不是很大,却足够他与韩叔日常饮食起居所用,平日韩叔便是在此间药堂为镇上居民配抓药方,偶尔诊治一些不算疑难杂症的病患,期间所赚取的银钱,倒也足够两人一年的开销用度了。
  “也不知道韩叔回来没有。”
  段辰轻车熟路的推开药堂大门,轻轻掩上,跟着径直穿过药堂行至后院,忽的看到坐在院中老藤椅上的一道熟悉身影,心中大喜,急急迎了上去,喊道:“韩叔!”
  韩胜原本微闭着眼在小憩,闻听段辰到来,一挥手道:“我刚从山中回来,却是有些乏了,先小憩一下,有话晚点再说。”
  段辰原想说些什么,闻言不由心中一惊,仔细看韩胜,果是满脸倦容,脸色亦有些苍白,不禁心头一震,急声道:“韩叔,你怎么了?”
  韩胜倒也不言,挥了挥手后,便倒头睡去了。
  段辰见状,暗暗思忖:“韩叔修为高深,平日里进山归家也不见他面露倦容,怎的这次回来却这般模样,像是与人大战三百回合。”
  他心中疑问重重,却见韩胜躺在老藤椅上,似已熟睡过去,便不敢出声打扰,转而行至后厨,随意做了几样清淡小菜端到院中,依着韩胜坐下,随时等候他醒来。
  这一等,便是半日光景,直到日上三竿,段辰才瞧见韩胜眼皮微动的醒了,不由
  长长吁了口气,道:“韩叔,你感觉如何?可睡得安稳?”
  韩胜看他坐在一旁,又瞧见旁边石桌上摆着几样清淡小菜与白米粥,便知他一上午未食早饭,不由面露无奈之色道:“辰儿,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以后便不必等韩叔一同就餐了。”
  段辰连道:“我还不饿,等等韩叔也无妨。”
  恰在此时,他肚内发出好一阵咕噜声,在这清幽小院中甚是响亮,直闹得段辰满面窘迫。
  韩胜瞧他满面羞红,知他此时腹中空空如也,微微一笑道:“瞧把你饿的,先吃早饭再谈。”
  段辰点头,忙摆好碗筷,待韩胜落座后,又帮他盛好一碗白米粥,叔侄二人就着几样清淡小菜食用,不多时便一扫而空。
  “碗筷不忙收拾,韩叔问你,你近来修炼进度如何?”韩胜按下段辰收拾碗筷的动作,开口问道,似对此十分关切。
  段辰道:“辰儿资质愚钝,只怕有负韩叔厚望。”
  韩胜沉吟道:“可是还困在炼气七层,难有寸进?”
  段辰神色一黯:“辰儿总觉得随时可以突破炼气七层,可每日行功运气至关键之处,总是差了少许,以致迟迟无法突破。”
  两人这一问一答,竟是在无意间透露出段辰已修至炼气七层这一事实,料想此事若是传了出去,必将震动整个天都镇。
  须知段辰今年不过刚满十五,镇上与其同龄者,多数还尚未跨入炼气一层,也就那亭长之子李元徽仗着每日食用各种精食灵物,才勉强突破至炼气一层。
  外人只道段辰与李元徽一般,皆只有炼气一层修为,却不知段辰年前便已经突破至炼气七层了。
  韩胜见段辰面露沮丧,不由宽慰道:“你也不必妄自菲薄,这世间能以十五岁之龄,不食任何灵丹妙药便能修至炼气七层者,恐怕唯有那些个宗派王朝培养的弟子才能比拟,眼下你困在炼气七层瓶颈迟迟无法突破,不过是缺少一个突破的契机罢了。”
  声音微顿,韩胜接着道:“突破炼气七层一事不急,韩叔自有办法。走,到院中演练我上次传授于你的形意枪法,让韩叔看看你这段时间有无长进。”
  段辰应了声,从旁侧的兵器架上取来一杆木质长枪,便在院中施展开那套形意枪法。
  “刷!”手握长枪的段辰仿佛换了个人,眼神凌厉,眸光慑人,一招一式演练起来,长枪如龙,或是怒刺,或是抽打,或是力劈,皆声势浩大,暗含一股无可匹敌之意。
  韩胜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看他把一套形意枪法施完,末了才点头说道:“你之枪法,招数,皆已得心应手,日后如能用心体会,不难渐入精深之境。”
  段辰连道:“辰儿虽熟记形意枪法各种变化,却从未用以实战,也不知效果如何,还请韩叔指点指点。”
  韩胜仰头看了看天色,道:“实战经验从无教授一说,需你亲身体会,正好明日你便要跟狩猎队进山历练,到时便可知我教你的枪法实战威力如何了。”
  段辰连道:“提起此事,辰儿心中不免有些紧张,也不知那蛮荒凶险是否与古籍中记载的一般。”
  韩胜脸上神情缓缓变得凝重,沉声道:“辰儿你当谨记,这大荒之凶险,远比古籍中记载的还要可怕,你此番跟随狩猎队进山历练,需多听多看,切不可逞能,更不可暴露你的真实修为。”
  段辰闻言不由眉头一蹙:“韩叔,你如实与我说,我们在外面可是有什么仇家?还是我爹娘他们……”
  他话尚未说完,便被韩胜打断:“关于此事,你不必多问,我也绝不会告诉你,总之你记住,不是万不得已,切不可暴露你的真实修为。”
  段辰心中虽有千言万语,却不敢再多言,只因这问题他已问过许多次,韩胜对此讳莫如深,三缄其口,纵使他问再多遍,韩胜也决计不会松口。
  许是觉得气氛有些沉闷,韩胜轻咳一声,跟着从怀中取出一块染血白布,小心摊开,露出一株巴掌大小,根须细长的赤参。
  只见韩胜喜不自胜的笑道:“这株赤血参,是我
  此次进山最大收获,你此番能否从炼气七层突破到炼气八层,便全指望它了。”
  说罢,韩胜捧着那株赤血参进了后厨,不知从何处寻来一药鼎,就架在院中,下面燃起熊熊烈火,不过一小会,鼎中山泉水便咕咕沸腾起来。
  “韩叔,这赤血参不能生食,非得药浴不可么?”瞧着鼎中沸腾的山泉水,段辰脸色微变,不由想起一些不好的回忆。
  “我这次寻来的赤血参足有一百三十年药龄,药力十足,生食恐非你所能承受,偏你韩叔我又不懂炼丹之术,目前也只能委屈你受点皮肉之苦了。”
  韩胜头也不抬的说道,接着试了试水温,便开始向鼎中投放一包包药材,不时还会倒下一些赤红粘稠液体,末了才将那株巴掌大小的赤血参放进去,封住鼎盖。
  半个多时辰后,当鼎下薪柴燃尽,韩胜方才揭开鼎盖,不由分说的将一脸不情愿的段辰给丢了进去。
  “屏息凝神,按照你平日修炼的吐纳呼吸之法运转周天,不要浪费这一鼎药液。”韩胜沉声喝道。
  段辰本还想说什么,但念及韩胜清晨躺在椅上一脸疲惫模样,还有那块包裹赤血参的染血白布,顿时闷不吭声,老老实实在鼎中盘坐下来,吐纳呼吸,努力吸收鼎中药液精华,不觉间渐入佳境,竟是忘了鼎中药液灼身的剧痛。
  韩胜瞧在眼里,微微颔首,暗忖自己多年苦心总算没白费。
  却说段辰盘坐药鼎中,全身浸泡药液,只有一颗脑袋冒出来,那赤血参的药力透过他肌肤毛孔,化作一股热流,由四肢百骸直冲心脉,复缓缓向五脏六腑流布,令其体内灵气不断壮大,修为亦是节节攀升。
  不过段辰此刻已入浑然忘我之境,并未察觉,直至日落月升,天色已是三更时分,他才缓缓从修炼中醒转过来。
  此时韩胜早已在旁侧候着,见他睁开眼来,当即关切问道:“感觉如何?”
  段辰略微感应自身修为,当即满面欣喜若狂道:“成了,我已突破至炼气八层,力气亦感觉增长不少。”
  虽无实际检验,但段辰自觉体魄比起过去强壮不少,浑身似有使不完的力气。、
  韩胜闻言忍不住笑道:“这是自然,那赤血参可不是凡物,用它作主药熬炼出来的药液,若是没有这般功效,你韩叔我又何必那么辛苦……”
  话到此处,他似觉说漏嘴,话锋一转道:“去,赶紧就着院中井水沐浴更衣,再把我藏在床底下的木盒取来。”
  段辰不疑有他,从鼎中跃出,洗净身子,穿上一身干爽衣服,这才一溜烟的跑进韩胜房间,将他藏在床底的木盒取出。
  将木盒放在院中石桌上,段辰一脸好奇道:“韩叔,这木盒里藏的什么宝贝,为何过去从未见你拿出来?”
  韩胜忍不住道:“这木盒我昨日才带回,你以前自然没见过。”
  他一面说着,一面将木盒打开,段辰趁机探头看去,就见木盒中摆着一套皮甲与一杆枪头,还有两截枪身,不由大感诧异道:“韩叔,你这长枪莫不是坏了,怎的好端端断成了三截?”
  韩胜摇头道:“这你便有所不知了,这杆银龙枪可是一件十分难得的下品法器,平日不用时可拆解成三截便以随身携带,战时亦可迅速组装用以对敌,倘若你嫌麻烦,也不必拆解,直接缚在背上亦可。”
  言罢,韩胜便手把手的教授段辰如何组装。
  不多时,一杆六尺来长,重三十斤的银色长枪便呈现在段辰眼前。
  “从今日起,我段辰也有属于自己的法器了。”段辰手握银龙枪,身穿兽皮甲,面上神情喜不自胜。
  随后在韩胜指点下,段辰开始炼化银龙枪,又借着夜色演练形意枪法,才逐渐掌握这件下品法器的使用之法。
  “辰儿你需牢记,这银龙枪不以灵气催动,与寻常兵器别无二致,外人亦难瞧出虚实,但若以灵气灌注催动,便难掩其中灵气波动,他人感知,恐心生觊觎,这点不可不防。”韩胜似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
  段辰点头道:“辰儿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