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楼兰营地
  下品法器之珍贵,段辰十分清楚,千金万银亦难换取一件,需以传闻中的灵石或是等值灵物方可置换。
  段辰虽不知韩胜为了这杆银龙枪付出多少代价,但想来绝不容易。
  韩胜看着段辰,脸上笑容缓缓敛去,说道:“辰儿,韩叔已替你备好此次进山历练应用之物,今日卯时,你便要跟随狩猎队离开天都镇,万望照顾好自己。”
  十数年相处,这还是段辰首次离家外出远行,心中却是有些不舍,但又恐韩胜忧虑,便道:“韩叔放心,此行辰儿随狩猎队进山历练,必能安然归来。”
  韩胜仍是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万事必要小心,不可逞强。”
  段辰乖乖点头,又听韩胜道:“眼下时间尚早,你可再打坐几个时辰,好好养息体力。”
  段辰应了一声,就在院中盘坐下,闭上双目运气调息,片刻间便浑然忘我。待他体内灵气在筋脉中运行数个周天,醒来之时,天际已泛白,韩胜早已在旁备好早饭
  段辰见状忙起身,道:“韩叔,现下几更天了?”
  韩胜瞧他一脸慌张,不由哈哈一阵长笑道:“放心吧,现下不过刚六更天,天光才亮,你吃了早饭,就去小镇广场集合吧。”
  段辰生怕误了出发时辰,连忙招呼韩胜坐下吃饭。
  饭后,两人走出堂外,韩胜却又忍不住叮嘱道:“蛮荒内横莽丛生,大泽密布,虫兽出没,有些险地尚有瘴气盘踞,你要多加留心,千万大意不得。”
  段辰连连点头,念及韩胜这十五年不辞辛苦照料,心中不胜感激,双膝一屈,便扑倒在地上拜道:“韩叔,我走了,您千万保重。”
  韩胜赶忙扶起他,道:“天色不早了,带上你的银龙枪和这布囊,里面是我为你备下的一些吃食和疗伤药散,我虽不希望你能用上,但也可备不时之需。”
  段辰依言将银龙枪缚在背上,又接过布囊,随即起身飞奔而去,行至小镇广场。
  “阿辰!”
  段辰刚至广场,不料周玄早已在此等候,当即不由展颜笑道:“你怎么来了?”
  周玄道:“你第一次出远门,我若不来送你,怕你心伤,怪我不念发小之情。”
  段辰连道:“于是你就这么两手空空来了?”
  周玄厚脸皮道:“你说这话却是有些庸俗了,心意比什么都重要。”
  段辰无言,正欲说些什么,就见远处走来两人,其中一人正是昨日教授段辰百兽拳的那名中年男子,另外一人背负长弓,面若冠玉,眸似鹰隼,腰间还挂着一柄长剑,红色剑穗,随风飘舞。
  “晨叔,长恭大哥。”段辰连喊道。
  这二人可不是一般人,如今天都镇六支狩猎队共三十人,达到炼气六层的修士不过两手之数,霸拳晨阳和神箭手周长恭便是其中之二。
  “晨叔,堂哥。”周玄瞧见晨阳和周长恭走来,也跟着乖乖喊道。
  周长恭各自看了一眼段辰和周玄,想到两人同龄,一个却早早跨入炼气一层,不由眉头一蹙道:“阿玄,时候不早了,你送完小辰就赶紧去道馆上早课,莫要怠懒误了时辰。”
  “知道了。”周玄乖乖点头,和段辰打过招呼,便逃也似的消失在广场街角尽头。
  “长恭,小玄今年才刚满十五,你不能迫他太紧,不然只会适得其
  反。”晨阳拍了拍周长恭肩膀,跟着看向段辰笑道:“小辰,走,我等先到镇外关王庙与另外三人汇合,然后再前往天都峰。”
  “是,晨叔。”段辰点头,当下便与晨阳周长恭二人动身,赶至镇外关王庙。
  关王庙是天都镇方圆百里唯一一家寺庙,其内庙宇虽有些老旧,但香火却十分鼎盛,常有妇人抱着孩童来此祈福祷告,求签问卦。
  段辰三人行至关王庙不久,便在庙外等来了狩猎队另外三人,当中一对男女眉眼神态极为相似,叫人一看便知是对龙凤胎。
  此二人,男子身着兽皮软甲,背负战刀,女子则一身黄衣,空灵出尘,段辰暗中观察好一会,却不见其身上有何兵器,心中顿觉有些纳闷。
  至于第三人,体型壮硕异常,比众人中最高的晨阳还要高出大半个头,其身着黑色铁甲,背负半人高的巨大盾牌,浓眉虎目,顾盼之间,自有一股刚猛之气。
  这时只听晨阳笑道:“小辰,这两位便是大名鼎鼎的快刀南宫瑾,和天才符师南宫瑜两兄妹。”
  这南宫兄妹倒也客气,微微向段辰点头,道了声好。
  “南宫大哥,南宫……姑娘。”
  萧夜笑着上前见礼,在称呼南宫瑜时,声音明显顿了一下,似不知该用何种措辞。
  其他人闻听段辰称呼南宫瑜为南宫姑娘时,似有些憋不住笑意,但又不得不强忍着,一时间面色不由涨红。
  晨阳瞧了一眼脸色有些难看的南宫瑜,轻咳一声道:“小辰,南宫妹子年纪大你甚多,你日后喊她瑜姐便是了,至于这位,你叫他熊战大哥便是,他与我一样都是体修出身,不过他专精肉身,论防御却是比我强多了。”
  熊战咧嘴一笑,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段辰小弟,你初次进山,等到了天都峰,记得走在我身后,我来保护你。”
  “多谢熊战大哥。”萧夜点头。
  无论如何,他目前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阅历经验皆不如他人,凡事自不可太过张扬。
  晨阳看了眼天色,道:“时候不早了,既然人已聚齐,那便出发吧。”
  “走,上马车!”
  当下,荒神狩猎队一行六人坐上南宫瑾兄妹备好的马车,离了关王庙,直向东面行去。
  这一日晌午时分,众人乘着马车行了近百里,就见一座营地落在前方一片山林中。
  “吁吁吁!”负责赶车的南宫瑾拉扯缰绳,将马车缓缓停靠在营地外,一行六人当即下了马车。
  “小辰,平日我们进山猎杀荒兽,大都会在这楼兰营地休憩整顿。”晨阳作为荒神狩猎队的首领,一面跟段辰介绍,一面开口道:“长恭,你去打探一下近来山中境况,我带小辰他们到老地方歇息,待天色入夜我们再进山。”
  周长恭点点头,身形一蹿,便消失在楼兰营地内。
  段辰四人则跟着首领晨阳缓步走进楼兰营地。
  五人刚行至营地大门,迎面便走来一名身着灰色破袍,老态龙钟的长者。
  只见这名长者笑道:“小晨啊,你们这次进山准备待多少时日?若是猎到什么好货色,可别忘了光顾黎叔这小破商会。”
  楼兰营地,既是诸多狩猎队休憩整顿之地,亦是许多小商会聚集之地,有专人负责向狩猎队收购珍贵灵物或是荒兽材料。
  眼前这位黎叔,便是其中一家小商会在楼兰营地的主事人。
  晨阳似和黎叔十分熟稔,闻言不由笑道:“只要价钱合适,一切好说。”
  黎叔似注意到站在晨阳身后的段辰,瞧了他一眼,跟着笑道:“那便这么说定了。”
  一番寒暄过后,晨阳带着段辰四人迅速钻进一座帐篷内。
  待众人在帐内坐下,晨阳才道:“咱们就在此处坐息一下,待天色入夜,再进山狩猎。”
  “明白。”南宫兄妹和熊战笑着应下,显是早已习惯入夜才进山。
  段辰闻言却是有些不解道:“晨叔,书上有言,蛮荒荒兽,大多昼伏夜出,我们入夜进山,岂不是比白天要更加凶险?”
  晨阳连笑道:“你也知蛮荒荒兽大多喜昼伏夜出,可你别忘了,我们是狩猎队,进山便是要狩猎那些蛮荒荒兽,若是白天,那荒兽都藏在巢穴中,我等纵有鹰眼犬鼻,也难觅其踪迹,不若待夜幕降临,荒兽出巢觅食之际入山,如此便可省去寻找荒兽巢穴之苦。”
  “原来如此。”段辰心中不由大感获益匪浅。
  他虽是看了不少蛮荒记事的书籍,可并未料到这点。
  “嗯?”正当段辰打算向晨阳请教更多行走蛮荒的经验时,忽的透过帐篷门户瞧见一道熟悉人影,当下不由轻咦一声道:“晨叔,你们看,那不是亭长之子李元徽么?”
  帐内众人循声望去,不由齐声道:“还真是李家那位公子哥。”
  晨阳当即起身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出去和霸天狩猎队的首领打声招呼。”
  言罢,晨阳大步向外走去,直到此时,段辰才发现李元徽身后竟跟着一支五人狩猎队。
  也不知晨阳与那霸天狩猎队的首领说了些什么,引得李元徽和那霸天狩猎队的修士朝帐内看来。
  那李元徽自然也看到段辰,眼中飞快闪过一抹怨毒之色,但其很快便收敛起来,以至段辰始终未曾察觉,倒是坐在段辰旁侧的熊战若有所觉,一双虎目微微眯起,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约过了一刻钟,晨阳才和霸天狩猎队的首领告辞。
  “晨叔慢走!”望着晨阳远去身影,李元徽一脸乖巧道。
  待到晨阳走远,他才敛去面上笑容,转过身来恨恨道:“可恶,没想到这段辰初次进山历练,随行竟是荒神狩猎队,真是撞了大运。”
  如是寻常狩猎队,他借用其父声名,倒也足够让段辰吃些苦头,可荒神狩猎队显然不吃这套,这让他很是恼火。
  “元徽,那坐在帐内的长枪少年,便是当初打伤你,让你在府里躺了三天三夜的那个段辰?”旁侧,霸天狩猎队的首领开口问道,其一条袖子空空如也,竟不知因何故断去了一臂。
  “正是他。”李元徽点头,跟着看向独臂男子:“二叔,从小你最疼我,你可一定要替侄儿我出这口恶气,不然我寝食难安。”
  独臂男子闻言不由摸了摸李元徽的脑袋道:“不是二叔不肯帮你,若是其他狩猎队,二叔倒有办法帮你出了这口恶气,可这荒神狩猎队的首领晨阳,论修为实力皆不弱于我,真要和他们斗起来,多是两败俱伤之局,为了区区一个段辰,不值当。”
  “元徽明白。”李元徽点头,然心中对段辰之怨恨并未消去,反而越发浓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