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九章 虚天妖皇
  空旷的大殿内,只剩下血羽尊主一个人。
  只听他口中喃喃自语道“血衣侯在《万族之血》这本笔记里,用了很大的篇幅来记载他研究神之血的成果,这段辰无缘无故观看这本笔记,莫非他手中有神之血?”
  他也曾经看过《万族之血》这本笔记,对里面的内容一清二楚。
  这本笔记前面讲的是血衣侯研究各族血脉之力的心得,可中间和后半部分,讲的却是血衣侯研究神之血的成果,所以他一时间也摸不准段辰观看这本笔记,为的是前面的内容,还是后面关于神之血的内容。
  “看来有必要派人好好调查一下这小子过去的经历了。”
  淡漠的话语声在大殿内回荡,血羽尊主的身影却是已然从大殿上消失不见。
  而与此同时……
  外界,一道仿佛幽灵般的身影,却是悄然降临在了血神山外。
  这是一名头发碧绿,身材有些高瘦的绿眉男子,他脸上还有着绿色妖纹,一双暗青色的眸子凝望着血神山所在的方向,瞳孔深处飞快闪过一抹寒光。
  “按照杀神楼提供的情报,再过一年时间便是四海商会千年一届的拍卖盛会了,相信这段辰一定会受邀出席,我只需要在血云城和血神山之间埋伏,应该能找到机会刺杀他。”绿眉男子低声道。
  他的气息内敛,从表面看,也就是一个普通金丹修士。
  然而实际上,他却是杀神楼派来的顶尖杀手“虚天妖皇”。
  在整个黑暗世界,虚天妖皇的名声几乎和炼虚境大能相当,因为他有过一次刺杀炼虚境大能失败,却全身而退的惊人战绩。
  而论实力,虚天妖皇在化神期大圆满修士中也能排在前列,比之万魔宗的心魔老祖都要强上一截,而且他本身是以刺杀出名的,论危险程度比之鬼灵童子和北冥刀客等人还要更高。
  当然。
  如果是正面交手的话,虚天妖皇比之鬼灵童子和北冥刀客还要略微弱一些。
  毕竟他擅长的刺杀之道,在正面战斗方面可没有鬼灵童子的鬼道功法和北冥刀客的刀道强。
  “血神山和血云城之间直线距离不过三百里,以那段辰的速度,怕是只需要十几个呼吸就能飞完,我得盯紧些,免得稍不注意就被他从我眼皮子地下溜走。”虚天妖皇口中喃喃自语道。
  因为距离过近,再加上为了防止外敌入侵的关系,血神山和血云城之间并没有建立传送阵,所以从血神山赶往血云城,只能靠飞行赶路。
  当然,为了照顾化神期以下的修士,血神山和血云城之间也有往来的运输飞舟。
  不过虚天妖皇从杀神楼搜集到的情报来看,以段辰的遁速,应该是不需要搭乘这样的运输飞舟,所以此次刺杀,虚天妖皇早就已经计划好了。
  他打算在段辰赶往血云城的路上进行截杀。
  这是短时间内他唯一的一次机会。
  否则一旦让段辰进入血云城,他是不可能在血云城动手的,因为血云城的城主血云真君,那可是血神殿十八位护殿真君中实力排名前五的可怕存在。
  有血云真君坐镇血云城,虚天妖皇自然不敢在那贸然动手,否则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给搭进去。
  “也就一年时间左右,慢慢等吧。”脑海中念头闪动,虚天妖皇随即摇身一变,化作一株不起眼的树木扎根在附近的一片丛林中,暗中默默监视着血神山的方向。
  ……
  转眼间,一年时间过去了。
  天甲六号护法山峰上,云雾缭绕,灵气缥缈。
  身形悬浮在灵雾中的段辰魔道本尊,周围处处都弥漫着一道道虚空波动,这是他施展《咫尺天涯》这门魔道身法绝学引动的虚空波动。
  作为魔医馆最顶尖的身法绝学,咫尺天涯修行到小成境界,便可将自身融入到虚空波动中,随之进行瞬移,而修行到大成境界,便可在任意两个空间节点中穿梭,也就是所谓的虚空挪移。
  刷!
  只见段辰周身虚空波动蔓延,其身形骤然从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是百丈开外。
  “果然,要想在一年时间里掌握虚空挪移还是有些太过异想天开了。”段辰口中喃喃自语道。
  经过这一年多参悟虚空之道,他如今已经能够模糊的依靠元神之力捕捉到虚空中存在的空间节点。
  可是要如何在两个空间节点之间自由穿梭,段辰却是还处于摸索尝试中,目前还没有成功过一次。
  不过虽然没有掌握在两个空间节点之间进行虚空挪移的手段,可在这一年的修行时间里,段辰的瞬移距离确实有了显著的提升。
  如今他全力施展瞬移,极限距离已经接近八百丈。
  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距离,别的不说,如果段辰执意要逃的话,化神期内怕是没有几个人能够追上他。
  “师尊总说修行之路保命最重要,如今以我在虚空之道上的造诣,炼虚境以下,保命应该不成问题。”脑海中念头闪动,段辰随即便是出了护法山峰,朝着血神秘境外飞去。
  毕竟如今一年时间已经过去,四海商会举行的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所以他得尽快赶到血云城才行。
  ……
  “嗯?出来了?”
  在距离血神山约莫百里开外的一座丛林内,几乎一整年都没怎么合过眼的虚天妖皇眼前一亮,脸上随即浮现出一抹浓烈的杀机“等了一年多,终于让我给等到了。”
  作为草木妖族出身的化神后期大圆满修士,虚天妖皇可以透过方圆百里范围内的草木监察周围的一切,在这方圆百里范围内生长的所有草木都是他的眼睛。
  此刻他透过这些“眼睛”看到段辰从血神秘境出来,出现在血神山外,注意力一下子就集中了起来。
  不过虚天妖皇并没有轻举妄动。
  毕竟段辰才刚出现在血神山外,得等他离血神山远一点再动手也不迟。
  在守株待兔的同时,虚天妖皇也是在暗中观察着段辰。
  当段辰开始施展瞬移赶往血云城时,他眉头不禁微微一皱。
  “嗯?”
  “情报上说这段辰一次瞬移最远也就五百丈左右,我怎么感觉他瞬移的距离比五百丈还要远很多?”
  虚天妖皇暗道“还好我早有准备,不然怕是得等下一次机会了。”
  作为精通刺杀之道的化神后期大圆满修士,虚天妖皇本身在虚空之道方面也是造诣匪浅,毕竟掌握了虚空之道对他潜行刺杀是有很大帮助的。
  比如刺杀一般的目标,他只需要施展瞬移到对方面前,一击得手后再施展瞬移离开就行了,厉害一点的目标,他也可以透过身融虚空,隐藏在暗中等待机会。
  总之,段辰的瞬移虽然在虚天妖皇看来有些麻烦,但还不至于无解。
  “这段辰作为血神殿的护法长老,身上定有联系护法神殿殿主的信物,我如果出手,必须要快,最好快到他反应不过来,都来不及求援。”虚天妖皇很清楚这次刺杀的难度。
  主要是段辰本身实力极强。
  在虚天妖皇看来,段辰如今的实力怕是和心魔老祖相当,如果自己不能够做到一击必杀,战斗时间必然会被延长,而这片区域距离血神山又很近。
  如果自己不能尽快结束战斗,一旦血神殿的强者赶到,怕是最后想走都走不掉了。
  “如果给我时间慢慢准备,要杀这段辰倒也不难,只是这次刺杀任务来的不止我一个,如果我不尽快动手,赏金怕是就要被另外几个家伙给抢走了。”虚天妖皇眉头微皱道。
  本来以他的性格,是绝对不会选择在血神山附近动手的。
  只是这次刺杀任务血神楼开出的赏金很高,足有八十万极品灵石,再加上暗中还有其他竞争对手,未免夜长梦多,虚天妖皇也只好稍微冒些风险了。
  ……
  虚空中,段辰正在不断施展瞬移朝着血云城所在的方向赶去。
  “嗯?”
  一袭黑衣的段辰魔道本尊,原本还一脸轻松的施展瞬移赶路,可突然间却发现周围的虚空被人封锁了,脸色不由一变。
  “谁!!!”
  口中冷喝的同时,段辰魔道本尊却是不假思索的祭出了九阳天魔域。
  刹那间,九颗太阳同时浮现在天空中,周围的虚空猛地被一座暗红色的魔域笼罩,空气瞬间变得沉重如山,几欲凝固。
  可以看到,在九阳天魔域的笼罩范围内,所有的一切都被镇压了,就连虚空也被封禁,只有身为魔域之主的段辰才能够来去自如。
  但是下一刻,在段辰的九阳天魔域之内,除了他本人以外,还有一道仿佛幽灵般的绿色妖影在闪动,仿佛不受九阳天魔域的影响一般。
  “好高明的虚空遁术。”段辰眼含冷意的看着那道出现在九阳天魔域内的绿色妖影。
  他一眼就看出,对方在虚空之道上的造诣很高,否则不可能摆脱得了九阳天魔域的镇压。
  而且这还是在他施展出虚空封锁的情况下
  否则以对方在虚空之道上的造诣,怕是一个闪身就能杀到自己面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