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四十二章 揭秘
  机缘巧合之下,杨芬被介绍到一家酒店做起了服务员。
  在一个晚上,酒店被人包场,举行了隆重的晚宴。
  在晚宴半小时后,一个男人出现,他一身黑色西装,模样俊俏,浑身散发着吸引人的气场,耀眼又夺目,就像是天生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可以说那晚在场的女性的目光都注视着他,无法从他身上挪走。
  那个时候杨芬的心也随着跳动起来,他太好看了,好看的像捕获他。
  同事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的消息,她告诉杨芬,这个男人是希望娱乐的老大,与他夫人是青梅竹马,二十二岁就和他夫人结婚,二十三岁他夫人为他生下了小公主,可谓是事业家庭都很美满。
  看吧,这个世界上没有公平,有的人一出生赢在了终点线上。
  那个晚上,杨芬的视线一直在他身上,她看到在场的人都拿着酒杯向他敬酒,他没有不耐烦,也没拿高人一等的目光去看待他们,至始至终都面带着笑容,温柔又儒雅。
  就在杨芬沉陷于他的世界时,大堂经理把她叫到了后台,说了一件让她意想不到的事儿。
  大堂经理手里拿着一包纯白色的药物,他让杨星把颜先生送入他安排的房间里,然后想办法把这药让颜先生吃下去。
  当时的杨芬整个人震惊又茫然,她明白这药物具有催…情的作用,而她却动起了坏心思。
  她去找到颜先生,没把他安排在大堂经理所说的房间,而是把他安排在了另外一个房间。
  一切她早就准备就绪,等到颜先生的秘书走后,杨芬把药物洒入醒酒汤里然后送到颜先生的房间,亲眼目睹着他喝下去。
  而一切都没杨芬所想的而发生,他即使被下药,导致浑身难受,他也没碰她。
  他用掌劈向了自己的颈动脉,被迫让自己昏睡过去。
  可事情已经发生到这里,她不能半途而废,她脱去了颜先生的衣物,割破了手指故意把血滴在了床单上,她要的目地是,她要让颜先生负责,她要一个名分。
  可资本家都是冷血的动物,何况这个男人他很深情。
  第二天,颜先生让人打了一笔钱给她,让她保守这个事情,并警告她,若她把这件事情宣告给外界,他会让她连带着这笔钱一同消失。
  她一个无权无势的人如何跟一个权利滔天的男人斗,那一刻杨芬明白,她不该招惹他的。
  外表不是一个人的真正模样。
  可两个月后,杨芬发现自己有了身孕,而孩子是林峰的。
  她现在这个能力是无法养育一个孩子,但她也舍不得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因为这个孩子是她在这所陌生城市里的唯一寄托。
  她又去找到了林峰,她让林峰不要再去赌博,为了孩子,和他好好生活。
  而那时的林峰完全被不正当的钱所洗脑,并且还说了一些侮辱性的话给杨芬,他让杨芬滚,他不是肚子里孩子的爸爸。
  杨芬彻底崩溃,蹲在路边嚎啕大哭,她被生活击败的遍体鳞伤。
  绝望至极,内心像是有一个爪子在引导她,她找去了颜先生的家,见到了陈女士。
  她美得很妖艳,很张扬,她有一双带着攻击性的眼睛,颜先生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而她就是一朵鲜艳傲慢的玫瑰花,让人想接近她却不敢接近她。
  杨芬以为陈女士会把她赶走,或者一气之下给她几巴掌,甚至逼迫杨芬让她把肚里孩子给打掉。
  但陈女士都没有,她很平静且冷漠的询问她肚里孩子的来源,杨芬把那天晚上在酒店里发生的事情都一一告诉了她。
  杨芬很清楚的记得当时陈女士的神色,是带着难以置信,直到她询问了她身旁的男人,颜先生没否认,那一刻杨芬看到那个傲慢的女人红了眼眶,但她至始至终都没有让眼泪流出来。
  因为孩子还没成型,不能采集样本做亲子鉴定,陈女士把杨芬送去了一所小镇里,安排了保姆照顾她和肚里的孩子,每个月还会打给她一笔生活费,直到她怀孕第五周时,陈女士带着杨芬去了医院,做了亲子鉴定。
  杨芬能进那家酒店,就是因为一次偶然她救了酒店老板,所以在等鉴定报告出来的前一天,杨芬又去找了酒店老板。
  酒店老板还她人情,他买通了医生,把另一家匹配成功的报告换成了颜先生的报告。
  后来,到杨星五岁时,她和杨星被颜先生送去了国外,她拿着颜先生所给的钱生活,一直把这个秘密埋藏在心里。
  。